刚刚更新: 〔凤卿离墨〕〔上门神医〕〔狂少归来〕〔都市医品仙尊〕〔权倾盛世〕〔首席继承人陈平〕〔战神医婿〕〔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七百四十章 人族七脉祖地!【六千字】
    黑天罗盘,之于太苍、之于纪夏而言,绝对是极为深厚的底蕴。

    纪夏平日里,将他放在上虞天中,不断吸收数不胜数的灵脉灵元,借以开启余下的四道印记。

    除此之外,纪夏也还清楚的记得,席襄曾经多次使用这一罗盘,施展演算神法。

    只是可惜,纪夏始终不曾踏入演算大道的门庭,无法将黑天罗盘当做演算灵宝使用。

    当然,黑天罗盘在严格意义上,也并不是演算灵宝。

    他能够用于演算之术,据宫星曌的说法,是有一尊不拘泥于演算灵宝的禁制大家,使用黑天罗盘用于演算。

    于是黑天罗盘也就沾染上了许多演算大道玄妙气息。

    等到这些气息消耗殆尽之后,黑天罗盘也就无法用于演算之术了。

    而契灵上尹席襄,使用了许久,都不曾消耗掉这些大道气息的原因,大约是席襄的演算之术,太过羸弱的原因。

    宫星曌获得了纪夏的同意,便不再犹豫。

    随着黑天罗盘升上虚空,与观空玉并排悬浮。

    宫星曌运转奇异的演算之法,他的眼眸中,立刻又有一道道氤氲的气息,弥漫而来。

    又有七十日逝去。

    宫星曌两次演算,整整耗费了半年有余。

    可是对于寿命无比漫长的几人而言。

    半年时间,并不值得可惜。

    当宫星曌再度睁开双眼。

    他眼中的云雾,已经消失不见。

    纪夏和师阳,俱都望向宫星曌。

    宫星曌长出一口气,眼中还残留着一丝惊惧的神色。

    他低语道:“星曌不负尊皇、师阳大人所托,已经看清了巨大劫难的施加者。”

    随着他的话语。

    宫星曌躯体中,不断也灵元永涌动而出,继而这些灵元在虚空中凝聚,构筑出一道伟岸人影。

    这一道人影,显得有些模糊。

    但是纪夏看到这一道人影的刹那。

    立刻认出了这一道人影的身份。

    “西玄族!”

    纪夏看着这一道人影独特的眼眸,轻声低语。

    师阳略微一怔,也徐徐点头。

    只见眼前这一道伟岸人影,身穿一件无上玄衣。

    他的面容威严,几乎堪比鼎盛的帝王。

    而纪夏之所以能够知晓这一尊存在乃是西玄圣庭中人。

    原因在于这一道伟岸人影的眼眸!

    麻木、无神、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

    仅仅只是一道由宫星曌灵元构筑而出的虚影,那一道眼神,仍然令人遍体生寒!

    纪夏曾经通过李药师、秦琼、吴道子三位仙唐神人,于凰梧七尊主、稚南圣女的躯体中,逼出给两人种下奇异印记的存在。

    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印记化形只之时。

    那一位神秘至极的西玄神庭圣子的眼睛,就也如同眼前这一尊伟岸躯体的眼睛一般无二!

    这明显是西玄族的种族特征!

    宫星曌具现了这一强大存在的虚影之后。

    他眼中的惊惧似乎不减。

    “我看到这一存在,轰碎虚空,在无尽的虚无中,开辟了一条宽阔的空间道路。

    从那一条被澎湃的灵元力量,冲击而成的道路之上,一尊尊强大踏着旷世的灵兽、踏着一件件极为强横的灵器,从无垠蛮荒,步入那一片宁静的世界!”

    “于此同时,又有操弄了玄奇力量的精锐灵军,也从其中而来,镇灭无数城池,屠戮、奴役了无尽的普通生灵!”

    宫星曌说到这里,语气变得极为凝重。

    “这些存在的力量,极其强大,甚至鼎盛时期的绝昇,尚且不足以与他们相提并论……绝昇与这一座神秘势力之间的差距,几乎无法清楚的揣测!”

    纪夏听到宫星曌的话语,没有任何意外。

    在八千年前,西玄圣庭就已经主导了大庚帝朝的灭亡!

    大庚帝朝何其强大?

    秦河大帝的绝伦战力,纪夏直到现在,都记忆尤新。

    大庚帝朝的庚金灵军,更是横扫诸多帝朝锐士的不凡军伍。

    可是。

    大庚帝朝,仍旧陨灭了。

    虽然大庚帝朝并不是独独亡于西玄这一座圣庭之手。

    而是有诸多其他种族的强大力量,介入大庚帝朝的覆灭之中。

    但是,无论如何。

    西玄圣庭的实力,毋庸置疑!

    能够谋算大庚帝朝的圣庭级别势力,区区一座绝昇,又怎么可能比拟?

    “倘若是西玄圣庭,那么凰梧崩落,也就再正常不过。”

    纪夏心中自语:“那位西玄圣庭圣子,在凰梧主宰降临之时说过,西玄要凰梧灭亡,任何存在都挡不住。

    而今百余年逝去,也许在不久之后。

    西玄就会通过某种玄奥的力量,探知凰梧秘境的所在。

    并且就如同那一尊西玄圣子所言…彻底让凰梧秘境崩灭!”

    想到这里,纪夏不由想到凰梧秘境那些弱小人族子民的惨状。

    他的心绪,不仅变得愈发深沉。

    与此同时,纪夏脑海中在不断思索着应对之法。

    “星曌族兄,可曾定位这一场大劫的时间?”他询问宫星曌道。

    宫星曌先点了点头,继而又微微摇头,道:“随着我的演算之术不断精进,我能够清晰的意识到,从时间长河中,演算、截取光影并非不可能的事。

    可是要洞察光影在时间长河中的位置,便尤为困难。”

    师阳听到宫星曌的话语,面色微黯。

    宫星曌大约看到了师阳失望的面色,又对师阳道:“师阳大人稍安勿躁。”

    “虽然无法直接洞察时间,但是所幸有这一枚奇异的罗盘,让我得以使用其实所有的演算大道气息,从而更加清晰的看到其余的景象。”

    “我使用罗盘演算大道,看到在大劫显现的三十年前,有一位面色模糊,身穿青色长袍的尊荣强者,在众多其他同族强者的注视下,步入了一道巨大的光晕!”

    宫星曌话语落下。

    师阳似乎恍然道:“面容模糊、青色长袍,是大尊主!

    而那一道巨大光晕,是通向七脉祖地的先灵通道!”

    纪夏看向师阳,皱眉道:“七脉祖地?”

    师阳并不隐瞒,他对纪夏解释道:“凰梧秘境和其他两座人族上岳、两座人族秘府,一座人族秘境,一座人族皇朝,在古老岁月之前,就有极为紧密的联系。”

    “后来凰梧秘境主宰,在一次偶然中,寻找到一件异宝,这一件异宝能够开辟空间,孕育一座小型的秘境。

    于是包括凰梧秘境的七座人族人族隐秘之地主宰,一同出手,开辟名为七脉祖地的秘境,并且以那件异宝的玄秘力量,各自在七座隐秘之地中,构筑出通往祖地的通道。

    七脉祖地秘境,是七座人族隐秘之地的交流之地,也是许多天赋极为不凡的少年、贵胄深造之地,我还年幼时,就曾经进入祖地,受诸多来自七座隐秘之地的强者指点修行。”

    纪夏听到凰梧秘境还有这等的隐秘秘辛,不由有些惊讶。

    旋即他皱眉道:“既然凰梧秘境与其余六座隐秘之地有如此紧密的联系,那凰梧遭此劫难,为何不见他们的踪影?”

    师阳的神色有些落寞,他道:“我在凰梧秘境之时,就曾经听到过西玄圣庭的名头,凰梧秘境崩灭的罪魁祸首,乃是西玄圣庭,西玄圣庭是帝朝级别的势力,帝朝势力之强大,就算七座人族隐秘之地联手,也不是对手。

    就算七脉联手,能够镇压西玄,也会有源源不断的帝朝实力,如同吞噬光明的天幕一般倾轧而来。

    所以,早在七脉祖地建立起来之时,七座隐秘之地,就已经在这样的事上,有所约。”

    纪夏立刻明白了师阳的意思:

    “所以,七座人族隐秘之地之中,哪怕有隐秘之地遭逢大难,其他隐秘之地,为了保护自身的传承,保护族民,选择不出手……”

    师阳有些悲凉的点头:“七座隐秘之地,在悠久的岁月中,其实也建立了十分深厚的情谊。

    凰梧秘境灭亡,诸多凰梧生灵劫难临身,其他隐秘之地的同族们,相比也极为悲恸。

    可是他们却不敢出手、不能出手,否则不仅起不到什么助益,而且很有可能,上百亿人族生灵也都要赴凰梧后尘。”

    纪夏听到师阳的话语,长叹了一口气。

    此刻他的心绪,十分阴郁。

    人族的处境实在是有些艰难。

    明明暗中隐匿的人族势力数量并不少。

    可是却要时时刻刻受到其他更强大种族的威胁。

    那些强大的势力,没有办法光明正大从黑夜中走出,继而凝聚成一把坚不可摧的神刀,砍碎所有威胁。

    “人族崛起的契机,什么时候才能到来?”

    纪夏想到这里。

    忽然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过于消沉。

    “而今,太苍在稳步发展,甚至整座无垠蛮荒皇朝之中,能够胜过太苍的,只怕也寥寥无几。

    如此想来,人族也并不是没有希望。

    而今受到的压迫越重,等到太苍拥有整合所有人族势力的力量之时,整座人族,能够迸发出来的力量,也就愈发强大!”

    纪夏想通此节,心里也变得轻松了许多:“不论如何,现在的太苍,就是诸江平原之中沉在阴影之下的霸主!

    诸江平原所有皇朝,不管愿不愿意,他们都要活在我太苍的鼻息之下。”

    “而且,哪怕前路艰险万分,太苍人族也没有退路。

    不强大、不进步、不将所有明面上、或者潜在的敌人镇压、杀死,那等待的太苍的,恐怕也就只有灭亡一途!

    所以,我现在不必思虑其他事,只需要让自己不断变强,让太苍不断兴盛即可!”

    纪夏思绪纷飞。

    这时,师阳说道:“七脉祖地在数百年前,曾经发生过一场动乱!当时七座隐秘之地的主宰,就作出约定,将祖地关闭六百年时光!”

    “符圣王看到凰梧秘境大劫三十年前,大尊主进入祖地,那就意味着七脉祖地已经重新开启!”

    纪夏眼睛一亮:“既然如此,那通过祖地关闭的时间,就可以推测到大劫降临的时间了!”

    师阳神色之中,露出一抹欣喜:“如果师阳没有记错,七脉祖地关闭至今,已经有二百七十年时光!”

    纪夏顿时了然:“如此说来,距离七脉祖地洞开还有三百三十年时光?

    再加上星曌族兄看到了凰梧秘境大劫,于祖地洞开之后三十年降临。

    也就是说,距离凰梧秘境大劫难,还有三百六十年时光!”

    师阳心绪顿时放松了下来。

    他语气也变得轻松了许多:“三百六十年时光,我们足以于凰梧秘境联络,让他们有序撤离。”

    纪夏也十分认同师阳的话语:“西玄圣庭那般强大的存在,我太苍而今的实力,根本无法撼动他们分毫。

    现在有了缓冲的时间当然最好,既不用直面西玄,也不用眼看着凰梧生灵尽数灭绝。”

    纪夏想的很清楚。

    哪怕这次劫难迫在眉睫,纪夏也不会冒然出手。

    他并不是什么牺牲小我,成就大义的至仁之君。

    在纪夏心里,太苍才是重中之重。

    而凰梧秘境之中虽然有大量的同族。

    但是如果太苍没有足够的实力,他绝对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横插一手。

    因为这很有可能,给太苍带来灭顶之灾!

    有几分力量,做几分大事。

    太苍实力足够,能够灭绝绝晟强者,营救出刘艳上岳众多人族修士;

    能够镇压诸多“邪魔诸国”,还诸江平原人族一个相对平稳的环境。

    这都是太苍力所能及之事。

    可是太苍的实力,却还远远不是帝朝级别势力的对手。

    “那么,等到明日,师阳你就去凰梧秘境报信……”

    纪夏对师阳道:“既然凰梧秘境有暴露的风险,那就让秘境人族迁移到其他六座人族隐秘之地中,如此才能万无一……”

    纪夏的话语还未说完,师阳的面容却变得愈发难看。

    纪夏微微皱眉,看向师阳。

    师阳沉默几息,继而有些无奈的说道:“师阳重生之后,躯体之上已经没有凰梧秘境烙印下的气息……如果没有凰梧秘境使者指引……

    师阳找不到凰梧秘境的所在。”

    纪夏听到师阳的话语。

    面色也变得十分奇怪。

    他沉默了许久,才道:“反正还有许多时日,太苍天易商会,可以在暗中打探凰梧秘境的隐秘。

    而我们也可以静心等待,也许还会和凰梧秘境有所交集。”

    纪夏说到这里,神色变得威严万分:“再不济,等到三百六十年之后。

    太苍的实力,应当也能够有不俗的长进,到时候,也能够根据太苍实力,制定,新的计划。”

    师阳叹了一口气,无奈点头。

    正在此时,宫星曌再度开口:“第二次演算中,我曾经通过西玄圣庭开辟的空间通道,看到一片极为奇异的景象。”

    纪夏好奇问道:“什么景象?”

    宫星曌有些茫然,他道:“我看到一道血河横立在虚空之中,血河沸腾,其中有一尊血色生灵不断走出。

    又有一座牢狱嵌入于虚空之中,继而崩溃,化作一块块碎片,陨落于大地。

    这些碎片,接触大地,便成为一只只凶恶,狰狞,凶残但却庞大无比,强横绝伦的凶兽!”

    宫星曌就此沉默。

    他眼中的茫然又变为惊惧。

    “这些凶兽,那些血色生灵,奔跑在无垠蛮荒不知多少岁月。

    终于,他们来到一棵巨大的神树之前,我的演算神法,也在这一刹那破碎。”

    纪夏眉头紧蹙。

    宫星曌描述的未来画面,没来由让纪夏觉得,十分熟悉。

    就好像他曾经在哪里看到过这样的场景,抑或讯息。

    但是这些讯息又十分隐晦,场景似乎又极为模糊。

    让他一时之间,根本想不起来。

    “既然这一道场景,是发生在凰梧秘境大劫难之时,那么距离如今也有三百多年时日。”

    纪夏想了想,又将宫星曌描述的场景,深深烙印入记忆中,留待以后研究。

    “这半年有余,劳烦星曌族兄了。”

    纪夏向宫星曌微微点头,面色真挚道谢。

    师阳也道:“他日如果因为符圣王的演算,而有许多强者存活下来,师阳必定会让那些强者,亲自前来答谢符圣王。”

    符圣王并不居功:“不必如此,我之所以甘愿花费千年寿元为太苍演算,是因为尊皇对我宫星曌、给我大符,屡次有不可遗忘的恩德。

    来而不往非礼也,宫星曌也不过只是在答谢尊皇、答谢太苍而已。”

    宫星曌并没有久留。

    毕竟他已经在太苍待了半年有余。

    大符还有许多事情等他处理,所以也就匆匆离去。

    离去之前,纪夏又赠予他两种丹药。

    这两种丹药都是极圣级别的丹药。

    其中一种,正是天地灵源丹。

    天地灵源丹能够让濒临死去的神泽强者,瞬息间回归巅峰!

    乃是一种极为不凡的极圣级别灵药。

    它的价值,甚至能让神泽存在甘愿俯首。

    第二种丹药,也是记载于大荒丹师玄轴之上的极圣丹药。

    名为皇极玄门丹。

    比起天地灵源丹而言,同样神妙。

    这枚极圣丹药,能够在服食者躯体之中,显化一座玄门。

    在丹力未曾消散之前。

    能够大幅度的提升服食者的修炼速度。

    只要明悟达到,就能在短暂时间内突破境界。

    太苍借助这枚丹药,也铸就了许多尊极界神渊,乃至神泽存在。

    皇极玄门丹,甚至能对天地两极境界的强者起到作用。

    但是天地两极境界强者,所需要的灵元实在是太过庞然。

    哪怕有皇极玄门丹,也需要修行极为漫长的时间。

    宫星曌对于太苍拥有极圣级别的丹药,十分震撼,十分惊讶。

    极圣丹药,在整座诸江平原,几乎罕见到了不存的地步。

    哪怕在帝朝之中,也是价值珍贵到极致的宝物。

    可是而今的太苍。

    却能够轻易的赠予他两颗。

    让他心中不由感叹:“现在的太苍,究竟有多强?”

    宫星曌怀着对于太苍的感激,怀着对太苍实力的敬重,回归了大符。

    —

    元鼎一百七十一年。

    太初尊皇纪夏颁下诏令,将百域西方边缘的西林域,赐予大符王朝。

    而这并不是太苍浩荡皇恩的终点。

    当太苍诏令响彻百域。

    百域几乎所有生灵,都面露崇拜,敬意恭敬低头,倾听太苍洪音。

    “太初尊皇纪夏诏令,西林域自此归于大符。

    大符族民以西林域休养生息,三日之内,盘踞于西林域之邪祟,妖灵尽数游离!”

    “太初尊皇纪夏诏令!大符民风淳朴,生灵德行兼备,国力愈发雄厚。特赐大符国登临皇朝之位格!”

    而今的百域。

    不像诸江平原,也不像整座无垠蛮荒。

    百域生灵,对于太苍的统治,已经习惯到了骨髓之中。

    太苍人族在他们眼中,是高贵、尊荣、强大的象征。

    早年,他们以能够去太苍学府之中读书为荣。

    而这许多年来,太苍虽然封闭国门。

    但是对百域之内许多交好的国度,也另有优待。

    诸多百域国度之中的皎皎之辈,也能够获准前往太苍。

    而元鼎一百七十一年三月份。

    当太苍诏令下达,所有大符生灵,对于太苍的崇拜,已经到了极点。

    太苍确实值得崇拜。

    因为太苍一道诏令,所有百域其他国度的子民,对于大符的羡慕,无法言喻。

    尤其是音圣、北宫妖族这等和大符实力相差不大的国度、势力。

    毕竟大符在太苍一道诏令之中,奠定了百域第二大国、第二皇朝的地位。

    也让大符十八亿生灵,拥有了一片广阔的沃土。

    甚至西林域本来是一座死域,在太苍仿佛无穷无尽的伟力之下。

    死域也将复苏!

    如是种种,足以看出太苍在百域中的地位,甚至不亚于一座帝朝。

    而声威赫赫的太苍之中,却也在发生着一件大事。

    太苍数百座城池,数十亿子民,在这一日清早。

    被足足九声太先尊皇钟的浩大伟音吸引。

    他们不约而同,走出家门,聚集在干净的街道上、美观的喷泉旁、宽敞设好的广场前,望向太苍中央,太都的方向。

    刹那之间。

    诸多太苍生灵,俱都清楚的看到。

    虚空之中,太初尊皇庞然虚影在一道道闪烁的金芒中,缓缓构筑而出。

    纪夏虚影身着华贵至极的玄色衣袍,头戴太先尊皇宝冠。

    刀削斧凿一般的俊美面容……有若完美雕像一般的躯体,让他愈发显得尊荣,如同神灵。

    此刻,绛馥公主还在太苍。

    她和已经身为太苍学宫乐府之主的饶吟,并肩而立。

    两位清丽女子,俱都望着虚空中纪夏的虚影。

    “没想到,许久之前人族小国的国主,现在已经成为了如此伟岸的存在。”

    降馥公主有些恍惚:“便是那些风靡百域的话本、镜影,也不敢这么写、这么演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