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七百四十三章 炤煌踪迹【大章】
    紫耀天朝凌驾于诸江平原诸多国度之上。

    引起了轩然大波。

    许多国度,开始派遣出使臣,带着许许多多的珍贵灵宝,前往紫耀天朝,想要获取紫耀天朝的庇护。

    而那些出使紫耀天朝的使臣们,回归于国中。

    也都在感叹于重生的紫耀天朝,究竟有多么可怕。

    比起以往拥有七八尊神泽的绝昇。

    紫耀天朝的顶层强者,甚至多达十余尊。

    对于诸江平原而言,十余尊神泽强者,又是什么概念?

    足以令无数国度为之震撼,为之恐惧,为之臣服。

    而始终神秘的太苍。

    对比起如此强横的紫耀天朝,瞬间羸弱了许多!

    于是。

    太苍不再是诸江平原,最为强大的皇朝。

    紫耀天朝已然凌驾于太苍。

    尊贵的紫耀尊皇,比起太苍太初尊皇,也更加尊贵。

    甚至有传言称。

    紫耀天朝紫耀尊皇—皇绶,一身实力已然登临极界神泽之境。

    极界神泽?

    对于神泽就已经强大到无法揣度的诸多王朝之主、皇朝之主而言。

    极界神泽,几乎是无双的存在。

    令他们无限恐惧的同时。

    也让他们对于紫耀尊皇更加尊敬。

    其实。

    对这些始终存续于诸江平原的国度来说。

    紫耀天朝成为诸江平原的霸主,他们更容易接受。

    因为紫耀天朝的前身,乃是绝昇皇朝。

    是许多岁月之中,诸江平原的最强皇朝。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

    紫耀天朝,乃是绝昇族血脉。

    血脉相对而言,更加尊贵许多。

    而统御太苍的,却是血脉卑微的人族!

    太苍乃是人族国度!

    昔日不如他们法眼的卑微人族,却在短短岁月里,一跃冲天,成为最强。

    甚至,他们还有看太苍人族的脸色行事!

    这样的奇耻大辱。

    哪怕已经过了足足一百多年。

    诸江平原许多国度之主、国度强者,也都还没有习惯。

    只是一向以来。

    太苍的实力,比起他们,要更加强大。

    而诸江平原始终没有另外一座实力相差不大的国度,出来制衡。

    所以哪怕他们觉得,这是一种奇耻大辱,也就只能够受着,不敢有任何的不满传扬出去。

    因为在许多年前,胆敢辱骂太苍的国度,就已经全部被太苍出兵剿灭!

    所以他们只能沉默。

    可是,紫耀天朝建立,紫耀天朝之中,那么多的神泽存在显露行迹。

    让诸江平原许许多多国度热泪盈眶。

    他们俱都带着重宝,向紫耀天朝这等强大皇朝低头。

    借以换取庇护。

    很多国度君主,也仰天感叹:“从此不必再受卑弱人族欺压。”

    至于太苍是否真的欺压过他们。

    其实并不重要。

    根本原因,自然是这些国度君主,觉得紫耀天朝要远比太苍强大!

    从那一份紫耀天诏,广发诸江平原。

    太苍却没有任何反应之中。

    就能够看出这一点!

    诸江平原沸沸扬扬。

    太苍之中,却没有任何的波澜。

    太苍之中,有修行天赋的子民在神夏玄碑伟岸规则之下,修为提升速度,也有了显著的增益。

    又因为太苍于天地之间,享帝朝位格。

    太苍许多子民之中,不断有拥有强大天赋的新生儿诞生。

    太苍许多地域,也有许许多多珍奇的灵宝现世。

    甚至在许多地域,还有两条珍贵的玄圣灵金矿脉出现!

    玄圣级别的灵金、灵器,是比起玄烬级别灵金、灵器,更加强大、更加珍贵的等级。

    皇朝之中。

    根本就无法孕育出这般级别的矿脉。

    这让天工府鲁案,大为欣喜。

    这种种变化,也是许许多多皇朝之主,做梦都想要成就帝朝的原因。

    这种种可喜的变化。

    也让纪夏的心情大好。

    这一日,他照例进行了朝会之后,来临竹林之中。

    研习最为精妙,最为强大的几道灵禁。

    现在的纪夏,因为得益于天河大道,他两种奇异的灵眸术法,也已经融合为一道更加强大、神妙的星辰神眸。

    对于纪夏的禁制大道而言,有着极大的增益!

    “星辰神眸,能够更彻底,更快速的解构那种种玄奇禁制,让我破解禁制、看透禁制的速度,也大大提升。”

    江离研习了许久的禁制大道,才徐徐从修行状态苏醒过来。

    他眼中一轮烈日、一轮荧惑古星,俱都归于沉寂。

    纪夏长出了一口气。

    他悠悠起身,正要离开竹林,去噎鸣秘境中透透气。

    忽然之间。

    他感知到自己的天河之中,有一件宝物,在迸发出奇异的波动!

    纪夏微微皱眉。

    他成就天河秘藏之后。

    就将所有的宝物,尽数收在了躯体中那那一道无边无际的天河之中。

    天河不同于神泽。

    在天河大道之下,天河要远远比神泽秘藏更加稳定。

    哪怕纪夏秘藏受到重创,天河秘藏也仍旧趋于稳定,不会令其中的宝物,流落于空间罅隙之中。

    纪夏此刻感知到天河异动。

    他的心绪微动之间。

    手中却突然多了一道轻纱。

    纪夏当然记得这一道轻纱。

    轻纱是由舞古山西峰部族献上,西峰部族以此从纪夏的手中,换取了一块骸骨秘物。

    借以在死国大劫之中,不受死国侵袭。

    后来,虽然西峰部族还是灭亡了。

    灭亡在三山复苏之中。

    可是这一道轻纱,也为纪夏传递了一则讯息。

    也就是人族女儿国鸣镜皇朝,受到胧月帝朝镇压的讯息。

    纪夏没想到时隔一百余年。

    这一道轻纱,却突然有所异动!

    纪夏想了想,他的意念一动,躯体在噎鸣秘境中消失无踪。

    继而出现在玉乾宫中。

    祸龙以及白起的身影,亦是如此。

    他们站在玉乾宫中央,朝着纪夏恭敬行礼。

    纪夏轻轻颔首。

    继而将手中的轻纱一抛。

    那一道原本并无什么稀奇的轻纱,缓缓悬浮于虚空之中。

    纪夏指尖又有一道湛蓝灵元喷涌而出,涌入那一道轻纱之上!

    顿时!

    轻纱之上,不断有一道道奇异的光芒涌动出来。

    甚至这一道轻纱,也都缓缓融于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可是,在纪夏、祸龙以及白起的眼中。

    玉乾宫虚空开始迸发出,种种玄妙的力量。

    这些力量,化作一股浓郁雾气,散步在玉乾宫中。

    让三人仿佛身在一片虚无的幻境里。

    这时!

    太先上庭,有庞然力量爆发出来,落在太先上庭门庭上方的凶兽雕像上。

    其中,一只旷世的凶兽,在虚空中凝聚出身影。

    凶兽胸口上的庞然巨口之中,不断有一道道如同深渊一般的力量,在徐徐运转。

    正是饕餮虚影!

    只见这一只恐怖骇人的巨兽虚影,脚踏虚空,朝着玉乾宫而来!

    它张开巨嘴。

    就要吞噬玉乾宫中,那一道道奇异的白雾。

    正在此时,纪夏轻轻扬手。

    饕餮仿若能够吞噬天空的庞然巨口中,不断涌动的神秘力量,消散不见。

    饕餮虚影也将要消散。

    只见纪夏饶有兴趣的再度扬手。

    原本如同一座殿宇一般庞大的巨兽虚影。

    却慢慢变化为寻常狮子一般大小。

    他步入玉乾宫中,卧倒在纪夏身侧。

    纪夏抚摸着饕餮。

    虽然饕餮巨兽仅仅只是虚影。

    可是在纪夏的意志之下,浑厚的灵元,构筑出饕餮躯体,让他得以抚摸饕餮。

    “尊皇麾下这只恐怖凶兽,越发强大了。”

    白起不由感慨:“如今哪怕是我,也要忌惮于它。”

    这便是中级开放程度的太先上庭强大之处。

    饕餮虚影的战力,会因为纪夏实力的增强,而不断增强。

    纪夏轻轻一笑,目光仍旧注视着玉乾宫中,浓郁的白雾。

    —

    在遥远的鸣镜皇朝。

    虚空之中,一轮黑色的月亮,高高悬挂。

    黑色的月亮上,不断散发出强横之极的浩瀚力量。

    这股力量构筑出一座极其庞大,威能极其不凡的大阵!

    大阵覆压着一座并不算广阔的皇朝!

    皇朝之中,暗无天日。

    甚至高挂在无垠蛮荒虚空中,那三轮炙热的烈日。

    都无法传递热量、传递光芒到这座皇朝中!

    寒冷!漆黑!

    相较于无垠蛮荒其他地域,其他国度。

    这里,时时刻刻都是日寂!

    这座皇朝,就是被胧月帝朝镇压的鸣镜皇朝。

    而今这座人族鸣镜皇朝,却和纪夏曾经通过轻纱幻象看到的景象大为不同。

    原本这里十分繁荣,百姓也极为富足。

    可是现在这里建筑残破,万物枯死。

    路上甚至时不时有许多人族生灵骸骨!

    白骨就这样肆意散落在街道两旁。

    以往花卉遍地,绿树成荫的鸣镜皇都。

    如今也是一片萧条景象。

    不知多少岁月的镇压。

    让这一座堪称繁华、强大的皇朝,彻底败落。

    皇朝皇都之中。

    一座由珍惜灵金铸就而成的宫阙,矗立在黑色的月亮下面。

    原本这座宫阙,应当金光万丈,璀璨万分。

    可是在胧月帝朝法阵镇压之下。

    这里仍旧一片漆黑寒冷,只有微弱的灯光在重要的宫阙里摇曳。

    鸣镜宫。

    镜时尊皇面容依旧倾国倾城。

    可是她的气息相较于以往,却变得尤为萎靡。

    不复那盖世女皇的英姿。

    镜时尊皇原本白皙的面容,在无数黑暗的岁月下,变得更加白皙。

    只是他的眼中,去无时无刻不透露着浓郁的悲伤。

    “还是没有效果吗?”

    镜时尊皇低声开口。

    鸣镜宫殿宇上。

    两位身上不断散发着,强大灵元波动的极界神渊强者,朝着鸣镜尊皇行礼。

    其中一位一身白色铠甲的女将说道:“通过这许多年的搜寻,离妙宝珠明明已经能够融于胧月法阵,能够传递于外界,继而和血脉轻纱建立联系。

    可是……这许多天尝试之下,这种联系好像仍旧并不稳定……”

    又一位身穿长袍的女修也恭敬道:“尊皇不必着急,想来最多几天时间,这种联系就能够趋于稳定。

    到时候……不管这道血脉轻纱,落入了谁的手中,我鸣镜都能够有一线生机。”

    镜时尊皇叹了一口气。

    “粮食还剩下多……”

    她半句话语出口,又沉默下来,询问道:“这些都不重要,鸣镜人族,还剩下多少?”

    一位将军,一位上尹,沉默了许久时间。

    鸣镜上尹才面容悲怆道:“已经百不存一!”

    鸣镜宫中,再度沉默下来。

    良久之后,鸣镜上尹突然道:“尊皇,我鸣镜皇朝受此劫难,是否从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如果我们最开始,就将琉璃灵田交出去……也许……”

    镜时眼中突然展露出一道慑人光芒,落在鸣镜上尹身上。

    鸣镜上尹,顿时躬身,默默不语。

    一旁的女将连忙为上尹求情:“尊皇不必着恼,上尹大人不过只是不忍看我鸣镜人族就此血脉断绝,不忍看鸣镜上万年国祚,就此崩灭。

    并无他意。”

    鸣镜尊皇眼中慑人光芒逐渐消散。

    “起来吧。”

    他站起身来低声道:“那座琉璃灵田,不仅仅只是一道珍贵的灵宝。

    其中承载着什么,其他人不知晓,难道你们俩人也不知晓吗?”

    她的声音十分动听,可是语气中,却总有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毕竟,这许多年来的镇压、无数子民们的陨灭,都让她陷入无尽的自责中。

    上尹直立起身,对镜时尊皇低语:“尊皇……炤煌上国……真的存在吗?

    我鸣镜皇朝世代守卫琉璃灵田,相传这片琉璃灵田连接着天渊,连接着炤煌古道。

    可是就为了这样的传说,我鸣镜就要付出如此可怕的代价,去守卫琉璃灵田吗?”

    镜时尊皇眼中,忽然也露出一道怀疑之色。

    不过转瞬之后。

    这一丝怀疑就尽数消退而去,变为坚定之色。

    “不论如何,炤煌上国也是我人族最后的希望,既然我鸣镜皇朝先辈们,奉炤煌上国之命守护这一座琉璃灵田。

    那我镜时身为鸣镜之主,就绝对不能让琉璃灵田,落入其他对我人族虎视眈眈的种族手中。”

    将军和上尹相视一眼,她们眼中的神色,也变得逐渐坚定起来。

    “对,哪怕我鸣镜皇朝,无法为无垠蛮荒人族崛起,起到什么裨益之处。

    可是我们却能够死死守住琉璃灵田,完成先辈的遗愿,守住那一道炤煌传说之后,深埋的希望。”

    鸣镜上尹心中低语。

    那位女将却突然说道:“可是尊皇……如果有朝一日我鸣镜皇朝所有生灵尽数死绝……”

    “还有我!”

    镜时尊皇眼中满是决绝:“我还能活上万年岁月!也许上万载之后,事情就会有所转机。

    甚至琉璃灵田之下,那美好的传说,也会成为现实。”

    “那倘若尊皇寿命将至,我人族却还未曾看到曙光,又如何?”

    镜时尊皇再度沉默,又轻声开口:“那我就将我的真灵,我的神识尽数献祭给胤龙!换取微末的寿命。”

    “如果微末寿命到了尽头,我人族未来仍旧一片黑暗。”

    “那么就让琉璃灵田,与我同葬!”

    镜时尊皇的声音掷地有声。

    可是却充满了悲凉,充满了无力。

    鸣镜将军和上尹,带着敬佩的目光,注视着镜时尊皇。

    “事情总会有转机……”

    鸣镜女将正要安慰镜时尊皇。

    突然之间,那悬浮于殿宇虚空中的离妙宝珠,猛然闪烁出一道奇异的光芒。

    光芒一闪而过,旋即一道道白雾,出现在鸣镜宫中!

    鸣镜尊皇猛然抬头。

    透过一道道白雾。

    她赫然看到一尊伟岸的强者。

    正高高坐在宝座之上,隔着雾气,注视着他们!

    而那位强者宝座一侧。

    一只强横、可怖、凶戮的神兽,正缓缓张开眼眸,看向镜时尊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