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八百三十章 不朽的大皇!【大章】
    fd章节正20分钟之后替换。纪夏若有所思。

    看在竺嗣的眼里,就好像纪夏知道些许隐秘一样。

    但是他并没有唐突询问,只是眼中的恐惧和不解,俱都有了一些缓解。

    纪夏独自思索了很久。

    竺嗣就在上乾宫殿宇中静静等待。

    只是他的气息,却依然粗重,就好像是背负着一座沉重的山岳。

    从沉思中醒来的纪夏,也察觉到竺嗣的异样。

    “竺嗣的天赋鼎盛,不过短短五百年不到,就已经修炼到了远神台。

    远神台境界的修者……又怎么会心神不宁到这样的程度?”

    纪夏心里有些疑惑。

    他没有犹豫,星辰神眸在他双眼中升腾起来,两轮古老的星辰,在徐徐旋转,映照出某种奇特的光芒。

    这些光芒,映照在竺嗣的躯体上。

    霎时间,纪夏的面色略微有些变化。

    他清楚的看到,竺嗣的真灵之上,有一重重隐伤。

    一重重隐伤之间,竟然还萦绕着一道独特的光芒。

    这道光芒,似乎充斥着某种神秘,而又诡异的力量。

    诡异力量如今虽然在急速的消散,但是却仍然给竺嗣的真灵带来了沉重的伤害。

    “这些光芒……难道就是导致竺嗣口中沉睡、并且有梦境诞生的原因?”

    纪夏心中暗暗揣测。

    在他的星辰神眸映照下,他能够清楚的看到,竺嗣真灵上的伤患,似乎是因为竺嗣真灵无法承受某种力量,而导致的真灵溃散。

    这种真灵伤患,短暂时期内,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伤害。

    但是,如果放任不管,只需要百多年时间,竺嗣的真灵,就会彻底的被伤患吞噬。

    就此,竺嗣真灵甚至会就此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所幸发现的早。”

    纪夏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知竺嗣。

    他探手之间,手上已经多了几种极圣灵丹。

    “你许久没有来我太苍,我太苍又多了几种极圣灵丹,你拿回去服用,观察这些极圣灵丹的效果,再告知太初皇庭吧。”

    纪夏面色不改。

    手掌上的几枚极圣灵丹悬浮而起,悬浮在竺嗣的眼前。

    竺嗣迟疑片刻,恭敬向纪夏行礼,说道:“上皇,猫耳承蒙太苍恩惠不知凡几,太苍、太初上皇大恩大德,竺嗣莫不敢忘,上亿猫耳族生灵,也不敢忘……

    只是这些极圣灵丹,却是极为贵重,就此平白收受,竺嗣受之有愧。”

    纪夏看着彬彬有礼的竺嗣,笑道:“不过只是试药而已,你只需要将各个丹药的效果,撰写成字,交于太初皇庭,便算是还了这几枚极圣灵丹的恩德。”

    他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番,又说道:“而且,你今日带来的梦境奇事,对于我太苍来说也非常有用。

    你也不必担心,只需要安心理政即可,梦境中的那些画面,虽然昭示着某些隐秘,但是短暂时期内,与你我都没有什么关系。”

    纪夏后半段话语,并不是在安慰竺嗣。

    竺嗣的梦境中。

    那颗恐怖的阗邺星辰,映照的并非只是太苍周遭。

    而是整座诸江平原、通天古河、界祖山……等等辽阔所在。

    这就意味着,阗邺星辰针对的并非是太苍。

    最有可能的情况,大概就是阗邺星辰在绽放伟力,在这些广阔所在,搜寻某种踪迹。

    所以纪夏在得见如此可怕的事情之后,还能够端坐在宝座上,没有透露出任何的慌乱。

    竺嗣听到纪夏真挚的话语,仍然有些犹豫。

    但是他又看到纪夏脸上开始浮现出责怪的表情,便将空中的极圣灵丹尽数收下,说道:“既然如此,竺嗣会尽快探知这些极圣灵丹,对于除人族之外的神台修士的效果,不出三十年,就会上禀太初皇庭。”

    纪夏缓缓颔首。

    虽然他心里,仍然对于梦境中的那一幕幕场景,感到些微的担忧。

    可是他的神色却仍然波澜不惊,脸上还带着温煦的笑容。

    他凝视的竺嗣一番,眼神中带出几分赞许。

    “短短五百年不到的时间,你就能够修行至远神台境界,你的天赋比起许多太苍天骄,都要强出不少。”

    竺嗣将这件事情报给纪夏之后,显得越发镇定起来。

    如今被纪夏夸赞。

    竺嗣脸上的腼腆神色再次显露:“还要多谢上皇赐予竺嗣的许多至强功法典籍,如果没有上皇的启蒙,竺嗣如今恐怕都还没有成就灵府。”

    纪夏仍然带着笑容,注视着竺嗣。

    “也许……竺嗣的梦境,是在昭示着未来。”

    他心中沉吟。

    “如果竺嗣没有修行到神台境界,那一束带来梦境的神秘光芒,落在他的真灵之上,恐怕他马上就会身死……

    也无法给我、给太苍带来如此的梦境见闻。”

    纪夏愈发满意当初他对于竺嗣的栽培。

    虽然他对无昼天了解的不多。

    但是光从造梦老妪、鬼宫、雎哀……等些许的层面上了解到的微末消息来看。

    无昼天,绝对是极其危险的存在。

    甚至能够覆灭雎哀带领的百万大息神军,甚至能够连带覆灭强大的上虞天。

    如此种种,让纪夏对于无昼天分外的忌惮。

    “也许在太苍崛起、人族兴盛的道路上,无昼天将成为巨大的阻碍。

    所以,竺嗣带来的讯息,就显得尤为重要。”

    他叹了一口气:“看来要继续搜寻更强大的隐匿灵禁、宝物,乃至精通隐匿法门的不凡强者,以躲避未来可能会到来的无昼天目光……”

    想起灵禁。

    纪夏又想到那一位神秘非常的神鸟裴恒。

    “裴恒前辈曾经说过,等到我彻底掌控了进至石板中的三万道禁制,就会前来见我。

    如今我虽然不曾彻底的构筑出最后一道灵禁,但是我却已经掌握了这道灵禁的精髓。

    恐怕和裴恒前辈见面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纪夏思绪纷飞,又和竺嗣饮宴。

    竺嗣还是和以前一样,哪怕是饮下几杯太苍最淡的清酒,也会变得满脸通红,目光迷离。

    纪夏轻笑摇头,让人将竺嗣抬到位于太都的府邸。

    心中继续思索:“当时我接触裴恒前辈的时候,我的修为实在太弱。

    根本就看不穿裴恒前辈的修为达到了什么样的层次……

    可是如今想来,裴恒前辈应该并不如何强大。”

    哪怕裴恒掌控了三万道禁制,纪夏也并不觉得这三万道禁制,都被裴恒构筑出来过。

    就像是如今已经成为太苍防御系统一部分的。

    这种恐怖的禁制,强大到了极点,也复杂到了极点。

    灵径灵烙极其繁多,不知其数。

    哪怕是以纪夏如今的灵禁造诣,再加上噎鸣秘境中的十倍时间。

    纪夏也足足构筑了几百个蛮荒年时间,才有所建树。

    “不论如何,灵禁大道对于我太苍来说,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甚至于在现在的太苍战争之中,神妙隐匿灵禁已经成为了必不可少的东西。

    裴恒前辈对于我太苍的恩德,确实极为深厚。”

    纪夏心绪之间,忽然有些期待和裴恒相见的那一日。

    “倘若裴恒前辈看到昔日那座弱小的国度,已经变成了如今这般的庞然巨物,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纪夏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至于裴恒口中所说,想要让纪夏学成禁制之后,破解的神禁。

    纪夏也十分感兴趣。

    “如果我能够一观那一道神妙的神禁,也许我也能够从中明悟出更加不凡的灵禁大道。”

    纪夏心中暗自思索。

    正在这时,他与噎鸣秘境联通的神识,忽然感到噎鸣秘境之内的异动。

    纪夏眉头微皱。

    身形立刻消失在了玉乾宫,出现在噎鸣秘境蕴玄竹林。

    此刻。

    因为太苍诸多军伍、强者的离去。

    噎鸣秘境之中,来了一批生面孔。

    大多数都是天资不凡的太苍大臣、将军,亦或者太苍学宫推荐上来的不凡天骄。

    许多沉浸在修炼中的太苍生灵,也都苏醒过来,远远望着异动传来的地方。

    那是一处广阔的盆地。

    在接近两千个噎鸣年时间里。

    这处广阔的盆地,被称之为邪神谷。

    这里终年都被弥漫的血气笼罩,又有许许多多符,在邪神谷周遭闪动。

    有些符在去除异味。

    有些符在镇压血腥之气。

    而有些符,则是在掩盖其中的景象、声音。

    甚至还有专门的军伍,把守在邪神谷周围。

    这里对于大多数在噎鸣秘境中修行的太苍生灵来说。

    便是一片禁地。

    所有人都在这片禁地之内,究竟藏着什么。

    但这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秘密。

    纪夏当然知道邪神谷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这处广阔的盆地。

    其实根本就是邪神祇危常的试验场。

    是这个邪神祇狂人研究、制造邪神祇的地方。

    而此刻。

    当纪夏缓缓走到上乾宫览天台的时候。

    只见远处的邪神谷,尽管有许多重屏障掩盖,又有无穷的血气弥漫。

    但是其中散发出来的恐怖、潮湿、诡异、神秘气息,却依然无法遮蔽。

    汹涌如同浪涛的血气滚滚而上,将整座天际然红。

    一重又一重的爆鸣声,不断响动。

    又有极其诡异的声音,落入纪夏的耳畔。

    就好像是……

    是无数邪神祇在吞咽涎水,再吞吐舌头……

    而且从邪神谷之中,显露出来的异动,还有愈演愈烈的迹象。

    于是纪夏轻轻探手。

    霎时之间。

    一道道浓雾,从虚无中凝聚出来。

    彻彻底底的将邪神谷笼罩。

    这些浓雾,乃是纪夏对于噎鸣秘境的权柄,凝聚而出。

    当这些浓雾显现,邪神谷彻底的被遮掩起来。

    其中一切的气息、一切的波动,都自此销声匿迹,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就连映照虚空的血气,都在眨眼时间内消失无踪。

    纪夏饶有兴趣的看了邪神谷一眼。

    身形从览天台上消失。

    下一刻。

    他就已经身在邪神谷之中。

    纪夏悬浮于虚空,注视着这片虽然名为“邪神谷”,实际上却是一块盆地的广大地域。

    原本残留在脸上的好奇之色,开始缓缓收敛而去。

    因为……

    出现在纪夏眼前的景象,恐怖到了极点!

    此刻纪夏入目所及,是一尊高约数十万丈的“未知生物”!

    这只未知生物,就好像是一座高耸入云,连绵不知多少距离的山岳。

    它黑暗、诡异、可怕。

    漆黑的躯体,就好像是一只旷古的恶魔。

    身具人形,但却长着六颗头颅。

    每一颗头颅都是一种独特的心态。

    或有如旧渊的魔王……

    或有如阴沉的死神……

    或有如长满触角的魔怪……

    ……

    甚至有一颗头颅上,只有一颗硕大的竖瞳。

    头颅以下的巨大躯干之后,长着十八对骨翼,正在不断的扑打。

    一只手臂上,长着如同利剑一般的骨骼,看起来森寒万分,尖锐无比。

    而另外一只手臂,形状虽然和常人无异,可是却燃烧着熊熊的黑色火焰。

    总而言之……

    出现在纪夏眼前的这只怪物。

    混沌、神秘、诡异到了极点。

    光是这只魔怪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让纪夏从心底,涌动出些许的恐惧……

    “恐惧?”

    纪夏微微皱眉,他在脑海中观想辰星君法相,立刻将心绪中的恐惧磨灭殆尽。

    “看来……任何详细注视这只魔怪的生灵,都会感觉到恐惧。

    而且等到恐惧到一定的境界,可能会陷入疯狂。

    这应该是来自于旧渊的奇特规则。”

    纪夏身为帝境存在,当然不会平白无故的生出恐惧的情感。

    所以转瞬之间。

    江离就知道了自己心中恐惧的源头,究竟在哪里。

    “这是危常的新作品?”

    纪夏思索之间,还注意到这只巨大魔怪的腰间,不断有一条条黑色的骨龙,在盘旋、飞舞、缠绕。

    “是云端天龙天龙古墓中的天龙尸骸。”

    纪夏感叹道:“他们被危常打碎、重组,成为了一条条万丈骨龙,狞恶万分,而且实力似乎有所增长……

    如今这里有三十六条骨龙……竟然全数都散发着天极波动。”

    纪夏得见这一幕。

    眼神中的探寻,终于变成了惊叹。

    正在这时。

    那一颗只有一个巨大竖瞳的头颅,忽然绽开。

    面容苍白,一身灰色衣袍的危常,从头颅中飞出,身形闪烁之间,已经来临纪夏的身前。

    他恭敬的向纪夏行礼。

    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纯粹,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阴森可怖。

    纪夏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危常,又看了一眼远处那科普自己的邪神祇。

    心中竟然有些敬佩危常。

    “危常确实是天纵之才,他对于自己的研究,奉献了一切。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研究邪神祇,便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求知、精进、探索的欲望。

    除此之外,没有一丝一毫的邪念。”

    “换一句话来说……炼制出如此邪恶、凶戮、恐怖邪神祇的危常。

    却根本并非邪恶之徒,甚至他的心绪之中,就只有求知和探索的纯粹!”

    纪夏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眼神掠过危常,凝视着远处那只空前邪恶、庞大的邪神祇,轻声问道:“他叫什么?”

    危常看到纪夏的神色,脸上也露出自得的神色。

    他郑重指着远处的巨大魔怪,说道:“他就叫邪神祇,来自于上皇的命名。”

    纪夏缓缓点头,再度认真的看了危常一眼。

    忽然有些感慨的摇头:“没想到,太苍第三种拥有强大帝境实力的存在,竟然是你。”

    他眼中闪烁出兴奋的光芒。

    “我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你的邪神祇,一口吞下西玄圣庭的景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