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帝偏要住我家〕〔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叶辰萧初然〕〔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八百六十三章 尊贵胧月血脉【大章】
    鸣镜皇朝向来多灾多难。

    从数百年前开始。

    鸣镜皇朝就因为琉璃玉田的原因。

    而受到胧月帝朝的镇压、封禁。

    数百年间,鸣镜皇朝数以亿计的人族生灵,都亡于饥饿之中,亡于灾难之中。

    又有阴魔国度,受到胧月帝朝的命令。

    侵入鸣镜皇朝,大肆的杀戮原本能够活命的鸣镜强者们。

    数百年过去,鸣镜皇朝就这样变成了一座彻彻底底的死城。

    无数的城池化为废墟。

    许许多多原本繁华的所在,变成了尸骨遍地的死寂之所。

    而镜时尊皇之所以能够存活下来。

    原因在于她手中执掌着琉璃玉田。

    她以琉璃玉田为筹码,才能够孤独的存活下来。

    早在很久以前,镜时尊皇就和自己麾下的强者说过。

    琉璃玉田可能埋藏着人族的希望。

    除非万不得已,她绝对不会将琉璃玉田交给胧月帝朝。

    哪怕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哪怕鸣镜亡国,哪怕自己的寿命即将完结,哪怕她献祭胤龙。

    她也愿意为人族,保留下这个美好的希望。

    而现在。

    数百年过去。

    镜时尊皇站在鸣镜皇朝废墟的上空。

    注视着这些胧月帝朝的强者。

    “也许,胧月大帝已经失去耐心了。”

    镜时尊皇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恐惧。

    她望着虚空中的强者。

    感知着这些强者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

    这数百年以来。

    镜时尊皇的力量,并不曾有太大的提升。

    她的力量虽然不凡。

    但是面对如此恐怖的存在,却显得非常弱小。

    那一位胧月帝朝的上穹存在,光是散发出来的威压。

    就能够让镜时尊皇,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可是……

    镜时尊皇转头看向大地上的坟墓。

    眼中银光闪烁,看向被埋葬在坟墓之中的无数尸骨。

    心中不知为何,变得越来越平静。

    正在这时。

    那一位强大的上穹强者,眼中爆发出一道精芒,落在镜时尊皇身上。

    “人族君王,这数百年以来,因为那一件异宝,你才能够苟活。

    而现在,胧月大帝已经失去了对于这件异宝的兴趣。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你们人族所谓的傲骨,所谓的执着。

    既然无法从你手中得到琉璃玉田。

    那么,胧月帝朝自然要清算于你。”

    胧月上穹强者的声音,落在镜时尊皇的耳畔。

    “月莲公主因为鸣镜皇朝,而消失无踪。

    原本我胧月以为,这是一场无端的劫难。

    但是我接手此案以来细细探查。

    才发现这件事情之中,蕴含着许多疑点。”

    胧月上穹强者脸上泛着平静而又自信的笑容,娓娓道来:“阴魔国度对鸣镜皇朝出手之后,突然被无端镇压。

    我又在鸣镜皇朝之中,寻找到许多以往鸣镜皇朝并不曾拥有的灵米……

    这种种迹象都表明,也许鸣镜皇朝在我胧月帝朝未至的情况下,通过某种渠道受到过其他人族隐秘之地的救援。

    而现在。

    月莲公主已经失踪数百年。

    胧月大帝的耐心,已经彻彻底底的被消磨殆尽……

    镜时尊皇,你如果愿意道出那一座人族隐秘之地的信息。

    胧月大帝也许会额外开恩,让你存活于世。”

    镜时尊皇眼中平静的神色丝毫不变。

    她就好像没有听到胧月上穹强者的话语。

    仍然望向虚空。

    眼神中似乎有追忆,也有几分决绝。

    胧月大帝既然对琉璃玉田失去兴趣,那么她最终的倚仗也完全消散。

    那么……

    “鸣镜人族,今日可能要彻底的消亡了。”

    镜时尊皇在心中无声的感叹。

    但是,她又想到那一位被太苍完全镇压的胧月帝朝月莲公主。

    心中不由浮现出一丝快意。

    “月莲公主作为胧月大帝的帝妹,身上流淌着帝族血脉。

    可是现在……她却只能够和我一样,被太初上皇囚禁。

    我镜时实力弱小,生命卑微。

    但是月莲公主却不同……

    所以……鸣镜也算是报仇了。”

    镜时尊皇在心中暗想。

    然后脸上却又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旋即微微摇头。

    “如今也就只能够自我安慰了。”

    镜时尊皇自言自语,苦中作乐。

    虚空中诸多胧月强者,包括那一位上存在,却俱都皱眉。

    “人族镜时。”

    那一位上穹强者皱眉说道:“你可知道因为月莲公主的失踪,多少人族,亦或者其他弱小种族受到波及?”

    镜时尊皇神色顿时一变。

    但是她仍旧沉默。

    “这许多年以来,为了寻找月莲公主的踪迹。

    我胧月帝朝强者,不知步入多少偏僻之地,走过多少荒芜之所。

    其中又有无数的人族,无数的弱小生灵,都洇灭于强者探查之下。

    镜时,你倘若仍然沉默,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族子民以及弱小生灵,就此失去生的希望……”

    上穹强者头戴桂冠,气度雍容,但是话语中却充满着冷漠,话语之间,仍然蕴含着清楚的高傲。

    就好像杀戮弱小生灵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但是镜时尊皇仍然沉默。

    就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在人族强大的过程中,自然会遭遇劫难。

    太苍乃是强盛的人族国度,也是对鸣镜皇朝有大恩的国度。

    甚至,太苍也许是人族的希望。”

    镜时尊皇深吸一口气。

    将自己脑海中对于那些弱小人族、弱小生灵的愧疚。

    尽数驱逐出去。

    那一位上穹帝境强者,看到镜时尊皇自始至终不愿意说话,神色越发冷漠起来。

    上穹帝境强者身旁,又有一位少女,看起来颇为年轻。

    她皱眉对上穹强者说道:“施宁大尊,既然这人族君王如此嘴硬,问不出什么。

    不如将她就此镇压!

    胧月大帝已经开启了公主躯体之类的血脉追索,一旦她出现在无垠蛮荒天地之间。

    我们必然能够发现,胧月已经并不需要人族君王了。”

    胧月帝朝上穹强者施宁,看向身旁的少女,神色柔和了许多。

    她思索一番。

    又看向天际之下的广大鸣镜疆域。

    忽然间,她脸上露出些许笑容。

    只见她探出一只手掌,身后忽然有重重的光芒映照出来。

    这些光芒之中,乃是一重重穹宇。

    其中蕴含着无上的力量。

    可怕至极的力量,从她躯体上散发出来。

    镜时尊皇顿时色变。

    她身后绽放出一道神泽秘藏。

    灵元大泽汹涌澎湃于天地之间。

    但是,镜时尊皇的力量又怎么能与一位上穹存在相提并论?

    当施宁手掌翻下。

    一股难以形容的可怕力量,从天地间乍然爆发。

    恐怖至极的精纯灵元,浩瀚到了极致。

    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好似被彻底的覆盖。

    镜时尊皇身后的神泽秘藏。

    在转瞬之间就被震碎。

    然后。

    在镜时尊皇怔然的眼神中。

    整座鸣镜皇朝大地,竟然就此一分为二!

    在镜时尊皇的注视之下。

    半数大地安然无恙。

    另外一半大地上的城池,却彻彻底底的崩灭!

    随之崩灭的,还有镜时尊皇的平静。

    镜时尊皇脸上露出一抹悲容。

    这彻底碎裂的一半大地上。

    有着无数鸣镜人族的尸骨。

    也有她挖掘出来的墓地。

    镜时尊皇原本以为,这些鸣镜皇朝人族百姓,在生的时候饱经磨难,如今她们已经失去生命,就必然能够长眠于地下。

    可是现在……

    镜时尊皇心中最后一丝的慰藉。

    也被胧月上穹施宁翻掌之间,全然镇压。

    没有让镜时尊皇留存一丝一毫的希望。

    “镜时,你还有机会。”

    施宁身后的四重穹宇,还在不断绽放灵光,她低头注视着镜时尊皇,轻笑说道:“你乃是鸣镜的君王。

    但是你却让无数鸣镜人族生灵灭亡。

    而现在你却连她们的尸骨都无法守护……

    可是……你如果能够说出月莲公主的下落,亦或者交出琉璃玉田,这鸣镜大地上另外一半人族的尸骨便依然能够安息。”

    施宁身旁的少女,看到施宁的所作所为,脸上却依旧平静。

    就好像这样残忍的事情,都没有办法引起她些许的动容。

    但是镜时尊皇脸上的悲容,越发明显。

    她终于开口,眼神中也绽放出道道锐利目光,直刺站在胧月上的诸多强者。

    “胧月一族哪怕再怎么隐瞒,再如何对人族残酷。

    胧月生灵躯体之内,流淌着的人族血液,却是不争的事实。”

    镜时尊皇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脸上悲哀之中,也透露着清楚的厌恶。

    “人族势弱,人族隐秘之地被无数的强大国度猎杀。

    所以胧月帝朝掩埋自己的人族血脉无可厚非,不过是躲避劫难而已。”

    镜时尊皇精致的面容上,露出一抹讥嘲:“但是,令人不齿的是,胧月帝朝隐瞒自己躯体中的人族血脉的同时。

    还在大肆的杀戮人族,还在镇压人族隐秘之地。

    将那些与胧月族流淌着同等血脉的生灵,视作蝼蚁,视作尘埃,视作草芥。

    我很想问一问胧月,你们心中有愧吗?”

    镜时尊皇的话语掷地有声,带着浓浓的讥嘲。

    眼神落在上空诸多胧月强者身上。

    也夹杂着难以言说的不屑。

    “人族血脉竟然流淌在胧月身上,也令我感到一丝羞耻!”

    镜时尊皇的话语,让在场的诸多胧月强者,俱都色变。

    他们脸上露出清楚的愤怒。

    施宁大尊身旁的少女厉声喝道:“人族乃是卑弱血脉,而胧月体内,流淌着的乃是游灵血脉。

    不能够混为一谈!”

    施宁大尊也皱眉说道:“胧月乃是帝朝,胧月族乃是帝族。

    人族究竟有何脸面,与胧月族攀上关系?”

    她说话间。

    身后立刻有阵阵风云涌动。

    诸多光芒凝聚过来,再度化为遮天蔽日的灵元掌印。

    她冷笑之间开口说道:“弱小人族,连自己国民的尸骨都无法保留。

    又如何能够与帝族相提并论?”

    施宁似乎失去了耐心,那一道巨大的灵元掌印,就此落向另外一片大地。

    灵元掌印尚未落下,大地上的诸多城池都开始剧烈的震动。

    地面上甚至出现一道道裂痕。

    宛若一片灭世的景象。

    镜时尊皇心如死灰,眼神之中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希望。

    正在这时!

    虚空中忽然有一道惊雷炸响!

    一片雷霆海洋,就此绽放在虚空中。

    雷霆海洋之中,有一条雷霆构筑出来的真龙,在不断的飞舞咆哮。

    一道道雷光闪耀而出。

    顷刻之间落在灵元掌印之上。

    那一片广大的灵元掌印,不过瞬间,就被巨大的雷霆彻底的瓦解。

    虚空之中,胧月之上诸多强者,俱都色变。

    哪怕是上穹强者施宁,都清楚的感知到雷霆中蕴含的可怕力量。

    “雷霆!月莲公主便是被一尊掌控雷霆的存在拘拿而去。”

    那位胧月少女高声大呼。

    镜时尊皇注视着虚空,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焦急之色。

    “太初上皇难道未曾深思?

    如今派遣强者而来,也许会暴露太苍的踪迹,这可如何是好?”

    镜时尊皇心中担忧。

    她身上对于人族的忧思,自始至终都没有消散。

    哪怕她面临死劫。

    有强者来救,首先想到的却是太苍。

    虚空中的雷霆海洋,还在不断翻涌。

    道道雷霆光芒映照在虚空中。

    在须臾之间就构筑出一座雷霆宝座!

    宝座高大伟岸,其中有道道雷芒闪动,显得瑰丽无双。

    此刻一道金光落在宝座之上。

    一位身着玄衣,头戴高冠的无双人族君王虚影,出现在虚空中。

    他高居宝座之上,眼神冷漠。

    注视着施宁在内的诸多胧月强者,眼神中的冷然,越发清晰。

    “游灵天,在大鼎神朝时代,不过是叛乱的逆贼。

    游灵天被元焐神皇派遣大将镇压、拘拿,斩首于天际。

    而今……

    在你们的口中,游灵天竟然成为了所谓的尊贵血脉,实在是令人有些可笑。”

    此刻。

    太初上皇纪夏的声音,反倒变得高高在上。

    他就像一位无双的神灵,注视着一群逆贼。

    虚影化身之上,散发出无限的威严。

    施宁听到这位人族君王提及游灵天,顿时勃然大怒。

    她正要开口。

    只见宝座上的君王,朝着那一轮胧月,轻轻一指。

    刹那间!

    那一座雷霆海洋之中,有一条雷霆真龙飞舞而出。

    强大的雷霆伟力,在虚空中爆鸣。

    大威神雷的力量,也彻底绽放。

    一时之间……

    大战爆发,雷霆轰鸣,神法飞舞,无数规则映照于天地之间!

    最终。

    施宁被就此镇压。

    无数胧月帝朝强者,包括那一位地位颇高的胧月少女。

    都被无数的雷霆,彻底抹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