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帝偏要住我家〕〔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叶辰萧初然〕〔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九百一十三章 比起太苍,我更热爱你【八千字】
    元鼎五百三十年。

    一年时间匆匆逝去。

    对于诸多太苍强者来说,似乎并没有任何深重的感知。

    除了太苍许多浮空都市,在这几年建立起来之外。

    联通太苍九州的空中玄轨,也正式开始建立。

    如果是外来强者前来太苍,就会看到壮观的一幕。

    虚空之中,云端之上。

    许许多多的太苍灵械师,飞行在天空中。

    又有很多神通境界的强者,搬运着种种灵金。

    灵械师锻造数之不尽的灵金构件,其中烙印入数以十万计的灵械烙印。

    让这些灵金构件在适当的时候运转,并且调节运转速度,进而相互配合,唤醒烙印,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从而完成一系列的壮观工程。

    空中玄轨便是太苍彻底完善九州交通的重要项目。

    这些玄轨往往隐藏在云端之中。

    当巨大而又修长的灵金车辆驶过,才能够看清楚其中的些许端倪。

    有了空中玄轨。

    太苍九州在许许多多的太苍人族子民眼中,就成了一座并不如何巨大的国度。

    州与州之间的交流,也将更加密切。

    朝辞白帝城,幕至太都的说法,虽然夸张了些,但是有了空中玄轨之后,这样的念想,也许真的有实现的一天。

    沐星大圣女手中拿着一支画笔,坐在自家门前,仔细的绘画。

    她看着远处许许多多灵械师,正在大地上忙忙碌碌的准备着将要遇到的灵金。

    周遭很多修为不错的太苍百姓自发前去帮忙。

    也有很多精气神俱都不凡的太苍妇女,烹制了很多太苍美食,前去犒劳这些正在建设家园的人们。

    这座太苍边境城池中。

    绿化已经极为完善。

    随处都能看到种种极为美观的花草,以及起到点缀作用的香榭小亭、假山流水。

    总而言之。

    如果不是这些年来,沐星已经十分了解太苍。

    必然会认为这一座名为西槐的小城,是太苍的核心都市。

    数十年过去。

    沐星看起来并没有任何苍老。

    仍然非常年轻貌美。

    周边的太苍子民,早已经将他看作了南槐先生的妻子。

    提到这个,沐星以前总是微笑摇头。

    而现在再有其他人提起,沐星只是微笑不语,并不曾反驳。

    沐星大圣女以前身为上劫强者,其实早已经道心坚硬,几乎无坚不摧。

    在这漫长的修行岁月中。

    她也从来不曾产生过除了探索大道以外的其他情绪。

    但是现在。

    也许是因为她修为尽失。

    也许是因为她不再忙于修行,有了更多的时间思索、发呆。

    所以在与南槐相处的数十年岁月里。

    沐星大圣女,心中忽然越发平静。

    西槐城只是一座大戮九黎州齐风域治下的边境小城。

    这里的人口相较于太苍其他都市,人口并不算繁多。

    哪怕是在天苍之庭越发完善的现在。

    沐星大圣女,自始至终都不曾关注过太苍的实事。

    甚至许多时候。

    南槐在学府中归来之后,讲一两件太苍发生了大事。

    她也总是摇头制止南槐。

    也许是因为惧怕听到什么消息。

    “被那一道惊神剑意侵袭入体,我凝聚出来的秘藏早已经全数破损,识海已经全部萎缩。

    也许,哪怕是我回归了西玄圣庭,我也只能够成为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俗生灵。

    既然如此,也许待在这座小城,目送南槐死去,才是我最终的归宿。”

    几十年岁月。

    在沐星大圣女眼中,确实如同过去了几万载。

    时间悠然而逝。

    沐星大圣女见证了许许多多的家长里短,也见证了许许多多生活的琐事。

    一切都向着柴米油盐靠拢。

    往日里关于西玄圣庭的记忆,也总是萦绕在她的脑海里。

    但是却也没有了以前那么重要。

    而南槐……

    沐星大圣女看向远处,看到一位身着青衫的俊秀青年,手里提着一只已经被剥削干净的灵鱼。

    脸上自始至终都带着那般清俊的微笑。

    朝着房子走来。

    沐星用身上的围裙擦了擦手。

    远远朝着南槐笑了笑。

    继而返身回到了房间里,开始准备今日的晚饭。

    身为学府先生。

    南槐的薪酬,足以用丰厚来形容。

    家里的一应用度,用豪奢来形容其实也并不会过。

    高等灵米用效果极佳的灵泉烹煮。

    又有许多灵蔬、灵果。

    以及太苍标志性的异兽肉食。

    在沐星一双巧手之下。

    这许许多多的食材,都变成了一道道精美而又不失美味的菜肴。

    南槐回来之后,仍然坐在书桌前看书。

    神情认真。

    但是却也时不时的看一眼不远处的沐星。

    就如同一对恩爱的夫妻。

    沐星当然察觉到了南槐的目光。

    但是她却已经习以为常。

    这许多年以来,南槐的修为不断提升,在太苍的地位也不断提升。

    可是自始至终。

    尽管有许多太苍少女的爱慕。

    南槐都没有婚配。

    许许多多个日夜,沐星都能够清楚的感知到南槐深邃而又灼热的目光。

    这一种目光,是悠长岁月中,沐星没有遭遇过的东西。

    让最初的沐星有些无措,让她久不成眠。

    后来。

    沐星也就习惯了。

    甚至沐星开始渴盼南槐每日的归来。

    又自觉请教了许多周遭的姨娘,学了一手厨艺。

    自觉承担起了这座小屋中的厨师……

    漫长的时间转瞬即逝。

    沐星已经彻彻底底的习惯了这种生活。

    甚至有时候,还会走到门外迎接南槐的归来。

    弯月一般的眼眸,看上南槐的目光,也时时刻刻酝酿的笑意……

    有些事情本来就是这般古怪。

    偶尔。

    沐星还会想起自己的娘亲。

    想起她毅然决然,丢下她们,丢下西玄,丢下崇高的地位。

    前去探寻那一位神秘人族强者的脚步。

    最初的沐星,根本就无法理解自己的母亲。

    可是现在。

    沐星却忽然若有所悟,并且因为自己对于南槐的某种莫名情愫,而感到羞愧。

    曾几何时……

    人族在她眼里,还是卑微而又卑贱的种族。

    “离家不远处,又要建起一座新的学府了。

    学宫打算让我担任这所学府的府主。”

    吃饭的时候,沐星一如既往的沉默。

    南槐在随意讲述身边的事情:“太苍又有新的典籍面试,少学府学中又有了新的教材,讲述了太苍近前的一场大战。

    很多太苍儿郎,都死在了这场大战里。

    但是敌人的损失,也十分惨重。”

    ……

    沐星似乎对于这些话题不是很感兴趣。

    但是南槐一开始说话,她总是停下手中的动作,认真抬头,认真注视着他,似乎是在和他说:“我在听。”

    以往。

    南槐在吃完饭之后还会主动将餐桌收拾好,会主动将碗筷放入洗碗灵械之中。

    但是今天。

    南槐看向沐星大圣女的眼神,越发深邃。

    然后他放下手里的筷子,凝视着沐星说道:“太苍……镇灭了西玄六座核心秘境。”

    原本还在微笑着的沐星,神色忽然僵硬。

    她的四肢紧绷。

    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无影无踪,死死盯视着南槐。

    与此同时。

    她眼睛的余光,也开始扫向四周。

    “不用担心。”

    南槐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其实从十余年前,我就已经知道了你是西玄的圣女。

    但是这个秘密,我隐藏了许多年时间。

    只是现在……西玄将要灭亡,你梦中偶尔会提起西玄二字,我知道你心中仍然牵挂着西玄。”

    “梦中……”沐星张了张嘴。

    南槐确实不想说假话。

    她修为尽失,躯体成为凡俗,哪怕拥有漫长的寿元。

    但是如果不几天入睡一次,她也会无精打采,也会精疲力竭。

    而她自己,在这十余年时间里以内,也屡次梦见了西玄圣庭。

    梦境的内容并不好。

    也许是因为天地规则影响。

    沐星大圣女身为上劫存在,如今远离西玄圣庭,不在局中,所以便也就能够感觉到一些气运端倪。

    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梦境。

    在西玄灭亡的梦境之下,自己也确确实实高声呼唤“西玄”、“大父主宰”这样的词语。

    没想到梦境中的话语,竟然会变成梦话,传入已经不需要睡觉的南槐耳朵里。

    “我最初并不确信,只是后来,我前去太苍学宫深造,意外之下才观看到了一幕绝密的光影。

    看到了你的容颜。”

    南槐说到这里,察觉到沐星眼神的变化,安慰说道:“你不用担心,此处的太苍情报机构,也确确实实前来寻找过你的下落。

    但是那段时间,你自始至终都不曾出门,又因为我这一座府邸早已被玄秘阁记录在册,所以才没有大碍。

    而现在……

    太苍大约认为你已经死了,已经许久不曾追查你的下落。

    你在我这里的消息,也从来没有被泄露出去。

    沐星……不用担心。”

    南槐重复了一句。

    语气十分平静,而又十分笃定。

    “我之所以将西玄将要灭亡的消息告知于你,是因为西玄一旦灭亡,太苍必将重新编著太苍史记,你总会知道这件事情。

    与其如此,还不如我早日告诉你,让你不至于遗憾。”

    沐星看着南槐的面容,戒备并没有放松下来。

    南槐思索一番,忽然走进里屋,从中拿出了一枚手镯。

    他将这一枚手镯放在桌上。

    “这枚手镯里,有三尊神台傀儡,只需要滴血就能够洞开空间宝物,驾驭神台傀儡。”

    南槐说道:“你如果想要回归西玄圣庭,便带着手镯里去吧。

    你如今修为尽失,哪怕是离开太苍,也不会给太苍招来什么祸患。

    我心里也能够安稳许多……”

    沐星冷笑说道:“太苍想要通过此举,你知道西玄天的所在?”

    南槐摇头,他思索一番。

    身后忽然闪烁过一道道澎湃的灵元,身体上也有种种璀璨的灵光乍现而来。

    “十余年前那场为期三年的太苍学宫深造,让我觉醒了无双灵体。

    所以,我的修为才能够增长的如此快速。

    正是因为这一道无双灵体血脉,我也得以步入太苍中枢,成为上尹陆瑜麾下谋略府中的一员。

    沐星……太苍早已知道了西玄界外天的所在,六座秘境之所以被镇压,也是因为太苍对西玄了如指掌。”

    南槐说话间。

    身后的灵元忽然跃然而出,构成了一座巨大的地图。

    巨大地图上,无尽虚空中标注着几个重要的地点。

    这些地点上空,一道光芒若隐若现。

    沐星大圣女顿时瞳孔微缩。

    那一处光芒所在,确确实实就是西玄界外天的所在!

    太苍。

    竟然真的对西玄圣庭了如指掌。

    “所以,倘若你无法放下西玄圣庭,无法与我共度一生。

    那便带着这三尊神台傀儡,再去看一看西玄圣庭吧。

    看完之后……

    希望你能够再度归来。

    南槐不过才仅仅二百余岁,还有漫长的时间能够等你。”

    南槐原本平静的话语,变得越发低落起来。

    说话之间。

    他身躯之前,有一道陆父之约法阵,也在缓缓构筑而出。

    沐星自始至终面无表情。

    南槐就此立下陆父之约。

    陆父之约不曾有任何反应。

    证明南槐的话语没有半分虚假。

    在如此情况之下。

    沐星忽然觉得紧绷的心弦,一下子放松下来。

    她眼神落寞,摇头说道:“太苍哪怕镇灭了那六座核心秘境,但是想要灭亡西玄,还远远不够。

    你……不用担心我。”

    南槐摇头说道:“如今的太苍,已经今非昔比。

    但是我并不会逼你,如果你要留下,南槐自然欣喜无比。

    但是,我会施法将你脑海中的记忆抹去,从此你将会成为一位太苍人族,与西玄再无关联。”

    南槐语气沉稳而又决绝。

    沐星看向南槐的眼神,也变得深刻起来。

    良久之后。

    这一位西玄圣女,突然抬头说道:“我身体内流淌着主宰的血脉。

    如今我躯体之中的血脉力量,虽然已经不受我的控制,可是却变得越发澎湃。

    这证明主宰……正在迈向那不可知的道路。”

    南槐说道:“西玄主宰,已经站在了神道之前,他想要迈入神道,塑造自己的道则命宫。

    这一件事情,在西玄谋略府中,并不是秘闻。”

    西玄圣女心中一惊,心中不明白连这么隐秘的事情,太苍都知晓的一清二楚。

    南槐迟疑一番,眼神中似乎有挣扎之色,良久之后,他又抬头说道:“如果你想要离开太苍,前往西玄……

    也务必要以精血为引,立下陆父之约,不得透露半分太苍隐秘,包括今日我对你所说的一切。

    只有这样,我心中对于太苍的愧疚,才能够沉寂一些。”

    二人沉默。

    沐星在沉默中,忽然询问南槐:“身在太苍的许多年里,我知道太苍子民,最热爱着一座国度……

    大多数人的这种热爱,已经成为了狂热。

    南槐……你……”

    “我被蒙蔽了心智。”

    南槐情绪低落:“这些岁月以来,比起太苍,我更热爱你。”

    ……

    沉默。

    沉默。

    沉默……

    夜色暗了下来。

    远处的太苍城池霓虹,照耀下来,挥洒在房间之外的大地上。

    显得有些清冷。

    “那么跟我一起走吧。”

    沐星忽然站起身来,语气显得有些急促,说道:“我们就去远远看一眼西玄。

    然后便远走高飞,以你的实力,去找一座小国定居。

    没有人可以找到我们。

    南槐,我们一起走吧。”

    沐星的眼神十分炙热。

    数十年以来,从一颗种子逐渐长成参天大树的心念,终于不再被埋藏起来,终于得见天日。

    “种族……

    国度……

    傲慢……

    偏见……

    以及可耻的自尊心,我都愿意放下。

    南槐……我们一起走吧。”

    沐星的眼神焦急而又清亮。

    这许多年以来的一幕幕,都如同流水一样,流过她早已不算坚硬的内心。

    他们一同修缮房屋。

    一同打点房前的花园。

    一同坐在房檐上谈心。

    一同绘画,一同观看镜影……

    看起来只是平淡而又没有任何波澜的生活,没有任何海誓山盟,也没有任何不平凡的东西。

    可是此刻的沐星知道。

    在她心中滋生出来的,并非只是因为陪伴而诞生的感激。

    也不是她修为尽失,弱小时候的依赖。

    这就是切切实实的爱慕。

    是切切实实,无法违逆的念想。

    所以此刻的沐星,决定不再压抑这份情感,不再压抑喷涌出来的激流!

    “我必须要去一趟西玄,看一看那里。

    那里有我的血脉,有我的种族,有我的回忆,也有我的亲眷。

    只需要看一眼就行,一眼之后……”

    “不要再说了。”

    南槐面无表情,但是眼神中却仍然有着几分挣扎以及决然。

    “太苍造就了我,上皇的,《传世录》让我成为了现在的我。

    我热爱你胜过热爱太苍,可是我仍然不会离开太苍,我会在这里等待你的归来。

    为了赎罪,我以后也会为太苍赴死,为上皇赴死。”

    “而且……

    如果我和你一同离开,那么我们也许就走不掉了。”

    南槐说完,一如既往的收拾碗筷,一如既往的整理好有些脏乱的厨房。

    又照例给沐星,倒了一杯热茶,放在她的身前。

    然后,深深的看了沐星一眼。

    就如此走出了房间。

    “早些回来。”

    就如同以往岁月里。

    南槐前去学宫,沐星叮嘱的那句话一样。

    南槐叮嘱沐星说道:“早些回来。”

    房门就此紧闭。

    沐星枯坐在地面上,双手抱膝。

    眼前逐渐模糊起来。

    “原来,帝族也有泪水吗?”

    “那你就等着我回来……无论西玄是否会灭亡,我都要去看一眼西玄。

    一眼之后,我就回来。

    回来嫁给你。”

    沐星蹒跚起身,细心烹制了几道糕点,放在了保温灵械里。

    出门之后,又深深看了一眼南槐的房间。

    就此走出家门。

    南槐给她的玉镯,被她带在了手上。

    而房间中的南槐,枯坐了一夜。

    面容枯蒿,眼神死寂。

    死寂的眼神中,还有着几分期待。

    大概是在期待有朝一日,沐星真的能够回来。

    …………

    “所以,沐星大圣女真的能够找到西玄主宰闭关的所在吗?”

    一身红衣的玉藻前怀中还捧着一只猫。

    低头看着眼前的水晶球,说道:“沐星大圣女,如果真的前往西玄圣庭,那么上皇的谋划,也许就……”

    玉藻前说到这里,语气一顿。

    大约是觉得质疑纪夏有些不敬。

    正端坐在上乾宫宝座上的纪夏,身前还不断构筑研习着一道禁制。

    “沐星大圣女血脉之中,已经被种下了秘法。

    失踪已久的沐星大圣女突然出现,会引起西玄圣庭的怀疑。

    但是当西玄主宰彻底排除沐星大圣女的嫌疑之后,弃权主宰必然会接见于她。

    毕竟,在西玄主宰的眼里,这尊大圣女是最像西玄圣后的女儿,是天赋最为强大的女儿,也是他最为疼爱的女儿。”

    玉藻前点了点头,侧头说道:“上皇,倒是对西玄圣庭十分了解。

    所以西玄主宰就算不接见大圣女,哪怕仅仅只是虚影降临,上皇都能够凭借这一道秘法,彻底的探知到西玄主宰闭关的所在。”

    纪夏点头说道:“在我获得西玄圣庭情报之前,西玄主宰不曾闭关。

    但是太苍册封七星正神,才了解到西玄主宰真身,已经远离西玄天,在未知的所在闭关,想要塑造命宫……

    没想到当初埋下沐星大圣女这个棋子,没有将她斩尽杀绝,竟然还能够起到这种奇效。

    只要西玄圣庭,甚至西玄主宰,看不透埋入沐星体内的那一道秘法。

    太苍必然能够获知西玄圣庭闭关的所在!”

    玉藻前还是有些不解。

    她迟疑了几息时间,又说道:“上皇之前也曾经和西玄主宰虚影接触。

    那个时候,为何不曾动用秘法,探知西玄主宰闭关的所在?”

    “实力不够。”

    纪夏随口说道:“哪怕如今,倘若我种下那等追踪秘法,仍然有可能会被西玄主宰虚影,亦或者盤焱、溟嗣乃至西玄圣庭其他底蕴察觉。”

    “那么……种下秘法的又是谁?难道是神霄大尊?神霄大尊似乎并不擅长如此玄妙的法门。”

    纪夏随意一笑。

    他抬头看向水晶球中,如同一具枯骨一般沉寂的南槐。

    一旁自始至终都在沉默的纪泽上臣轻声一叹,说道:“上皇慧眼如炬,所选的人物每一步,都如同上皇猜测的那般。”

    说到这里。

    纪泽上臣眼神忽然转冷,看着水晶球中的南槐说道:“太苍给了这个南槐如此之多的修行资源,甚至让他用命格神丹稀释之后的灵液,提升自身的灵体等级。

    可是他却胆敢背叛太苍,实在是该死!”

    “人之常情。”

    纪夏面色平静,说道:“太苍子民何其之多,哪怕是太苍极为重视术道,着重塑造太苍子民的精气神,着重让太苍以国为重,以种族为重。

    但是……人性……不……不光是人性,便是其他任何种族,即便愿意为国、为种族牺牲性命。

    但是当国家和种族,和所热爱的个体产生矛盾。

    那么除了少数的,绝大多数生灵,还是会选择个体。”

    “而这个南槐,在挣扎以及种种心念的作祟之下,还能够保持如此程度的清醒,不过分背叛太苍,甚至仍然愿意为太苍效死,已经胜过很多人了。”

    纪泽上臣却固执的摇头:“情有可原,但是不可轻饶。

    此事之后,就将他处死。

    国祚神器本身便是无情的,没有那么多的情有可原可讲。

    犯错了,便要受罚。”

    纪夏却微微摇头,看向一旁的玉藻前。

    玉藻前轻笑一声,突然轻轻挥袖。

    水晶球中的景象,忽然生出变化。

    只见枯坐在床边的南槐旁边。

    一只青面獠牙,阴气深深的凶灵,正在南槐的耳畔窃窃私语。

    一言一语。

    都充斥着迷惑,充斥着令人作呕的邪恶力量。

    纪泽上臣大感惊讶,看向玉藻前。

    “大贤良师的秘雾凶魔,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玉藻前说道:“如果不是这一只秘雾凶魔,也许这个南槐早就在捡到沐星大圣女的时候,就上报西槐城府了。”

    “总要未雨绸缪,不能够全部凭借揣测南槐的心绪,布置下这个局面。”

    纪夏饮了一杯茶,摇头说道:“布局布局,自然要有万全的把握才算不绝。

    任凭事态根据棋子的心态而发生变化。

    就不算布局了。

    这只秘雾凶魔其实也是无奈之举。”

    他凝视着南槐,摇头说道:“倒是委屈这个无双灵体了。”

    纪泽上臣也有些可惜的看着南槐,不解说道:“既然有这种蛊惑人心的妖魔存在,为何还要选择南槐这样的人物?

    这种人物哪怕是在太苍,也是不凡的少年天才,沦为棋子,确实有些可惜了。”

    “布局早在沐星大圣女昏迷的时候已经开始了。”

    玉藻前解释说道:“南槐的人选,是由太苍学宫报上来的。

    倘若没有几分魅力,倘若仅仅只是随便一个路人,又如何能够让沐星大圣女这样的人物倾心?

    感情最能使人迷乱。

    如果沐星大圣女不曾对南槐许下芳心,又怎么会信任南槐?

    从而一叶障目,看不透事情的真相?”

    玉藻前叹了一口气,说道:“应对这些不世的天骄,自然要多多谋划,否则他们不会落入局中。”

    “等到这件事情彻底尘埃落定,还要劳烦玉前娘娘走上一遭。”

    纪夏站起身来,背负双手说道:“因为惧怕会出破绽,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和南槐商议。

    是太苍愧对南槐,所以自然要做出补偿。”

    “并有玉前娘娘,以合适的方式补偿于他吧。”

    纪夏说到这里,眼神中甚至闪过一抹愧疚,就此背负双手,离开了上乾宫。

    纪泽上臣感叹说道:“上皇的手段我们根本无法揣测,又有媲美神灵的无双底蕴。

    可是他身为君王,却仍然有慈悲之心,这是弱点。”

    玉藻前却轻轻摇头。

    “不,这是上皇之所以让无数太苍生灵狂热的存在,这是他坚不可摧,不偏不倚的原因。”

    纪泽上臣仔细体味玉藻前的话。

    良久之后,他才轻声低语说道:“正是因为有这些柔情,因为有这些慈悲,太苍无数生灵才能得以活命。

    人族的明,才能够兴盛,才能够崛起。

    大多数心硬如铁的君王心中,国祚与明也许会沦为攀登巅峰的手段。

    有朝一日,当国祚和明不再是锋锐的长矛,无情的君王自然会脱身。

    也许漫长岁月里许许多多人族神朝神皇,也是满含慈悲,为人族子民的生命而奋勇向前。

    只有这样,那些神朝才能够从微末中崛起。”

    玉藻前看着纪夏离开的方向:“上皇为了太苍,已经在压抑自己体内的人性。

    他在逐渐蜕变为一尊神明,神性压制了自身的人性。

    希望双方能够破除自我的禁锢,重新回归人性。”

    “这样对于太苍来说,也许并不是完全有利。

    但是对于上皇而言……有喜有悲,他会快乐许多吧。”

    ……

    纪夏并没有刻意的偷听玉藻前和纪泽上臣之间的交流。

    他来到览天台上。

    远望着极为遥远的噎鸣秘境虚空。

    “第五座神藏完全开辟出来,不知道需要多么漫长的时间。

    也许在此之前,我应该先升级噎鸣秘境。”

    纪夏在心中思索。

    如果是在数百年前。

    能够容纳六百万生灵,影响十倍流速的噎鸣秘境,其实已经够用。

    但是现在。

    太苍强者数量空前膨胀。

    光就太苍军卒就已经有了数百万之众。

    人数最多的太苍银卫,只能够分为十批,分批进入噎鸣秘境修行。

    除此之外。

    太苍还有数之不尽的强者,还有数之不尽的大臣。

    同时,太苍的人口也在不断增多。

    随着太苍国祚力量越发增强。

    诞生的天才也数不胜数。

    噎鸣秘境容纳仅仅六百万生灵的容量,实在是太少。

    纪夏想到这里。

    心里也已经有了决断。

    “噎鸣秘境再次升级,需要极多的神种。

    虽然镇灭了西玄六座秘境,镇杀了许多强者,但是因为开辟了第五座神藏耗费了许多神种。

    目前来说,想要升级噎鸣秘境,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那么太苍的下一步计划,便是升级噎鸣秘境。”

    “但知道西玄主宰真身的闭关所在,将他弄死,神种大概也就足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