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九百三十二章 发生在太苍的杀戮【大章】
    !

    对于一尊已经窥探到神道的大帝境界强者来说。

    区区居住了上千万人的城池。

    几乎不值一提。

    随着强大的力量蔓延,这座城池已经彻底的化为废墟。

    天空中两轮血月高悬。

    银甲少年此刻眼眸中闪过一道笑意。

    这一道笑意深沉而又令人惊寂。

    震动天地的响声,还在不断的浮现出来。

    这一片片天空,已经完全被灰尘遮掩,被灰尘覆盖。

    霖栀少尊愣愣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哪怕刚才银甲少年已经向她说过,这些不过只是弱小的蝼蚁草芥,与他们并非是同样的生灵。

    可是就算是如此。

    霖栀少尊久居山xgchotel.野。

    虽然不曾和这些弱小生灵接触,却同样不曾如此无端的杀戮。

    而现在。

    眼前的银甲少年杀戮生灵,就好像是割草一般,甚至犹有过之。

    这让霖栀少尊心中泛起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你看,哪怕这座国度已经如此强大,我想磨灭这些生灵的痕迹。

    上千万人族也就如此彻底的销声匿迹了。”

    银甲少年脸上还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他远远望着太苍的中央。

    那里有一座悬浮着的庞然都市,宏伟而又浩瀚。

    “就算我杀戮再多的人族,这一座国度的都城中,仍然没有任何强者从中走出,反抗于我,怒骂于我。

    这就是强大种族所拥有的威慑之力。”

    银甲少年对霖栀少尊说道:“现在你明白为何这些人族,永远无法凌驾于天目之上了吗?

    他们只能够成为一块块精铁,落入天目神朝的气运神炉中,他们的精华将被天目神朝彻底的吞噬,成为天目的养分。

    所以这些人族即便强大起来了,也不算任何威胁。”

    银甲少年娓娓道来。

    霖栀少尊的年轻的面容上,还露出了几分恍惚。

    银甲少年再度看向太都,眼中忽然闪过一抹疯狂之色。

    他向前踏出一步,对着霖栀少尊低声说道:“少尊,你看……哪怕是帝朝级别的国度,在天目神朝的威势之前,都只能够跪伏下来迎接强者的杀戮。”

    银甲少年说到这里,他忽然一道神识涌动。

    窥神境界强者的力量,就如此澎湃而又汹涌的流转到了太都的上空。

    然后在顷刻之间。

    就显化成了一张泛着银色光芒,如同烈日一般巨大,冷漠而又充满威势的脸庞。

    这一张脸庞破云而来。

    注视着下方的太都。

    注视着下方无数的人族生灵,包括无数弱小的凡俗人族子民。

    这一刻……

    天地大变!

    无穷的恐惧从这些人族生灵心中涌动而出。

    他们惊恐的望着天空中的人脸。

    就好像看到了神灵凌驾于世间。

    紧接着。

    天空中的银色人脸眉心,忽然有一道赤红色的裂缝缓缓出现。

    然后化为了一只眼睛!

    第三只眼眸乍然于世间。

    太苍的一切都仿佛已经失去了颜色!

    诸多生灵眼中的恐惧,变成了纯粹的狂热崇拜。

    朝着这一只巨大面孔,缓缓跪伏了下去。

    无垠的天地仿佛在这一瞬间,都被这一张面孔彻底的填满。

    “不仅这些弱小的生灵,要恐惧于神族的血脉,便是这座国度中的鼎盛强者,都要跪服于我!”

    站在霖栀少尊面前的银甲少年,张开双臂。

    脸上的笑容越发疯狂:“因为他们一旦触怒于我,这一座新生的人族帝朝,就要从此灭亡,就要从此化成废墟!”

    随着他对霖栀少尊不断低语。?

    天空中的那巨大银色人脸,忽然张嘴说道:“前来朝见于我!

    我是你们的神灵,我的尊名乃是江鸣煊!”

    下方巨大的城池中。

    数亿人族子民,只能够恭敬的叩首。

    脸上只剩下无尽的狂热。

    随着银甲少年道出自己的名字。

    太都太先上庭中,有一位位人族强者匆匆飞出。

    一身玄衣的纪夏,也正在其中。

    纪夏带着许许多多太苍强者,来到了这巨大人脸之前。

    远处的江鸣煊,脚下已经出现了一道神桥。

    江鸣煊和霖栀少尊,就此踏上神桥。

    短短几个瞬间就已经来到了太都的虚空。

    他们站在太都上空,低头俯视着纪夏以及众多强者。

    江鸣煊的目光落在白起、六祸苍龙、杨任……等诸多强者的身上。

    无尽的威势从他身上迸发出来。

    让这些太苍强者越发的惶恐。

    这一刻,天空中那两颗血色的月亮,显得越发妖异。

    江鸣煊站在高空,注视着纪夏,高高在上的侧头询问:“你就是这座人族国度的主宰?”

    纪夏行礼应答。

    江鸣煊点了点头,然后……

    银色人脸第三只眼睛忽然有一道赤红色的光芒迸发出来。

    就此落入杨任的眉心!

    众多太苍强者就此色变。

    哪怕是纪夏,目光都越发深沉。

    只见被这道赤红色光芒正面打中的杨任,在极为短暂的时间里,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紧接着,他就好像是被风干了一般,浑身的血液完全蒸发。

    躯体变得干枯,仿佛失去了一切的生机。

    短短几息时间之后。

    一道微风吹过,杨任就如此彻底的化为了灰烬,随风而去。

    “某踏入此地,你们不曾前来迎接,这便是你们需要付出的代价。”

    江鸣煊的脸上,依稀可见疯狂的神色。

    在这一刻他就好像是一位顽劣而又“性本恶”的孩童。

    就好像是一位癫狂的疯子。

    眼中不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就好像下一瞬间,他就会对太都数亿子民痛下杀手。

    让他身后隐藏于虚空的那一只凶兽,饱食血食。

    终于……

    那位霖栀少尊,仿佛不习惯这种场面。

    她低声对江鸣煊说道:“少城主,我们此来的目的,不是戏耍这些弱小的人族。”

    江鸣煊转头看向霖栀少尊。

    这一瞬间,他脸上的疯狂已经彻底的收敛而去:“霖栀少尊放心,我只不过是一时兴起。

    即便是以前我的化身降临,也总是要在这一处蛮荒所在,寻一些乐子的。

    既然霖栀少尊开口,那我们就做正事吧。”

    江鸣煊说到这里。

    又转头看向纪夏以及众多太苍强者。

    就这样毫无征兆的。

    天空中的巨大银色人脸第三只眼眸,再度射出一道赤红色的光芒。

    落在一位九弃主身上。

    这位九弃主强者,瞬间化为了灰烬。

    “你们要记住,即便已经建立了帝朝。

    在天生尊贵的神族面前,你们不过只是一群待宰的羔羊,真正的强者兴致所至,便能够一口气吹灭了你们。”

    霖栀少尊微微皱眉。

    jsshcxx.她不解的看着江鸣煊,有一些不明白为何眼前的银甲少年全然不像是一位窥神强者。

    如此暴虐,而又戾气深重。

    忽然她想到了某种传闻,眼中不解的神色缓缓的消失,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江鸣煊少城主在短短的时间里,杀戮了上千万人族生灵,斩灭了两位太苍上穹强者。

    似乎这才得到了满足。

    他缓缓点头,又对纪夏说道:“在我们未曾离去之前,你们就在这里候着吧。”

    说完这一句话,又转头对霖栀少尊做了一个相请的手势。

    霖栀少尊微微点头……

    继续踏着神桥,朝着前方走去。

    如今的苍青山,就在太苍的下方。

    江鸣煊少城主带着霖栀少尊,走下虚空。

    轻车熟路的打开封印门庭,就如此步入其中。

    奉苏还在沉睡。

    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他们两人的到来。

    只是上空两轮血色的月亮,还在不断的绽放着诡异的光芒。

    就这样落在苍青山。

    一阵阵澎湃而又强横无匹的力量,不断显露出来。

    玄妙万分的灵禁,也在这一刻展露出端倪。

    种种神光弥漫,道道光辉和血色的月光相融。

    化作了璀璨的彩霞……

    过了许久。

    江鸣煊少城主才带着霖栀少尊,缓缓走出那一道门庭。

    “哪怕是奉苏,在久远的封印之下,都只能够萎靡沉睡,更不要说这等弱小的人族了。”

    “也许人族生来就是为了为天目神朝,铺就一条通往巅峰的坦途。”

    江鸣煊少城主在心中如此暗想。

    他和霖栀少尊一同走向虚空。

    太都上空,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族强者,躬身等候。

    这一次……

    江鸣煊少城主连看都不看这些人族强者一眼。

    和霖栀少尊谈笑风生,走向远方。

    即将走出太苍边境的时候。

    江鸣煊少城主忽然皱了皱眉头,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那两道巨大的血色月亮。

    心中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

    但是思索了几息时间,却毫无所得。

    于是江鸣煊少城主凶性大发,眼中再度有一道凶戮的光芒爆发出来。

    落入远方另外一座城市.jxpxxs.。

    血气顿时弥漫四野。

    他身后忽然有一道七彩斑斓的巨蟒,显化出踪影。

    然后朝着那已经完全沦为废墟的城池,深深吸了一口。

    许许多多凡俗血肉,就这么落入巨蟒口中。

    巨蟒吞吐着血红的信子显得极为满足。

    再度消失在江鸣煊的身后。

    “这便是少城主所豢养的宠物?”

    在这一刻,霖栀少尊心中对于江鸣煊少城主的疯狂行径,已经多了几分厌恶。

    “这只宠物,未免也太过恶心了一些。”

    她轻轻摇头,就如此走入虚空。

    走出太苍之后,霖栀少尊忽然转头看向太苍。

    没有任何异常。

    霖栀少尊轻轻摇头,低声说道:“师尊似乎极为看好人族,但是今日一见。

    那些人族强者却没有丝毫血性,注视着自己的族民死去,却只能够忍气吞声。

    这样的种族,又如何能够称得上强大?”

    霖栀少尊想到这里,转过身去,再也没有看太苍一眼。

    就这样。

    霖栀少尊和江鸣煊少城主,不断向前。

    他们的速度极快。

    短短三个月时间。

    就已经横穿的界祖山。

    来到了神辰道山所在。

    神辰道山何其辽阔……

    不同于界祖山的陆地。

    神辰道山就像是一到巨大的烟色漩涡。

    烟色的漩涡中,有许许多多条星河,不断的扭转。

    每一条星河中,又有许许多多的国祚建立。

    其中也不乏占据了许多星河的磅礴帝朝。

    这些帝朝的力量,比起界祖山的三大帝朝,也并不显得弱小。

    江鸣煊少城主和霖栀少尊横跨无数星辰。

    一路朝着前方行进。

    这一日。

    他们来到一处荒芜的星辰。

    星辰之上遍地沙土。

    没有任何生命存活的迹象。

    与此同时,从这一颗星辰内部还散发着恶臭。

    不知道是埋葬了怎样一只凶兽的尸体。

    才能够散发出这种程度的臭味。

    江鸣煊少城主注视的下方,忽然说道:“这里倒是一个好地方。

    能够用来埋葬敌人的尸骨。”

    霖栀少尊有些不解。

    不知道江鸣煊少城主为什么要突然谈到这个。

    ?“嗯?少尊你看,这一座星辰上空,那两颗血色的月亮,是不是似曾相识?”

    就在霖栀少尊不解的时候。

    江鸣煊少城主忽然皱了皱眉头,伸出手指指了指天空中的两颗血色的月亮。

    霖栀少尊应声抬头。

    果不其然,悬挂在天空中那两颗血色的月亮,显得那般诡异,也显得那般神秘。

    最重要的确实十分的熟悉。

    “确实,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两颗月亮?”

    霖栀少尊低声说道:“但是……我好像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江鸣煊少城主眉头越发紧皱。

    身为已经窥视神道的强者,在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事情的诡异。

    江鸣煊深吸一口气。

    体内的底蕴以及功法,已经完全绽放出来。

    随着功法的不断运转。

    他的意识逐渐清晰起来。

    强大的力量在他躯体中蔓延,冲刷着他的身躯。

    让他越发的清醒。

    “我想起来了。”

    江鸣煊少城主神色冷漠:“我们曾经在不久之前那座人族国度,看到过这两轮血色的月亮。”

    霖栀少尊一时无语,还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江鸣煊少城主额头的第三只眼眸已经完全洞开。

    种种可怕的血脉气息在这一刻完全绽放出来。

    转瞬之间。

    江鸣煊少城主的躯体,化作了数十万丈高大。

    与此同时,他的天目之中,就如此照耀出一道神光。

    落在远处两颗血色的月亮之上!

    瞬间……

    一道诡异的景象出现在他的眼中。

    只见远方的虚空……

    一只烟白相间,身着烟色的铠甲,巨大而又凶戮巨兽,就这样冷漠的凝视着它!

    这一只奇异凶兽的头顶。

    一位身着玄衣的君王,正静立其上。

    眼中散发着道道的杀机,注视着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