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九百三十六章 原来,你躲在这里【大章】
    !

    随着纪夏头顶那一片漆烟,而又似乎蕴含着浩大战意的天穹显现而来。

    纪夏身旁的白起以及六祸苍龙几乎在同一时间,感觉到某种澎湃而又汹涌万分的力量从中弥漫出来。

    与此同时,仿佛来自于无尽深渊的杀戮气魄,瞬间席卷了整座噎鸣秘境。

    让噎鸣秘境中许许多多的强者几乎在同一时间抬头。

    他们的眼中也同时展露出了惊惧的意味。

    哪怕是杨任,哪怕是玉藻前,亦或者朝龙伯这样的强横神人也都如此!

    “上皇头顶上的这一片天穹中,究竟蕴含着什么东西?

    竟然能够散发出如此可怕而又冷厉的气魄。”

    白起久经大战。

    在无数个战场上,感知到过无穷的杀意以及战意。

    但是漆烟天穹这种程度的杀念,哪怕是数百万乃至上千万大军参战的战场上。

    也几乎难以凝聚出来。

    这让白起若有所思。

    一旁的六祸苍龙则有些惊奇的看着纪夏。

    正在这时。

    纪夏头顶那一片漆烟天穹,忽然绽放出一道并不是如何璀璨的黯淡光芒。

    这一道光芒落在纪夏的身前。

    然后在转瞬之间,构筑出了一个悬浮在虚空中的铭文。

    这一颗铭文不断在虚空中跃动。

    然后随着纪夏张开手掌,铭文就此落入纪夏的手中然后消失不见。

    “沐星大圣女的身体血脉中,已经被种下了某种玄妙的法印。

    只要沐星大圣女一旦面见西玄主宰,这道玄妙法意义就会瞬间被触发。

    我们也能够悄无声息的知晓西玄主宰的确切位置。”

    纪夏平静说道:“大致位置,其实通过天械府戮甲就能够确定。

    但是确切的位置,还需要这一道的铭文才能够确定。”

    白起和六祸苍龙眼神越发凝重。

    白起身为太苍上将军,他恭敬的向纪夏行礼,询问纪夏说道:“是否要让所有的太苍强者,以及诸多太苍大军就此整军?”

    六祸苍龙也点头说道:“上皇能够斩杀窥神巅峰的神朝少城主,埋藏着的底蕴自然非同小可。

    可是西玄主宰却不同。

    他身为一座秘境之主,修行已经横渡数十万年,他的一道化身降临,都要比肩磐焱大尊,由此可见,这位主宰也许已经构筑了命宫,只是在等待天地规则洗礼他的躯体,让他成就神灵。

    就如同之前的七狩大帝一般。”

    白起也认同六祸苍龙的猜测:“而且最重要的是,西玄圣庭存在于无垠蛮荒数十万载岁月。

    如此漫长的岁月中,西玄主宰也许积累了某些神灵级别的底蕴。

    一旦太苍倾巢而出,想要围猎于他……”

    白起话语未完,想了想,又询问纪夏说道:“是否要将太苍雷律天宫诸多强者,从凰梧秘境中召回?”

    白起说话的时候。

    心中还在不断的思索着这次大战的主力。

    六祸苍龙也说道:“太苍雷律天宫诸多强者结成雷霆大阵,又有神霄大尊,赤知大法君,雷面神荼,以及雷龙君等诸多强者存在。

    再加上上皇,大荒落……以及诸多太苍强者。

    如此算起来,太苍也许确实拥有能够斩落西玄主宰的力量。

    只是……”

    六祸苍龙说到这里,话语微微一顿,继续说道:“只是这场大战,也许无法在短时间内落下帷幕。

    到时候西玄圣庭中的溟嗣大尊,以及磐焱大尊一旦带强者来临。

    恐怕太苍众多强者,会死伤惨重。”

    就在白起和六祸苍龙分析着这场大战局势的时候。

    纪夏却忽然缓缓摇了摇头:“这场大战,太苍诸多强者不必出手。

    自然会有强者前去斩杀西玄主宰。”

    纪夏说到这里。

    头顶的九黎天,忽然爆发出一道雷鸣一般的巨响,然后缓缓消失不见。

    白起和六祸苍龙对视一眼,原本凝重的神色这个时候也已经放松了下来。

    在他们的心中。

    既然纪夏如此说了,那么西玄主宰的死期,也就已经到了。

    ……

    元鼎五百九十五年。

    再过五年,就是太苍宴请诸多帝朝大帝,以及圣庭主宰,前来太苍观礼的日子。

    太苍为了这一次宴会。

    在太都一旁,再度建立了一座浮空的都市。

    其中宫殿林立,又有许许多多不凡的景观,各项配置也对齐了太都。

    这座浮空的城池,也是宴会的开办地点。

    用于安置诸多帝朝的大帝,以及圣庭主宰。

    “帝朝级别的势力,彼此相交,礼仪也要相对完备,不能够有所怠慢。”

    纪夏身旁的宰礼长奉,对悬浮在浮空城池上空的纪夏说道:“而且这些大帝前来观礼,必然会带来不菲的礼物。

    为了这场宴会,而建设如此一座城池所花费的糜耗,和他们带来的礼物价值相比,其实不值一提。

    所以也称不上太过铺张浪费。”

    纪夏听到宰礼长奉的话语,微微点了点头。

    对于现在的太苍来说,建设一座城池再平常不过,确实称不上浪费。

    “等到宴会之后,这座浮空都市的诸多殿宇,我打算赏赐给多次为太苍出生入死的上层将领。”

    纪夏心中早已有了谋划:“而且太都也将会进一步扩展,也将与这一片浮空的城池相连。”

    天工府鲁案认真将纪夏的话语记录下来。

    然后也感慨一般说道:“如今天易商会的脚步,已经遍布界祖山三大帝朝。

    三大帝朝里,每一座帝朝的国都都显得宏伟万分,甚至有星辰萦绕。

    唯独我太苍都城,和这些帝朝的国都相比,未免显得寒酸了许多。”

    纪夏倒是显得无所谓:“那三座帝朝经历过许多岁月的发展,他们所谓的都城中,其实不知道生活着多少生灵。

    所以他们需要空前广阔的所在,需要许许多多颗星辰。

    可是如今的太苍不同,太苍总计人口也不过四千亿,并不需要那般广阔的都城。”

    纪泽上臣忽然说道:“如今太苍有九星秘境,有胧月十三秘境,还有崎命天。

    如此广阔的所在,哪怕比不上三大帝朝所掌控的疆域。

    可是却能够容纳许许多多的人族齐聚。

    如今界祖山中,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族流落在他国之中,这些人族相加恐怕也还有数千亿的生命。

    上皇何不将这些人族生灵,尽数迁徙到太苍?”

    纪泽上臣的疑问,纪夏早就考虑过,回答道:“太苍不久之后,将有一场巨大的劫难。

    这一场巨大灾难,将会席卷太苍全境。

    人口太多也许会分散太苍的力量。

    也会让那些whhryl.迁移到太苍的人族生命,无端的死亡。

    等到这场劫难之后,便可以着手将界祖山、通天古河、神辰道山、诸星古路……

    等诸多广阔区域中的人族,尽数迁徙到太苍。”

    纪泽上臣听到纪夏毫不隐瞒的话语,神色微微怔然。

    “惊天的劫难?”

    纪泽上臣陷入思索。

    虽然略有惊异,但是眉宇中却没有任何恐惧的选择。

    毕竟在这五百年里。

    太苍已经经历过太多的劫难了。

    在这些劫难中,太苍每一次都能够在纪夏的带领下,斩开荆棘,轰碎跌落的星辰,破开一条无尽的坦途。

    所以对于这些太苍元老来说。

    现在的太苍几乎是战无不胜的。

    哪怕在惊天的劫难来临,也能够战而破之。

    纪夏巡视了崭新的浮空都城。

    眼中星辰神眸运转,看向虚空。

    直接太苍虚空中,已经有了一座巨大的门庭。

    这一座门庭,正是崎命门庭。

    在牧朝皇朝献上土地,献上他们拥有的两座崎命门庭之后。

    加上太苍之前的两座崎命门庭。

    四座门庭都已经尽数落入了纪夏的手中。

    所以在这数十年里。

    天工府以及几位太苍神人,凭借着炼玄神炉,终于将这次做门庭尽数炼化。

    化作了一道流动的灵金长河。

    进而在天地规则的允许之下。

    将这一条灵金长河,带到了太苍本土。

    又在太苍本土,炼铸出了这一座巨大的崎命门庭!

    这座门庭的效用也非常不凡。

    以往,太苍诸多强者想要进入崎命天,都需要离开太苍,需要赶上许久的路,才能够来到牧朝门庭之前。

    至于其他崎命门庭,比起牧朝门庭还要遥远。

    可是现在不同吗。

    现在崎命天门庭,就在太苍的虚空中。

    无论是太苍本土强者,还是崎命天中的诸多城主,想要进入太苍,都变得极为容易。

    换句话来说,在太苍虚空构筑出崎命门庭的那一刻。

    太苍才算真真正正掌控了崎命的一切。

    “如今,就只有胧月十三秘境,距离太苍有些遥远了。”

    .jxpxxs.

    纪夏轻轻摇头。

    短时间内,胧月十三秘境无法朝着太苍聚拢。

    秘境往往存在着诸多天地规则。

    哪怕是大荒落,也无法扛着陌生的秘境飞行。

    除非是那些有灵的秘境,认某些强者为主。

    否则秘境的沉重,只怕连命宫神灵都没有办法承载。

    “倒也不必着急。”

    纪夏迈步向前,崎命门庭洞开。

    他跨过门庭,来到这一座广阔万分的界外天。

    时隔漫长的岁月。

    如今的崎命天,以及不复之前的空旷。

    在广阔的大地上。

    分散建立了许许多多的城池。

    这些城市中,各项的基础配套设施,都已经建立都差不多了。

    就算比不上太苍九州本土诸多城池那般完备。

    但是对于生活在崎命天的人族生灵来说,已经好到了极点。

    毕竟崎命天中的诸多人族,大部分都是从界祖山许多国度从迁移过来的。

    其中还有从无日以及赤云两座帝朝手里,抢夺过来的。

    这些人族,哪怕在太苍强盛之后,在无垠蛮荒经历过短暂时间的好日子。

    可是和崎命天里的日子比起来,实在是有着太大的差距。

    “这些前来不久的太苍子民,都自发在自己的家中,供奉了太初上皇,以及诸多太苍赫赫有名强xgchotel.者的雕像。”

    纪泽上臣显得越发年轻了,他微笑说道:“毕竟,对于这些人族生灵来说,崎命天中的一切,都宛若在梦中。

    能够生活在梦境一般的所在,足以令这些饱经苦难的同族心中充斥无尽的感激。”

    纪夏听到纪泽上臣的话语,向着下方一座城池望去。

    只见这座城池中,许许多多弱小的人族在辛勤的劳动。

    他们在建立着属于自己的家园。

    建立着属于自己的城池。

    建立着往后赖以活命的所在。

    在许许多多太苍匠师的指挥下,大部分的工程都由太苍灵械,以及强大万分的太苍铸器灵师完成。

    他们修筑一栋建筑,就仅仅需要极其短暂的时间。

    这些弱小的人族生灵,负责的是在划分所得的土地上,建立起属于自己的房屋,建立起属于他们的街道,以及种种建筑。

    “这是上源大神恒远的提议。”

    纪泽上臣说道:“以太苍如今拥有的铸器灵师数量,其实让这些寻常人族动手,相反还会延误工期,而且建造出来的建筑,也毕竟没有那么精致。

    可是倘若让他们袖手旁观,会养成他们不劳而获的心态,也会让他们缺少归属感。

    所以哪怕会耗费更多的时间,耗费更多的精力。

    崎命天城池中的许多建筑,也会让这些寻常的人族生灵建造。”

    纪泽上臣道明原因。

    纪夏认同的点了点头。

    他仍然注视着下方的城池。

    无论男女老少,都在辛勤的劳作。

    正值壮年的人族劳动力,正在背负着巨大的石块,艰难地向前。

    老人和妇女烹制美食佳肴,等待着中午开饭。

    垂髫孩童则在临时搭建起来的学府中,游走、嬉戏、学习……

    看起来他们似乎并不悠闲。

    可是纪夏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些新来的人族子民眼里,都绽放着某种光芒。

    这种光芒也许是感激,也许是希望……

    纪夏也在这一瞬间。

    越发平静的心绪中,忽然多了几分成就感。

    光就这一座界外天中,就居住着上千亿人族子民。

    他们安居乐业,他们勤奋向前。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纪夏以及众多太苍强者,屡屡拼死之后换来的。

    这足以让纪夏骄傲。

    正在纪夏感叹的时候,他的手掌上忽然亮起了一道光芒。

    这道光芒不断跃动之后构筑成了一道铭文。

    铭文消散。

    纪夏仍然十分平静:“原来,你躲在这里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