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九百三十九章 刑天杀西玄!【大章】
    !

    这一尊无头的巨人,威势实在是太过庞然恐怖。

    当他出现在这方空间。

    大风开始呼啸,引起了虚空共鸣,而后整片天地开始大崩裂!

    烟雾海中,无数狰狞的凶兽在抬头仰望着这一尊巨人。

    他们的心绪在颤抖。

    他们的恐惧气息,弥漫在天地。

    这一尊巨人十分恐怖,他光是站在那里,就好似能够崩断星河,能够斩灭寰宇。

    而他身旁左右,各自悬浮着一柄漆烟色的大斧,以及一面同样漆烟的盾牌。

    大斧斧柄有一只奇异的巨兽雕像盘结,投入延展到斧柄末端,獠牙森寒似乎能够吞噬天地。

    而漆烟的盾牌上,则是一个青面獠牙的鬼头图腾,他的眼睛散发着悠悠的光芒,就好像是要吞噬一切!

    此刻。

    无论是溟嗣、磐焱两位西玄强者的化身。

    亦或者一直以来高高在上,不知迎接多少强者朝拜的西玄主宰。

    都只能够高高扬起头颅,仰望着这一尊可怕到极点的巨人!

    而纪夏此刻还在漆烟天穹上。

    他端坐在天穹云雾凝聚出来的宝座上。

    眼神清冷,同样低头注视着西玄主宰的化身。

    “能够复仇,自然不会无能的愤怒……”

    西玄主宰化身嘴中重复着纪夏的话语。

    然后目光一凛!

    紧接着,他赫然抬头死死盯视纪夏:“关于沐星的布局,你不仅仅只是为了折辱西玄圣庭。

    而是为了探知我闭关的踪迹。

    想要借这位强者的手,碎灭我的神道…”

    西玄主宰还没有说完。

    纪夏这一次已经没有任何心绪和他废话。

    他眼神中闪烁着道道杀机。

    凌厉的寒光落在西玄主宰身上。

    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指向西玄主宰巨大的雕像真身,轻声说道:“杀。”

    这短短一个字。

    似乎充斥着某种规则一般的力量。

    整座已经分裂的天空开始不断波动。

    那一尊无头的巨人身上,发出一声惊天的响声!

    那不是巨人在咆哮,也不是他在嘶吼。

    而是他的骨骼在高鸣。

    是他的血肉在发声。

    是他的躯体、他的毛发、他的筋膜,以及他浑身上下无穷无尽的力量,在轰鸣作响!

    “刑天!”

    难以形容的澎湃战意,似乎要直冲寰宇。

    天穹都为之震颤,整座大地都传来金戈交击的刺耳声音。

    天地开始四裂。

    在这肆虐的天地中。

    无头巨人,伸出左手握住盾牌,继而伸出右手,握住那一柄刑天巨斧。

    强大至极的力量让他通体发光,整座躯体就好像是一尊能够焚烧万物的神炉!

    而这神炉中不断燃烧着的,不是火焰。

    而是澎湃无尽的怒意,以及汹涌浩瀚的战意。

    “这是什么种族的强者?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溟嗣和磐焱神色极其凝重。

    甚至眉宇中还多了几分恐惧!

    哪怕他们是久居高位的上位者。

    哪怕他们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

    可是当他们看到一位旷古的神明降世的时候,心中仍然产生了恐惧,仍然产生了惶恐。

    而西玄主宰的化身,冷眼注视着一手持斧一手持盾的刑天。

    “想要阻断我的神道?

    这还不够!”

    西玄主宰化身消散。

    然后在顷刻间。

    那一座不知何其高大的巨大雕像,在猛然间震动。

    无数的金色闪电,无数的璀璨光芒带动起了滔天的火光。

    紧接着。

    庞然巨大的雕像似乎活了过来。

    他浑身上下金色光芒,开始不断消退。

    继而化作了生灵的模样。

    开始有血肉,开始有骨骼显现出来!

    这一切。

    仅仅发生在万分之一瞬息之中。

    而天空中。

    那一尊无上的巨人,仍然手持斧盾,没有任何反应。

    只是注视着西玄主宰。

    “在漫长的岁月中,我曾经湮灭无数来敌,铸就了西玄圣庭的无穷伟业!”

    西玄主宰的声音还在轰鸣。

    他身后忽然有一座包含天地的宫阙,横立而来,镇压世间!

    烟雾海也开始不断的沸腾。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我曾经消解了无数劫难,从而获得了踏上神道的资格!”

    逐渐稀薄的烟雾中!

    千般的神通,万般神法玄术在这一刻迸发开来。

    他一头烟色的长发在随风舞动。

    身上的华贵衣袍遮天蔽日……

    这便是一位古老存在真身拥有的真正力量。

    在某种意义上。

    他已经成就了神灵。

    只需要闭关迎接天地规则的洗礼,从中感悟一切。

    便能够彻底的蜕变成为神灵躯体!

    “我曾经灭亡无数人族隐秘之地,甚至灭亡了一座冉冉升起的人族帝朝!

    秦河大帝何等的伟岸,可是却也被我斩去头颅。”

    西玄主宰在这一刻,似乎在高声诵读自己不世的霸业,在悼念自己这漫长的岁月以来的丰功伟绩。

    “主宰!”

    溟嗣以及磐焱两位强者的化身,看到天地之间发生如此可怕的变化。

    他们眼中的恐惧开始消解。

    只是远远注视着西玄主宰,眼中满是狂热!

    他们也是出色的天骄。

    &.zyxta.nbsp;   可是他们仍然臣服在西玄主宰的膝下。

    原因便是西玄主宰拥有的力量,足以令他们折服,足以令他们狂热。

    在这一刻。

    西玄主宰的真身还在不断的拔高。

    高大几乎无法衡量。

    甚至高过了漆烟天穹。

    高过了刑天!

    也高过了坐在宝座上的纪夏。

    他低头注视着这一切的一切。

    身后的命宫宫阙中,还在不间断的弥漫出强大的伟力。

    这些力量已经不全是灵元。

    其中甚至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神元。

    威能强大之极。

    “无尽岁月中,我能够破除无穷劫难,从而站在某一个阶段的巅峰。

    而现在……

    你们想要阻拦我成就神灵,你们想要斩断我的神道。

    凭什么?”

    西玄主宰哈哈大笑。

    身上的灵元和烟雾一起弥漫,一起汹涌而来。

    化成了无尽的灵元大军。

    他们手持长枪,朝着远处刑天以及纪夏冲杀而去!

    绝伦的霸气从西玄主宰身上散发出来。

    盖压天地中的一切。

    在这一瞬间。

    溟嗣,磐焱似乎看到了这一片天地的灭亡。

    天裂地陷、世界崩塌、天地消亡!

    “这便是神灵拥有的力量!”

    两位西玄强者激动万分。

    他们彼此对视,都能够看到彼此对于神灵境界的向往!

    “天地即西玄!”

    数之不尽的神法玄术涌动过来。

    其中包含着天地规则,其中包含着种种神灵大道所拥有的道则力量。

    其中甚至还包含着西玄主宰无穷无尽的自信。

    以及漫长岁月以来不断凝聚出的战意。

    他就好像是一尊战无不胜的战神。

    居高临下的注视着一切。

    进而要打碎一切。

    看似经过了许久。

    但是无论是西玄主宰,带着绝伦霸气的质问,以及陈述自己战绩的话语。

    还是汹涌而来的神法玄术。

    都仅仅只度过了极为短暂的瞬间。

    “这个无头的巨人,大概是太苍最为主要的依仗。

    既然如此,我今日就在你的面前,镇杀巨人。

    让你的道心失守,让你彻底绝望。”

    西玄主宰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

    成片的璀璨光华洒落。

    数不尽的神法玄术弥漫出来,而后又爆发开来。

    即将落在漆烟天穹上,落在那手持斧、盾的刑天身上。

    可是纪夏却巍然不动。

    眼中也波澜不惊。

    他看向如此自信,如此狂妄的西玄主宰的眼神,便如同在看一个死物。

    也是在这个时候。

    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

    低沉而又带着无穷的威势。

    “聒噪。”

    短短两个字,却掀起了浩瀚的波动。

    其中似乎蕴含着难以形容的无尽威严。

    短短一瞬间。

    这两个字的威严,就好像是天塌地陷一般。

    瞬间冲垮了西玄主宰苦苦累积起来的澎湃战意!

    “轰!”

    下一刻。

    自始至终不曾有任何动作的。

    浑身上下神秘的符文,开始在瞬间闪烁起来。

    须臾之间!

    天风呼啸,肆虐天地。

    然后。

    只见浑身上下诸多符文闪烁,显得无比古老,显得无比神秘的刑天大神。

    在这一刻朝着远处西玄主宰的真身,劈出一斧。

    这一斧极为平常。

    就好像是随意砍柴一般。

    刑天身上甚至未曾涌动出太过浩瀚汹涌的强横力量。

    但是。

    当这一斧如此劈出。

    天地间的一切,俱都发生了可怕的变化!

    这一斧,似乎带着一种无可比拟的威势。

    带来了天地色变,让鬼神俱惊。

    狂风暴雨袭来,雷霆、神火、大水相继涌动。

    下方的烟雾海在瞬息之间变得干涸。

    海底深处的大地沉陷,烟尘滔天,景象恐怖到了极点。

    而这并不是全部。

    天地完全崩塌。

    随着这一斧头劈出,天地之间开始有数之不尽的异象纷纷出现!

    一道异象之中,一位部族首领带着成百万、上千万不朽部落强者,征战天地,冲杀万族。

    万界皆俯首。

    天地俱色变。

    又有一道异象中。

    一位壮硕而又伟岸的不朽巨人,手持长斧巨盾,和另外一.jsshcxx.位浑身金光展露,挥手间变成湮灭世界的帝王大战。

    异象中,天地都已经破碎了,万物也不存!

    ……

    种种异象相继袭来。

    令方才还带着狂热情绪的溟嗣以及磐焱,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而西玄主宰真身。

    脸上的狂傲以及自信,都在这一刻僵硬在了脸上。

    那一斧。

    带来的强横力量以及无双的杀意,已经席卷而来!

    “轰!”

    这一击,无比的强大。

    带起了无穷的光芒,无尽的气浪!

    这些光芒以及气浪,在顷刻之间就吞噬了西玄主宰数之不尽的神法玄术。

    玄妙的道则被镇压。

    强大的天地规则也被这一斧磨灭。

    天地都因这一斧头而悸动。

    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在瞬间磨灭了无数攻伐大术之后。

    刑天这一击的力量,也在顷刻间笼罩了西玄主宰的真身。

    血雨飘落。

    他的骨骼也在此刻化作粉碎。

    西玄主宰身后那一片广阔的命宫。

    也在他难以置信的眼神,以及带着深深恐惧的面色之中。

    瞬间被斩落。

    整片天地都变成了赤红色。

    西玄主宰伟岸万分的真身上,不断有鲜血洒落。

    这些鲜血,落在塌陷的大地上,变成了一片血河。

    血河之中,血浪滔滔,冲刷着天地。

    站在漆烟天穹中的刑天。

    劈出一斧,身上那些符文便再度归于了沉寂。

    变得烟暗无边。

    就仿佛宇宙中最为烟暗的深渊。

    他注视着西玄主宰真身,然后朝着西玄主宰轻轻吹出一口气!

    西玄主宰瞳孔一缩,无尽的恐惧席卷了他,让他不断的颤动。

    此刻的西玄主宰终于明白。

    太苍大帝纪夏,为何直言他能够复仇。

    “因为他知道,今日我将陨落……”

    西玄主宰脑海中迸发出如此念头,很想要继续凝聚力量,继续反抗。

    可是这已经无济于事。

    此刻。

    不知名的神秘气浪在汹涌。

    这一片虚空早已被光芒淹没。

    在无声无息之间,西玄主宰的躯体,就这样化作了粉碎。

    其中的一切血肉,一切灵元,一切秘藏,彻底的归于虚无。

    甚至从他身上迸发出来的神光,都已经彻底暗淡了。

    在他身死之地。

    仅仅飞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以及方才那一道凝聚了无数人族血脉力量的烟色血液,落入纪夏的手中消失不见!

    纪夏眼神微动,看着西玄主宰彻底消散。

    整座广阔的烟雾海,因为这一场大战而彻底的蒸发,而彻彻底底的消亡。

    远处早已不见溟嗣以及磐焱的化身身影。

    但是他们残留的恐惧以及绝望气息,却仍然弥漫在天地中。

    他们又如何能够不恐惧?

    这一场大战看似漫长。

    但是他们却也知道,所谓大战仅仅不过持续了瞬间。

    西玄主宰诉说自己的战绩,孕育自己的战意……

    然后那一位无头神人也仅仅不过一斧劈出……

    这场大战就此结束。

    那位纵横界祖山漫长岁月,造就了无数人族死亡,造就了无数人族强者殒灭,造就了人族文明消亡的西玄圣庭无jxpxxs.上主宰,就如此陨落!

    甚至连丝毫真灵,都未曾残留。

    这……

    如何不令他们绝望。

    如何不令他们恐惧!

    此刻的他们已经意识到。

    在这悠长的岁月里……西玄自始至终都是捕猎者,自始至终都是残忍的杀戮者。

    而现在,角色已经彻底的转变。

    西玄,已经变成了无法逃脱的猎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