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王妃,王爷又来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性为王〕〔荣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九百四十八章 凡俗斩帝主、不朽图录【大章】
    !

    太苍大宴仍然在继续。

    但是这一场宴会,和传统意义上的宴会截然不同。

    纪夏作为东道主。

    高坐在宝座上。

    他和众多大帝及主宰的眼神,都落在高台上。

    在两大帝朝以及大封圣庭至高主宰的化身。

    相继消散之后……

    纪夏便成为了此间最强者。

    原因在于,纪夏身后那四位太岁神明的威严,实在是太过于澎湃。

    让在场的诸多大帝以及主宰无不忌惮万分。

    但是这些大帝和主宰的脸上。

    也并没有过多的拘谨,以及恐惧。

    因为就算太苍这四位上层强者拥有的力量,比在场任何一座jxpxxs.帝朝亦或者圣庭拥有的力量更加强大。

    但是……

    无论如何,太苍都是人族国度。

    在无垠蛮荒天然处于劣势,几乎没有盟友。

    在场四十多座帝朝中,大帝存在并不在少数。

    所以在这些大帝以及主宰的眼里。

    太苍虽然强大,但是在这场宴会中却也不必过多的拘束。

    纪夏的眼神,也已经从在场强者的身上,转移到了跪伏在高台上的帝族强者身上。

    他这一次并没有多言。

    不过一道神识闪烁。

    天空中忽然有玄妙的雷霆乍响。

    太苍雷律天宫缓缓浮现在如今的天穹上方。

    天宫门庭洞开。

    脸上没有五官,只有一道道雷霆在不断涌动的雷面神荼,从门庭中走出。

    他恭敬地朝着纪夏行礼。

    然后手中一道雷光玉简,缓缓被打开。

    雷面神荼的声音,响彻的太苍九州大地。

    甚至在国祚规则力量下。

    穿越了空间,传入了九星秘境、胧月十三秘境以及崎命天。

    这广大太苍九州大地、界外天、诸多秘境上空。

    突然展露出无数的光幕。

    光幕上,正是这一场高台宴会的景象。

    雷面神荼就好像是天生的审判者。

    他的声音传播于虚空。

    就有雷霆大道一阵一阵鸣响,让这一场观礼,显得无比庄严。

    雷面神荼在诵念无日以及赤云两大帝朝早已定下的罪状。

    无日、赤云两位帝主。

    眼中对于纪夏以及太苍的刻骨仇恨,也在这个时候消沉下来。

    他们知道自己已经必死无疑。

    当这些高高在上,掌控无数生灵,得享无尽权柄的帝朝主宰,真正感受到死亡威胁的时候。

    他们的道心开始崩碎。

    看向纪夏的眼神,已经变成了无尽的恐惧。

    纪夏面不改色。

    仔细倾听着雷面神荼的宣判。

    宣判之后。

    在无数太苍生灵抬头仰望天空光幕中景象的时候。

    纪夏甚至不曾站起身来。

    他转头看向上尹陆瑜。

    上尹陆瑜恭敬向纪夏行礼,然后轻轻挥手。

    远处,有两位身着金甲的将军,带着许多年轻的太苍人族,踏空走来。

    这些太苍人族子民,缓缓走来。

    身上还笼罩着一层符文。

    正是这些符文,让这些凡俗的人族子民,能够在如此强横的大帝威压之下。

    行走如常。

    他们脸上的神色有些拘束。

    眼神里甚至还有几分慌张。

    大概是从未得见这种大场面。

    “行刑者,已经带到。”

    两位金甲将军恭敬地向纪夏行礼。

    然后走下天穹。

    高台上,就只剩下那些面如死灰的无日、赤云强者、重臣。

    纪夏远远注视着这些凡俗子民。

    这些太苍子民看到纪夏的身影。

    他们的眼神立刻有所变化……

    变得狂热,崇敬,感激!

    “这些太苍子民,都是被无日、赤云两座国度所杀戮人族子民的后辈。”

    纪夏未曾多言,白起上前一步,对诸多大帝以及主宰轻声说道:“他们在无日以及赤云的屠刀之下,侥幸存活。

    之前这些太苍子民,哪怕终日苦楚,却也有族人相伴。

    但是现在,他们的父辈已经死亡。

    他们的母亲也在绝望中化为枯骨。

    他们原本建立起来的居所,成为了灰烬。

    他们身上都肩负着仇恨。

    所以由他们行刑,最为合适。”

    白起娓娓道来。

    诸多大帝以及主宰,互相对视。

    眼神中俱都若有所思。

    也有几分不忍。

    他们当然不是因为人族遭受的苦难而不忍。

    “这些太苍人族行刑者,最强的不过是神通境界。

    是彻彻底底的凡俗生灵。

    可怜无日以及赤云两座帝朝主宰,竟然要死在这等弱小的生灵手里。”

    有些大帝以及主宰,在心中暗想。

    无日、赤云两位帝朝帝主,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们愕然抬头。

    远远注视着这些弱小的太苍生灵。

    然后面容不由自主的开始变得更加真灵,变得更加扭曲!

    “纪夏!

    我们即便敌对,可是我等乃是大帝之尊。

    曾经掌缘生灭,执掌着无尽的权柄。

    也曾经镇压灭亡过无数强敌。”

    无日帝主身躯被强大力量镇压,无法动弹。

    只能够歇斯底里大喝说道:“我们败于太苍手中,是我们国力不济。

    可是纪夏,同为国度主宰,你安敢如此折辱我们?”

    赤云主宰也怒声说道:“我赤云血脉,乃是从天地缝隙之间,一缕赤色云雾中演化而来。

    那一缕赤色云雾,充斥着天地规则。

    我们的血脉由此尊贵无双。

    纪夏,这些凡俗人族最强者,和一介蝼蚁无异。

    尊贵血脉岂能被卑贱而又弱小的生灵折辱、践踏?”

    这两位帝朝主宰在这一刻。

    脸上都流露出了悲愤的神色。

    在场的许多大帝以及主宰沉默几息时间之后。

    有强者也开口说道:“太初大帝,他们毕竟是帝主之尊,让这些凡俗生灵斩他们,是否太过……”

    这位强者还未说完。

    纪夏却缓缓摇头。

    “无日以及赤云,曾经不顾太苍正告,肆意杀戮人族子民。

    难以计数的人族子民死在这两座国度强者手下。

    不知有多少人族家庭家破人亡。

    不知有多少人族血脉,就此彻彻底底的灭亡。

    那些曾经因为太苍而得见一丝曙光的人族,最终却在绝望中死去。”

    纪夏说到这里,话语微微一顿,继续说道:“在我眼中,这些平白死去的人族,要远比这两位大帝,以及这些帝族血脉,更加的高贵!”

    纪夏的语气波澜不惊。

    就好像他不是在宣判两位大帝级别存在。

    而是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准备。”

    白起听到纪夏的话语,并不理会其他大帝以及主宰难看的神色,轻声下令。

    而那些凡俗人族行刑者,听到纪夏的话语,早已经热泪盈眶。

    他们沉默之间。

    走到这高台上无数帝族强者身后。

    高台下方,一道道灵光闪烁。

    忽然有一把把特制而成的灵气行刑斧,悬浮了上来。

    落入了这些少年的手里。

    这些少年握住斧柄,眼神灼灼的注视着如今跪伏在他们身前,只能够不断颤抖,只能够不断哀嚎的强者们。

    “曾经……这些异族的杀戮者们,在我们全族的眼里,就像是掌控天地的神灵。

    强大、威严无双、坚不可摧。

    但是现在,在太初大帝以及太苍的威势下面,他们却只能够瑟瑟发抖,只能够深陷绝望。”

    有些少年深吸一口气。

    眼中多了几分快意!

    “纪夏!你休想用这些凡俗生灵斩我。”

    无日帝主再度大喝,他按捺下自己的恐惧,冷笑说道:“我们乃是大帝级别的强者,即便我们的秘藏被镇压,但我们的躯体依旧强横。

    哪怕是如狱雷霆,也无法斩落我们的躯体。”

    赤云主宰也说道:“这些凡俗生灵,弱小到不配称之为蝼蚁,不配称之为草介,凭他们也想斩我?真是可笑!”

    他们的声音轰鸣。

    整座太苍数千亿子民,也俱都听到了他们张狂的话语。

    但是他们眼中的狂热却丝毫不减。

    也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担忧。

    因为光幕上面,还有太初上皇纪夏坐镇。

    果然……

    下一瞬间。

    纪夏平静下令说道:“行刑。”

    &nbs.zyxta.p; 诸多少年神色变得肃穆无比,一瞬间挥动手中的长斧,朝着这些帝族生灵,挥斩而下!

    跪伏在高台上的许多帝族,以及两位大帝。

    哪怕恐惧到了极点。

    可是他们却也仍旧不相信,这些凡俗生灵能够斩去他们的头颅。

    所以他们的头颅高高抬起。

    眼神如同利刃,死死注视着纪夏。

    就在无数大帝以及主宰沉默,也不相信区区凡俗生灵,能够斩杀这诸多强者的时候。

    就在无数长斧,即将落下的时候。

    纪夏的身后,忽然有二十四重天穹绽放。

    天穹中有光芒飞出,落入这无数的行刑斧,以及诸多凡俗少年行刑者身体!

    “轰隆!”

    一阵阵剧烈的轰鸣就此传来。

    强大的力量,从这些行刑者手中的斧头上迸发出来。

    将两位面容狰狞的大帝,残存的希望彻底绞碎。

    让无数帝族强者,陷入死亡的劫难里面。

    一颗颗头颅就此横飞。

    属于帝族的各色血液,飞溅而出,洒落大地。

    高台上。

    已经变成了一片血海汪洋!

    这些被定罪的帝族、两位大帝,就这样彻彻底底的身死!

    甚至他们的真灵,都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被绞杀在了这些行刑斧之下!

    诸多大帝以及主宰,漠然的神色下面,死死掩盖着一些其他的情绪。

    比如忌惮,比如惊惧,比如震怒!

    纪夏也在此刻站起身来。

    他背负双手,远远望着正中的高台,连同那些强者的尸体,以及血液消失不见。

    然后嘴角露出一种笑容:“开宴!”

    随着纪夏下令。

    立刻有许许多多的宫侍,手上捧着极其珍贵的食材烹制出来的美味佳肴,踏空而来。

    又有太苍专门为这一场大宴拍摄出来的镜影,在天空中播放。

    “诸位贵客前来参加太苍大宴,乃是太苍的荣幸。”

    纪夏脸上展露出笑容:“还请诸位饮宴,也请诸位归返之后,为国境之内的诸多人族带去太苍的消息!”

    纪夏话中有话。

    许多至强者们纷纷皱眉,但却并没有多语。

    旋即纪夏的声音忽然变得冷漠:“也请诸位照拂我人族生灵一二。

    倘若有不开眼的国度,胆敢欺辱我人族凡俗子民。

    也希望诸位,能够传讯太苍……”

    纪夏话语落下,他回归宝座。

    在场的诸多大帝以及主宰,各有心思。

    他们知道纪夏这番话,究竟隐含着什么样的意思。

    可是他们也拿不准其他大帝以及主宰的想法。

    所以便也就只能够沉默。

    正在这时。

    远处的雷面神荼,忽然走下云端。

    对纪夏恭敬行礼之后,又有神识流转了过来。

    嗯?西玄圣庭三位神桥大将,带着许多西玄精锐,攻入了凰梧秘境?”

    纪夏听到雷面神荼传递过来的信息。

    脸上露出一道清晰可见的笑容。

    雷面神荼回答说道:“西玄圣庭的最终目标,并不是凰梧秘境。

    甚至不是七脉祖地。

    而是七脉祖地中埋葬着的那一桩隐秘。”

    纪夏早就听闻雷神霄,说过七脉祖地里面,有一桩极为令人惊奇的秘密。

    他思索一番说道:“西玄圣庭,趁着太苍宴请诸多帝朝,攻入凰梧秘境,想要以凰梧秘境、七脉祖地作为跳板,获得那一桩隐秘的支配权。

    想来也是煞费苦心了。

    但是他们却从来不曾想到,太苍早已经在凰梧秘境中,等待了他们许多年时间。”

    雷面神荼沉默不语。

    他.xgchotel.身上的雷霆还在不断的闪动。

    纪夏下令:“既然如此,那就让雷部放手镇压西玄圣庭诸多来袭强者。

    之后再从七脉祖地中,剥离那一桩人族隐秘。

    将其带到太苍。

    我要看一看,从大息神朝时代流传至今的不朽图录,究竟记载着一些什么。”

    雷面神荼恭敬行礼,然后化作一道雷霆,消失不见。

    纪夏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他注视着这些大帝以及主宰级别的强者,心中终于显得略微宽松了许多。

    “等到这场宴会之后,太苍必然能够获得极为漫长的喘息时间。

    趁着这些时间,太苍必将能够得到长足的发展。”

    “也可以趁着这些时日,着力探究古老的人族隐秘。”

    纪夏脑海中如此打算。

    “更重要的是,起码要让界祖山中的诸多人族生灵,从此归于太苍。

    让这广阔土地上的人族,凝聚成为一个整体……”

    “等到太苍人口,如同那些老牌帝朝一般,达到数百万亿,乃至上千万亿人口。

    太苍也许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成就帝朝的底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