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九百六十章 那就不要让大黑山有脱困的机会【大章】
    !

    随着两座神朝巅峰级别的两位天骄消失在虚空中。

    那一尊以星辰为眼瞳的无双星辰巨人。

    在纪夏等人的注视之下,摊开蕴含着玄妙力量的手掌。

    朝着那一座广阔无垠的残月大世界探手而去。

    不过仅仅只是瞬息。

    那已经残破不堪的残月大世界,仿佛被某种非常玄妙的空间力量笼罩。

    进而不断缩小。

    落入了伟岸的星辰巨人手掌里面。

    威严万分的星辰巨人,将手掌移动到自己的眼前。

    仔细的看了残月大世界一眼,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005698.  又是瞬间之后。

    已经变成粉末的虚空,开始不断复原。

    而那一位星辰巨人,就这样缓缓消散在天空中。

    只留下两颗庞然如同烈日的星辰,在不断的旋转。

    星辰也逐渐隐没。

    方才发生大战的战场上,一片不知有多少星辰的星河已经完全变成了星河废墟。

    包括天策神将叶羡在内的两位神朝不世强者。

    以及那一位复苏的古老神灵,绽放出来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强大。

    哪怕是地崆星拥有的奇妙规则,都无法完整的探查大战的种种细节。

    身在太和殿中的众多太苍强者,沉默了很长时间。

    白起神色逐渐变得凝重:“神朝拥有的力量,比起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玉藻前却摇了摇头:“旷古无垠的无垠蛮荒,就仅仅只有三座神朝。

    而帝朝和神朝之间的差距,就如同萤火比拟烈日,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

    所以神朝拥有这样的力量,其实也并不奇怪。”

    “总体来说,目睹这场大战,对于太苍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张角也开口说道:“天策神将叶羡的威名响彻无垠蛮荒。

    但是我们却从来不知道他究竟有多么强大。

    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他拥有的力量竟然能够和复苏的古神媲美,让我们不至于低估神朝。”

    众人纷纷点头。

    纪夏沉思良久,这才起身说道:“这一场大战,不仅让太苍知晓了神朝神将,究竟拥有何等的伟岸力量。

    与此同时,也让我们知道大约一千年前那一场神道洞开,究竟给无垠蛮荒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沉睡的古老神灵将会不断的复苏。

    这对于处于统治地位的三大神朝,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对于太苍而言,利大于弊。”

    众多太苍强者纷纷应是。

    只有白起,注视着眼神平静的纪夏,敏锐的察觉纪夏似乎有些忧心忡忡。

    纪夏担忧自然是有原因的。

    这些古老的神灵复苏,也许会给无垠蛮荒带来混乱,让三大神朝的统治地位受到威胁。

    但相对的。

    mianfeimoban.   这些即将复苏的古老神灵里面,不知道是否有对于人族抱有敌意的强大存在。

    如果这样的存在复苏。

    对于太苍这座无垠蛮荒最强的人族国度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如此之多的古老神灵复苏,被关押在幽魂禁域里面的那一座大烟山,不知道是否会趁乱逃脱。”

    “大烟山曾经刺杀大息神朝后郜神皇,让曾经如日中天的大息神朝最终崩灭。

    他对于人族的敌意,根本就毋庸置疑。”

    而且大烟山拥有的力量,恐怖到了绝巅。

    甚至无头神人雎哀神将,面对跨界而来的大烟山,都只能够四下逃窜。

    雎哀神将本身就已经极为强大了。

    现在纪夏身体里面的力量,其实已经接近神灵级别。

    随着纪夏实力提升。

    他再次回忆在上虞天里面,见证的那一场上虞天历史。

    他对于上虞王珑岸以及雎哀神将连带大息神朝大军所拥有的力量,就越发感到敬畏。

    无论是雎哀神将,还是上虞王珑岸,真正拥有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揣测。

    在这样的情况下。

    雎哀神将面对大烟山破界而来的虚影,都要四下逃窜,狼狈不堪。

    乃至神皇级别的大息神朝后郜神皇。

    都要因为大烟山的刺杀而受重伤,而陨落。

    如果拥有这种恐怖力量的大烟山一旦脱困。

    对于太苍来说、对于身为人族的纪夏来说,绝对算不上一件好事。

    “不过仔细想起来……这几百年岁月以来,雎哀神将销声匿迹,不知道去了哪里。

    如果能和他沟通一番,太苍对于大烟山这样的存在,也就有了更多的了解。

    知己知彼,才不至于被神皇级别的无上存在一指头按死。”

    纪夏在心中暗想。

    白起作为最先降临的是神人。

    对于纪夏的了解最为深厚。

    随着众多太苍强者相继离开,最终太和殿里面,就只留下了纪夏和白起两个人。

    白起眼神闪烁,与纪夏一同饮酒。

    纪夏一眼就看穿了白起留下的原因。

    他也并没有向白起隐瞒,而是将自己的疑虑告知了白起。

    白起沉吟了良久,这才说道:“太苍发展至今,不知道经历了何等的劫难,上皇总能够未雨绸缪,继而化险为夷,船到桥头自然直,也许真的有那样的劫难到来,上皇也会有其它磨灭大劫的底蕴。

    更何况大烟山这样的强者,倘若真就降临了。

    也许还会有更加强悍的存在降临,抗衡于他。

    太苍现在虽然强大,但是在这些恐怖强者的眼中,尚且还太过弱小,不足以构成威胁。

    所以哪怕大烟山破禁而出,太苍也不一定真的会有死劫降临。”

    纪夏仔细思索,这才认同的点了点头。

    不过他眼中的担忧,却不曾减少。

    “总不能将太苍接近两万亿人族子民的性命,寄托在猜测上,寄托在大烟山自身对于太苍的观感上。

    既然大烟山有可能破除幽魂禁域,降临无垠蛮荒。

    那么……我们便想办法,让大烟山无法轻易脱困,只有如此,太苍才能够获得足够漫长的发展时间。”

    白起若有所思。

    但是眼神中却有几分迟疑。

    幽魂禁域对于他们来说,还显得太过于陌生。

    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形式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又如何才能够防止大烟山破除幽魂禁域?

    纪夏也闭口不言。

    两人饮酒之后,白起继续回去修炼。

    纪夏则背负双手,脚下有一道神桥铺展开来。

    他先是朝着苍青山而去,和奉苏神兽聊了许久,询问关于幽魂禁域的隐秘。

    许久之后,他走出苍青山,又朝着云渊泽走去。

    当纪夏进入云渊泽,这一片大泽中,有一道道雷霆光芒闪耀。

    一位通体雷光的圣庭主宰,迎接纪夏。

    正是雷庭主宰。

    纪夏再一次看到雷庭圣主。

    越发的感叹雷庭圣主体内蕴含的可怕力量。

    不过仔细想起来。

    早在纪夏第一次和雷庭圣主交谈的时候,雷庭圣主就曾经说过,自己已经存活了数百万年岁月。

    而且言语之间,还提到了“得道”两个字。

    从这两个字不能猜出。

    也许雷庭圣主,在久远的岁月之前,就已经构筑命宫神藏,修成了神灵境界。

    至于现在的雷庭圣主,力量究竟何等澎湃,境界究竟何等高远。

    纪夏并不清楚。

    一人一神坐在云端,两个人彼此交谈了许久。

    纪夏平静的神色,也浮现了几分笑容。

    最终。

    纪夏和雷庭圣主告别,转身离去之际,他似乎了想到了一些其他事情,又转头询问雷庭圣主。

    “我能够感知到雷世元君体内的数道玄妙雷霆,在不断的壮大。

    如同天穹一般厚重的力量,也从这一座岛屿里面,不断的迸发出来。

    如此揣测……距离雷世元君出世的日子,大概已经不远了吧?”

    雷庭圣主雷光流动的面容上,也有欣喜之色。

    “就如同太初上皇所言,距离雷世元君出世,已经并不久远。

    雷世元君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的复原,还要多些太初上皇,以及太初上皇麾下那几位掌控无上雷霆大道的存在。”

    纪夏随意笑了笑:“这不过是我和雷世元君之间的交易,圣主不必放在心上。”

    雷庭圣主犹豫了一番,询问说道:“上皇,太苍那几位掌控雷霆大道的不凡存在,究竟是什么来历?

    他们所掌控的雷霆,竟然比起雷世元君,还要更加玄妙一些。”

    雷庭圣主之所以有此疑问。

    是因为雷世元君,生在大破灭之前。

    在众多古老神灵之中,位格极高。

    他融合了天地之间,许许多多的玄妙雷霆大道,乃至开辟了以雷霆构筑出来的大世界。

    力量道妙无比。

    古往今来,能够在雷霆一道上胜过雷世元君的神灵,屈指可数。

    可是没想到。

    太初上皇麾下几位稍微弱小,来历神秘的太苍强者。

    就能够拥有那般尊贵的雷霆。

    &zs0797.nbsp;   实在是让雷庭圣主颇为不解。

    纪夏随意一笑。

    他自然不能如实到来,只是随口说道:“宙宇庞大无垠,雷霆一道也神妙到了极点。

    雷世元君所掌控的雷霆大道,并非是宙宇之中唯一,也并非是其中最强。

    论及雷霆大道,那些古老的太苍强者,确实也有一些心得。”

    雷庭圣主点了点头,这才目送纪夏离去。

    “太初上皇方才那一段话,是什么意思?”

    “也许太初上皇,也有极大的来历,如此……才能够有这样的自信,评价雷世元君的雷霆大道……”

    雷庭圣主端坐在云巅,仔细思索。

    纪夏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不过随口一说。

    雷庭圣主想的竟然这么远。

    纪夏在分别面见奉苏神兽,以及雷庭圣主之后,心里面似乎有了些许打算。

    随着他抬手之间。

    一道道灵径、灵烙突然在他手中构筑出来。

    这些灵径、灵烙复杂到了极点,短短几日时间,就已经有成百万数量级别的灵径、灵烙构筑出来。

    而这……不过仅仅完成了一道禁制的初步模型。

    此刻的纪夏,似乎陷入某些瓶颈之中。

    他想了想,再次起身,来到了牢天神狱。

    牢天神狱第八层,关押着一位来历非凡的少女。

    这一位少女正是和江鸣煊一起前来太苍。

    加固奉苏神禁的霖栀少尊。

    霖栀少尊来历非常神秘,所以才能够让江鸣煊都以礼相待。

    纪夏镇压江鸣煊少城主之后。

    并没有斩杀霖栀少尊。

    原因在于霖栀少尊,对于太苍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敌意。

    甚至江鸣煊在食铁神兽构建出来的血月幻境里面,屠杀一座城池上千万人族子民的时候。

    她眼中还有清晰可见的不忍心。

    所以纪夏只是将她关押在牢天神狱之中。

    防止霖栀少尊回到天目神朝之后,将纪夏是杀死江鸣煊的罪魁祸首这件事情,告知其他存在。

    牢天神狱里面那些神妙而又残酷万分的诡异生灵,也并没有折磨霖栀少尊。

    可是饶是如此。

    几百年时间过去。

    霖栀少尊变得死气沉沉。

    眼睛里面的绝望,也清楚可见。

    纪夏走入牢天神狱第八层。

    霖栀少尊看到纪夏来临,哪怕明知道他是敌人,眼睛里面却也多了几分生机。

    数百年如一日,被孤独囚禁,其实也算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纪夏随意挥袖。

    各色的山珍海味,以及一座玉制的桌案,出现在纪夏身前。

    纪夏做了一个相请的手势。

    霖栀少尊并没有犹豫,入座之后,便开始狼吞虎咽。

    纪夏眼神平静,忽然侧头说道:“我这里有些许碍难,需要霖栀少尊解答。

    作为回报,自此之后,少尊可以生活在太苍小城之中,不需要待在这一方牢狱里……”

    数载时间飞速逝去。

    纪夏从牢天神狱中走出,和他一同走出的还有霖栀少尊。

    霖栀少尊似乎洞开了自己的秘藏。

    让纪夏随意布下了许多道致命的禁制。

    还有独属于纪夏的天河大道,在其中留下一条涓涓河流。

    但是就算是这么一条极为细小的灵元河流,也能够让霖栀少尊在瞬息之间失去性命。

    如此双重枷锁之下。

    纪夏根本不觉得霖栀少尊能够翻起任何的浪花。

    而且……

    如今太苍九州大地,都被九州神器力量完全笼罩。

    只要纪夏愿意。

    霖栀少尊的一举一动,根本就无法逃过纪夏的眼睛。

    “霖栀少尊的禁制传承,果然不凡,怪不得实力弱小的少尊,能够加固奉苏的神禁。”

    纪夏如此低语,而他的身影闪烁之间,也已经嵌入虚空。

    来到一处幽暗所在。

    这里就是幽魂禁域外域。

    纪夏眼中星辰神眸运转,看到真正的幽魂禁域内域,被一座巨大的禁制笼罩。

    但是这一道禁制,已经十分薄弱。

    也许天地灵元再度动荡几次,神妙的禁制就会轰然破碎。

    “禁制的消散是循序渐进的。

    就像奉苏神兽的神禁一样。”

    纪夏忽然灿烂一笑:“所以,我只需要定期加固禁制,哪怕是大烟山这样的存在,在没有古老神灵介入的情况下。

    光靠天地之间灵元、天地规则的巨大动荡脱困,就成为了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