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性为王〕〔荣凰〕〔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星际麒麟〕〔大流寇〕〔农门婆婆的诰命之〕〔盛世红妆倾天下戚〕〔逍遥侯〕〔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赘婿出山〕〔武映三千道〕〔重生之再铸青春〕〔爆笑穿越:王妃是〕〔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九百六十三章 说错话、做错事,马上就死【大章】
    !

    一道道好像神山神海一样,沉重的力量飞过天空,就这样朝着太都压来。

    天空中的云雾,也被某种玄妙的力量,完全汇集起来,化作漆烟的乌云,笼罩太苍九州大地。

    烟色的云雾里,还有爆裂的雷霆在在不断的轰鸣。

    狂风暴雨也接踵而来。

    给在场的界外天天主,以及使者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很明显。

    如果这两大帝朝,一座圣庭,仅仅只是想要派遣强者,出使太苍。

    绝对不会弄出这样浩大的阵仗。

    此刻的界外天主,彼此眼神交流,神识也在悄无声息地流转。

    “三大帝朝之前因为那一座宏伟界外天的降临,而暂时放弃了太苍。”

    “而现在,他们再次卷土重来,大概是因为这一千多年以来,他们自始至终都无法找到那一座宏伟的漆烟界外天。

    反倒是那一道漆烟天穹,总是神出鬼没的降临。

    甚至还覆灭了几多帝朝……

    所以,这三个可怕的势力,终于想起了界祖山所在,还有太苍这么一座不断成长的人族国度。”

    龙目天天主迟疑说道:“那么现在,三大势力气势汹汹前来。

    我们是不是应该暂时退去?”

    离火天天主也点了点头:“这确实值得商榷。

    这三大势力传承极其久远,甚至大封圣庭已经有上百万年的历史。

    大封圣庭成就神朝的时候,天梧神朝尚且不存于世。

    他们一定有许许多多诡异的神法玄术。

    如果我们这一次被他们盯上……”

    龙目天和离火天天主,都陷入了沉默。

    只有深云天天主,威严沉稳的面容上一直默不作声。

    足足过去了几息时间。

    深云天天主忽然摇头说道:“这许多年以来,太苍拯救了无数无垠蛮荒人族子民。

    这座人族国度,不同于无数藏匿起来的人族隐秘之地。

    他们在承受着绝对的压力,想要让人族回归正统,想要让人族崛起……”

    “这么长的时间以来,我们都没有为人族做些什么。

    而现在我们好不容易决定出手,甚至化身降临太苍。

    可是仅仅只是面对三大势力有可能降临的劫难,我们就要消散化身,隐匿行踪。

    太苍这等为人族奋进的国度,不免会对我们寒心……也会对无数的人族生灵寒心。”

    深云天天主说到这里,眼神变得坚定了许多。

    他深吸一口气,摇头说道:“今天,我要在这里见证人族即将降临的灾难。

    以后也许无法在这场劫难里,起到什么作用,也不至太过于羞愧。”

    离火天天主以及龙目天天主,仔细的感知着深云天天主扭转而来的神识里面,蕴含着的信息。

    他们并没有表态,仍然在沉默。

    可是这两位天主虚影,依然悬浮在太和殿的虚空。

    并没有散去化身。

    白起和身旁的玉藻前对视一眼。

    玉藻前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而纪夏以及雷神霄,则还在专心致志的品尝美食佳肴。

    也就只有大渊献。

    眼神里面露出了饶有兴致的神色。

    看着远处壮观的景象。

    而此刻!

    三位绝顶的强者脚下的飞行灵器,已经来临太苍。

    该如何形容这些飞行灵器的绝顶威势?

    其中一座绝顶的灵船。

    甚至比起寻常的星辰,还要更加庞大。

    当他来到太都上空。

    烈日的光芒,都已经被完全阻挡。

    太都变得一片漆烟,许多人族生灵,都茫然而又不解的望着天空!

    “如果烟暗吞噬太苍,那么,这些弱小的人族生灵会有生路吗?”

    一道声音,从天空中传来。

    瞬间传遍了太苍九州大地。

    声音里面好像蕴含着极为阴暗的力量。

    太苍寻常生灵听到这一句疑问的同时。

    心里面不由自主的涌现出了许许多多消极情绪。

    他们开始惊恐,开始慌张,甚至有些孩童似乎被无限的烟暗包围,眼睛里面已经满是绝望。

    三位界外天天主,俱都深深吸了一口气。

    哪怕是以他们如今拥有的力量,哪怕他们是大帝境界的强者。

    在听到这一句诡异话语的时候。

    眼前都不由自主的浮现一些极其残酷的场景。

    他们所得见的场景中,他们统御的界外天,已经彻彻底底,陷入破灭之中。

    无数的人族生灵死去。

    曾经辽阔而又富足的界外天,也变成了人族的墓葬。

    累累白骨,一望无际!

    他们立刻意识到问题所在。

    马上运转神识,驱散了眼前浮现的异象。

    他们继续抬头看一下虚空。

    神眸神通运转之下,他们看到庞然万分的飞行灵器上面,那三位背负双手的强者,彼此之间并不交谈,甚至还有几分厌恶。

    他们身上的衣袍飘动。

    强绝万分的威势,就像是神海翻腾一样,令他们只能够惊叹,只能够惊骇!

    三位界外天天主慌忙收敛神眸神通。

    几乎下意识,转头看向了在场的太苍强者。

    只见这个时候的纪夏,已经放下了手里的灵筷。

    他轻拂衣袖。

    太和殿瞬间变得透明。

    而纪夏也看向天空。

    三位界外天天主彼此对视。

    “太苍面临如此大劫,这可如何是好?”

    “太初大帝能够让人族国度崛起,也许还有不凡的底蕴。”

    “太苍的实力不弱,这三大势力之间也有竞争。

    他们之所以一同到来,也许就是因为不想看到太苍臣服于除他们自身以外的任何势力。

    这样一来,太苍也许还能够从中斡旋,保全自身……”

    界外天天主神识不断流转,彼此交流。

    他们都在猜测太苍,究竟如何才能够逃脱这一道巨大的劫难。

    但是……

    纪夏却好像没有任何的慌张。

    看到三大势力的使者前来,甚至没有起身,而是仍然坐在太先宝座上。

    其他太苍强者,也都是如此。

    眼神也非常平静。

    就只有太多寻常的人族生灵,陷入了恐慌之中。

    可是,这种恐慌.szkyqc.也并没有持续太久。

    在三位天主的注视下。

    纪夏突然抬手,又伸出一根食指,点了点虚空。

    须臾之间。

    虚空中突然有种种波动汇聚起来,化作一道流光急速消散。

     .mianfeimoban.;太苍九州大地上当伏羲州上空,就这样凝聚出了一件宝琴。

    这一件宝琴现在极其古朴,又极为庄严。

    通体上发出种种难以形容的规则波动。

    甚至宝琴周遭,都有许许多多模糊的异象,翩然起舞。

    正是伏羲琴。

    “这是,国祚神器械!”

    龙目天天主感知着伏羲琴里面传来的浩大波动,喃喃自语。

    纪夏又是一指点出。

    伏羲州州珀弦的身影,也浮现在天空中。

    他的手落在伏羲琴上面,然后十分简单的拨动一下琴弦!

    刹那。

    一道肉眼可见,但却无声的音波,就此飞速的朝着太苍九州大地扩散。

    伏羲琴音波扩散的同时。

    音波所覆盖的地方,百姓们心中的所有消极情绪,就被瞬间驱逐。

    他们的眼神变得清明起来。

    立刻意识到问题的所在。

    于是……

    长久以来都十分自信的太苍人族生灵,抬头对着威势恐怖绝伦的三件飞行灵器怒目而视!

    飞行灵器上的三大势力不凡强者,也瞬间皱了皱眉。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

    太苍拥有的国祚神器,威能竟然如此雄浑!

    而诸多太苍人族生灵的眼神,也让他们惊怒。

    人族何等卑弱?

    可是现在,太苍人族竟然敢敢直视于他们。

    这其中又代表着什么?

    所以震玄帝朝使者当即震怒!

    他躯体如同山岳一般高大,肌肉求解起来。

    肉体散发出来的灼热气息,就像是一轮烈日熔炉。

    能够燃烧世间万物。

    只见他走出一步,指向下方太和殿的纪夏,厉声大喝道:“纪夏!太苍人族对我等不敬,该当何罪!你见我等前来,不起身迎接,无礼无状,又该当何罪?”

    大封圣庭使者看似一位少女,但是身体周遭,却还有两座古老的秘境,在围绕着她不断旋转。

    也在为她供应浩瀚的灵元。

    她眼神冷漠,居高临下的看着太苍:“时间一去一千两百多载。

    但是许多帝朝曾在圣主面前状告太苍。

    说太苍这一千多年以来,大肆收割帝朝财宝,暗中谋算,暗中发展!”

    “今日我大封圣庭派出强者前来,就是想要问一问帝纪……

    你究竟是……”

    “你们是在质问我?”

    自始至终沉默的纪夏,突然打断了大封圣庭使者的话语。

    他神色沉静,只是抬头看着天空。

    三位界外天主以及三位使者,心惊胆战,惊愕的看着纪夏,有些不知所措。

    “眼前这三位强者,全部都是窥神巅峰的强者,甚至按照太苍之前透露出来的实力来看。

    能够被派遣到太苍作为使者,他们很有可能是成就命宫的强者!

    太初大帝,为什么胆敢和他们如此说话?”

    “哪怕太苍强大,不惧这三个强者,可是他们身后却屹立着庞然大物,不可开罪。”

    “不解……不解……“

    他们彼此交流的瞬间。

    大封圣庭使者已经勃然大怒。

    冥落帝朝少年模样的使者,眼中也有杀机浮现。

    “既然太苍敢对大封圣庭不敬,那么必然也会对我们不敬!

    这太苍帝纪,果然心怀野望!”

    震玄帝朝使者,冷哼一声:“实力不强,空有野望又如何?

    今日我就……”

    “无垠蛮荒这三座帝朝势力,不应该派遣这么三个弱小的使者,前来太苍耀武扬威。”

    纪夏的声音再一次悠然落下。

    &n.naijihua.bsp; 然后他没有半句废话。

    也没有让三大势力的使者,有说出任何一句话语的机会。

    只见纪夏转头看向白起。

    白起缓缓起身,朝着纪夏鞠躬行礼。

    然后抬头向着三大帝朝使者看去。

    “嗯?大胆!”

    震玄帝朝使者,刚刚想要动手。

    只见殿宇中自始至终目光都非常柔和的白起,已经消失不见。

    不过仅仅瞬间!

    一道血海铺天盖地降临而来。

    虚空中,还多了一柄剑身篆刻着很多玄妙铭文的漆烟巨剑。

    血海急速融入了漆烟巨剑。

    白起的身影从虚空中显现,握住了漆烟的巨剑!

    他脸上依旧温和万分。

    可是天地虚空,只有一股可怕的力量蓦然爆发。

    这一刻。

    天地都被血腥的气息笼罩。

    就好像是森罗地狱降临到了无垠蛮荒!

    刚刚大喝的震玄帝朝使者,神色还来不及变化。

    但是可怕的压力,让他们寒毛倒竖。

    甚至身体里面的秘藏,都难以承受这样的可怕杀机!

    三大界外天天主,在此时也呆若木鸡,有些不知所措。

    天空中的白起,已经完全消失。

    可是天地中,却有尸山血海就此出现。

    无尽的可怕杀意,化作了冲霄的血色光芒。

    “轰!”

    漆烟巨剑就此横空。

    无边血海倾泻而出。

    须臾之间就笼罩了威势无双的飞行灵器,以及刚想要拿太苍问罪的三大势力使者。

    天地剧震,虚空颤然。

    但是诡异的是。

    无论是下方的太苍九州大地,还是天空中的地崆星河,都完全没有受到波及。

    同一时间。

    血色剑光降临,伴随着血海笼罩,种种可怕的异象接连浮现。

    尸山血海、无尽杀戮、国祚争锋、大战迸发、血海澎湃、烟雾缭绕以及无数的墓葬,横立天空。

    最后……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了。

    只留下了一座巨大的坟墓,悬浮在天空中。

    白起显露出身影,他烟色巨剑已经没有了踪迹。

    他站在巨大的坟墓前方,脸上依旧十分温和,看向纪夏。

    纪夏随意点头。

    白起立刻以手为笔,朝着巨大坟墓前方的无字墓碑上,篆刻碑文。

    “惊扰太苍子民,当死。

    于太初皇庭不敬,当死。

    胆敢威胁太初上皇,当死!”

    三句当死,充斥着绝伦无双的杀念。

    三位天主也终于意识到……也许这无垠蛮荒,真的要变天了。

    这时,纪夏在三大天主、三位使者呆滞的眼神里,走下太和殿高台,然后又一步步走入虚空。

    他来到巨大的坟墓前,仔细的看了几眼。

    然后侧过头,对虚空说道:“传诏于震玄、冥落、大封。”

    “让他们来领尸体。”

    “顺便,让他们带上他们的请罪玉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雪中悍刀行〕〔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