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效拒婚:楼下小妻难伺候 第二百七十九章 关于他们的选材问题
    战濂琛眼底闪过狠厉,他没想到战赫岩比他还会打算盘,这一手算盘,可以说是非常漂亮了。

    “海外ceo的位置,我已经让人顶替了,如果你想去了解的话,随时欢迎。”战濂琛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当我是蠢?你让人顶替,那人不就是你的了?”战赫岩眼底的冷意更深。

    海外的战氏虽然没有国内这么大,但好歹也是有点名气的,就这么坦然的被送到他手上去,战濂琛怎么可能会愿意?

    战濂琛变了变神色,正经道:“什么我的人,你的人?咱们不都是一家人吗?”

    “是吗?我看未必吧。”战赫岩冷笑着。

    战濂琛极度的忍耐着心中的不舒服,眼底满是恨意:“战赫岩,如果我让董事会来弹劾你,你觉得你还能稳当的坐在这个位置上吗?”

    “你是在威胁我?”战赫岩勾唇,在他表现出来的话语中,丝毫没有半点儿的紧张。

    战濂琛淡淡的笑着:“怎么能谈得上是威胁?本来你就没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要不是老头子力保你,现在他人都已经死了,你觉得你还能稳妥的坐在这个位置上吗?”

    “哦?你是对我坐在这个位置上有意见了?”战赫岩挑眉,饶有趣味的看着他。

    站在办公桌对面的战濂琛毫不避讳的点头:“战家的任何一个人都比你有资格,可偏偏是你坐在这里,你说谁没有意见?”

    “你的意思是你们怪我坐在这个位置上?”战赫岩觉得好笑。

    不过战赫岩是唯一一个敢跳出来说这些的,本以为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现在看来,好像是高估了他。

    “战赫岩,你只是个私生子,你有没有权利继承你心里清楚,我现在不过是要个总经理的位置,你都不愿意?”战濂琛阴沉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坐在椅子上的战赫岩,唇角勾起冷笑:“抱歉,别说总经理的位置,就是部门经理我也不会给你。”

    “你什么意思?”一直容忍的战濂琛突然升起,眼底带着浓浓的怒意。

    战赫岩耸耸肩,懒散的笑了笑:“表面意思。”

    一直在说话的战濂琛,忽然沉默了下来,好似是在酝酿着什么想法,偏偏现在不能说出口。

    战赫岩也不着急,玩游戏么,他还是乐意奉陪的。

    就这样两人对峙了接近五分钟,最后还是战濂琛先败下阵来。

    “好,我现在和你说你不愿意,那就看看董事会的决定吧,战赫岩,太自大可不是一件好事,说不定到时候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战濂琛黑着脸,警告他。

    对他所有的威胁都没放在心上的战赫岩点

    点头,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那……但愿能如你所愿,若是不能,这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战濂琛见自己的威胁对他来说一点儿的用处都没有,好似他说的那些话,在战赫岩看来就只是个笑话。

    “好,我们走着瞧!”战濂琛阴沉着脸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而顾封刚好从外面走了进来,路过战濂琛的时候,低声说了句“濂琛少爷”,但战濂琛压根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

    不过顾封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老宅那边的人,除了老夫人外,其他人都高傲的很,从来没有正眼对待过战赫岩。

    “战少,少夫人的编辑想拿你们的婚姻来推销,被少夫人拒绝了,但是洛氏买下了少夫人的出版权。”顾封将最近的资料放在桌面上。

    这件事之前乔一乔是聊过的,不过也只是三言两语,这上面的资料是顾封最近收集来的。

    战赫岩将文件拿起来,随意的扫了一眼,洛夜打的主意,他怎么可能不明白?

    “合作?呵,让他们合作,最好让他多花点钱,这件事在乔乔面前就不要再提了。”战赫岩将文件放在桌面上。

    还没来得及汇报更多的顾封,惊讶在原地,战赫岩居然不生气?!

    这简直就是天下奇观好吗!

    顾封难以置信的问道:“任由发展吗?可是战少,我觉得还是减少让少夫人和洛夜的接触吧?”

    不管怎么说,两人曾经都是有婚约的人,而且洛夜现在对乔一乔压根没有死心,这万一……他倒不是觉得战赫岩没有魅力,只是合适的避嫌是应该的。

    战赫岩一个眼神扫了过去,脸上没有一点儿的笑容:“我做的决定你要质疑?”

    “没有!”顾封连忙摇头。

    战赫岩见此,便摆摆手:“出去吧,让顾晓进来,刑天最近没有动作,你要多加注意。”

    “好的。”顾封转身离开办公室。

    巨大的刑天团队,之前可是想过要绑了乔一乔来要挟他,可他们没抓到乔一乔,却被她成功的扭送到警察局。

    想来刑天的人是恨透了乔一乔,他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顾封出去后,便去叫顾晓。

    正在椅子上坐着的顾晓慵懒的站了起来:“你最近还是不要经常来公司,在少夫人的身边好好保护她吧。”

    “怎么了?”顾封不解的问道。

    顾晓整理了下外套,看了他一眼:“战濂琛出来的时候,他那脸色你没有看见吗?黑的和锅底似的。”

    “你是怕战濂琛会对付少夫人?”顾封问道。

    顾晓点点头,并没有和他多说什么,转身就进了总裁

    办。

    站在原地的顾封,眼底闪过一抹疑惑,忽然想到了战俢琛刚回来的时候,他不就是费尽心思的想靠近乔一乔吗?

    战濂琛是战俢琛一母同胞的哥哥,说不定想法也是差不多的……

    想到这里,顾封就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见公司没有他的事,他也不继续停留,直接离开了战氏。

    ……

    沈恩星的个人工作室里,乔一乔放在键盘上的手缩了回来,冥思苦想着,却迟迟想不到合适的理由。

    如果只是想反应社会的话,一两件事是根本不够的。

    但这是电影,还是公益性的,想要很好的表达出来,只能用更好的题材。

    沈恩星从外面回来,就看到这一幕,他面上温柔的走了过去:“怎么了?是觉得很难吗?一点儿的头绪都没有吗?”

    发呆的乔一乔听见声音,转头看去,好看的眉毛微蹙:“学长,我对公益这一块并不是很了解,如果我们的主题是公益的话,主要取哪一种题材?”

    “你有几种想法?”沈恩星拉了把椅子,坐在她的对面。

    乔一乔一手杵着下巴,拧眉道:“两种吧,一种是关于弃婴的动画片?一种是阐述被拐卖的女人孩子们?”

    她有点不太确定,虽然她已经开始学习大三的课,可实际上她领悟到的还是大二的课程。

    而且课程里大部分都是书上意思,真正的实践经验,她并没有。

    “阐述被拐卖的这一块并不是很好,如果不是有实力的导演,可能没办法做到,最重要的是,这和我们的初衷不同了。”沈恩星耐心的解释着。

    他这么一说,乔一乔才反应过来,是啊,当初周楚慕和她说的时候,是说这部电影是作为花莯出道的电影,最好是他们夫妻两人共同打造的。

    沈恩星在圈里的名气可不小,别看他才毕业,实际上的经验丰富老道,已经领过无数次的优秀奖。

    “那就关于弃婴吧,女主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去世了,然后领养了弃婴,多年后孩子长大有出息了,亲生父母找上门来,女主生病了,大概这么个开端可以吗?”乔一乔构思了一下。

    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和公益性有关的,就是关爱儿童的事件。

    沈恩星沉默的没有接她的话,好似是在考虑这个问题。

    他一沉默,乔一乔便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心里紧张了不少,她想了想,接着说:“或者是关于留守儿童的问题,我觉得当下除了残疾这方面,剩下的都是关于儿童这一方面的问题比较多,如果电影制作成功的话,到时候会大卖,会引起广大群体的关注,学长,你别沉默啊

    。”

    越说乔一乔越着急,她已经思考了很多,却没有一个是和她的想法挂钩的。

    这说起来,心里还是忍不住觉得有点心酸。

    “乔乔,我觉得你的构思很不错,弃婴的话,每年全世界都有上万个弃婴,乍眼一看数据并不是很庞大,但每一条生命都有权利活下去,时间一长,损失的生命会越来越多。”沈恩星思考了一下后说道。

    乔一乔见他并没有反驳自己,心里安定了不少:“嗯,这方面的调查我都做过了,福利院的成立本来是好事,却没想到促成了更多的孤儿。”

    而关于留守儿童的问题,不是父母不喜欢孩子,就是生活状况艰难。

    但不管是哪一种,都给孩子的童年造成了极大的阴影,在21世纪里,科学如此发达,他们如果可以尽量的避免,这无疑是一件好事。

    “看来你在这方面有做了很多的功课,公益性电影就是和普通电影有很大的差距,你有进步,我非常的开心。”沈恩星笑道。

    乔一乔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这是她的专业,如果她以后不想继续画漫画,这个专业必须要学好。

    “学长说笑了,能为社会做贡献,是我应该做的。”乔一乔淡淡的说道。

    沈恩星点点头,想了想说道:“那就从这两方面下手吧,如果可以结合那就再好不过了,若是不能也没事,我们找一个最符合当下,还不会让人排斥的题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