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功德霸主〕〔穿越科技时代〕〔差一步苟到最后〕〔冷铁寒心剑〕〔重生无冕之王〕〔暴力甜妻:帝少不〕〔小喜姑娘说她喜欢〕〔神秘山里汉:辣妻〕〔女法神的冒险物语〕〔穿越之魏少别宠我〕〔长生归来当奶爸唐〕〔夜少萌宠小娇妻〕〔乡村透视小神医〕〔修真强者在都市〕〔嫡妃惊华:一品毒〕〔诸天谍影〕〔皇叔,王妃又翻墙〕〔婚内有诡:薄先生〕〔去地府做大佬〕〔我夫君实在太谦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朕的江山有点儿坑 第84章 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老人家何不先说说自己是谁呢?”

    “闲云野鹤之流,山野村夫之辈,区区姓名何足挂齿,哪像陛下的威名一样,短短十数天的功夫,竟扬名于四海。”

    “老人家这就没意思了,既然想跟朕谈话,理应坦诚布公才是。”

    老妪轻哼一声,“我且问你,你如何守住这长安城?”

    “既然老人家不愿意说出自己是谁,那朕也无可奉告,朕只能告诉你,想守自然守的住。”

    “哦?假如我是唐允弼,现在就要来攻打长安城,我倒是想听听陛下怎么守?”

    唐文远眉头紧锁,这位老妇人好霸道……既然如此,倒不妨听听她怎么个攻城法。

    于是唐文远点点头,“好,朕今天便跟老人家来一场纸上谈兵。敢问老人家要如何攻城?”

    “我于长安城外五里处扎营,以大营为掩饰,挖地道。挖出的泥土,通过粮车运出去,让你不知道我挖多深,挖多久,通向哪里。敢问陛下要怎么防?”

    唐文远一愣,还有这样的攻城法?

    “我在长安城郊牛首山扎营,做数万飞翼,趁大风之际从空中直降长安,敢问陛下要怎么防?”

    唐文远又是一愣,文朝都有飞翼这种先进玩意儿了?

    “我将肺痨、天花患者,混入长安城周边的难民内,到时陛下收不收这些难民?收了,不出两月,长安城便不攻自破,不收,陛下将失去民心。我再城外摇旗呐喊,鼓吹投降的益处,到时候长安城一样不攻自破。”

    “攻城哪有这样攻?”

    “那陛下以为攻城要怎么样攻?用投石车和云梯,破陛下新筑的城墙?还是耗费更多的兵力,将整个长安城团团围住,耗尽长安城的粮草?

    唐允弼要和第五澄澈要的可不是长安城,他们要的是文朝的命!”

    唐文远顿时哑口无言,不得不说老妪的思想为唐文远揭开了古代战争更加残酷的一面。

    一般情况下,攻城是为了掠夺资源,可如果人家根本不在乎你的资源,就是为了要你的命呢?

    战争从来就没有什么对与错,为了胜利,甚至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纵然唐文远有系统的帮助,可以治愈天花和肺痨,但是这种攻城手段,他是从来没有想过的。

    宋青霸本来也是想反驳两句,可越听越觉得汗颜。他打过仗,深知战争的残酷性。

    这名老妪所说的一切,都是有可能,而且有极大可能发生的。

    “陛下以为,修筑新的城墙,囤积粮食,大量制造箭矢,让士兵们练习射箭,就可以守住长安城了吗?写出那么好的兵书,竟是个纸上谈兵之辈。

    原本天池国懂兵法的人本就不多,陛下倒好,竟然将如此重要的兵法拱手送给他人。

    这兵书一般人看了是没用,若是将才看了,有如天助!

    陛下好糊涂,一个陆惊鸿而已,比得上文朝的江山吗?

    唐文远啊唐文远,你设立一国四后,违背祖训,是为不忠,愧对先皇是为不孝,即将陷百姓于水火之中,是为不仁,放走唐文峰,导致兄弟相残是为不义。

    我文朝出了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皇帝,你说老身我冤不冤!”

    老妪痛骂唐文远,听的宋青霸一愣一愣的。你还别说……这个老婆子说的似乎很有道理啊……

    唐文远沉默不语,思考半天,微微摇头,“老人家,文朝内忧外患本就岌岌可危。想要拯救文朝,就需要改变。就像这鸡蛋一样,从外打破,是破碎,从内打破就是生命。

    谁规定一国不能有四后?朕为了拯救文朝而违背组训,何来不忠?

    不割地,不赔款,不和亲,不纳贡,朕守住了文朝最后的尊严,何来愧对先皇,又何来不孝?

    带着百姓去洛城,唐允弼他们就不会追到洛城打吗?车到山前必有路,朕不管他们是挖地道,还是用飞翼,又或者用瘟疫来攻城。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朕一天呆在长安城,就能保长安城百姓太平,又何来陷百姓于水火之中?

    唐文峰是我兄长,他想走,我强留才是不义。即便是兄弟相残,我唐文远也能保证,绝对不会做率先动手那个人,又何来不义?

    唐允弼当着朕的面说要娶朕的皇后,如果朕连一个弱女子都保护不了,还怎么保护文朝万万的子民?

    流言蜚语朕听的太多了,可朕动摇过吗?没有,并且朕以后也绝不会动摇。平西川,收北域,定南蛮,克东倭,一统天下。这不是理想,而是目标,朕会去一步一步实现这个目标。

    父皇未曾统一的天下,我来统一,父皇未曾创造的盛世我来创造。既然朕是皇帝,那便要做千古一帝!”

    “好!陛下圣明!”宋青霸忽然大声喝彩,这是他听过的最有气概的话了。

    以前宋青霸觉得唐文远也没什么特别的本事,无非就是有点儿小聪明。

    可今天听了唐文远这一番话,他彻底改变了对唐文远的看法。这是一个有伟大抱负的皇帝啊,先不说这话是不是再吹牛,最起码听起来就老子觉得的舒服!

    文朝哪位皇帝敢说平西川,收北域,定南蛮,克东倭,一统天下这样的话了?没有人敢,唐文远是第一个。

    而夜玫瑰此时对唐文远更加倾慕了,在她眼中现在的唐文远就像盖世英雄一般,身上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此时这名老妪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唐文远,好一个千古一帝,陛下这么一说,老身忽然觉得不怎么冤了,告辞了!”

    “大胆刁民,皇上面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来人……”

    不等宋青霸说完,唐文远摆摆手,“让她走吧,应该还会见面的。”

    “莫非陛下跟她认识?”

    唐文远摇摇头,将手中的破布递给宋青霸,“这哪里是用血写的冤字,分明是用朱砂写的。”

    “这……陛下,此人说她时代耕种于长安城,对朝政之事却如此知晓,甚至懂得兵法谋略,这样的人末,除了华良之外,末将从未听说过有第二个人啊?”

    唐文远笑笑,“大隐隐于市,放心吧,她会再来找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太古魔祖〕〔万兽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