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辣妻:王爷来〕〔恋战新梦〕〔山河警事〕〔都市无敌战神〕〔浮尘之外〕〔长恨缘歌〕〔蚀骨宠婚:陆少,〕〔荆棘玫瑰与异界骑〕〔镇鼎〕〔少夫人每天都在闹〕〔我居然可以鸿运当〕〔掌家商女不愁嫁〕〔超宠契婚:老公,〕〔空明之主〕〔道渊行〕〔阴阳法神〕〔龙魂帝歌〕〔逆天仙途路〕〔仙界奇主〕〔九天神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朕的江山有点儿坑 第94章 一大章
    该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会发生。

    苏雅成为了唐文远的心情,他本就担心苏雅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结果第二天苏雅便又来找自己了。

    这让唐文远很费解,明明是封建王朝,在伦理纲常方面却有着病态的开放。

    作为一个对历史并没有深入研究的人,唐文远并不知道唐朝的开放,并不仅仅在于服装上。

    苏雅的计策很高明,她并不直接去福宁殿找唐文远。而是让唐文远来找自己,由头是想要去祭拜先皇,同唐文远商量关于祭祀的事宜。

    若是别的事,唐文远大可拒绝。

    可是祭祀自己父亲,是关于忠孝的大事。更何况苏雅是让姜凤仪去喊唐文远的。

    姜凤仪同苏雅之间没什么感情,不过唐文远的父亲都过世了,有些事情也便放下了。

    唐文远很无奈,只好到苏雅寝宫去找她。

    他最担心倒也不是苏雅主动投怀送抱这种事,担心的是积分啊!

    这要是苏雅真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自己的积分岂不是咣咣咣使劲掉?

    苏雅沐浴更衣,精心打扮以后,在正堂等唐文远。

    前日问唐文远要沐浴用品,只是借口。她很早便听说唐文远那里有上等的护肤品。不方便问唐文远主动要,从姜凤仪那里讨要来些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唐文远走进来,苏雅起身行礼,“臣妾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唐文远点点头,打量着苏雅。

    身穿一身华丽的白裙,头发只是上部挽起,还有一部分披散着垂散在肩膀处。

    肌如凝脂,肤白如雪。脸上挂着那种漂亮女人所拥有的傲气自信。

    而苏雅也确实有资本自信。

    若不是年龄大了些,苏清寒在她身边恐怕都要被比下去一二。

    “陛下,请坐。”

    唐文远有些疑惑的坐下,内心忐忑不安,他知道这样的女人,表面上越是表现的若无其事,心里面就越是在谋划着什么。

    思忖良久,决定主动打破局面,“苏太妃有事便直说吧。”

    苏雅眨着灵动的眸子,笑了笑,声音如同银铃般好听,“陛下,似乎很紧张。”

    伴君如伴虎,苏雅侍奉皇帝那么多年,连皇帝的心思都能揣摩得透,自然十分了解男人。

    面对只有十八岁的唐文远,她又怎么会看不透呢?

    正如她昨天想的那样,男人都是一样的。

    唐文远的紧张感倒不是来源于面对女人的紧张,主要是担心扣积分啊。

    深呼吸两次,唐文远很平静的说道:“苏太妃,话朕便直说了,朕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朕可以告诉你,周通既然死了,你的事永远不会有第二人知道。”

    “嘴在陛下脸上长着,说不说还不是陛下一句话的事?”

    苏雅自然还是担心,这件事一旦泄露出去的后果。当时唐文远是个傻子,她一时糊涂才做出这种事,谁知道他竟然是装傻的?

    “那你想怎么样?”

    “要么,陛下诛臣妾九族,要么陛下便在这瑶华宫住上几日。”

    唐文远微微皱眉,好狠的女人。

    其实苏雅对自己的生死早就看淡了,她想要维护的是整个左丞相。如果自己自杀,唐文远到时候还把事情说出去怎么办?

    他一个人能顶住群臣,甚至是整个文朝人的压力吗?

    “朕已经说了,这件事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你为何不信朕?”

    “那臣妾说跟周通之间什么事也没发生过,陛下信吗?”

    “…………”

    唐文远自然是信的,除非系统骗自己。况且在文朝这种朝代,皇宫里面发生这样的事,并不算稀奇。

    “如果朕不答应呢?”

    “那明天,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臣妾和周通的事。”

    “你不是说你和周通之间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吧?”

    “嘴在臣妾脸上长着,臣妾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唐文远没想到的是,苏雅反倒用这件事来要挟自己,这和当初的预想完全就是南辕北辙。

    一旦她把这件事泄露出去,苏景成,苏清寒,乃至整个左丞相府,必亡!

    “臣妾已经安排好了,不管是陛下杀了臣妾,还是陛下拒绝臣妾,消息都会散布出去,所以陛下考虑考虑吧。如果陛下同意的话,便下令三日之内不见任何人,违令者斩。”

    唐文远冷哼一声,“好有手段的女人,你这样做对得起苏清寒吗?”

    “相比于整个苏家,清寒她会理解的。”

    苏雅这是打算把这一口天大的锅甩给唐文远。

    这样以来,左丞相府就可以免去危机。你像李治娶武则天的时候,群臣虽然也有反对的,可他毕竟是皇上。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搪塞过去。

    “哦……对了,我想陛下可能误会了,臣妾没有陛下想的那么不堪。只是让陛下在瑶华宫住上三日,什么事也不做。陛下考虑清楚,便下令吧。”

    “…………”

    唐文远第一次感受到,后宫的女人是多可怕。

    以前看那些历史,那些后宫的妃子们为了争宠,无所不用其极。你像西汉的吕后,唐朝的武则天,都做出过及其残忍的事情。

    于是唐文远非常无奈的接受了苏雅的条件。

    ……………………………………………………………………

    瑶华宫外,守卫森严,夜玫瑰和狗蛋狗剩亲自守在门口,禁止任何人出入。

    起初唐文远去瑶华宫并没有引起人注意,可第二天姜凤仪便接到消息,说唐文远昨天去了瑶华宫,一夜未归。

    姜凤仪心中有了一丝不安,亲自去瑶华宫找唐文远。

    结果到门口被夜玫瑰拦了下来。

    “太后,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

    “胡闹!让开!”

    “请太后不要为难卑职!”

    “夜玫瑰,让开!”

    “狗蛋,狗剩,派人送太后回寝宫。”

    “你们要干什么?造反吗!”

    “太后,卑职有皇命在身,恕难从命,请太后理解。动手!”

    于是一群女锦衣卫把姜凤仪抬起来送回去了自己寝宫。

    此时姜凤仪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恰好今天苏景盛进宫找唐文远,得知唐文远在瑶华宫。刚好自己许久没见苏雅,便想着去见见。

    到了门口见守卫森严,很是纳闷,“夜指挥使,陛下在里面吗?”

    “苏大人,陛下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瑶华宫。”

    “那陛下有说什么时候出来吗?”

    夜玫瑰摇摇头,“苏大人请回吧,如果陛下出来,我会派人通知苏大人的。”

    “那边有劳夜指挥使了。”

    苏景盛也没多想,自己先回去了。

    姜凤仪暂时沉住气,想着唐文远可能真的有什么要事。

    结果,第二天,唐文远还没出来。第三天,唐文远还没出来。

    尽管姜凤仪下令,封锁消息,可宫中也有不少大臣的耳目,消息不胫而走,闹的尽人皆知。

    金銮殿上,姜凤仪不得不再次主持朝政。

    “太后,据说陛下在瑶华宫呆了三日,不曾离开半步?”

    “太后,苏雅可是太妃……”

    “陛下在别的事情上胡闹也罢了,这种事……”

    没人去指责苏景盛,一方面是不敢,另一方面这事跟人家苏景盛啥关系啊。

    真要是你唐文远看上了苏雅……对不对。

    太后极为震怒,“休得胡言!哀家还担心皇上是不是在瑶华宫内出了什么事!”

    其实这话是说给群臣们听的,夜玫瑰虽然不让任何人出入,但是还是给姜凤仪通报了唐文远龙体安康,让她不用担心,就是不出来罢了。

    金銮殿内吵成一片,闹的是沸沸扬扬。苏景盛一言不发,他心里面也担心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且说左丞相府,苏清寒还在家里赌气。

    唐文远说好的给她编舞蹈,三天不见有动静,也没再宣自己进宫。

    她就赌气,你不宣我,我就不去主动找你,看看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毕竟火急火燎的赶紧来,“小姐!小姐!这次真的出大事了,天都塌了!”

    苏清寒抬头看看窗外的天空,戳了戳碧凝的脑袋,哪塌了?这不是好好的吗?

    “不是……皇上他,他,他……”

    苏清寒打起手势,“你慢点儿说,瞧把你急的。”

    “皇上在瑶华宫住了三天,一步也没有离开过。现在外面都传遍了说皇上把苏太妃给……”

    苏清寒一愣,蹭的一下坐起来,立马带着碧凝往皇宫赶。

    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到福宁殿,发现锦衣卫没在训练了,唐文远也不在寝宫。

    宋无双和秦清绝倒是正常在排练自己的节目,陆惊鸿优哉游哉的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

    苏清寒走过去朝陆惊鸿行礼,打起手势。

    “皇上呢。”

    “瑶华宫。”

    “外面传言是真的了?”

    “我最近在看陛下写的一些,里面有句话非常鞭辟入里,食色性也。”

    苏清寒白了陆惊鸿一眼,“出了这么大的事,陆军师还有这个闲心休息。”

    她的意思是,你是军师啊,你是来辅佐皇帝的,这种事你不管吗?

    “苏姑娘不要慌,不该发生的事,永远不会发生。该发生的事情,你拦了拦不住。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哦……差点儿忘了,苏雅是苏姑娘的姑姑。”

    陆惊鸿对这种事基本上是不怎么在意的,翻翻历史,哪个朝代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啊?

    在她看来,牵扯到女人的事,唐文远做的最惊人的举动就是一国四后。

    这件事,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苏姑娘这么着急,我就随苏姑娘去瑶华宫一趟,现在那里应该挤满人了。”

    正如陆惊鸿所料,瑶华宫门口此时已经聚满了文武大臣。

    宋青霸得到消息以后,亲自率了三千士兵赶过来。在姜凤仪的授意下,如果今天夜玫瑰还是拦着不让进,那么就杀进去!

    可夜玫瑰身为一个忠诚度100的手下,自然不可能放他们进去。

    “夜指挥使!你要是再拦着老夫,休怪老夫不客气了!”宋青霸也是个暴脾气,主要在他们这些老臣眼里,这种事情太胡闹了!

    你堂堂皇帝,住在太妃的寝宫三天不出来,对得起你死去的老爹吗?

    夜玫瑰自然也是不怕宋青霸的吓唬,将手中的宝剑抽出,“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瑶华宫,违令者……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厉少宠妻至上(简〕〔史上最强炼气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