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婿崛起〕〔玫瑰与百合〕〔捡宝〕〔他比蜜糖还甜〕〔筑梦维艰〕〔傲娇老公,今晚见〕〔萌宝计划:爹地追〕〔忽然继承了三千万〕〔鬼手神医:王妃请〕〔挖坑的三小姐她有〕〔罗马尼亚雄鹰〕〔原来你在我心底〕〔重生甜妻:权少的〕〔OMG影帝过来组CP〕〔你等南风吹〕〔穿到异世去打架〕〔我家学霸皇帝养成〕〔魔帝在上:盛宠腹〕〔扬天〕〔非凡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朕的江山有点儿坑 第95章 幽怨(4000字大章)
    “吱呀……”

    瑶华宫的门缓缓被推开,外面嘈杂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唐文远从门口缓缓走出,面容显得有些憔悴。

    天空从几天前便开始一直闷着,今天更是阴的尤为严重,似乎是憋着一场大雨。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整整齐齐的看着唐文远。

    他们现在需要唐文远给一个解释。你身为一国之君,竟然在太妃的寝宫呆了三天三夜都没离开?总得给个解释出来。

    “都回去吧。”唐文远说的有气无力,倒不是因为身子虚。

    是这三天来,唐文远惆怅的睡不着觉,没怎么好好休息,显得很疲惫。

    可唐文远这样,大家就更怀疑了……

    “陛下……您……”苏景盛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被滚滚的雷声打断。

    暴雨总是来的如此仓促,顷刻间瓢泼般的大雨如期而至。

    所有人都在暴雨中站着,等待着唐文远说些什么。

    “工部尚书,你去巡查城墙工程的防雨措施,苏清寒随朕回福宁殿,其余的人都回去吧。”

    唐文远说完,冒着雨朝福宁殿走去。

    大雨来的太突然,小狗子也来不及准备雨伞。

    苏景盛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其余大臣才开始慌乱的逃跑。

    瀑布般的雨幕,笼罩着整个紫禁城。这是进入夏季以来的第一场暴雨,同时也是最后一场。

    暴雨过后,文朝便会进入旱期。

    长安城的街道内很快便积满了雨水,,好在文朝的排水系统比较完善,倒不至于引发洪灾。

    只是修筑城墙的进度,要因为这场暴雨而耽搁两天。

    福宁殿内,秦清绝和宋无双两个人坐在屋檐下,看着雨滴哗哗的砸在地面。

    “秦姐姐,你说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

    “陛下去瑶华宫的事。”

    秦清绝摇摇头,“不知道。”

    对她来说,这些事情同自己毫无关系。苏雅的相貌,也确实会让任何一个男人心动。

    伦理纲常这些与她何干?她只不过是青楼女子罢了。

    雨势逐渐变大,宋无双轻轻叹了口气,有些事她不是不明白,而不是不想去明白。

    唐文远的身影在雨中变的越来越清晰,穆如意跑过去为她撑伞。

    唐文远摆手示意,“不必了,如此,去为苏姑娘拿身干净的衣服。”

    苏清寒也跟着摇摇头,她现在没心思换衣服。

    随着唐文远步入正堂,雨声被房间所隔离,变的安静下来。

    不等唐文远吩咐,苏清寒便自顾坐下来,身子蜷缩在椅子内,她显得有些失神。

    湿透的衣衫微微勾勒出修长的体型,发髻的上的水滴从精致的脸庞上滑落。

    愣神的苏清寒就像是一尊完美的雕塑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唐文远轻叹一声,回到内寝拿了干净毛巾。

    走到苏清寒面前,亲自为她擦拭脸庞。

    苏清寒回过神来,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唐文远,你不打算说点儿什么吗?

    “其实……朕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你也听不进去。去沐浴更衣,换身干净的衣服,等雨停了再走吧。”唐文远说完,又是一声轻叹,转身走入内寝。

    这个时候,任何的解释都是徒劳,解释就等于掩饰。

    难道唐文远把苏雅做的事情都告诉苏清寒?这么大一口黑锅都背了,事情过去便让它过去吧。

    苏清寒委屈的抱住双膝,将脑袋埋进去,哭了起来。

    这并不是唐文远睡不睡觉的问题,即便是唐文远跟华君卓、秦清绝或者宋无双,提前圆房都和苏清寒没关系,她也不会有任何想法。

    可为什么,这个人偏偏是苏雅?

    大雨仍旧在疯狂的肆虐。

    唐文远和苏雅这件事,也迅速发酵起来。

    暴雨让长安城的百姓们暂时都闲了下来,大街小巷都在议论这件事。

    一传十,十传百,让这件事的原本早已面目全非。

    “皇上怎么了?皇上就不是男人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什么大逆不道,以前那些朝代,做这种事的皇帝还少了?”

    “…………”

    还有更不堪入耳的版本在京城流传出来,对于这种宫廷秘闻,人们总是津津乐道。

    而大臣们除了唉声叹气以外,别无他法。

    苏景盛躲在左丞相府,闭门不出,谁也不见。他们能怎么办?找姜凤仪进谏,把苏雅给杀了?

    先不说皇上同意不同意,左丞相这一关都过不了。

    而姜凤仪是最无奈的一个人,除了大喊“造孽”之外,别无他法。

    所有的矛盾点根本在于,这个人为什么偏偏是苏雅?如何是别的妃子,大可以随意加一个罪名,直接杀了。

    可苏雅杀不得啊!

    瑶华宫内,苏雅得知外面的事情以后,长舒了一口气,她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如此一来,以后唐文远即便是将那件事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

    ………………………………

    大雨一直下到晚上还没有停歇,整个福宁殿除了哗哗的雨声,再也听不到任何杂音。

    唐文远从下午开始,便钻进书房整理资料,他再去想这件事,想用忙碌来熬过这一段让人惆怅的经历。

    进去之后,连晚饭都没有吃,一直都没有吃。

    寝宫内,却异常忙碌。

    “热水,验血布,花生,红枣,桂圆,莲子……”穆如意掰着手指头盘算着寝宫内准备的事物,生怕遗漏掉些什么。

    被褥已经全部换成新的,苏清寒穿着婚服,头上盖着盖头,安静的坐在床头。

    女人的心思总是很奇怪,事已至此,苏清寒竟然想到了和唐文远圆房。

    下午的时候,跟穆如意交流。

    得知唐文远的生活一向很检点,甚至连沐浴这种事都不让穆如意侍奉,自从穆如意被送进皇宫,唐文远都未曾碰过她。

    或许是唐文远最近做的事情太多,让大家都忽略了这种事。

    细想下来,皇上也是人,除了处理朝政,皇上也会有自己生活。

    经过苏清寒分析,发生这样的事情并非全是意外。

    秦清绝、宋无双虽然都已经住进皇宫,可唐文远却未曾碰过她们。

    不管唐文远三天前是喝酒了还是怎么了,总之这种事发生了。

    说白的无非就是缺女人。

    因此苏清寒就决定提前完成一些成婚之后再完成的事情。

    这么大的事,自然要去禀报姜凤仪。姜凤仪能怎么办?只能同意了。

    按理说,她身为唐文远的母亲,这些事本就不应该过问。也从来没有人禀报过。

    她哪里知道唐文远到现在都没碰穆如意。

    于是,整个福宁殿开始为唐文远和苏清寒的新婚之夜忙碌起来。……哦不对,不能算新婚之夜。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文远在书房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

    “狗子?”无人回应。

    “小狗子!”唐文远又加大了些声音。

    “陛下,来了来了。”小狗子急匆匆跑了进来。

    “备热水,朕要洗澡。”

    “回陛下,热水已经备好了?”

    “备好了?”唐文远有些诧异,他平日忙起来没有个时间,为了减轻小狗子的压力。特意吩咐,不用每天都提前备热水。

    有时候唐文远忙的困了,也顾不上洗澡,便会直接去休息。

    因此都是自己吩咐以后,小狗子他们才去备热水的。

    “陛下,苏娘娘已经在内寝候着了。”

    唐文远微微皱眉,“嗯?她没有回去吗?”

    小狗子摇摇头,“是太后的意思,让苏娘娘留下过夜。”

    唐文远静等了一会儿,系统没有任何反应,这才点了点头,“知道了。”

    女人的逻辑真的很奇怪……

    沐浴,更衣,唐文远回到内寝。

    苏清寒蒙着红盖头,安静的坐在床头。

    房间内红烛让气氛显得有些怪异,毕竟在唐文远看来,这是一个多么不合适的时机。

    唐文远朝苏清寒走了过去,脚步尽可能的轻微。

    系统提示:睡觉可以,如果做过分的事情,扣除全部积分。

    “…………”

    唐文远很无奈,说好的到成婚以后,只能到成婚以后。

    好吧,反正她也没心思想这种事,这样的误会总要向苏清寒解释清楚才好。

    要不换,换做谁都会有心理阴影的吧?

    没有交杯酒,也没有称心如意的掀盖头过程,唐文远很随意的就将苏清寒的盖头扯了去,而后坐在她身旁。

    苏清寒莫名有些紧张,尽管此刻对唐文远还是有些埋怨。

    这股埋怨更多的是来源于对苏雅的醋意,感情是一种极其容易发酵的东西。

    近些日子来,唐文远频繁去找苏清寒,这让她心里面那颗萌芽不断的生根发芽。

    情到深时,便很容易因为一些极小的情绪波动而转变为怨恨。

    “其实,我跟苏太妃没有什么,我只是在瑶华宫看了三天的书,三天内一面都未曾见她。我知道,这样说很让人难以信服。但是,我和苏雅之间以前确实发生过一些事。

    这些事跟感情无关,而是跟朝政有关,至于是什么,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以后有合适的时机,我会告诉你的。

    如果没有合适的时机,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吧。

    我再怎么糊涂,也知道苏雅是我父亲的妃子,怎么会做出那种糊涂事呢?”

    “倒是你,总是胡思乱想的,苏雅是你姑姑,我自然也会考虑你的想法。”

    “其实,我母后的话你也没必要听。我是个喜欢有仪式感的人,现在这样,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所以,你明白的我的意思吧?”

    “就是说……今晚不合适。不过等到成婚那天我会先选择你的。”

    苏清寒一直看着唐文远,眼神从一开始的幽怨,变到后来的疑惑。

    她凭女人的第六感感觉出来,唐文远说的话并不是假话。

    想想也是,平日里都那么正派,怎么可能忽然一下子就犯了糊涂呢?倒是自己多想了……

    苏清寒的内心顿时有些释然,释然之后,便是不甘。

    扯着唐文远的衣角,指了指床铺上的早生贵子。(花生、红枣、桂圆、莲子。)

    唐文远微微皱眉,“既然他们拿来了,便吃了吧。”

    苏清寒抿嘴笑了笑,顿时觉得唐文远像个孩子一样。

    她将脑袋枕在唐文远的肩头,心里面默默哼起曲来。

    即便是早已经习惯了不会说话的生活,可苏清寒内心还是非常渴望自己能够说话的。

    雨在外面下着,唐文远轻轻揽着苏清寒,有些无奈。

    你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系统?难道觉得朕是个随便的人吗?

    系统提示:宿主不是个随便的人,但宿主随便起来不是人,因此决定对宿主进行限制。

    “我特喵…………你有本事出来啊!”

    系统提示:略略略略略……

    “…………”

    整整一晚上,唐文远都这么轻轻抱着苏清寒,没有再说一句话。苏清寒倒是挺愿意听他讲话的,只不过她一个女孩子,又不会说,想跟唐文远聊些什么,都没有办法。

    如果两个人再坐到桌子前去用书写的方式交流,又担心破坏如此美好的氛围。

    大雨停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亮的差不多了。

    苏清寒躺在唐文远怀里,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唐文远手里拿着一把刀子,将自己的手指割破。

    而后把血液滴在床铺上的白布上。

    苏清寒羞赧下来,这些事她还是懂的。

    “总是母后的吩咐,样子还是要假装一下的。”

    苏清寒努了努嘴,打起手势,其实这是我的意思,跟太后没关系。

    唐文远看不懂,皱起眉头纳闷的问道:“你说什么?”

    苏清寒笑了笑,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看不懂就算了。

    ps:这两天就要上架了,上架以后会保持每天不低于三更,6000字的更新。简单说一些,这本书的主题节奏还是会走生活流,种田流,希望大家喜欢,多多投票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厉少宠妻至上(简〕〔史上最强炼气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