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国医 第三百三十一章 绝脉
    苗忠臣急忙拉住方寒:“既然小兄弟能从字里面就看出李老的身体状况,还请小兄弟好好给李老看一看啊。”

    “就是,李老可是咱们江州省的瑰宝啊。”

    “可不仅仅是咱江州省,更是咱们国家的瑰宝啊。”

    边上围观的几个老人这会儿才回过神来,你一言我一语。

    李清群倒是脸色淡然:“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李清群今年已经七十五岁了,也算是高寿了,我的情况我虽然不是很清楚,却也大概心中有数。”

    有句话叫做心有余而力不足,要是刚才不写这几个字,李清群或许对自己的第六感还不是很确信,可刚才写了几个字,他的心中其实对自己的情况有了猜测。

    特别是刚才准备些第四个字的时候,他是强行提着精气神,他有预感,或许第四个字写完,他就会坚持不住了。

    第四个字虽然被方寒打断了,李清群却也明白,他的情况估计不会太乐观。

    “李老,不管怎么说,还是让小友给你瞧一瞧吧。”苗忠臣一手拉住李清群。

    “就是啊李老,先让小友给你瞧一瞧。”边上众人也纷纷劝说。

    “也罢。”李清群叹了口气,然后看向方寒:“还不知道小友怎么称呼?”

    “我叫方寒。”

    “方小友。”李清群很是客气的向方寒点了点头,且不说方寒的医术,也不说方寒的年龄,淡淡方寒望字识字的这个本事就值得李清群重视了。

    朋友易得,知己难求。

    越是李清群这样的名家,越发在乎知己知音,他李清群的字写得再好,那也要有人认可,要有人看的懂,要不然岂不是对牛弹琴。

    “李老您先坐下,我给您老诊个脉。”

    众人扶着李清群在边上的椅子上坐下,方寒也在李清群边上坐定,这才伸手给李清群诊脉。

    方寒的手指往李清群的手腕上这么一搭,眉头就下意识的皱了一下。

    李清群的脉象极为散乱,脉在筋肉之间连连数急,三五不调,止而复作......

    诊了李清群的左手,方寒又换了右手,诊过之后,方寒沉吟了一下,又兑换了临时的宗师级切脉再次给李清群诊断了一番。

    边上众人见到方寒凝重,连续诊了好几次脉,都大气不敢喘一个,生怕打扰了方寒。

    一直等到方寒第二次诊脉结束,之前点评的那位老人这才轻声问:“方小友,李先生的情况如何?”

    方寒微微沉吟,久久无语。

    李清群笑着道:“方小友但说无妨,我老头子还撑的住。”

    “李老先生的情况非常不妙啊,从脉象和气色来看,李老先生的先天之气枯竭,后天之气将绝,脉是绝脉。”方寒轻声道。

    给李清群诊断之前,方寒其实已经有所判断,李清群现在看上去好像并不什么大碍,人能走,能吃,能喝,刚才甚至还差点写出了一副巅峰的书法作品,即便是刚才写出来的江、河、湖三个字也绝对是难得的好字。

    可事实上李清群的情况却极为严重,细细看,李清群的脸上好像笼罩着一层若隐若无的黑纱,这是死气缠绕,从脉象上看,李清群的脉象散乱,完全就是绝脉。

    《素问·玉机真藏论》中有说:“邪气胜者,精气衰也。故病甚者,胃气不能与之俱至于手太阳,故真脏之气独见,独见者,病胜脏也,故曰死。”

    “真肝脉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责责然,如按琴瑟弦……,真心脉至坚而搏,如循薏苡子累累然……;真肺脉至大而虚,如以毛羽中人肤……;真肾脉至搏而绝,如指弹石辟辟然……;真脾脉至弱而乍数乍疏……。诸真脏脉见者,皆死不治也。”

    《医学入门·死脉总诀》中也有关于类似的说法:“雀啄连来三五啄,屋漏半日一滴落,弹石硬来寻即散,搭指散乱真解索,鱼翔似有又似无?,虾蝦静中跳一跃,更有釜沸涌如羹,旦占夕死不须药。”

    这些说的都是中医中几种绝脉的表现形式。

    而李清群的脉象正是绝脉。

    通俗的来说,不仅仅是人,世上万物都有寿命,人绝对不可能长生不死,哪怕现在的医学已经相当的发达,人类的平均寿命不断的延长,可依然不存在长生不死。

    高寿一些的哪怕活到一百多岁,也总归会寿终正寝。

    现代科学眼睛表明人类的大概寿命一般在110~115岁左右;有的研究结论认为,一个人的寿命相当于一个人生长发育期的5~7倍左右。寿命的长短一方面受社会经济条件和卫生医疗水平的制约,不同社会不同时期有很大差别;另一方面由于体质、遗传因素、生活习惯、生活条件等个体差异的制约。

    从中医的角度来说,一个人的寿命也是受两方面制约的,一方面是先天,一方面是后天,先天指的是人出生之前,十月怀胎的这个阶段,后天则指的是人出生之后,从呱呱落地开始这个阶段。

    这两种说法其实大同小异。

    先天也就是指一个人的体质、遗传因素等等,后天指得也正是经济条件和卫生医疗以及一个人的生活习惯、生活条件等等。

    医生可以治病,也可以延缓患者的死亡,但是却绝对不可能让人长生不死,当然,或许几百数千年之后的医疗条件可以达到,可现在这个时代总归是不行的。

    而李清群的情况却正是如此,他的大限到了。

    身体器官的各个机能都已经开始丧失功能,胃气不复,生机不生,倘若不是刚才方寒一声打断,或许李清群会因为写出最后一个字儿透支完整个人的精气神,写完最后一个字就会一命呜呼。

    方寒打断了李清群,没让李清群写出最后一个字,却不代表真的挽救了李清群的性命,他刚才的打断充其量只能算是延缓。

    没有让李清群彻底透支了,李清群现在才能保留着最后的精气神,可这个精气神总归是会耗尽的。

    换而言之,现在的李清群就像是白血病患者一样,失去了造血功能,身体里面的血液流一点少一点,消耗一点少一点,没有了造血功能,最终是会走向死亡的。

    白血病患者还可以靠着输血延缓,可精气神却没办法输,生气不复,死气滋生,当生气彻底断绝,也就是李清群命丧之时。

    现在的李清群看上去还好端端的坐在这儿,有说有笑,可要去检查,绝对能发现,李清群的身体绝对非常糟糕。

    “绝脉?”苗忠臣直愣愣的看着方寒:“方小友,你的意思是李老已经没救了?”

    方寒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的道:“如果要准确一点的说,李老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算是病了,而是寿命到了。”

    旁人还没说话,李清群就禁不住截然长叹:“哎,可惜了,要是刚才能写完最后一个字......”

    话说了一般,李清群又止住了,当着方寒的面他一再这么说,明显有些不怎么合适,方寒虽然打断了他写最后一个字,可毕竟是一片好意。

    只是李清群依旧有些惋惜,对他来说生命真的是没有刚才一幅字重要。

    倘若他还有的活,或许还有机会,可从方寒刚才的话来看,他写不写最后一个字,其实也只是早死一两天和晚死一两天的区别。

    “方小友,难道就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之前点评的老人双眼希冀的看着方寒,犹豫道:“方小友能不能请郭老给李老检查一番?”

    方寒是郭文渊的学生,可方寒毕竟年轻,看上去才二十来岁,虽然因为方寒刚才的点评,众人并没有小看方寒,可比起郭文渊来,众人自然是更相信郭文渊一些。

    “这......”

    方寒没吭声,不过确实有些为难,倘若是别的情况,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给郭文渊打电话,亦或者介绍李清群去郭文渊的住处,可李清群的情况是绝脉啊。

    拥有着宗师级的望诊技能,刚才又兑换了宗师级的切脉,方寒对自己的判断还是很自信的,这是不治之症,别说是郭文渊,就是现在国内仅存的几位杏林国手齐聚,结果也是一样。

    以方寒的判断,李清群的大限也就是这两天了,而今天又是郭文渊过寿,倘若李清群在郭文渊的寿宴上去世......

    郭文渊或许不会说什么,郭明强身为医者或者也能理解,可郭家的其他人呢,必然会有人恼怒方寒的。

    “胡闹。”

    方寒正纠结着,李清泉已经出声了:“今天是郭老过寿,我们怎么能随意打扰,而且我也信得过方小友,我自己的情况我知道,何必扰人清静呢。”

    周围众人默不吭声,不过心中都不好受,李清群那可是一代大家啊,又是众人的知己好友,真要眼睁睁的看着李清群离世,他们怎么忍心?

    李清群没有再看其他人,而是看向方寒,笑着道:“方小友,刚才听你点评,知道你也是同道中人,方小友不介意在老头子面前展示一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