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国医 第三百五十五章 半夜急诊
    午饭很丰盛,田玲女士的手艺更是没的说,方寒吃的微微有些撑了。

    站在养生学的角度来说,饭吃七八分饱是最科学的,还有俗语说什么早上吃好,中午吃饱,晚上不吃正正好之类的。

    可事实上面对口舌之欲真正能控制的住的人并不多,比如军医出身却嗜酒如命的姜老,比如中医出身却吃撑了的方医生。

    吃过午饭,林雨欣并不急着走,甚至带着赵曼妮帮着田玲女士收拾碗筷,干家务。

    方寒则躺在院子的躺椅上玩手机,常同飞带着女朋友廖佳怡端着小马扎坐在边上。

    老爷子诊所同样没关门,这会儿来了患者,躺椅也正好空出来了。

    “方寒哥,听说你们江中院急诊科打算扩建,这是真的吗?”廖佳怡这会儿也熟了,坐在边上问着方寒一些问题。

    “嗯,已经开始扩建了,过一阵应该就会对外招人吧。”方寒道。

    “方寒哥你肯定会有正式编制吧?”

    “应该会有吧。”方寒回答的比较谦虚。

    “肯定会有的,方寒哥您可是今年的生十佳杰出青年医生呢。”廖佳怡奉承道。

    “小飞现在干什么工作呢?”方寒顺嘴问常同飞。

    “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呢。”常同飞道。

    政法专业的不外乎那么几条路,一个就是考公务员,进正规的政法系统,一个就是考律师证,走诉讼这一行,无论是哪一行都不是那么好干的。

    律师和医生差不多,那都要从实习开始,一边实习,一边拿证,一边提升学历,只有拿到证才算是出头。

    “我和方寒哥你是没法比的,律师实习同样不轻松,也没多少工资。”常同飞有些羡慕方寒。

    别的不说,单看这会儿还在楼上帮忙的林欣彤和赵曼妮就知道了,两位娇滴滴的美.女简直成了方家的佣人,那是什么活都干啊。

    常同飞原本还想坐在客厅喝会茶来的,赵曼妮已经开始打扫沙发了,他也坐不住了。

    方寒没回应,依旧玩着手机,面对常同飞这样的羡慕,他是不好给予什么回应的,毕竟他现在实习是有奖金的,特别是梁群风在的时候,每个月奖金换不少。

    即便是在骨科实习的时候也同样有奖金。

    这半年方寒已经攒了有二十来万了,这还不算用来给冯老垫付医药费的十万,这么算的话半年就收入三十来万了,真的有些吓人。

    方寒最近考虑着是不是买辆车。

    宝马奥迪奔驰之类的不予考虑,哪怕是帕萨特迈腾之类的方寒也打算排除,不能刚开始就和方主任一个级别,显得有点飘。

    他玩着手机,顺嘴问常同飞:“小飞,你说买车的话什么车性价比高一些,即实用又不算太贵,地方还大,还耐用。”

    常同飞愣了一下,他不是很清楚方寒的存款,不过大姨家的情况他还是知道的,并不算太宽裕,事实上今天他陪着田敏女士前来拜年还有借钱的意思。

    这结婚可不是儿戏,买车买房之类的不说,彩礼就不是一笔小数目。

    常同飞和廖佳怡是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就互相爱慕,后来虽然没有考上一所大学,却在一个城市,即便如此廖家也要了十几万的彩礼。

    “要说即实用性价比又高,空间又大那自然是五菱宏光了。”老方同志推着属于方家自己的共享单车走了进来,插了一句嘴。

    “五菱宏光?”方寒抬头看向老方,老方同志正在放自己的共享单车,今天老方同志也出门拜年去了。

    “五菱宏光真的可以?”方寒询问老方,这车他是打算给老方买的。

    “你能买五菱宏光我就很高兴了。”老方同志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方寒,还五菱宏光真的可以,五菱宏光他现在都买不起。

    方家的财政大权那是田玲女士全权掌握,留着给儿子娶媳妇呢,虽然田玲女士认为儿子的婚姻大事并不需要发愁,可钱还是要存一些的,车子房子之类的哪怕女方负责,酒席自家好歹要负责吧,所有的都让女方负责,这好像有些不合适。

    田玲女士可不想让儿子上门,女方真要负担的太多,那就和上门没什么区别了。

    方寒有些不太想和老方同志说话,老方同志喜欢女儿,和儿子说话总是带着刺,既然老方同志对五菱宏光没什么意见的话,那么方寒就决定给老方同志买一辆五菱宏光聊表孝心。

    .....

    下午三点多,田敏女士带着儿子和未来儿媳告辞了,林欣彤也带着赵曼妮告辞了。

    方寒亲自送着田敏女士一家出了门,回到院子再次躺在方老爷子的专属躺椅上玩手机。

    没人打扰,方寒匹配了一局游戏,趁着飞机还没起飞,挥舞着拳头正四处揍人呢,彭东海迈着步子走了进来。

    “小寒玩游戏呢?”

    “嗯。”方寒点着头,微微坐起身,一指边上的小马扎:“海子哥坐。”

    彭东海在小马扎上坐下,下意识的从兜里掏出一盒中华烟,摸出一根递给方寒,刚递过去这才想起方寒不抽烟,干笑道:“忘了你不抽。”

    说着彭东海又把烟塞了回去,并没有当着方寒的面抽烟,很显然给予了方寒极大的尊重。

    方寒给了彭东海一个礼貌式的微笑,继续低头玩手机,这会儿飞机已经起飞了,方寒看着手机屏幕,正打算找地方降落呢。

    彭东海也不打扰,就坐在边上。

    大概三分钟不到,方寒放下手机:“海子哥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这不是闲着吗,过来聊聊天。”彭东海笑着道。

    “哦!”方寒应了一声,也没有再开游戏,等着彭东海开头,聊天嘛,总要有个话题。

    彭东海见到方寒不再问,只好干笑两声,自己起头:“今天中午家里来的客人不少?”

    “也没什么客人,我小姨带着他儿子和儿媳。”方寒道,至于顺林欣彤和赵曼妮他直接就忽略了,不算客人。

    “小姨和儿媳?”彭东海一愣,感情人家已经结婚了。

    他顿时有些小失望,意兴阑珊的站起身:“那小寒你忙着,我有事就先走了。”

    “啊,不在坐一会儿了?”方寒有些发懵,不是说聊天吗,怎么这就走了?

    “不了,改天有空再聊。”彭东海挥了挥手,心中很是有些不是滋味,怎么就成了儿媳了呢?一边往外走,彭东海一边摸出烟盒拿出一个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

    ......

    方寒回篷花村的话,休假至少都是两天,一天时间太紧张,时间都耽误在了路上。

    第二天凌晨三点多,方寒睡的迷迷糊糊,就听到老爷子在楼下喊:“小寒。,来一下。”

    方寒一个翻身起来,确定自己没听错,这才急忙穿了衣服下了楼,来到楼下,方寒就看到诊所的灯亮着。

    掀开帘子进了诊所,里面除了老爷子还有一对青年夫妇,青年夫妇方寒认识,青年叫彭小军,女人正是彭小军的妻子,家就住在巷子口。

    彭小军两口子这会儿正满脸焦急的站在老爷子边上,老爷子正在给一位五六岁左右的小男孩检查。

    听到脚步声,老爷子急忙招手:“小寒,快来看看。”

    方寒急忙上前,只见小男孩四肢抽搐,两眼上吊,嘴角流涎......

    “什么时候发生的,多长时间了?”

    方寒一边伸手诊脉,一边出声询问。

    “正睡着就这样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彭小军都快急哭了,他的妻子更是满脸担忧,带着哭腔询问:“方叔,小寒,这是不是羊角风?”

    “怎么回事羊角风呢,咱们家有没有人有这个病。”彭小军急忙瞪了妻子一眼。

    羊角风又称癫痫,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神经疾病,临床表现以反复发作的短暂意识丧失、肢体痉挛及抽搐为特点。

    一般来说羊角风这种病症并不致命,不过却非常难以根治,一旦患上往往就是一辈子的事情,而且这种病遗传的概率不低。

    往往家里有孩子换了羊角风,特别是男孩子,家里都是一边偷偷治疗一边对外隐瞒,生怕这个病被人知道从而导致男孩子找不到对象亦或者被人歧视。

    方寒摸了脉,又摸了小男孩的双手双脚,之后掀开小男孩的上衣,之间小男孩的腹部鼓胀,方寒用手敲了敲,甚至能听到声音。

    “身上发热,双脚冰凉......”

    方寒微微沉吟:“这不是羊角风,是食积化热!”

    两口子一听不是羊角风,顿时松了口气,彭小军急忙问:“小寒,什么是食积化热,严重不,要不要打120!”

    “食积化热通俗的说就是吃多了,食物堆积在胃部,导致腹疼欧尼,阳明腑实,腹胀便闭......从而导致阳气不能下达,热气壅中......”

    “吃撑了?”

    彭小军一听,就又瞪向妻子:“看看,我说什么来的,我说让少吃点,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

    彭小军的妻子这会儿也不敢吭声了,儿子这个样子可是把他吓得不轻。

    方寒没再解释,走到边上迅速写了一个方子然后递给老爷子,他自己则去边上直接抓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