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国医 第二百二十四章 第三扁鹊
    一众记者都紧紧的盯着方寒,众多摄像头和相机也都对准方寒,大家都很好奇,方寒打算用什么方法证明?

    不错,是证明,虽然方寒之前话说的漂亮,可在场的记者都清楚,这其实还是证明。

    空口白话,口说无凭,说的再好那也要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

    江中院上千患者是证明,全国每年被中医治愈的百万患者是证明,可对记者们来说,他们最渴望的还是现场的证明。

    方寒面带笑容,眼睛上下打量着上前的女记者,缓缓开口:“请问您贵姓?”

    “我姓刘。”女记者更加不好意思了,她可是今天第一位被方寒这么询问的记者呢,不,是女生呢。

    “刘记者的月事有半个月没来了吧,但是用验孕.棒却没有测出怀孕?”

    “啊!”

    刘记者瞬间嘴巴大张,满脸的难以置信,有些吃惊的问:“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不仅是刘记者,现场的其他人也都大吃一惊,方寒是语出惊人,可配合刘记者的表情,即便是傻子也知道方寒说准了。

    方寒笑着道:“您这个不是怀孕,而是因为作息不规律,睡眠不好而导致阴阳失调,月事不规律,您要有时间,等会儿去内科挂个号,让我们江中院内科的医生给您调理一下。”

    “好,好。”刘记者连连点头:“方医生,谢谢您。”

    方寒不再理会刘记者,而是看向其他人:“还有谁需要检验一下我的水平?”

    “方医生,我,我......”人群中不少记者都大声喊着。

    这会儿大家都看出来了,方寒这是打算现场展示中医的望诊能力啊。

    望而知之那可要比诊脉断病还神奇。

    “来,你上前两步。”方寒向对方招了招手。

    人群主动的给对方让了一条道,男记者迈步上前,走了两三步,方寒就笑着道:“如果我没看错,你这左脚骨裂还没有彻底康复吧,带伤上阵,这位记者朋友很敬业嘛。”

    男记者愣住了,吃惊的道:“这您都看得出来,我现在走路已经正常了好不好?”

    “别人看不出来,不代表我看不出来。”

    视频前面的杨永群吃了已经,豁然站起身来:“这......这位方医生的望诊水准已经达到了大师级别了啊。”

    康熙晨也吃惊不小:“这是望而知之,方医生太厉害了。”

    同样观看视频直播的罗元辰同样吃惊不小:“小方这望气水平这么高?”

    周同辉呵呵笑道:“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他的针灸水准同样是国手级别的,望气水准不低很正常。”

    “望而知之,了不起啊。”

    “这是单靠望诊就判断出了病症......”

    观看视频的一群中医人此时都被方寒震的不轻。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作为业内人士,观看视频的中医人都清楚想要达到望而知之的程度有多难,想要单纯的依靠望诊断病要比依仗诊脉断病难得多。

    杨永辉重新坐在了椅子上,端起自己的陶瓷茶杯缓缓的喝了一口浓茶,这才道:“原来这位方医生是胸有成竹,自信满满,亏我之前还替他担心了。”

    康熙晨很会接话,笑着道:“是啊,方医生是成竹在胸,所以才敢当着这么多新闻媒体的面展示能力,如此一来,就更有说服力。”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杨永辉笑着道:“有机会真想亲自见一见这位年轻人。”

    康熙晨把这句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作为学生,除了跟随老师学艺之外,其余时候就是老师的贴心小棉袄,要急老师之所急,想老师之所想,只有如此,才能永远在老师面前受宠,从而学到更多的东西。

    杨永辉作为燕京中医药学院的教授,手底下的学生非常多,可能时时陪在杨永辉身边,随时前来杨永辉办公室的学生却寥寥无几。

    江中院门口,沈副院长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小子,总是让人意外啊。”

    方浩洋笑着道:“千万不要用年龄和职称去衡量小方,这小子虽然年轻,本事却异于常人。”

    秦卫华瞪了方浩洋一眼:“你就得瑟。”

    “我就得瑟了,你咬我。”方浩洋很得意,这么优秀的年轻人,这么好的一颗苗子,如今正是自己科室的,以后那也是自己科室的。

    为了留下方寒,方浩洋那可是花费了不少的代价的。

    中西医结合的现代化科室计划方浩洋并不是最近才有的,是早就有了,可为什么现在着急实施,他正是为了留住方寒,一旦方寒掌握了一些西医方面的技能,到时候急诊科就成了方寒的不二之选,秦卫华的拉拢那就没什么威胁了。

    “方医生好厉害啊。”急诊科的护士们这会儿也激动的不行,一个个拿着手机拍摄着小视频。

    这可是自家科室的医生,这么本事,还这么帅。

    想着等视频发到朋友圈,下面无数的点赞,一溜羡慕的评论,小护士们的热情就更高了。

    “方医生的水平又进步了。”江枫站在李小飞边上,幽幽的说道。

    李小飞回头看了一眼江枫,点头表示认可:“老师的水平确实又提高了,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老师两个字,李小飞咬的非常重。

    江枫稍微远离了李小飞两步,这小子现在也开始飘了啊。

    现场的记者们更是被方寒的表现勾起了兴趣,一个个高声大喊:“方医生,方医生,您看看我,看看我。”

    记者们这会儿真的是彻底被方寒点燃了,今天这一趟来的太值了,不仅仅采访到了方寒这么帅气的网红医生,更是听到了方寒关于诊脉验孕的应答,同时又看到了这么神奇的望诊,不虚此行啊。

    记者们甚至已经看到今天的报道和视频发出去之后的火爆场景了。

    “你这粉底擦的有点厚啊,来,我诊个脉。”方寒向又一位发问的女记者招了招手。

    女记者被方寒一句话说的有些扭捏,不过还是向前两步,向方寒伸出了胳膊。

    要是换个场合,换个人,谁要是敢说她粉底擦的厚,她绝对和对方没完,可这会儿,面对说话的方寒,女记者那是一点脾气也没有,甚至有些庆幸。

    边上不少女记者甚至都有些后悔,自己要是也擦上厚厚的粉底,岂不是也能让方医生诊脉了。

    方寒一边摸着女记者的寸关尺诊脉,一边随口道:“如果我没有判断错,您前不久去外地了吧,还感染了风寒,自己买了点感冒药吃了?”

    女记者满脸惊色,连连点头:“方医生,您简直太神了,我出门您都知道,还能知道我感冒过。”

    方寒继续道:“你的感冒表面上看确实是好了,不过风湿寒毒却没有完全祛除,还残留在身体里面,最多半个月您还会再生一次病。”

    女记者一愣:“不会吧?”

    方寒松开她的手腕:“你要是不信,可以半个月以后再来,记得,千万不要随便去看病,要来江中院,要不然出了什么意外,我可不负责。”

    华菱急忙上前:“方医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寒笑着道:“中医和西医虽然没有什么优劣之分,但是却也各有所长,各有所短,这位记者朋友再次发病,到时候西医方面诊断可能不会太明显,搞不好会误诊,容易出现差错。”

    女记者吓了一跳,急忙道:“方医生,到时候我一定来江中院,到时候您能亲自给我看病吗?”

    “您去内科找我们江中院内科的医生看也是一样的,当然,您来急诊科找我也可以。”方寒笑着道。

    又有记者问:“方医生,既然您看出马记者半个月后还要生病,难道就没有预防的手段吗?”

    所有记者都看向了方寒,都想知道答案。

    “我自然是有预防的手段的,可我现在给马记者预防了,有人说我判断的不准,危言耸听,亦或者说我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那我岂不是很冤枉?要是因此又有人针对中医,说中医都是骗子,就喜欢忽悠人,吓唬人,那中医岂不是很冤枉?”

    众记者们顿时雅雀无声,一些人听出来了,方寒这话其实有着讽刺的意味在其中,方寒说的那句‘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正是《扁鹊见蔡桓公》里面蔡桓公讽刺医者的话语,可最后蔡桓公的结局如何呢?

    现今社会认为中医“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的人可不在少数,蔡桓公的先例在前,可吸取教训的人却不多。

    方寒哈哈一笑:“开个玩笑,作为医生,怎么能为了一己之私看着患者饱受痛苦。”

    说着话,方寒看向女记者:“等会儿您来找我,我给您个方子,您回去吃上两剂,保证您的湿寒彻底祛除。”

    女记者却摇头:“不,既然方医生您不能看着患者饱受痛苦而不在乎被人误解,那么作为记者,我也愿意以身作则,让那些对中医抱有成见的人看一看,让他们看看您究竟判断的准不准,究竟是您危言耸听,还是中医确实博大精深。”

    华菱刚才一直在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在方医生面前讨好,此时急忙上前一步道:“方医生,我曾看过一篇文章,文章上面说神医扁鹊其实还有两个哥哥,扁鹊排行第三,他也对外人说他自己的医术也是排行第三,不如他的两个哥哥,是不是这样子?”

    正在观看视频的罗元辰看到这里也忍不住笑了:“这个小方很有人缘啊,这位女记者好像是刻意在给他找话题。”

    周同辉笑着道:“这个女记者我有印象,好像是江州日报的,之前采访过小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