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三千苏迎夏〕〔豪门私藏挚爱妻〕〔韩三千苏迎夏全文〕〔刁蛮甜妻不好宠〕〔超级女婿〕〔神级基地〕〔都市之最强仙帝〕〔海贼之黑色降临〕〔重生之福运肥妻〕〔拐个王爷来种田〕〔执魏〕〔傲娇摄政王,你命〕〔见证艾泽拉斯〕〔超级兵王归来〕〔神级狂婿〕〔大唐第一节度使〕〔吕基之封神西游〕〔最狂神婿〕〔惹火甜妻:宝贝,〕〔王牌分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雄霸万古 第二百三十五章轻蔑
    李非鱼杀机已动,这李元钟就没有必要活在这世上,此人太狂妄与嚣张,不过就是温室里一朵经不起风吹雨打的娇嫩花朵,就算是在天资卓越将来也成不了任何气候。

    就算是李非鱼今天不杀他,此人下来也会是在别人的手中。

    李非鱼手中青铜战矛爆发出璀璨的光芒,青光炸现,杀气冲天,只见那古老的战矛猛然向着李元钟刺过去,速度迅猛自己。

    在场各族的强者无不震惊,没想到李非鱼竟然真的如此胆大包天,真的敢杀炎族李家的明日之星,那可是炎族的一个宝贝啊。

    “锵”!

    但是就在一瞬间一股磅礴的力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一道极光落在李非鱼的战矛之上,顿时间发出铿锵之声,李非鱼身体猛然一颤,快速倒退,这绝对是强者,超越了七条脉的强者,应该是八条脉无疑了。

    七条脉与八条脉之间的差距也是很大的,修为越到后面,境界只见的差距就越大,这七条脉与八条脉虽然统称为凝脉巅峰,但是八条脉严格来说才算是真正的巅峰。

    “看来我炎族李家是很久没有出手了,不管是什么人都敢杀到我李家的头上”!一个凄厉苍老的声音冷幽幽的传来,下一刻一道神光一闪而过,只见一个老者缓缓出现在李元钟的背后,同时以大法力将李元钟保护起来。

    来人很强大,是八条脉无疑了。

    那老者披头散发,目光阴鸷,一张如同老松树皮的老脸看着让人瘆得慌,不知道这老货到底活了多少年,他直勾勾的盯着李非鱼。

    “混账,你们怎么不等我死了再来”!李元钟怒吼不断,冲着那老者嘶吼谩骂,现在倒是威风起来,仿佛前一刻跪在地上求饶的不是他。

    看到这一幕许多人面面相觑,这李元钟果然是仗势欺人的家伙。

    他仗着自己是炎族李家的明日之星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这老者光是从表面上看也都可以当他爷爷了,可是他却目无尊长的样子对对方怒吼谩骂。

    不过李元钟的地位真的不简单,那老者对他非常恭敬的样子。

    “公子恕罪”!

    “看来我炎族李家的威慑力不在了,这么多人看着我家公子被人欺负,就不知道吱一声”!那老者冷冽的目光扫过在场无数强者,一道杀气一闪而过。

    一时间许多人心已寒,这炎族李家的人真是够霸道的,难道不出手帮忙也是一种罪过吗?

    李非鱼也一脸冷笑的样子,不过他更多的注意力是放在那老者身上,这老者真的很可怕,修为深不可测,自己不是对手。

    “哪里那么多废话,先别管这些废物,先将李非鱼给我拿下,我要将它碎尸万段千刀万剐”。李元钟怒吼不断。

    “是”!那老者应了一声,嘴角带着残忍而轻蔑的冷笑,盯着李非鱼,一瞬间强大的力量爆发出来。

    “我倒是很想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竟然如此猖狂,竟然敢不把我炎族李家放在眼中”。那老者冷冷道,他一口一个炎族李家,是在可以标榜自己的身份,身为炎族的后人身份就是要高人一等。

    但是下一刻那老者便出手了,他的速度太快了,只见他化作一道流光一闪而过,带着冲天的杀气向李非鱼杀过去。

    “给我抓活的,我要好好折磨他”!李元钟在后面残忍的说道。

    李非鱼一凛,感觉到莫大的危险,这八条脉的强者比七条脉强大太多了,自己万万不是对手,李非鱼背后万道血焰一闪而过,快速避退。

    就在李非鱼刚刚离开原地的时候那老者便已经到了,他速度太快了,李非鱼险之又险的避开,在场恐怕也就只有李非鱼能够避开,让那老者扑了个空。

    那老者目光微微诧异,在此之前丝毫没有将李非鱼看在眼中,在他眼中李非鱼就是一个杂鱼,没想到眼中的杂鱼竟然能够避开他的力量,这倒是让他惊奇。

    不过他眼中多了一丝玩味的味道。

    “有点意思,不过逃也是一种本领”!他笑着说道,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冷笑。

    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他这是在对李非鱼的一种嘲讽,李非鱼面对他只有逃的份。

    “的确是一种本领,这不是你这种老东西可拥有的”。李非鱼冷笑,“恐怕你当年在这个年龄的时候还飞不起来吧”!李非鱼同样嘲讽不断,直接问给他回应。

    顿时间那老者面色一沉,怒气冲天,很显然李非鱼说到他的痛楚,虽然他现在身为凝脉巅峰的无上强者,可是他的确是没有什么天赋,这一辈子就只能止步于这凝脉了,一生在没有突破的希望。

    当年在李非鱼这个年级的时候他的确是还飞不起来,都才刚刚通灵,要不然他也不会沦落到保护李元钟这样一个傲慢的公子哥了,没有任何做为。

    同时不少天才都一脸讥笑,这老者的确是没有任何天赋,李非鱼的确是说到他的痛楚,在场绝大多数的人天赋都远在这老者之上。

    “小崽子,牙尖嘴利是不行的”!只见他探出一直枯瘦的手掌,向前缓缓伸过去,虽然动作缓慢速度并不快,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许多然都感觉面对这枯瘦手掌的时候都无法避开。

    李非鱼色变,的确是如此,这老者看着是随意出手,但是他的手段很可怕,那枯瘦的手掌似乎将他给锁定了,不管自己跑到什么地方那手掌似乎都在不停的靠近,这一招绝对不简单。

    “小家伙,就这点手段也敢在我面前狂妄,在我的面前你就是一条蚯蚓,不管你百般折腾也终究是逃不出我的手手掌,我已经将你锁定,一条不起眼的蚯蚓也敢在我这巨象的面前翻起风浪”?那老者淡淡的说道,但是一字一词都带着无比的轻蔑。

    李非鱼不断遁逃,可是那枯瘦的手掌死死地将他锁定,根本就没有办法避开,那手掌演化出一道触手般的东西,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就是这样,我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弱小,一条水沟里的老鼠也想要跑到台面上来”!李元钟冷笑不断,他如同一个观众在看一场好戏。

    “老不死的,都黄土埋脖子了,还不回家养老送终”。李非鱼怒气冲天,是可忍熟可忍,欺人太甚了。

    就在这时,李非鱼猛然停住脚步,豁然转身,这样一味的遁逃根本就不起作用,还不如直面天地。

    李非鱼豁然出手,手中战矛猛然向前一刺,顿时间青光万道,每一道青绿色的光芒都化作一道战矛的虚影。

    “老鼠终于不逃了”!老者冷笑,同时手掌向前猛然一拍,顿时间浑厚的掌力落下来,一道道神霞如同垂天之云淹没李非鱼的攻击。

    一瞬间李非鱼的攻击便失去了任何作用。

    同时磅礴的力量向李非鱼压过去,霎时间李非鱼体内气血翻涌,受到了很大的冲击,直接倒飞出去,不过并没有受伤,毕竟他现在体魄无双,但是如果这样的攻击再来几次的话恐怕也会被活活震死的。

    那老者不断出手,每一击都并没什么杀伤力,而是以强大的力量震李非鱼,使得李非鱼不断倒退,体内气血不停的翻滚,这老者的手段太强大了。

    李非鱼色变,这老者是在用他之前对付那七条脉强者的手段对付他。

    “没那么容易”!李非鱼一声大吼,顿时间体内气血翻涌不断,他身后一尊高大无比烈焰巨人焚天战神出现,高达百丈的高度,威猛无边。

    巨大的拳头落下来,带着浩瀚无边的力量,四周火焰冲天,巨大的拳头落在砸在那老者的枯瘦上,同时熊熊烈焰将那老者淹没在里面。

    一瞬间所有人都变色,这怎么可能?那可是八条脉的强者。

    之人听见那烈焰中传来一声怒吼,下一个熊熊的火焰中爆发出一道恐怖的力量,熊熊烈焰向四面八方散开,化为乌有。

    那老者冷冷的盯着了非鱼,面色更加阴沉,杀气冲天,他并没有受伤,只是身上的一些衣物被烧到了,但是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奇耻大辱,竟然被一个比他弱小那么多的人给接近了身体,要不是他的反应快的话,还真的有可能受伤。

    “看来到是小看了你这小小的老鼠”!他轻蔑的说道。

    “老家伙,今天让你成焦尸”!李非鱼大吼,伸手焚天战神不断震动,滚滚的血气之力散开,惊天动地,背后一对巨大的火翼不停的闪动,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火光冲天。

    “你倒是可以抓回去研究研究”!那老者冷笑,盯着李非鱼身后那一尊巨大的法相,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李非鱼猛然暴起,手中的青铜战矛顿时间放大数百倍被那焚天战神握在手中,凌空一矛刺出去,霸道的力量浩瀚无边,同时李非鱼背后一对巨大的火翼如同天刀一般斩出去,烈焰如同洪水奔腾。

    “小道尔”!那老者冷冷一笑,并没有将李非鱼的攻击放在眼中,他对自己的力量有绝对的自信。

    只见那老者双手重叠在一起,雄浑的掌力在他面前化作一道气墙,一瞬将将李非鱼霸道一击抵挡在外面。

    一瞬间天地都仿佛震动了一些,李非鱼身体猛然一颤,同时一声大吼,力量更大,巨大的通天战矛,继续刺出去,竟然在那雄浑的气墙之上开了一道口子。

    那老子一声冷哼,体内爆发出璀璨的光芒,雄浑的力量再一次爆发出来,铺天盖地,镇压四方。

    “滚”!他一声大吼,灵气冲霄。

    一瞬间李非鱼倒飞出去,不过那老者一声大吼,竟然有鲜血飞溅出来,李非鱼背后如同天刀的火翼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口子,有鲜血飞溅出来。

    “杀”!那老者怒吼,他竟然被李非鱼给伤到了,虽然是他自己大意,但是这也绝对是不允许的,他可是堂堂八条脉的强这也怎么会被一个境界差那么多的人伤到?

    但是再次望去,李非鱼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那帝者通天道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为龙之道〕〔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我从诡秘中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