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雄霸万古 第三百九十二章为焚天战体而来
    “因为天殇是男的”!这是天女给出的原因,就因为都是男的才好出手,谁也不占谁的便宜,李非鱼翻白眼,这丫头都是什么逻辑。

    “还有一个是丫头,万一到时候你占人家便宜怎么办,现在众所周知你李非鱼就是一个登徒子,人家肯定早就防着你了,怎么可能拿出来让你欺负呢”。

    李非鱼彻底无语了,这丫头到底是谁教出来的。

    “天殇是云老六的第九世孙,也是他最喜爱的后辈之一,听说天殇那家伙出生的时候伴有七彩霞云,手捏神秘神通”。

    “手捏神通”?李非鱼一惊,这天殇果真了不得,竟然会有伴生术,这是相当可怕的,这种神通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

    “对”。天女点了点头。

    这世间不乏有大气运者,天造之才,自他们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得到上苍的眷顾,出生时与其他生灵不一样。

    有的伴有天地异象,也有生灵身上刻有神通或是符文,亦有天生就有这强大血脉,等等,与体质是异曲同工。

    但是这样的生灵太少了,百万中无一的概率。

    “不过我感觉比起你这焚天战体,恐怕还是你要珍贵一些,就不要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天女笑着说道。

    李非鱼哑然,不过天女这话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只不过这比喻用的不怎么好。

    “他到底有多强大”?李非鱼很关心这一点。

    “这个具体的我还真的不知道,他方正两年前他就已经凝脉巅峰的强者,那时候刚从狩猎之地回来呢,这两年听说他的实力也是也发的深不可测,绝对已经是冲霄境界强者在同辈中称王,而且还是佼佼者,反正相当可怕了”。天女道。

    李非鱼点了点头,的确是如此,如今能够在同辈中称王的大多数都是已经冲霄。

    “哎,那小子的确不凡,可惜还是败了啊,他在凝脉巅峰的时候去挑战我哥哥,结果被我哥一只手镇压了,惨啊”。天女摇了摇头说道,有一种老气横秋的感觉。

    “那你那个妖孽哥哥又有多么强大”。李非鱼震惊,当初在狩猎之地的最后时刻曾经见过天女的哥哥,那位神秘的天子,一个相当强大的人物,当时他的修为并没有真正的展现出来,不过他体魄无双,很强大,似乎比起同辈中的王者都要厉害许多,他当时就光是靠着自己肉身的力量就抵住了那五行之力的压力。

    “我警告你,我哥哥是天才”。天女竖着食指警告着李非鱼说道,十分不满,她一心维护自己的兄长,不容外人说其半句不好。

    但是,天女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李非鱼彻底无语了。

    “他只是天才得有点妖孽了而已,可不像你说得那样”。天女小声道。

    李非鱼一脸古怪的看着天女,真不知道这丫头是在维护自己的兄长还是在损他?这样的逻辑都有,两者之间有区别吗?。

    “以后不准你再说我哥哥的坏话了,否则我叫他来镇压你”。天女气鼓鼓的说道。

    “你自己不是还在说吗”?

    “哼,他是我的兄长,我当然可以说他的坏话,总不能平白无故的让我当哥哥吧,占我便宜”天女十分有理的说道。

    “再说了,我刚刚可不是在说他的坏话,我是在夸他”。

    李非鱼摇了摇头,这丫头说话一套一套的,古灵精怪,让人难以琢磨。

    “天殇”!李非鱼自言自语,怎么会起这样一个名字,似乎有点不吉利。

    “我估摸着这一战不用打了”。李非鱼道。

    “你怕了”?天女凑近来盯着李非鱼,一脸鄙视的说道。

    “我是怕这一战我将他杀了,早夭,你看他这名字就注定了他的结局,不吉利,我怕我这一战将他打死了,到时候得罪了那云六爷,万一你都保不住我怎么办”。李非鱼道。

    “甭怕,到时候下手轻一点,只要打得他连老祖宗都不认识就行了,别下杀手”!天女笑着说道,两颗雪白的小虎牙露出来,俏皮可爱。

    李非鱼无语了,他感觉那云六爷是不是得罪了这丫头,天殇的老祖宗不就是那云六爷吗?

    李非鱼眼中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故意想要让他和那天殇一战。

    “别怕,这段时间天殇估摸着还在那古战场狂奔撒野呢,还得再等一段时间,这几天本姑娘带你好好玩,看看我天族的繁华,绝对不想别人说的那样没落”。天女道。

    “焚天战体李非鱼何在”!就在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想起,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惊天动地而来,镇压四方。

    “呀!这个声音是?见鬼了”。天女一声惊叫。

    “什么人”?李非鱼一惊,来人不简单,修为很强大,光是这一声大吼便可以察觉出来。

    李非鱼身体瞬间而动,直接冲出去,如今李非鱼的修为在同辈中绝对是佼佼者,速度极快。

    天女也不遑多让,紧跟着出现。

    只见远处的镜湖边上,一个高达而身材匀称的背影站在那里,一头黑色为长发皮落在双肩,如同黑色瀑布一般,头戴紫金冠,身穿暗黑色金丝镶边的长袍,上面点缀着古老的图案。

    李非鱼微微一惊,这人不简单,身上有一种强大的力量蛰伏起来,如同一头凶兽蛰伏起来,相当可怕。

    那男子缓缓转身,只见那男子长得相当英俊,有一种男子汉的感觉,站在那里,像是顶天立地,有一种霸道气息,眼眸之间一道精光一闪而过,强大气息瞬间散开而又瞬间收敛。

    这个男子给人一种不苟言笑,表情相当当然。

    “你怎么回来了”?天女惊讶。

    “你不是应该在古战场拼死拼活吗?不会是不战而逃吧”天女古怪的盯着那男子。

    一时间那男子面色一僵,冲着天女笑了笑,但是就是那笑容看着都并不自然,有些僵硬的样子。

    “那地方有天子就足够了,都是我天族要的东西,谁带回来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既然焚天战体到了我天族,又何必去那古战场拼杀”。那年青男子淡淡的说道。

    他看了一眼李非鱼,很显然是冲着李非鱼来的。

    “你就是焚天战体李非鱼”?他淡淡的说道。

    “正主”!天女瘪了瘪嘴盯着那男子,一脸细小的样子。顿时间李非鱼便明白过来此人到底是谁了。

    “天殇”!李非鱼道。

    “不错,就是我”!天殇点头。

    “你敢来我天族,的确是勇气可嘉,还敢将我六爷一脉的年青强者给打了一个遍”!天殇淡淡道。

    李非鱼一笑,明白什么事情。

    “六爷这辈子最为痛恨的就是体内留着焚天战血的人,尤其是炎族李家的后人,你是炎族李家的人,倒是有点意思”!天殇道。

    “这小子就是冲着你们云老六这一脉来的”。天女突然道。

    顿时间李非鱼满头黑线,这丫头还真是会起哄,看来这丫头是故意挑起自己与天殇的一战,绝对是故意的。

    “你我之间有一战,这是宿命的对决,也是家族的对决”!天殇道。

    “我没有任何意见”!李非鱼道,既然天殇想要一战,他当然不介意,同时他也想要看看这天族年青天骄到底有多么强大。

    “焚天战体”?话才落音,只听见一个声音响彻四方而来,同时一个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镇压四方上下。

    李非鱼一惊,什么人?直接就出手,不光是李非鱼震惊,就是天女和天上都不由得一愣,那一张来的很快,而且力量很强大。

    “这又是谁”?天女嘀咕着。

    李非鱼不敢大意,冲天而起,同时焚天之力炸开,滔天烈焰不断翻滚,李非鱼逆天而上,就是一拳对上去,将自身全部力量都施展出来。

    但是这一次李非鱼惊恐,因为他感觉那手掌代合浩瀚的力量,自己的攻击竟然如同泥牛如何,没有任何的作用,很可怕。

    那手掌轻微一震,一瞬间李非鱼便翻滚落在地上,体内气血翻涌。

    “果然是太初焚天”!一个宏伟浩瀚的声音传开。

    就在这时,这片一阵动荡,一股强大的气息至天际传来,惊天动地,气盖山河。

    那股气息十分强大,如同上苍之力,使得这一片空间的压力都倍增。

    一个男子出现,三十岁左右,丰神如玉,玉树临风,肌肤白皙,身体修长,眸光深邃,面色冰冷,有一种不立自威之感。

    “六爷”!

    “云老六”!

    天女与天殇惊讶的声音同时响起。

    李非鱼惊讶,这就是天族赫赫有名的六爷天重云吗?

    “果然是太初焚天,焚天战体”!云六爷双手背在背后淡淡的说道,一双深邃的眸子盯着李非鱼像是能够将其洞穿。

    云六爷很强大,深不可测,他站在那里有一种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如同一头真龙蛰伏。

    云六爷,天族十三脉中一个神一般的存在,绝对恐怖,是无敌人物,整个南荒都是少有敌手的,就是天族家主对他都是忌惮三分。

    “炎族李家?太初焚天?有点意思”!云六爷道。

    “老六,你我兄弟多少年没见了”!就在这时,只见远处几道身影联袂而来,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到了湖边。

    五爷一头白发,十三爷一头紫发披肩,紧接着又是几道声音快速而来,无不是天族的强者,都是天族十三脉的诸位脉主。

    同时还有不少各各脉的强者,因为云六爷的出关对于整个天族来说绝对是一件大事情,这位爷可是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就连他那一脉的事物都没有管理过,没想到今天竟然出来了。

    “老六,此次出关就该活动活动了,在族中多待些日子吧”。

    突然,空间凹陷下去,随即破碎,一道十丈长的空间裂缝出现,一个人影至虚无中走出来。

    一个中年男子,高大魁梧,肌肤呈现古铜色,强健有力,一身紫色长袍,使得他更显高贵,亦有紫色神光流动。

    身后有一百零八道阴阳之气流动着,时不时的化作一百零八个阴阳二气图,旋转不定。

    他身上有一中仿佛是天生而成的皇道气势,浓郁无比,仿佛一个天生的帝王,可以统御四极八荒。

    他右目中有太阳之力涌动,左眼中有太阴之力涌动,神光点点,仿佛宇宙中的点点星辰,而他的双目如同两个神秘浩瀚的宇宙。

    那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给人一种不立自威之感,高大伟岸,顶天立地,俯瞰四方。

    在场许多人见到这个男子后都是肃然起敬,对他恭敬无比。

    “家主”。六爷与五爷等恭敬的叫道。来人就是现在天族权力最高的人了,天族的掌权者。

    天族之主,天族的最高掌权者,深不可测,强大的气息内敛,看不出深浅,不过能够成为这天族的主人,比啊能够说明此人的强大,在整个九天之境恐怕也是数一数二的强大存在。

    “六爷,晚辈欲与焚天战体李非鱼一战”!就在这时,天殇突然道。

    同时李非鱼也点了点头,不介意一战。

    一时间四周无数强者无不震惊,其中不含有不少被李非鱼击败过的年青强者,一个个的盯着李非鱼与天殇,这焚天战体竟然拥有与天殇一战的实力,天殇的修为在天族代表着什么他们是知道的,天族八大年青望着,修为深不可测,这八位天骄的实力比起其他潭角可要强大太多了。

    “好,就三天之后开启战台一战吧”!

    六爷的声音浑厚有力,以千里之术,传遍天族各个角落。声音洪亮无比,犹如惊天雷霆,这个地方到处都是人,一片寂静,悄然无声,静、寂,半响之内无一人说话。

    一时间各方强者无不震惊,不过倒是不过,天族的几位爷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也想看一看这二人一战会如何。

    “六爷,你太不讲究了”。就在这时天女上前冲着六爷一脸笑意,打破了在场的平静。

    她原本还想叫云老六的,但是仔细一想,在这公共场合不好,还是得给六爷一个面子,毕竟他是有威望的人。

    四周不少了解六爷的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一惊,这帝女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敢和六爷如此说话。

    还不待六爷回答,天女便将目光转向十三爷,一脸笑意。

    十三爷眉头一皱,眼皮一跳,立马道“,大哥、五哥,六哥,小弟还有事,先行一步”。十三爷皱着眉头说道,还不待家主、五爷与六爷等诸位爷回答,便已经没了人影了。

    “哼,跑得真快,你的人大伤了我,怎么也应该给点补偿吧”。天女女气鼓鼓的说道。

    一时间天族诸位爷都相对而笑,没想到这老十三竟然被天女吓跑了,这要是传出去那还了得?

    但是四周不少人却十分惊讶,这天女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竟然将注意打在十三爷身上去了。

    “我怎么不讲究了”。六爷道。

    “哼,还是呢,你干嘛和莲儿商量,让它连一颗莲子都不肯给我”。天女气呼呼的说道。

    六爷一愣,还不明白什么情况。“莲儿是谁”?

    一边五爷一脸笑意,他自然知道天女口中的莲儿是谁了。

    “紫金九天莲”。五爷在一边提醒道。

    六爷瞬间释然,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将目光转向五爷。

    一时间原本严肃的气氛硬生生的被天女给打破了,不少人都在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