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金种田:丑夫宠妻夜夜忙 第二百六十六章小包子的亲爹
    这边刚刚处理了江子平的事情,秦一天和萧逸就接到了百姓报案,说城西常胜坊附近发现了十个昏迷不醒的人。

    “常胜坊?”黎默只觉这名字耳熟,想了半天忽然说,“这是个赌坊,江子安给霍家公子支的那比银子,记载的是由便是偿还常胜坊的赌债!”

    “怎么这么巧……”杨湘湘眉头皱着,总觉得这里面似乎又某种关联。

    如今唐包和江雨诺失踪毫无头绪和线索,城里又出现了十个昏迷不醒的人,事情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夜幕降临,众人坐在桌边仔细研究案情。

    “刚才去调查霍家公子的人回来了,说霍家公子如今正打算扩大赌坊,准备在常胜坊后面的空地上再盖一间,并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黎默说,“我刚才去常胜坊看了一眼,发现后面的空地已经被霍家人围挡起来,据说有一个月的时间,看样子是准备动工盖房子了。”

    秦一天问:“江子安和孩子们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已经挨家挨户的搜了一天,没什么发现。”萧逸回答。

    秦一天:“那些昏迷不醒的人呢?有什么发现吗?”

    萧逸:“这十个人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一直昏睡不醒。家属已经把他们领回去了,我翻看了他们的户籍记录发现都是曲阳府的人,没什么特殊身份,彼此也都不认识。似乎唯一的共同点便是都是都在一个地方,也就是常胜坊附近被发现昏迷不醒的。”

    “难道有人针对常胜坊?”黎默反问。

    “不!”沉默半晌的杨湘湘开口,“不是针对常胜坊,而是针对常胜坊的这块地。”

    众人不解,等着她继续说。

    “常胜坊扩建是在一个月前,江子安给霍家公子大笔银子还赌债也是一个月前,而江顺重病也正是一个月前,你们不觉得这三件事情发生的都太过巧合了吗?”杨湘湘一边解释一边用笔在桌子上画出示意图,“如果我们倒着推,一个月前,江顺重病,正在他打算用柳梦媛来续命的时候发现柳梦媛的生辰八字不对,于是便想到了灵魂转移,只是灵魂转移需要特定的地点,他便找到了常胜坊后面的那块空地。接着江子安以还赌债的名义给霍家公子一笔银子,让他帮忙买地,此时,霍家对外说是要扩大赌坊,围挡起来才不会引人怀疑。”

    秦一天点头,“按照你的说法,赌坊后面的那块空地很有可能就是江顺选好的风水宝地。”

    ……

    唐丑在房间里躺了一天,期间江家的下人为他送来饭菜,从他们的口中得知,唐包还是没有消息。

    他放心不下杨湘湘,盘腿坐在床上试着运功,只是刚刚凝神聚气,胸口处便传来锥心般的疼痛。再一用力,口中更是泛出一抹腥甜的血水。

    窗外忽然刮过一阵怪风,吹熄了桌上的烛火,顿时房间陷入一片黑暗。

    唐丑心中一惊,不顾身体虚弱再次强行运功,同时手伸到枕头下面拿出三枚飞镖,侧耳倾听。

    忽然灯火再次燃起,屋内也出现了一个身影,那人一身青色长袍,头发雪白,正负手背对着唐丑。

    “你是谁?”唐丑压低声音询问,似曾相识的熟悉背影让他压下大声叫人的冲动。

    只见那人缓缓转身,看着是个与唐丑年纪差不多的男人,但却是满头白发,可这年轻的面容与满头银发搭在一起竟然莫名的和谐。

    此时他正目光灼灼的看着唐丑,脸上笑意吟吟,说了一句:“云深,好久不见……”

    唐丑在那张太过熟悉的脸上看到了久违的笑容,心头翻涌起巨大的震撼。

    也许是太过激动,他刚刚平静下来的血气再次翻涌,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云深!”那人大惊失色立刻来到床边,伸手号脉,随后在唐丑的后背缓缓过度真气。

    唐丑的脸色逐渐恢复,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只放在他手腕上的纤长手指,冷冷的说:“这是你第几次救我了?”

    那一年,申将军带着先锋部队深入敌营,杀了主将同时自己也身受重伤,当他回到军营便立刻有人上前为他诊脉续命,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也时这样的场景,他一手为他号脉,一手在背后为他度真气。

    唐丑的眼眶有些湿润,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他从未想过他们还有再见的一天。

    “有劳先生费心了。”他喃喃的说出与当年一模一样的对话。

    而对方则意味深长的回答:“这些年,是你费心了才对。”

    忽然唐丑转身拎着对方的衣领把他逼到角落,情绪激动的大声质问:“这么多年了,你去哪了?当初为什么要骗我!”

    看着对方满头白发,他声音带着颤抖的问:“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没什么。”对方笑的没心没肺,推开了他的手,整理了一下衣领道:“可能是操心的事情太多吧。”

    唐丑喘着粗气坐在床上,暴怒的看着对方,“你操心?当年你假死把孩子扔给我,一消失就是五年,你操心什么了!”

    “孩子……他还好吗?”对方的目光在提到孩子的时候有些闪烁。

    唐丑默不作声,心里还在生着气。

    “我知道你会把他照顾的很好。”他宽慰似的自言自语。

    “我倒宁愿你亲自照顾他。这样至少还证明你不是那么寡情薄意,唐包的身体里到底留着的是你殷离恨的血,他是你儿子,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在乎他吗?”

    殷离恨默默叹气,“他有你这个父亲就够了。”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回来?”唐丑冷着声音,如果殷离恨一直不出现,至少还能在他心里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可如今他回来了,却不肯与自己的骨肉相认,这让唐丑有些无法接受。

    殷离恨倒了一杯茶水递给唐丑,“你现在身体虚弱千万不能动怒,否则再来一次血脉逆流,可真的再也见不到我了。”

    唐丑心里堵气始终不肯接受他的那杯茶。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无情的,”殷寂离喃喃的说,“我算出唐包将会有危险,这不就来找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