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日娱之坂道时代〕〔神奇宝贝之精灵掌〕〔至尊毒妃:邪王的〕〔兵之神〕〔东境江湖事〕〔被迫成为幕后大佬〕〔绝地求生之王者巅〕〔万古第一龙〕〔地球至强男人〕〔港乐时代〕〔我在修仙世界当掌〕〔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龙神至尊〕〔末日老实人〕〔万界为仙〕〔兵王弃少〕〔余生有你,甜又暖〕〔四爷是棵摇钱树〕〔陆先生又上头了〕〔上门好女婿林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金种田:丑夫宠妻夜夜忙 第三百二十七章不过是单相思
    “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两人对视,互不相让,最后还是唐丑妥协,无奈叹了口气,把人搂在怀里,开始从与司徒元烈一起看到皇后说起,一直到最后与公主在善堂村的那段插曲。

    听了唐丑说的,杨湘湘反倒不在乎昭华公主,而是非常关心那个在揽月宫的月欢情了。

    “月欢情,这名字一定是殷离恨取的吧?”杨湘湘窝在唐丑的怀里问。

    唐丑笑,“你怎么知道?当时月欢情到军营偷菜,蓬头垢面身上还有伤,问她叫什么名字她也不说,我们便一直叫她丫头,还是最后与离恨熟稔了起来,她才说她姓月,欢情这个名字也是离恨后来给她取的。”

    杨湘湘骄傲的扬着小下巴,先是卖弄了一下自己肚子里的墨水:“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没想到这首诗不仅藏了两人的名字,也藏了两人的故事。”

    随后,她又解释道:“七夕是牛郎织女见面的日子,有情人得以见面自然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相见的喜悦,分离的哀怨,都并在此宵中。只是牛郎织女尚有见面之日,而月欢情和殷离恨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我本打算去东北雪山去找殷离恨的,但是又怕月欢情此时接受不了他的出现,所以正打算去问问子岳,像她这种疯病要如何医治。”

    杨湘湘无限感慨,想着如果要是换做自己,说不定也会像月欢情这样,因为深爱着一个人,所以假装他还活着。

    “如果有时间,一同去看看她吧,可怜的女子,毕竟是唐包的生母。”杨湘湘道。

    沉默半晌后,唐丑忽然开口。

    “对了,我还想到一个重要的事情。今天在醉云亭,似乎弄僵了我们与昭华公主之间的关系,恐怕代替醉云亭参赛的事情,估计是要泡汤了。”

    “可不是,”杨湘湘瞪了唐丑一眼,“还不是因为,祸水男!”

    唐丑无辜。

    “你才不无辜!”杨杨湘湘盯着唐丑的那张俊脸,左右看了看,“明天一定想办法给你毁容!”

    唐丑哭笑不得,不过为了能让媳妇放心,毁容也无妨。

    ……

    同样的夜晚,昭华回到皇宫之后,显得闷闷不乐。

    “又是哪个不开眼的宫人惹你不开心了?”太后一边品茶一边从镜中观察昭华,年过半百的她保养得宜,眉眼与昭华公主颇为相似。

    昭华公主换上了平日在宫内的绛紫色宫装,悉心在为太后梳头,听见太后的话才猛地回过神,脸上连忙堆起笑容道:“不是的,孩儿宫中的宫女太监都伺候孩儿多年,最是了解孩儿了。”

    太后冷哼,“量他们也不敢惹你,你可是当今盛天王朝唯一的公主,是皇室的掌上明珠,所有人都必须仰望你,服从你,这才能体现我们皇族女儿的尊贵。”

    昭华放下梳子,跪在太后脚边趴在她的腿上,柔声说:“我记得小时候最喜欢这样趴在母后腿上了,那时候就连皇帝哥哥都没有这种待遇。我知道母后最疼我,想当初我要到宫外开饭馆,母后您不仅支持我还去向皇帝哥哥给我讨了一个可以随时出宫入宫的权利,母后你对孩儿真好。”

    “傻丫头,”太后轻轻摸着昭华的头发,脸上不见往日的威严厉害,反倒带着慈爱,“本宫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不疼你还疼谁?为了你,母后甚至可以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

    昭华扑哧一乐,“母后,我要天上的月亮做什么,又不能吃,据说月亮可大了,整个皇宫都放不下呢。其实,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

    “好?那你唉声叹气一晚上,所为何事?”太后把昭华扶起来,让她坐在身边,“你可是本宫肚子里出来的,你那点小心思就不要想着瞒本宫了。”

    昭华嘿嘿一笑,脸上有些羞赧,过了好半天才怯怯的开口问:“母后,您跟父皇是如何相遇的呀?那个时候父皇还是太子吧?”

    这一问,似乎让太后陷入了当年刚刚入宫时候的少女时代,脸上漾出笑意,道:“那都是快四十年前的事情了。当年你父皇还是太子,身边已经有一位鹣鲽情深的太子正妃,而我不过是为了平衡朝中势力而被硬塞进东宫的侧妃,很不受太子待见。那个时候我最羡慕的就是太子正妃,能够日日与太子骑马射箭,琴瑟和鸣,只是她命薄,先一步离开了。”

    “母后,您口中的太子正妃就是皇帝哥哥和潜之哥哥的娘亲吧?”昭华问。

    太后点头,“生下潜之之后,太子正妃的身子骨便一如不如一日,在潜之还未满周岁的时候便撒手人寰。后来你父皇登基,册封我为皇后,本宫便帮着你父皇处理后宫之事,一直到现在。”

    “那母后您当年初入太子东宫的时候便已经爱上父亲了吗?”也许是头一次见母亲对自己敞开心扉,昭华问了许多平日不敢问的问题。

    太后目光看着远方,嘴角噙着浅笑,“算是一见误终身吧,当年你父亲也不过是二十几岁,正是青年,身姿挺拔气质非凡,眉眼与念之相似,是个一等一的美男子。那日我大婚进宫,当他掀开我红盖头的时候,我便爱上了这个男人。”

    昭华想象着当时父皇与母后相遇的样子,竟觉得自己与母后的情感之路很像。

    都是一见钟情,对方当时都有深爱之人,此时,她竟然能够感受到母亲在太子东宫那几年的委屈和隐忍。

    不过,母后是幸运的,后来父皇对母后的爱她都看在眼里,就连父皇临死前都只传唤母后一人伴其左右。

    鼻头有些微酸,为自己,也为当年的母后。

    “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了?”太后看着昭华微微变化的神色,笑着打趣:“难道我皇儿也有了心上人?”

    “哪是什么心上人,不过是单相思罢了。”昭华索性坦白,“人家有妻有子,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