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家丁修仙〕〔我,最强弃少〕〔江医生的心头宝〕〔五神天尊〕〔顾卿卿傅天行〕〔深情入眸似星辰〕〔蚀骨宠婚:早安,〕〔王者之路〕〔错嫁替婚总裁〕〔入骨宠婚:误惹天〕〔上门狂婿韩三千免〕〔医女有言:古神大〕〔陈瑾宁李良晟〕〔最佳上门女婿〕〔蓝溪〕〔若爱有归途〕〔陆彦廷蓝溪〕〔都市极品医圣〕〔奉旨二嫁:嫡女医〕〔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金种田:丑夫宠妻夜夜忙 第三百八十章御书房问罪
    假冒公主事关重大,在结束千人喜宴之后,当天晚上,司徒元烈便来到太后的寝宫。

    “皇上来是问我假公主的事情?”

    太后并未就寝,依旧穿着参加喜宴时的盛装,仿佛早就料准了司徒元烈会过来一样。

    “太后当真不知道?”司徒元烈也并未入座,只是一直站在太后面前,仔细观察太后脸上的表情。

    太后轻轻笑了笑,“皇上从未当过父亲,所以不明白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感情实属正常。”

    她端起茶杯品了一口上好的雨前龙井,缓缓说:“一个母亲断不会拿自己的女儿性命做赌注,虽然本宫为了杜氏家族的荣誉和野心已经变得狠心无情,但昭华是本宫的底线,本宫又怎么能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司徒元烈沉思,双眼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太后脸上的每一个细节表情,掂量着她话里的真假成分。

    过了好一会,他才舒展眉头,轻轻一笑,“今日是大喜之日,是朕多虑了,太后您先休息,明日再和兰溪好好叙旧。”

    他走出太后的宫殿,随后招来暗卫,“去将军府请唐公子到御书房。”

    夜半三更,御书房灯火通明。

    唐丑和司徒元烈坐在椅子上双眼清明不见困意,倒是潜之已经呵欠连连,上下眼皮不住的打架了。

    “兰溪与你相处这么久,你应该早就知道她今日的秘密计划,”司徒元烈盯着唐丑,语气中满是被隐瞒的不悦,“但你并没有告诉朕,诚心隐瞒?”

    唐丑但笑不语,见司徒元烈眼底怒气越来越盛,这才慢悠悠的开口,“既然是秘密计划,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提前告诉你了,你又怎么能像今天表现的这样震惊和难以置信。”

    “虽然昭华被我关押,兰溪的身份我也认了,但今日真假公主一事有些仓促,朕有许多地方不明不白,”司徒元烈不傻,对于兰溪忽然成为公主抱有极大的怀疑,“找你来的第一个目的就是想弄清楚朕的疑问。”

    “第一个目的?”唐丑挑眉,“这么说你今晚找我不只这一个目的?”

    司徒元烈点头,“事关盛天王朝的危急存亡,自然要与你好好商讨一番。”

    “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么重要?国家大事你还是留着与朝中的大臣一起商讨吧,我一介布衣,哪里懂得什么国家大事。”唐丑放下手中的茶杯,拒绝的意味明显。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云深你当年可不是这样的胸怀和抱负,”司徒元烈有些痛心疾首,随后忽然改变了态度,又把话题转移回兰溪的身份上。

    “皇兄,滴血验亲也弄过了,那水还是你亲手端来的,根本不可能有作假的可能。”潜之懒洋洋一边吃零嘴一边说,“骨血相融,自古以来千万年不变的真理,她们两个的血水很快相融,不是亲生的还能是陌生人不成?”

    “你懂个屁!”反正没有外人,司徒元烈急的骂人,丝毫不顾及皇室的地位和颜面,随性的很。

    唐丑大笑出声,在接收到那两个亲兄弟投过来的白眼时,强落下嘴角,咳了咳道:“水没问题,骨血相融也没问题,有问题的落入水里的那两滴血。”

    随后他把杨湘湘告诉他的原理用简单通俗易懂的方式说了出来。

    “其实如果当时昭华也主动要求验血,那她的血和太后的血也会相融。但我们就是赌她不敢去验,特别是当兰溪验血成功之后,她以为兰溪是真公主,所以更不会让人采血。”

    “你们的胆子真的是太大了……太大了……”司徒元烈一边摇头一边颓然的瘫靠在椅子上,“竟然敢冒充皇亲国戚,按律应该诛九族的,你们真是……胡闹!”

    唐丑拍了拍司徒元烈的手背,笑说:“事实证明我们赢了,揪出昭华宫的假公主,也算是帮你除去了心头大患。”

    司徒元烈顺着唐丑的手背一路向上看到唐丑那张过分阳刚英俊又带着痞笑的脸,他此刻胸有成竹的模样简直就像当年每一次上战场前那样自信。

    “所以,留下来好不好?”他趁机游说,“留在宫里当我的军师,帮我一起守候这盛天王朝的太平盛世,如何?”

    唐丑抽回手,眉目之间笼着几分无奈几分动容还有几分深沉。

    “如果我执意要走呢?”他忽然开口,嘴角轻轻扯了扯道:“难道还要像当年那样,追我到京城郊外,划伤我的脸?”

    五年前那场宫变,他带回的大军半路与埋伏几乎全军覆灭,他死里逃生来到京城就是想要助当时还是太子的司徒元烈一臂之力,但进宫却发现司徒元烈似乎已经被太后控制。

    再后来,他按照殷离恨的嘱托怀抱着唐包打算离开京城,却不想在京城外的一处小山坡,他竟然看到了软禁多时的司徒元烈。

    本来他对京城就不甚熟稔,本打算探路然后等着夜幕降临,趁夜黑抱孩子离开,但司徒元烈带来的那支训练有素的暗影队伍自打他离开京城大门便一直跟着他,直到京郊的五里亭才现身。

    幸好当时唐包被他暂时安放在一户农妇家,否则唐包的身份一定会泄露。

    “要杀我灭口?”唐丑眯起眸子问。

    司徒元烈从暗影对的后面走出来,手里拿着他上战场杀敌用惯的那把绝顶好剑,指着他威胁:“为什么连你也要离开我?我只是想要争取属于我的东西,这也有错吗?”

    虽然已经五年,但唐丑却一个字都没有忘,他还记得司徒元烈问完这句话就愤怒的挥对他的脸划了下去,伤口深可见骨,彻底毁了他的容貌。

    “你会回来的,对吧?如果有一天我需要你,天下的百姓需要你,你就会回来帮我,对吗?”

    司徒元烈扔下剑,疾步跑到唐丑面前,看着血肉模糊的脸,眼底氤氲。

    唐丑推开他的靠近,一只手捂着脸上的伤口,一只手对着司徒元烈摆摆手,整个围堵的过程,他们没再说过一句话。

    一晃五年,如今司徒元烈还是不死心的问出当年那个称之为禁忌的问题。

    回答他的还是沉默,无尽的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