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虐妻上瘾:陆总裁〕〔她来运转〕〔潇潇无情烟雨空〕〔致最初的温柔〕〔重生之御医〕〔娘子威武:丞相夫〕〔状元是我儿砸〕〔次元法典〕〔重生毒后,帝王不〕〔朕醉了〕〔重生青梅逆袭记〕〔智慧追寻者〕〔北不见南枝〕〔异界原始社会生存〕〔农女殊色〕〔拐个王爷来生娃〕〔神魂丹帝〕〔霸道总裁追爱记〕〔我的重生不一样啊〕〔我的人生重置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金种田:丑夫宠妻夜夜忙 n第四百六十五章唐包也离开n
    忽然,门从外面被推开,小包子哭着跑进来,扑到杨湘湘身边,大喊道:“娘亲你不要我了吗?”

    杨湘湘假装若无其事的回答,“娘亲说过的呀,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和谁是永远分不开的,你已经长大了,长大了自然要和娘亲分开。”

    “我不要,我没有长大!”唐包大哭,拉着杨湘湘的手不肯松开,“娘亲,我会乖乖的,不再惹你生气了,我会好好念书,不会再偷懒,娘亲,我答应爹爹要保护你呀……娘亲,我不要走……呜呜……”

    殷离恨上前拍了拍小包子的肩膀,劝道:“小包子,你娘亲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暂时跟我回京城去吧。”

    “我不要,不要!”

    杨湘湘强忍住泪水,轻轻擦去唐包的眼泪,哄着说:“听话,跟他走吧。”

    “我不走,娘亲,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我要和娘亲在一起,一起等爹爹回来。”

    “可是他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杨湘湘忽然暴怒,把唐包推到殷离恨身上,眼神冰冷面无表情的说:“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你爹爹也不是唐丑,为什么非要赖在这里?”

    她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冷笑道:“这才是我的真正的孩子,而你唐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白养了你这么多年,也算是对得起你了,所以以后就不要再叫我娘亲了!”

    “娘亲……”

    唐包已经好久不曾见过娘亲露出这么凶的表情了,看着忽然性情大变的娘亲,他委屈的抿着嘴,伸出小手小心翼翼的拉扯着杨湘湘的衣角,怯怯的说:“娘亲,你不要这么生气,肚子里还有宝宝呢。”

    杨湘湘别过脸不忍再看,唐包受委屈隐忍的小模样和说话小心翼翼的态度差一点让她心软。

    “走吧,回到你真正的爹娘身边。”

    她转身回到内室,“我累了,先睡一会儿,希望等我醒来的时候不会再看见你了。”

    “娘亲……”

    唐包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殷离恨打断。

    “走吧,你和她迟早都是会分开的,这是命数,无法改变。”

    唐包转头看着殷离恨,忽然很大人的问了一句:“你信命?”

    殷离恨被问住,哑口无言。

    他曾是国师,精通奇门异术五行八卦,算的就是命数。

    唐包虽然才六岁,但在夜观星象占卜五行方面也是天赋异禀。

    而如今,他竟然能问出是否信命这样的问题,倒是让他十分震惊。

    唐包看着杨湘湘背对着他们躺着,似乎是真的累了倦了。

    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小奶音透着不同以往的成熟,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说:“娘亲,既然你不想见到我,那我走便是。只是孩儿走了之后,你要保重身体,遇事多与兰溪婶婶和桂雪姑姑商量。小包子既然要做一个听话的乖孩子,那娘亲让我走,我便走。只是娘亲,如果有一天你想小包子了,记得要去京城接我回来,小包子永远、永远都是你的孩子……”

    说到最后唐包已经哭得不能自已,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

    殷离恨眼底泛着湿润,牵起唐包的手,轻声说:“咱们走吧。”

    唐包点点头,擦干眼泪,一边走一边不舍的回头,同时嘴里开始哼唱:“世上只有娘亲好,有娘的孩子像块宝,投入娘亲的怀抱,幸福享不了。世上只有娘亲好,没娘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娘亲的怀抱,幸福哪里找……”

    杨湘湘闭着眼睛,泪水早已洇湿了枕头,这首改良版的《世上只有妈妈好》是她闲着无聊的时候交给小包子的,那个时候只是因为喜欢看小包子软糯呆萌的挥动着肉乎乎的小胳膊做动作,觉得好笑有趣罢了。

    如今……

    她死死的咬着嘴唇生怕自己哭出声,也怕自己一时心软冲出去留下小包子。

    走吧,早晚都是要离开的,不过才提前了一天而已呀。

    又何必难过呢……

    兰溪站在院外早已哭成了泪人。

    “刚刚湘湘姐说的是真的吗?”她问,“大哥死了?”

    殷离恨看着兰溪,轻轻说:“节哀。”

    “不走不行吗?”她急切的哀求,“大哥没了,如果你再把唐包带走,湘湘姐一定会受不了的。”

    “命中注定有此一劫,躲不开避不过,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

    唐包挥手与兰溪告别,随后与殷离恨一同踏上马车,渐渐使出兰溪的视线。

    兰溪回到院子里,发现房子的大门已经上锁,她敲门想要进去,却听杨湘湘道:“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毕竟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如今唐丑没了,孩子是他留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犹豫半天,兰溪悄然离开。

    唐丑的死讯被兰溪带回唐家,这让唐家上下全都笼罩在悲伤气氛之下。

    唐洪海让下人撤掉了为过年准备的喜庆红绸子和对联福字,还专门召集了唐家的族人在祠堂商讨唐丑的后事。

    这算是为国捐躯,是为家族挣得荣光的大事,因此唐洪海不敢怠慢。

    何子岳是在第二天也就是除夕之日的早上回到唐家村的。

    他也是昨日才接到唐丑的死讯,把医馆未处理的事情简单安排部署一番,便连夜赶了回来。

    兰溪带着何子岳来到杨湘湘家,一切还是她昨日离开时的样子,大门紧闭,谢绝见客。

    “从昨晚就是这个样子,厨房的灶还是冷的,应该是从昨天开始就没怎么吃东西了。”兰溪急的掉泪,“这可如何是好?就算不为自己,肚里的孩子也是要吃的呀……”

    何子岳皱眉想了一会,对着兰溪说:“你去唐家准备一些吃食,我留下来好好劝劝她。”

    待兰溪走后,他在门外说:“湘湘,把门打开吧。今晚便是七星连珠的日子,难道你不打算回去了?”

    过了好半晌,门里才传来窸窸窣窣的开锁声音。

    只见杨湘湘双眼红肿,打开门看到何子岳,就好像是看到亲人一样,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动物有“印随”行为,人也有类似的情结。

    河神也好,何子岳也罢,虽然两人平日互怼彼此嫌弃,但在杨湘湘的心里,他就是自己唯一的“娘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头牌经纪人:你老〕〔明朝败家子〕〔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