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妖圣祖项尘〕〔荒野求生之不小心〕〔他命中缺糖〕〔陆淮〕〔阿左〕〔陆淮左〕〔陆淮左唐苏〕〔他说爱情已迟暮〕〔陆淮左唐苏〕〔唐苏陆淮左〕〔西游之一拳圣人〕〔唐酒酒肖擎战〕〔九品九道〕〔数风流人物〕〔斩月〕〔爆萌三宝:帝尊大〕〔超强狂婿〕〔商运红途〕〔幸孕宠妻战少晚安〕〔机甲屠魔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世界第一高中生 第4章 一片热忱!少女计算失误
    4一片热忱!少女计算失误

    </p>

    魏福音有些炫目,心心念念的人近在咫尺,一伸手就能触碰到的距离。

    </p>

    认识两年多了,杨龙飞依旧是初识时少年的模样,一样的笑,一样的醉人,微风把他的发丝吹乱,却漠然的好看。

    </p>

    “看什么呢。”他似笑非笑的说。

    </p>

    魏福音才发现自己看的太专注,站的双腿发软。

    </p>

    她想别过头,可是眼睛不听使唤,杨龙飞俯身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魏福音却未曾预料,目光一滞,愣住了。

    </p>

    “好好记住我的这张脸,别离开几天,就把我抛到脑后,不要被那些男孩的花言巧语骗走才好。”他一字一顿的说,看起来不像在开玩笑。

    </p>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会被骗走?”魏福音给了他一个白眼。

    </p>

    “那可不一定,前两天新闻还报道了一个大学生被卖到山沟里的事情,现在的骗子可精明了,你可不要遇到长得好看的就跟人家走了。”

    </p>

    “我又不傻。”

    </p>

    “可也不精。”

    </p>

    “你……”

    </p>

    看在明天就见不到的份上,魏福音也不想追究他的话了,摆手道:“我要回去了。”

    </p>

    真不知道分别该说些什么了,满肚子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时间不对,气氛不对,电视剧果然是骗人的。

    </p>

    “别急着走嘛,先让我把话说完。”他的声音是那么悦耳动听,一双有力的大手放在她的肩膀上,魏福音试图让自己的心跳的不那么快。

    </p>

    他深邃的双眸熠熠生辉,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半晌,道:“那句话是骗人的。”

    </p>

    “什么?”

    </p>

    “说你冷血是骗人的,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总是不理我,想让你多跟我说说话。”杨龙飞嘿嘿一笑,伸手把打在她脸颊上飞舞的头发撩到耳后,“以前我总是欺负你,惹你生气,都是我的错。”

    </p>

    魏福音听了他的话,有点晕头转向了,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皎洁的月光从他身后照射过来,两年来的点点滴滴在脑海飞速旋转:他欺负过我吗,我怎么记不起来了。从见到他第一眼开始,她就知道“一见钟情”不是骗人的了,她褪去一身的骄傲,喜欢他喜欢的快要疯掉,以前总喜欢跟他作对,其实,那只不过是小女孩的心思,想要引起他的注意,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优秀,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自己哪哪都不好了。

    </p>

    “你从来没有欺负过我。”魏福音小声说道,“相反,你总是在帮我。”

    </p>

    “我哪有帮过什么忙?”杨龙飞若有所思的说,他不是一个内敛的人,更不喜欢把什么事都藏在心里,跟其他人在一起,他可以畅所欲言,毫无顾忌,可是对魏福音却不行,她居然还把那些小恩小惠记在心里,可是在很多事上,他却食言了。

    </p>

    “当然。”魏福音说的斩钉截铁,她把那些记忆像珍宝一样,一件一件的攒起来。

    </p>

    “我怎么不记得。”

    </p>

    “没关系,我记得。”

    </p>

    “那好,现在轮到你帮我的忙了。”杨龙飞炽热的双眸仿佛能融化一座冰山。

    </p>

    “可是我明天就要走了,帮不了你了。”魏福音内心夹杂着一丝愧疚。

    </p>

    “你不答应。”

    </p>

    “不,我答应。”她连忙说道,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今天和以往的杨龙飞天差地别,他是不是突然之间转了性,温柔体贴的不得了,要不是因为这张魅惑众生的脸,她都怀疑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被调包了,从来没有见他这么严肃过。

    </p>

    一秒,两秒,三秒……

    </p>

    “请你帮个忙,不要把我忘了才好。”

    </p>

    杨龙飞伸手抓着她的手,只一刹那,魏福音浑身上下仿佛有一股电流窜过,很想大声告诉他:“我不想走了。”

    </p>

    下一秒,一双温柔的大手将她的身子紧紧的搂在怀里。

    </p>

    “好。”魏福音郑重的点了点头,顺从的靠着他结实的胸膛,努力使自己的头脑清醒些,他们两个是不是拿错剧本了,这应该是她的台词,心想:我就算忘了全世界,也不会忘了你的。

    </p>

    听了她的回答,杨龙飞顿时悲喜交加,千言万语在眼睛里打转,温柔的无以名状,这恐怕是他这辈子说过的最艰难的一句话了,倒抽一口凉气,感觉自己元气大伤。

    </p>

    魏福音像梦游一样回到家,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忘了告诉杨龙飞,等她大学毕业就和他结婚的事了。

    </p>

    ……

    </p>

    在客车上坐了十七个小时,如果不是肚子咕咕噜噜的乱叫,魏福音真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这一路上她吐了七次,胆汁都快呕吐出来,车里的乘客虽然很不礼貌的脱鞋,却没有一个站出来指责她把车厢吐的乌烟瘴气,或许他们觉得这个小姑娘已经够可怜的了。

    </p>

    魏福音缓缓的睁开眼睛,清晨微弱的阳光刺的她连忙用手挡住。

    </p>

    魏付海精神振奋的起身,开始收拾行李箱,她的东西不多,里面是她全部的家当,她的被褥,她的衣服,还有几本书,尽管李月华说:“带书干什么,死沉死沉的。”可是魏福音就是舍不得,觉得有几本书跟着自己才能安心,她只挑了三本平时爱看的,还有好多没拿回来。

    </p>

    “爸,到老家了吗。”魏福音躺在椅子上,虚弱的问,真怕又冒出来一个什么山东山西来。

    </p>

    “到了。”魏付海简单回答,精神抖擞。

    </p>

    魏福音可没什么精神头,也没初到时的喜悦,别人都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她是山重水复疑无路,前面一片大悬崖。

    </p>

    大门口的一块牌子上写着“鹤立汽车总站”。

    </p>

    双脚踏上这片土地,浑身不自在,古诗里云“近乡心切”,她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

    </p>

    从车站拖着沉重的行李走出来,找了一家看起来很好吃的饭店,先填饱肚子再说。

    </p>

    “咱们是先去你爷爷家,还是先去你姥姥家。”魏付海低头吃面,似在征求她的意见。

    </p>

    “先去我爷爷家吧。”魏福音说道,其实去哪都一样,只是觉得魏付海应该想去爷爷家,对于这位素未谋面的爷爷,她早就耳熟能详了,这些年,李月华像说评书一样,说过不少他的事迹。

    </p>

    那都是上一辈人的恩怨了,没必要带到下一代,魏福音想,她应该尊敬自己的爷爷,毕竟他是爸爸的爸爸,就这一点,不管他以前做过多少伤害李月华的事,她都应该尊敬他。

    </p>

    “那就先去你爷爷家吧,你还没见过你爷爷呢。”魏付海似乎很满意她的回答。

    </p>

    接下来的两天,异常忙碌。

    </p>

    他们马不停蹄的在农村的土路上来回穿梭,在爷爷家匆匆住了一晚,魏付海就拎着行李,带着魏福音走街串巷,走马灯似的在几个亲戚家来回穿梭。

    </p>

    临走前,魏广生特意从菜园里摘了几根黄瓜,让他们父女两个走在路上吃。

    </p>

    尽管魏付海让她说“快谢谢爷爷。”

    </p>

    “爷爷”两字,魏福音支支吾吾喊不出口,看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身材干瘪,腰弯的像弓箭一样,嘴角露出微笑的慈祥老人,很难想像他就是李月华口中说的那个恶贯满盈的人。

    </p>

    魏广生笑笑说:“算了。”

    </p>

    看得出来,他比魏福音还局促。

    </p>

    村子和村子几乎一个样,掩映在一片树林之中,魏福音感觉很不自在,远离喧嚣热闹的大城市,来到这么一个穷乡僻壤,村子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麦田,田野上有一座高高的土丘,远远望去像一座小山,走近些,发现土丘没那么大,上面有一座破破烂烂的小庙。

    </p>

    从村子里走出来,魏付海一路都在跟路过的人打招呼,村子里的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他们和魏付海从蹒跚学步就认识了,他们惊讶的盯着魏付海道:“你不是在天津吗,怎么回来了?”

    </p>

    魏付海在村里是有名的大孝子,边走边乐呵呵的说道:“带我二闺女回老家上学。”

    </p>

    他们的目光在魏福音身上好奇的上下打量,嘴角一抹说不上的笑意,就好像她没穿衣服似的,魏福音咬住嘴唇,原谅这些乡野村夫无礼的举动了。

    </p>

    一路上,魏付海见人就热情的上前打招呼,好像怕别人不知道他回来了似的,魏福音不得不露出职业性的假笑,脸都笑僵了,免得被村里的人说这个来自大城市的女孩太高冷了。

    </p>

    走到村子后面,魏福音奇道:“爸,这怎么有一个大土堆,为什么不铲平,都没法种庄稼了。”

    </p>

    魏付海顺着她的目光过去,对土丘充满了敬畏,道:“你可别小看了这个土丘,它可是咱们村的守护神,七五年发大水的时候,咱们村的人就是躲到这座土丘上才平安无事,别的村被洪水冲走了好几个人。”

    </p>

    魏福音又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土丘,刚才还觉得它微不足道,被魏付海这么一介绍,突然也觉得这土丘神秘起来,土丘最高处的小庙破败不堪,半敞开的两扇木门上各贴着一张用来辟邪的门画。

    </p>

    “真有这么灵?”

    </p>

    “可灵了。”魏付海用手指着土丘上的小庙,似乎想找到一个有力的证据说服她,“你怀斌爷的儿子就是拜了这庙里的神仙才考上大学的,咱们村有好多孩子都考上大学了,他们考大学之前都会到这里来拜一拜。”

    </p>

    “你考大学的时候也来拜一拜。”

    </p>

    魏付海的话一向夸大其词,魏福音觉得好笑,摇头道:“如果它真这么灵验的话,那还上学干什么,直接来拜拜这里的神仙就好了,不知里面供奉的是哪路神仙。”

    </p>

    她远远的望着土丘上的小庙,只顾好奇,没有在意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才发现是挡在路上的一块拳头大小的土疙瘩,心中一惊,现世报来的这么快,刚说了那位神仙的坏话,差点摔她一跤,她赶紧闭眼,双手合十,冲着小庙连连拜了拜,在心里默念:这位大仙,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我这个小孩一般见识嘛。

    </p>

    中午,魏福音路过小姨家吃了顿午饭,下午又到大姨家吃的晚饭,走了五六里路,晚上住在大舅家,舅舅舅妈对她的到来欣喜不已,惊讶的说,“啊,原来都长这么大了。”

    </p>

    是啊,舅舅舅妈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

    </p>

    舟车劳顿了一天,魏福音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还有这么多亲戚。

    </p>

    头一碰到枕头,就沉沉的睡着了。

    </p>

    第三天,公鸡打鸣。

    </p>

    魏福音和初次见面的姥姥姥爷,匆匆打了声招呼,就坐上了去县城的汽车。

    </p>

    “过两天我就回天津了,我带你去的地方你都记住了吗,咱们老家的学生大部分都住校,农村没有好学校,学生都去县城上学了,回老家没有不习惯吧,记住你大姨小姨家的地址,除了我和你妈,他们都是你最亲的人了,学校放假的时候,你想去谁家玩,就去谁家玩。”魏付海特意交代。

    </p>

    “嗯。”魏福音看着窗外两旁的树木,心中惴惴不安,她哪记得住啊,回到老家的这两天,晕头转向的,搞不清楚方向,到现在,太阳为什么会从北边升起还没弄明白过来,她本来就是个路痴,农村的羊肠小路弯弯绕绕,爷爷家在岳王庙乡王阁村委,小姨家在金刘村,大姨家在高杨店,大舅家在上葛棚,村子的名字已经够古怪了,一下子要记住这么多地方,可真要了她的小命了。

    </p>

    “爸,你可不可以晚两天再走。”魏福音无法掩饰自己的恐惧。

    </p>

    “我也想在老家多待几天,可是天津那边的活还没干完,我不放心,你妈一个人忙不过来。”

    </p>

    “我知道了。”魏福音叹了口气。

    </p>

    “爸,那你什么时候回天津?”

    </p>

    “等把你这边的学校安排好,我就回去。”

    </p>

    魏福音看着道路两旁高大的杨树,在前面连成一条直线,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