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青阳沈墨君〕〔林夕钱家〕〔无敌神婿〕〔最强高手在花都〕〔生而为王〕〔龙王殿〕〔万族之劫〕〔先锋〕〔掌权人〕〔官场先锋〕〔极品萌宝:霸道爹〕〔魔王不必被打倒〕〔王的女人谁敢动〕〔左道倾天〕〔总裁求娶名媛娇妻〕〔沐暖暖慕霆枭〕〔名媛娇妻太惹眼〕〔盛莞莞慕斯〕〔第一名媛凌霄盛莞〕〔总裁求取名妻太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世界第一高中生 第10章 “魏龙”CP的处子登场
    10“魏龙”cp的处子登场

    </p>

    韩彬朋的课在第三节。

    </p>

    时间滴答滴答一秒一秒的过去了,教室里的氛围格外紧张,李森林趴在自己的桌子上沉默寡言。

    </p>

    让暴风雨来的迟一点吧。

    </p>

    语文试卷发下来的时候大家都松了口气,语文老师绵绵温吞的性格,没有多加指责,只淡淡的说了一句“下次考好一点。”

    </p>

    课间,李森林回头抓起魏福音桌子上的卷子,瞪大眼睛,转身,不声不响的趴回自己的课桌上了。

    </p>

    上一次调座位的时候,李森林特意坐在魏福音的前面,觉得这女孩挺有意思,说话特别有趣,动不动就把他带偏,总是爱说,“你干什么呀!”,“倍儿好吃!”,“倍儿香”每次都把李森林和陆云云惹的哈哈大笑。

    </p>

    “我都不敢和你说话了。”陆云云笑着说,“说着说着你就把我带偏了,你回老家都快两个月了,口音怎么还是改不过来。”

    </p>

    魏福音无辜道:“怎么办,已经习惯了,天津人说话的时候总爱带口头禅‘倍儿好吃’,‘倍儿香’,‘你干什么呀’!”

    </p>

    “河南人可不这么说话。”李森林笑的肚子疼。

    </p>

    魏福音也乐了:“那用河南话怎么说‘你干什么呀’?”

    </p>

    李森林顿了顿,嘿嘿笑道:“恁啥哩?”

    </p>

    魏福音哈哈一笑:“恁啥哩!”

    </p>

    “恁啥哩……”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全班同学的目光都瞅了过来,莫名其妙。

    </p>

    物理卷子发下来,李森林像只兔子似的,转过身来拿起魏福音的卷子,使劲揉揉自己的眼睛,把卷子凑到鼻子上闻闻,难以置信,道:“怎么又考这么高。”

    </p>

    陆云云和薄安娜也凑过来,惊讶不已:“九十六分!”

    </p>

    “原来你学习这么好啊!早知道考试的时候让你给我传答案了。”陆云云拿过李森林手里的卷子,道:“这么难的题你都会做。”

    </p>

    “很难吗?”

    </p>

    “很难。”

    </p>

    魏福音淡淡的说:“我物理比较好。”

    </p>

    众人胆颤心惊的第三节课到来了,韩彬朋气势汹汹的踏上讲台,从他的表情看这一次他们考的不好,全班同学如临大敌,双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背后,陆云云用眼神告诉魏福音‘我死定了’。

    </p>

    魏福音用眼神安慰她,李森林压低声音,颤颤巍巍的说:“我要用一天的寿命,换我的数学成绩。”

    </p>

    魏福音望着他小声回复:“怎么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生命才是最宝贵的,不要乱说。”

    </p>

    李森林的脸色已经发青了,喃喃道:“今天这顿打我是逃不掉了。”

    </p>

    魏福音安慰道:“你不会挨打的,我保证。”

    </p>

    她的话没起到什么积极的效果,看来李森林更相信自己的实力,从他的表现来看,魏福音断定他的实力不怎么强。

    </p>

    李森林垂下了头,两只手放在大腿上紧握成拳,把全身的力量都注入掌心,希望板子打下来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疼了,虽然经常挨打已经习惯了,可是还是会疼?。

    </p>

    魏福音心想,看来他挨打经验还挺丰富。

    </p>

    “我赌一个冰淇淋,你不会挨打的。”她小声的安慰道。

    </p>

    李森林小声说:“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打赌。”

    </p>

    魏福音憨憨一笑,道:“我的运气一向比较差,从来没有捡过钱,抽奖一次也没有中过,所以这次你也不会挨打。”

    </p>

    听他这么说,李森林稍微好受一点,“那好,要是我挨打了,记住你欠我一个冰淇淋。”

    </p>

    “好。”魏福音爽快的说道。

    </p>

    李森林在心里琢磨了一会,回过味来,他这不是盼着自己挨打吗。

    </p>

    韩彬朋拿着一摞试卷,气势汹汹的站在讲台上一张一张往下发,念到名字的同学自己上前拿回自己的试卷,把大家的成绩公之于众,谁的成绩好自然不用说了,肯定会引来一群羡慕的目光,谁的成绩差,那简直比下油锅还难受,这比凌迟还折磨人。

    </p>

    ……

    </p>

    “薄安娜八十三分,”薄安娜吐出一口气,“还要继续努力。”韩彬朋补充了一句。

    </p>

    “李子涵八十六分,差强人意!”

    </p>

    ……

    </p>

    韩彬朋看着同学们走到讲台上领回自己的试卷,眼神像刀子一样冷酷,喝道:“赵焱九十八分!”赵焱嗖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穿过走道,伸手去拿韩彬朋递过来的试卷。

    </p>

    “全年级最高分是三年一班的马鑫艳,人家考了一百分!”韩彬朋似乎并不满意这个全班最高分。

    </p>

    “魏福音……”教室里的气氛陡然升高,魏福音紧张的屏住呼吸,“九十四。”

    </p>

    韩彬朋拖了个长长的尾音,可把人吓傻了,魏福音深深松了口气,走到讲台上,老师,下次可不待这样折磨人的,这谁顶的住啊。

    </p>

    “还可以。”韩彬朋补充了一句,似乎对这个转校生印象不错了,毕竟转校生大多水土不服,不那么容易跟的上课。

    </p>

    “陆云云六十六。”陆云云鼓起腮帮子,垂头丧气的走到讲台。

    </p>

    “李森林!”李森林听到自己的名字?,后背微微颤抖了一下,仿佛早预料到是这个结果,可是真的遇上了,还是一阵心悸,他底着头走上前。

    </p>

    “十六分!”韩彬蔑视的看了他一眼,突然暴跳如雷,大声喝道:“这么大个子,考十六分我都替你脸红!十六分,十六分。”

    </p>

    韩彬朋把手里的试卷往空中一抛,卷子悠悠的飘到李森林的脚边。

    </p>

    “你多大了,你哪怕一年考一分,不至于考十六分啊。”

    </p>

    ……

    </p>

    卷子发到每个人的手里,陆云云庆幸自己考及格了。

    </p>

    数学成绩不及格的学生可没有那么幸运了,按照以往的惯例,他们在讲台上站成一排,伸出左手一人挨了三板子。

    </p>

    魏福音看着讲台上低眉顺眼站着的二十七位同学,李森林旁边的男生比韩彬朋高出一头,堂堂三尺男儿,伸手挨戒尺的场景忍不住想笑。

    </p>

    听到戒尺“啪啪”打在掌心的声音,魏福音感觉手心有点疼,记住下课要给李森林买冰淇淋的事情不能忘。

    </p>

    终于盼到下课铃响起。

    </p>

    李森林叹气道:“韩彬朋下手真够狠的,我的手快断了。”

    </p>

    “我什么时候能考九十四分啊。”陆云云把魏福音的卷子翻来覆去的看,“我以后有不会的题,你可不可以教我。”

    </p>

    “当然可以。”

    </p>

    期中考试过后,学校破天荒的放了两天大长假,而且星期天不用来上晚自习,星期一上课。

    </p>

    寝室里的女孩都回家了,魏福音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心想:回老家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每次回去,爷爷奶奶就像客人一样招待她,回去只会让两位老人感到不安,她也浑身不自在,左右思量了一下,决定留在寝室过周末是个不错的选择,平日里摩肩擦踵的寝室只剩下她一个人,显得空空荡荡,她两条腿搭在床沿晃来晃去,无所事事,突然灵光一闪,从床上跳了下来。

    </p>

    反手锁好寝室的门,脚底像踩了风火轮,飞也似的向学校大门狂奔,回老家两个多月了,只跟家里匆匆通了一次电话,不知家里现在情况如何,爸妈想她了没有,来到学校电话亭,拨通魏付海的电话。

    </p>

    “喂!谁啊?”几秒钟之后,魏付海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p>

    “爸,是我。”听到声音的那一刻,魏福音喉咙有些哽咽。

    </p>

    魏付海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出乎意料,嘿嘿的笑道:“哦,是我的好闺女啊,今天怎么想起给家里打电话了,在老家过得怎么样?”

    </p>

    “爸,我挺好的,今天学校放假,我没有回老家,住在寝室里……”魏福音再次听到魏付海亲切的声音,一阵沉默,眼眶汇聚的泪水止不住往下坠,思家心切,多日的委屈一股脑的涌上心头。

    </p>

    “放假怎么不回家?”魏付海说道,“你要是不想去你爷爷家住了,就去你姥姥家啊。”

    </p>

    “我上个星期回去过了。”魏福音脸颊爬满了泪水,自己却浑然不知,“爸。”她说,“我想你们了……”

    </p>

    初见。

    </p>

    魏福音安静的坐在书桌前写暑假作业,她不喜欢热闹,起身关窗户的时候,透过玻璃,看见魏思过赤脚在房子后面的一滩烂泥里追逐打闹,他后面紧追不放的是两个看不清模样的泥人,同样光着膀子赤着脚,在泥浆里摸爬滚打,三人中个子最高的男孩子弯下腰,迅速在泥浆里抓了一把,也不知抓到了什么,连泥带水的朝魏思过抛了过去,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泥球朝魏思过打了过去,魏思过一个灵活的闪身躲过攻击。

    </p>

    三人哈哈大笑起来。

    </p>

    魏福音摇摇头,不明白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一滩烂泥这么有吸引力。

    </p>

    魏思过和另外一个跟他个头差不过多的男孩一起攻击高个子男孩,三个人手里的泥巴团成团,在空中飞来飞去像打雪仗一样,半空中下了一场泥浆雨,把三个人从头浇到脚。

    </p>

    魏福音摇了摇头,不予评价,随手关窗把笑声隔在窗外,耳根子瞬间清净了,拿起手中的笔继续写。

    </p>

    突然之间,“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砸在玻璃上了,魏福音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抬头看见窗户上有一片巴掌大的一块淤泥,正缓缓下坠,拖着一串长长的尾巴。

    </p>

    她本想安安静静的看书,她不理旁人,旁人也不要来招惹她,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却也不行,突遭横祸,气不打一处来,她合上书本,“嗖”的起身,怒气冲冲走出门外,找他们理论,转角来到房子后面的阴影里,冲还在泥浆池里疯狂打闹的三人大喊,“喂,你们三个!这是谁砸的!”

    </p>

    魏福音怒目圆睁的看着他们,三人玩的不亦乐乎,忘乎所以,糊了满脸泥浆,听到魏福音大喊,同时一怔,转过身来,见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人,来者不善,他们顺着魏福音手指的方向往上看,才知道自己闯祸了。

    </p>

    魏思过立刻扔掉手里团的泥团,看着前来兴师问罪的魏福音,一把抹掉脸上糊的泥浆,小声的说:“二姐,不是我砸的。”

    </p>

    他平时最怕这个二姐了,她说话比魏付海还管用,虽然他是家里最小的,可是并没什么地位。

    </p>

    魏福音骄傲的小脾气又上来了,质问道:“那是谁砸的!”

    </p>

    魏思过一脸委屈的看着她。

    </p>

    “你别生气嘛,是我砸的。”说话的是那个高个子男孩,也最有主见,他站在魏思过旁边,从头到脚被泥浆包裹着,看不清长相,见魏福音来兴师问罪,笑声戛然而止,说话时露出一口大白牙,一把抹掉脸上的泥浆,道:“我刚才一失手砸的。”

    </p>

    魏福音扭头看他,看不清他的脸,也不确定这人见没见过,最明显的是个子很高,胳膊上的肌肉看起来很强壮,牙齿雪白,风铃般的嗓音格外动听,即便如此,魏福音对他的印像也并不好。

    </p>

    “二姐,这是杨龙飞,他今天刚搬过来。”魏思过欣喜的介绍他的新朋友。

    </p>

    杨龙飞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浆,还是看不清楚长相,声音很好听,都是男孩子,魏思过的声音细的跟女孩差不多,他还没到变声期,杨龙飞的声音则是浑厚绵长富有磁性,他打量着魏福音,继续道:“你就是魏思过的二姐啊,久仰大名,咱们不打不相识呢。”

    </p>

    边说边从泥浆池里走了出来,小跑两步来到魏福音眼前,头发上的泥水啪嗒啪嗒滴在他的脸上,身后的泥点子拖了一路,他头发上,脸颊上,身上,胳膊上,全身上下的泥浆“啪嗒啪嗒”的滴落下来,魏福音有些不知所措,往后退了一步。

    </p>

    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足足高出一头的男孩,近在咫尺,如此近看,他脸上的轮廓更清晰明了了,漆黑明亮如星的眸子带些戏谑,魏福音看着他的双眼一下子六神无主起来。

    </p>

    他们相互凝视了片刻,魏福音眨眨眼睛,缓冲一下。

    </p>

    “你别生气嘛!”杨龙飞右手举过头顶,手指修长指节分明。

    </p>

    见状,魏福音闪到一边,生怕他满身的泥浆渐到自己身上,警惕道:“你要干嘛?”

    </p>

    “我帮你把窗户擦干净。”杨龙飞微微凝眉,脑袋歪向一侧,温柔的说道:“初次见面,你叫什么名字。”

    </p>

    魏福音不理会他,仰头道:“你不用擦了。”

    </p>

    “没关系,举手之劳。”

    </p>

    “我说不用你擦了。”

    </p>

    杨龙飞揉揉眉心,压着嗓子里的暗笑,软硬不吃啊,他骚了骚脸颊,认真思考了一阵,态度十分诚恳的说:“为什么不让我帮你擦,你又够不着,我弄脏的我来擦干净。”

    </p>

    魏福音被那句“你又够不着”说到了伤心处,绷着脸看着他,生硬的说:“不必了。”

    </p>

    “为什么?”

    </p>

    “你只会越擦越脏。”

    </p>

    “怎么会?”杨龙飞使劲甩掉手上的泥水,似乎就不信这个邪,伸手要去擦玻璃,却被魏福音给拦住了。

    </p>

    “我说,你今天是要跟我抬杠吗。”杨龙飞低头挑起一边的眉毛,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不要仗着我脾气好,就为难我,我会发火的,”

    </p>

    “我把你的窗户弄脏了,礼也赔了,歉也道了,还主动给你擦玻璃,你还想怎样?”

    </p>

    魏福音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双手握拳想朝他挥过去,最后还是咬牙忍住了,主要是自己打不过他,他光着膀子,浑身裹满泥浆,纠结的头发一缕一缕的往下滴水,有点像人猿泰山,魏福音稍微镇定下来,气馁的说道:“那个,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再说。”

    </p>

    话音未落,魏福音就转身离开了,留下杨龙飞一个人站在窗户的阴影下,无奈的笑了笑。

    </p>

    三人玩的尽了兴,杨龙飞回家冲了个凉水澡,吃过午饭,又来找魏思过了,探头看见魏福音坐在里屋的写字台前,好奇心驱使走了进来。

    </p>

    “你在写什么呢?”杨龙飞凑到魏福音身旁。

    </p>

    “暑假作业。”??魏福音扭头看了他一眼,洗了把脸果然有个人样了。

    </p>

    “好学生啊。”他的目光在房间里打量一番,“我从来都不写暑假作业。”

    </p>

    魏福音没有理会。

    </p>

    “你上几年级了?”

    </p>

    “开学上七年级。”

    </p>

    “这么巧,我也要上七年级了,咱俩说不定能分到一个班呢。”杨龙飞笑着说,似乎今天上午的事情根本就没发生过似的,他往前靠了一步,不知不觉两人间的距离似乎过于亲近,魏福音往旁边挪了挪。

    </p>

    杨龙飞打量着她的暑假作业,狡黠的说道:“我的经验之谈,你不用写暑假作业,我打赌,老师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就直接当破烂卖了。”

    </p>

    魏福音底头不语,杨龙飞负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仿佛在逛自己家的后花园。

    </p>

    “你喜欢看书!”他伸手拿起桌子上摞起来的书籍,道:“你平时都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

    </p>

    “不固定,只要是书就看。”魏福音道。

    </p>

    “哦……咦!这本书正是我想看的,可不可以借给我看两天。”

    </p>

    “不可以!”魏福音斩钉截铁的说,“我从来不把书借给别人。”

    </p>

    “凡事都有例外。”

    </p>

    “借什么都可以,就是不借书。”

    </p>

    “为什么?”

    </p>

    “因为借书的人,从来都不还。”

    </p>

    “放心,我守信用,看完肯定给你还回来。”

    </p>

    魏福音拗不过他,不做挣扎了,低头继续写作业。

    </p>

    “你平时除了写作业,就没有其他的业余爱好了吗,上午写完下午还写,大脑也需要休息,小小年纪怎么一点活力也没有,外面天气这么好,不要整天待在房间里,要多出去走走……”

    </p>

    魏福音不想看他了。

    </p>

    沉默了一会儿,杨龙飞自说自话起来,不觉得一个人唱独角戏尴尬,俯身,胳膊肘支在桌子上,凑到魏福音的眼前,厚着脸皮道:“你怎么不说话啊?”

    </p>

    “不熟。”

    </p>

    杨龙飞莞尔一笑,道:“就是因为不熟,咱们才应该多交流交流,慢慢就熟了?,还是你只想听我说话。”

    </p>

    魏福音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脸皮这么厚的人,她吃亏就吃亏在嘴笨上,和别人吵架的时候总是落下风,等吵完以后才想起应对的办法,还想找那个人再吵一架。

    </p>

    傍晚,夜幕降临。

    </p>

    突然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魏福音出去开门,看见杨龙飞站在门口,睫毛忽闪,发丝凌乱。

    </p>

    “你怎么又来了。”一天见了三回,魏福音有点招架不住了。

    </p>

    “我是来找魏思过的,又不是来找你的。”说完,杨龙飞勾起嘴角,侧身和她擦肩而过,走进院子里去。

    </p>

    魏福音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肺快要气炸了。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