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凡人生林夕紫薇〕〔穿越后医毒双全我〕〔天命之族〕〔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好歹也是个皇帝〕〔超凶女友找上门〕〔我只会拍烂片啊〕〔龙王之我是至尊〕〔上门狂婿〕〔林北苏婉〕〔我的餐厅连接异世〕〔从亮剑开始打卡〕〔一不小心修成大佬〕〔超级女婿-神都猛虎〕〔绝望黎明〕〔家有悍妻怎么破〕〔全球轮回:这个剧〕〔隐世毒医〕〔秦芷芯陆慕白〕〔临渊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世界第一高中生 第17章 一物降一物
    17一物降一物

    </p>

    魏福音双手捂住耳朵,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活变的不一样了。

    </p>

    “哈哈,你输了……”

    </p>

    “这次不算,再玩一局!”

    </p>

    杨龙飞癫狂的笑声从另外一个房间传出来,若是不认识他肯定觉得此人有病,魏福音整个一上午脑袋里嗡嗡嗡的响个不停,都是杨龙飞的笑声,终于知道他是上天派来折磨她的了。

    </p>

    魏福音深呼吸平静了一会儿,用棉花塞住了耳朵,似乎没起到多大的作用,杨龙飞一大早就来她家寻欢作乐,四个人在电视机那屋玩的不亦乐乎。

    </p>

    一个美好的星期天就这么破灭了。

    </p>

    “一个三!”

    </p>

    “一个四!”

    </p>

    “一个二!”杨龙飞顿了顿,笑的更大声了,“有没有人要,没有人要我就出牌了。”

    </p>

    “等等,我出小王!”

    </p>

    “大王!”杨龙飞啪的一声把扑克牌甩在桌子上,不知道发明扑克牌的人是怎么想的,这张‘小王’完全就是摆设,明明知道会被‘大王’压的死死的。

    </p>

    “我又赢了。”杨龙飞哈哈大笑起来。

    </p>

    魏福音使劲揉揉眉心让自己消消气,这兄弟两是怎么回事,赖上她家了吗,一天跑十趟。

    </p>

    “我又输了。”魏福玲丧气的说。

    </p>

    “来来来,再玩一局。”杨龙飞连连得胜,手气好的不得了,兴致正高。

    </p>

    魏福音起身把房门关上,隔壁疯狂的笑声依旧没法阻挡,还让不让人写作业了。

    </p>

    她啪的放下手里的笔,怒气冲冲的打开房门,想找杨龙飞理论,木门在她身后“咣当”一声反弹了回来,沉着脸站在门口,大声喊道:“喂,我说,你们能不能小点声,打扰到我写作业了。”她推开隔间的木门。

    </p>

    四个正玩的尽兴的人忽然一顿,扑克像扇子一样拿在手里,朝她看来,又面面相觑。

    </p>

    “你来的正好,和我们一块玩吗,可好玩了。”杨龙飞满心欢喜的冲她招了招手。

    </p>

    魏福音僵立不动,这是什么人啊,把别人气个半死他自己反而什么都不知道,冷冷的说道:“麻烦你们小声点,我还要写作业呢。”说完,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p>

    果然有用,耳根子瞬间清静了,半分钟后,那边又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

    </p>

    魏福音双手捂着耳朵,脑袋就要炸开了,叹了口气,虽然和杨龙飞认识三个多月了,但他们之间似乎算不上友谊,连朋友也算不上,不管是在学校还是放学回家的路上,他们连点头的交情都没有,就好像两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p>

    可是,这两个陌生人一起吵过架,一起吃过饭,一块上学,一块放学,有时候关系还不错,可就是不熟,这层不明不白,不清不楚,藕断丝连的关系让魏福音甚为苦恼,双手抱住了头。

    </p>

    杨龙飞也叹气,绞尽脑汁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放学的时候他故意放慢脚步明摆着在等她,她倒好,面无表情的和他擦肩而过,就好像他是空气,本来想跟她套套近乎,可她总摆着一张臭脸,看的他心惊肉跳,有时候热情似火,有时候冷血无情,自己不知道吃了她多少次闭门羹,可这双脚偏偏不听使唤,奇哉怪哉。

    </p>

    魏思过问道:“该谁出牌了?”

    </p>

    杨龙飞摸了摸下巴,回过神来,‘啪’的一声把扑克牌当飞镖甩了出去。

    </p>

    魏福音深深吸了一口气,快要抓狂了。

    </p>

    “对七!”杨龙飞大喊,两张牌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完全没把刚才的威胁当回事,魏福音就算脾气在好也不待这么气她的,她再一次推开房门,远远的站着不说话,四人兴致勃勃的坐在桌子的四方,手里的扑克牌噼里啪啦接二连三像过节放鞭炮一样响。

    </p>

    “哈哈哈哈,我今天的手气好的不得了。”杨龙飞用手拢了拢头发,发型一丝不苟,嘴角邪魅的傻笑,根本没人注意到站在门口火冒三丈的魏福音。

    </p>

    魏福音凝视了一阵,走上前去。

    </p>

    杨龙飞背对着她,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他把手中的扑克牌展开,像扇子一样得意的摇来摇去,魏福音冷不丁的出现在他的身后,把他吓的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p>

    “哈,你作业写完了,写完了借我抄抄。”杨龙飞咯咯咯咯的笑道,魏福音就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

    </p>

    她斩钉截铁的说:“不借。”

    </p>

    杨龙飞的身子向下弯了弯,视线跟魏福音的齐平,那张美丽的脸庞靠的越来越近,让人感到一阵压迫感,气息拂到她的脸上,嘻嘻道:“别这么不近人情吗!”

    </p>

    魏福音抱起了手臂,退到后面的墙上,冷冷道:“你玩扑克牌的时候岂不是更不近人情,打牌的话就好好打牌,非要把牌摔的这么响吗,你不知道你打扰到别人了吗?”

    </p>

    她看看他手里毛边的扑克牌,无奈道:“新买的扑克牌被你们玩成什么样子啦。”

    </p>

    杨龙飞不以为然,哈哈笑道:“打扑克牌的时候就是要狠狠的甩出去,要有气势,安安静静的打扑克多没意思。”

    </p>

    魏福音生气道:“自私,你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

    </p>

    杨龙飞友好的伸开双臂,嘴巴往上翘了翘,咯咯笑道:“我们四个玩的挺开心的,欢迎你随时加入。”

    </p>

    魏思过,魏福玲,杨俊逸扑克牌也不敢玩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前面的两个人。

    </p>

    半晌,看他们两个吵的热火朝天,魏思过小声相劝:“二姐,你别生气了,我们不玩了还不行吗。”

    </p>

    “为什么不玩了,我偏要玩。”杨龙飞固执道。

    </p>

    魏福音飞快的扫了他一眼,气结道:“那你就回你家玩,你就算把你家房子拆了我也管不着,别来我家。”

    </p>

    “你这是在下逐客令。”杨龙飞放下手里的牌。

    </p>

    魏福音冷冷道:“本来就不是我请你来的,是你自己来的。”

    </p>

    “二姐你别说了。”魏思过在一旁观战就已经胆颤心惊了。

    </p>

    两个人剑拔弩张,不消说又是一场硬仗,魏福音被作业弄得焦头烂额了,杨龙飞不仅不体谅,还火上浇油,吵的她无法安心。

    </p>

    杨龙飞的脸色也不好,想想自己总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人家还不领情,火药味十足。

    </p>

    余下的三人不敢乱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用眼神交流,一会儿打起来你们帮谁,杨俊逸看看魏福玲,魏福玲用眼神告诉她:我帮我二姐,又反过来问,你帮谁?我谁也不帮,杨俊逸挑眉,魏思过和魏福玲睁大眼睛问:你怎么不帮你哥,杨俊逸抬眼:他不用帮,十个你姐也打不过一个我哥。

    </p>

    魏福玲和魏思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脊背发凉。

    </p>

    杨龙飞像棵参天大树一样站在那里,魏福玲的眼睛从上到下打量着他,杨龙飞神色平静,却有几分野性,胳膊上的肌肉发达,臂力惊人,魏福音站在他影子下面像一直小鸡,他稍微一拎就能拎走,魏福玲心想:貌似真的打不过。

    </p>

    杨龙飞似乎觉得很受伤,声音充满了委屈,咆哮道:“你说这话就很过分了,咱们认识了这么久,我对你不好吗,什么事都让着你,你问问我妈,我对谁这么好过,打扰你写作业是我不对,可你非要说这么伤人的话吗。”

    </p>

    杨俊逸思忖着:杨龙飞说的没错,还真没见他对谁这么上心过,大黄生崽子的第一天他激动的抱起一只小狗说要给魏福音送过去,后来汪凤梅说小狗太小,抱过去也养不活他才作罢,买块蛋糕非要拿过去让她尝尝甜不甜,感觉他都有点自虐成瘾了。

    </p>

    杨俊逸以为他们两个好的不得了,可是一见面就吵架,动不动就冷战,这谁受得了,跟他俩在一起每天提心吊胆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了,杨龙飞有时候真的生气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嘴上说“再也不去她家了”,可是第二天天刚亮就迫不及待的往人家家里跑。

    </p>

    杨俊逸心想:这个哥哥就不能有点骨气,既然人家不喜欢你,你何必去招惹人家。

    </p>

    魏福玲胆战心惊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好好的一个星期天就这么泡汤了,本来玩的好好的,二姐也太讨厌了,杨龙飞到底哪里惹到你了。

    </p>

    魏福玲和杨俊逸相互看了一眼:这两个人脑子都不正常。

    </p>

    僵持片刻,魏福音眉头紧蹙,据理力争道:“是我说的话过分,还是你做的过分,我在写作业你非要这么大声吗,电视机不看还一直开着,不是浪费电吗……”

    </p>

    杨龙飞的脸色越来越冷。

    </p>

    魏思过满脸愁容,轻声说道:“二姐,你别说了。”

    </p>

    魏福音扭头瞪了他一眼,大声道:“我在自己家还没有说话的权利了,你……”她突然感觉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抵在嘴唇上说不出话来了。

    </p>

    “伶牙俐齿。”杨龙飞镇定从容的把抵在她唇边的手指抽回,哧哧的笑了起来。

    </p>

    魏福音反而不那么镇定了。

    </p>

    他知道用什么方法对付她最有效。

    </p>

    ……

    </p>

    进入十月份,天气微微转凉,魏福音早上起来揉揉肚子没有什么胃口,背起书包就上学去了。

    </p>

    第二节大课间,全校的学生在教学楼前面的一大片空地上做广播操,魏福音没有下楼,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捂着肚子,额头上布满密密麻麻的冷汗,没吃早饭胃里空空如也。

    </p>

    “你怎么了?”孙婷婷注意到她今天格外反常,关切的问。

    </p>

    魏福音细弱游丝的说:?“没事,早上没吃饭,饿的肚子疼忍一忍就好了。”

    </p>

    孙婷婷道:“所以说早饭一定要吃。”

    </p>

    “嗯。”

    </p>

    整个上午,魏福音强打着精神听课,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咬牙撑到第四节课放学。

    </p>

    放学铃刚响,别的同学都还在座位上收拾书包,她飞快的抓起书包,朝教室外面狂奔。

    </p>

    回到家,魏福音反手关上身后的铁门,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心情异常烦躁,人活着怎么有这么多麻烦事啊。

    </p>

    第三节下课,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跑去厕所一看,发现内裤上有一团黏糊糊的血渍,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了,又羞又恼,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感觉自己都没脸见人了,不敢跟任何人讲。

    </p>

    回到家,她偷偷摸摸的换了一条干净的内裤,把带有血渍的内裤藏起来。

    </p>

    把自己整理干净以后,魏福音端了盆水,特意把水烧热,一切准备就绪,见没人注意到她鬼鬼祟祟的举动也安心了,鬼鬼祟祟把藏起来的内裤放进热水里。

    </p>

    剩下的就交给时间,慢慢的等待着,只见内裤吸了水沉到盆底就没动静了,魏福音微微皱眉,心想再多等一会儿。

    </p>

    一分钟过去了,依然什么也没有发生,内裤纹丝不动的躺在盆底,上面的血渍清晰可见。

    </p>

    不对呀,魏福音困惑不解,她伸手捡起地上的一根枯树枝把内裤挑了起来,在水里来回搅拌,有些效果,只见水中有淡淡的红色晕开,魏福音欣喜若狂,用手指勾起内裤检查,发现那片巴掌大的血迹还在,从鲜红变成了暗红色。

    </p>

    难道水温不够?魏福音猜测到,又把暖瓶里的热水全部倒进盆里,用手感受一下水温,烫的手指生疼猛的缩回来,心想:这回总该可以了吧。

    </p>

    她蹲在盆边,静静的等待奇迹发生,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魏福音失去了耐心,把手伸进水中,内裤上的血迹依然还在,气馁的把内裤扔进盆里。

    </p>

    她看着右手手指被烫的微微发红,心里纳闷道:课本上难道是骗我的吗,分子不是永不停息的做无规则运动吗,温度越高分子运动越剧烈?按照课本上所说,血渍遇到热水产生剧烈的运动,应该从内裤上脱落下来啊,怎么一点用也没有呢!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