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爷晚安洛诗涵战〕〔全职高手之桐人〕〔逆流一九九零〕〔超级特种兵之王〕〔霍不凡宁晴雪〕〔林阳〕〔第一豪婿(林阳许〕〔上门豪婿〕〔第一入赘的废物〕〔黄极〕〔神级女婿〕〔无敌狂神在都市〕〔何金银和江雪〕〔楚天江花瑾婷〕〔楚天江和花瑾婷〕〔唯我独尊楚天江〕〔战神无双九重天〕〔一世龙皇〕〔最强女婿〕〔帝后世无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世界第一高中生 第18章 farmer 怎么了?
    18farmer?怎么了?

    </p>

    魏福音坐在椅子上不知该找谁发火,看着房间里被自己弄得满地狼藉,又恼又羞,摊上这种事可如何是好。

    </p>

    有没有人可以给她解释一下,是布朗错了还是她错了。

    </p>

    今天一上午过的都不顺利,可以说是糟糕透顶,古人说的没错,果然是祸不单行,第三节英语课上,他们学了新的语句,年轻的英语老师为了让全班同学多练习英语,想听听他们的英语口语是否发音标准,一组一组按顺序提问,挨个让他们回答问题。

    </p>

    轮到魏福音时,英语老师目光盯着手里的课本,朗声道:“what?does?your?father?do?”

    </p>

    魏福音站起来,小声道:“my?father?is?a?farmer.”

    </p>

    听了她的回答,英语老师震惊的抬起头来,目光越过课本直直的看着她,用书遮面,两只眼睛写满了不可思议,魏福音的双手在桌子下面紧紧的攥成拳头,知道为什么英语老师会感到惊讶了,她问:“what’s?your?father?”的时候,别的同学站起来都骄傲的说:“my?father?is?a?worker.”

    </p>

    唯独她的答案和别人的不一致,就她说:“my?father?is?a?farmer.”

    </p>

    尽管这是事实,尽管这只是一个平常的再平常不过的课堂小练习,她甚至可以胡乱的说“我爸爸是一个科学家”也不会有人在意,可是她不想说谎,可是英语老师震惊的表情还是刺痛了她,魏福音低低的垂下头,痛恨自己永远和别人不一样,她咬紧牙关。

    </p>

    年轻的英语老师大概太过惊讶,过了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温和道:“sit?down?please.”继续提问其他同学。

    </p>

    魏福音静静的坐下来,这堂课的最后几分钟她周围组成了一片“my?father?is?a?worker.”的海洋,她知道英语老师没有恶意,因为年轻所以没有恶意,她还没有被身边的浊流污染,英语老师二十出头的样子,一头漆黑的长发自肩膀垂下,人很温柔,笑容很甜,她刚才的表情里只是替魏福音感到惋惜,跟赵怀德明晃晃的恶意不同。

    一秒记住

    </p>

    魏福音听着周遭一片嘈杂,自己像个傻瓜一样坐在那里,很想站起来对他们大喊“‘farmer’怎么了,你们吃的东西难道不是‘farmer’种出来的吗?”

    </p>

    直到下课铃响起,她依然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她知道自己没有这样的勇气。

    </p>

    ……

    </p>

    这时,豆豆不知从哪窜了过来,在她脚边低声呜咽,魏福音弯腰抱起了它,看着它圆滚滚的身子总算宽心了些,不去胡思乱想了。

    </p>

    豆豆趴在她的膝上,用前爪挠了挠她的膝盖,魏福音把它捧起来,悠悠的道:“豆豆,我好心烦意乱啊,你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吗?”

    </p>

    豆豆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她,似乎没听明白,就是听不明白才好,听明白了可不敢跟它乱讲。

    </p>

    魏福音总是有事没事的找豆豆聊天,跟它说说心里话,她右手食指触摸着豆豆湿漉漉的鼻尖:“豆豆,我没脸见人了怎么办。”

    </p>

    豆豆“哼唧哼唧”两声。

    </p>

    有时他们之间还会聊些别的,比如杨龙飞惹她生气了,她就会问:“豆豆,你说我要不要原谅他这一回啊。”

    </p>

    豆豆叫一声就算是答应了,魏福音觉得满心欢喜。

    </p>

    这回她又问:“豆豆,你说我该告诉他吗?”

    </p>

    “汪……”豆豆算是回答了。

    </p>

    魏福音思忖道:“这样不好吧!”

    </p>

    豆豆的眼睛里写满了迷茫,魏福音开心的笑笑,“你怎么这么可爱啊,我爱死你了。”

    </p>

    她把鼻尖在豆豆的鼻子上狠狠的蹭了蹭,豆豆很享受这种抚摸,开心的乱叫,又在豆豆凉凉的鼻尖亲了亲,心情立马舒畅了许多。

    </p>

    “豆豆……”听到门外有人喊它,豆豆浑身打了个激灵,两只耳朵竖了起来,耳朵尖上一撮脏兮兮的毛发跟着抖了抖,两个大大的黑眼圈里面镶嵌了一对漆黑的小眼睛,越来越像只大熊猫了。

    </p>

    魏福音松手把它放在地上,探身向门外望去,豆豆四条小短腿飞快的向门口奔跑,它圆圆的身体灵活的跳起,越过门槛,向来人扑去。

    </p>

    杨龙飞像一尊大理石雕像一样站在门外,额头微微浸满细小的汗珠,不知他在门外站了多久,不知他听到她那些胡言乱语了没有。

    </p>

    豆豆停留在杨龙飞的脚边,一个劲的摇尾巴,杨龙飞来她家来的殷勤,豆豆早就把他当自己的半个主人了。

    </p>

    “豆豆!”杨龙飞俯身将它抱起,笑着说:“你怎么又胖了,是不是家里的伙食太好了,我都快抱不动你了,你该减肥了。”

    </p>

    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挑逗它。

    </p>

    “汪汪……”豆豆似乎很开心,杨龙飞右手手指勾勾它的下颚,把它的鼻子送到嘴边轻轻一亲,魏福音猛的咳嗽起来,伸手擦了擦湿漉漉的嘴唇。

    </p>

    “你怎么了。”

    </p>

    杨龙飞在门外犹豫了片刻,走了进来。

    </p>

    “没事。”

    </p>

    魏福音一只手捂着嘴巴,希望他之前没有跟豆豆亲吻过才好。

    </p>

    “你今天上课怎么心神不宁的。”

    </p>

    魏福音一阵慌乱道:“有吗?”

    </p>

    杨龙飞道:“我观察了你一上午,像你这样的好学生,上课睡觉反倒是奇怪了。”

    </p>

    “哪里不舒服?让我瞧瞧,发烧了吗!”?说话,他伸手摸向魏福音的额头,魏福音猛的向后躲开,笑道:“已经好多了。”

    </p>

    杨龙飞似乎不太相信,问道:“是吗?”

    </p>

    魏福音咳嗽了一声,他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自己的,“就是肚子有点疼,现在已经好多了。”她磕磕巴巴的解释道。

    </p>

    “吃药了吗?”杨龙飞关切的问。

    </p>

    “不用吃药,现在已经不疼了。”

    </p>

    “哦!”他若有所思。

    </p>

    沉默了半晌,杨龙飞道:“如果你还是感觉难受的话,我下午可以帮你请假,半天不上学你的课程也不会落下。”

    </p>

    “不用了。”魏福音被他突然的关心弄的手足无措了。

    </p>

    “那好吧!”杨龙飞站起来,转身朝门口走去,末了,他回头道:“那么咱们学校见了。”

    </p>

    魏福音嗤笑道:“我们莫不是天天见面吗,你除了吃饭睡觉不在我家以外,不是把我家当做你家了吗!”

    </p>

    她的话一出就觉得不妥了,忙住嘴了,这里面暗示的成分太多了,天地可鉴,她并没有往别的什么地方想,只是单纯的想表达他们见面的次数多而已。

    </p>

    魏福音抬头看着杨龙飞,希望他脑袋不要太灵光才好。

    </p>

    “吃饭可以,睡觉我可不敢。”杨龙飞抿嘴傻笑。

    </p>

    你大爷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p>

    魏福音叹了口气,这种事只会越描越黑,好像她心里真有鬼似的。

    </p>

    “你走路的时候小心点,别再撞到电线杆上面了。”杨龙飞指指魏福音的额头,我的天,他观察的也太细致入微了吧。

    </p>

    魏福音抿着嘴道:“承蒙您的厚爱,真是三生有幸。”

    </p>

    杨龙飞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眼神不明,道:“那个……那个……”

    </p>

    怎么还结巴上了。

    </p>

    “你最近不要喝凉水。”

    </p>

    魏福音脸上戏谑的笑也卡住了,他该懂的不懂,不该懂的也懂的太多了吧。

    </p>

    ……

    </p>

    下午放学回家,魏福音走在道路的边缘,沿着土路走,成一条直线,她满脑子都在想着杨龙飞的那句“别再撞到电线杆了”。

    </p>

    脚下这条通往大安的路荒废了许多年,路面上黄豆粒大的石子缝隙之间塞满了泥土,平常还好,一到天阴下雨,雨水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流淌,深坑里布满积水,不熟悉路况的司机很容易就陷进深坑之中。

    </p>

    道路两边的路灯形同虚设,已经好多年没有亮过了,随着路面的沉浮,斜斜的插在泥土里。

    </p>

    大安没有疏水管道,连基本的公共设施都没有,完全就是一个三不管地界,闭路线和网线没法通到,因为距离城市聚集的居民区太远,大安稀稀拉拉十几户人家真没必要埋管线这么大费周章,魏福音家的电视只能收到天津几个频道和中央一台。

    </p>

    这一带居住环境比较好的还算杨龙飞家,因为汪凤梅经营有方,他家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他们自己找人在地下挖了条管道,自来水可以直接通到家里,省了很多麻烦。

    </p>

    其他的住户需要到水房打水,一个容积五十升的水桶打一次水要七块钱,魏福音暗暗的想:其实打水要不要钱全凭张文涛一句话,他可以随意定价,大安淡水资源稀少,魏付海就在自己家后院的空地上,挖了口两米多深的井,邻里间偶尔来借借光,虽然井水是咸的,但洗衣拖地不成问题。

    </p>

    水房的水管坏过一次,魏福音就跟着李月华来杨龙飞家接了一小桶水。

    </p>

    神游太虚,“砰”的一声,魏福音停下脚步,“啊!”的捂住脑门,感觉眼冒金星,这才意识到自己又撞到电线杆了,怪自己不长记性,怪杨龙飞的声音太好听。

    </p>

    回到家,发现家里没人,李月华捡破烂还没有回来,魏福音把书包放下走进厨房。

    </p>

    她本来打算先写作业,可是七年级的作业不是一两个小时就能写完的。

    </p>

    厨房背阴,阳光照不进来,魏福音在昏暗的厨房里打转,不知该如何下手才好,厨房不大,角落里有一个不太美观的灶台,是用散落的砖头砌成的,她家住在鱼池上的时候也砌了这么一个粗糙的灶台,李月华是个全才,砌灶台,搭鸡窝,修烟囱,样样精通,她要是个男人肯定能成大事。

    </p>

    魏福音把厨房打扫干净,又把锅碗瓢盆乒乒乓乓洗了一遍,两只手布满油污,心想:妈妈总是说她十三岁的时候种地,拔草,蒸馒头,纳鞋底,织毛衣,挎着篮子捡牛粪样样精通,她的十三岁什么都不会,有一个勤快的妈妈,注定女儿是个笨蛋。

    </p>

    魏福音在厨房里忙活半天,觉得还是写作业简单。

    </p>

    “你在厨房干什么?”听到身后有人,魏福音擦擦额头,道:“我在做饭。”

    </p>

    “你会做饭?”杨龙飞从外面走了进来,四下张望,收拾的还挺干净。

    </p>

    “不会。”魏福音回答的干脆利落,耸了耸肩,道:“我想我没做饭的天赋,太难了,恐怕我一辈子都学不会。”

    </p>

    杨龙飞嘴角微弯,笑道:“那你长大以后结婚了怎么办。”

    </p>

    “那好办,找一个会做饭的不就行了。”

    </p>

    “这么巧,我会做饭!”

    </p>

    “……”

    </p>

    “二姐,杨龙飞做饭可好吃了。”魏思过补充道,魏福音瞪了他一眼。

    </p>

    突然觉得厨房里有点闷热,魏福音用手扇风,呵呵道:“我有点热……哈哈……那个,你怎么学会做饭的啊,没看出来?”

    </p>

    杨龙飞一边挽起衣袖,露出结实的一双手臂,一边道:“小时候,我爸妈做生意,他们常常不在家,我自己慢慢就学会了。”

    </p>

    “了不起。”魏福音是真心夸赞。

    </p>

    他的目光在厨房里搜索一遍,似乎在寻找可以利用的食材,认真专注的模样,如此近看,更觉得这少年美若天仙了,修长的手指,深邃的眼眸,魏福音发现他俊美的脸颊有点点痘印,开心的想:终于跌落凡尘了,但这痘印并不影响他的美貌。

    </p>

    “削土豆会吗?”杨龙飞问。

    </p>

    “这个我会。”

    </p>

    杨龙飞点点头,给她拿了几个土豆,魏福音蹲在角落着手削土豆。

    </p>

    “削完土豆把火点着。”杨龙飞在灶台前指挥,有条不紊的忙碌着,魏福音把土豆削好,轻声问:“要我帮忙切土豆吗?”

    </p>

    “不用了……你切的土豆大概没法看。”

    </p>

    这是一句实话,魏福音送给他一个白眼,切成花一样有什么用,到嘴里还不是一样被嚼的稀巴烂。

    </p>

    做饭帮不上忙,魏福音蹲在灶台边,把柴火点着,大铁锅“滋啦滋啦”的冒着热气,杨龙飞手法娴熟的把土豆切片,放进锅里拿起锅铲来回翻炒,动作娴熟,有五星级大厨的风采,比女生还要贤良淑德,魏福音觉得将来谁嫁给他一定会无比幸福吧。

    </p>

    “火太大了。”杨龙飞说道。

    </p>

    “哦!”

    </p>

    魏福音看的出了神,不得不承认道:“我不喜欢做饭,我妈总是强迫我学,可我做饭没天分。”

    </p>

    “不喜欢就不要学。”杨龙飞说道:“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

    </p>

    魏福音嘿嘿笑了一声。

    </p>

    不一会儿,一阵香气从厨房里冒了出来。

    </p>

    他们把留给李月华和魏付海的饭放在锅里热着。

    </p>

    “好香啊!”魏福音坐在桌边,看着可口的饭菜垂涎欲滴,连连赞叹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佩服佩服。”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土豆片。

    </p>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杨龙飞得意起来。

    </p>

    “也给我拿双筷子啊!”他道。

    </p>

    “你不回家吃饭吗?”

    </p>

    “哈……过河拆桥啊!给我一双筷子。”

    </p>

    魏福音愉快的把筷子递给他,笑着想: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