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青阳沈墨君〕〔林夕钱家〕〔无敌神婿〕〔最强高手在花都〕〔生而为王〕〔龙王殿〕〔万族之劫〕〔先锋〕〔掌权人〕〔官场先锋〕〔极品萌宝:霸道爹〕〔魔王不必被打倒〕〔王的女人谁敢动〕〔左道倾天〕〔总裁求娶名媛娇妻〕〔沐暖暖慕霆枭〕〔名媛娇妻太惹眼〕〔盛莞莞慕斯〕〔第一名媛凌霄盛莞〕〔总裁求取名妻太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世界第一高中生 第19章 杨龙飞的神秘体质
    19杨龙飞的神秘体质

    </p>

    一束束刺眼的光柱从窗外照射进来,魏福音手里的笔尖在作业本上一行行划过。

    </p>

    “魏福音,你帮我一个小忙呗。”??魏福音抬头,赵智慧转身敲敲她的桌子。

    </p>

    她跟赵智慧从小学一年级就认识了,就算认识,但并不相熟,都说“朋友老的好,酒是沉的香”其实时间并不代表什么,缘分这东西很奇妙,有些人认识十几年了依然形同陌路,有些人哪怕只是一瞬间仿佛就是永恒。

    </p>

    班里的同学大部分从一年级起她就认识了,在这个偏僻的小区,这里的孩子基本上从小就认识,他们的父母都是油田职工,这所学校之所以还没有倒闭就是应为他们这些孩子,尽管学校的学生流失的格外严重?还是有必要存在下去的,尽管魏福音不止一次的想往学校投个炸弹。

    </p>

    他们平常没怎么说过话,赵智慧因为学习不好没少挨老师的打,他从小就瘦瘦小小的,性格跟女孩子一样软弱。

    </p>

    一年级的时候他考试不及格老师在他手心里打了三下,他眼泪汪汪的回家跟父母告状说:“妈,老师打我了。”老师打学生这种事家长也不好过问,说轻了没用,说重了惹老师不高兴,干脆就撒手不管你的孩子了,做家长的虽然心疼,却帮不上忙,只说“好好学习,下次考好了,老师就不打你了。”

    </p>

    过了很久,赵智慧挨打的次数多了,也习惯了,挨了打也不回家诉苦了,有一天他妈妈突然心血来潮问他:“你们老师最近还打你吗?”,赵智慧嘿嘿一笑,开心的说:“妈,我们老师可喜欢我了,她打别人的时候打的可狠了,都把他们打哭了,打我的时候特别轻,一点儿也不疼。”

    </p>

    “……?”

    </p>

    魏福音看了看赵智慧,道:“什么忙?”

    </p>

    赵智慧无奈的耸耸肩,皱眉道:“老师让咱们写一篇关于石油工人的作文参加作文比赛,可是我不会写,你的作文好帮我写一篇呗。”

    </p>

    魏福音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她向来不知道如何拒绝别人,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是不知如何开口,怕让对方失望。

    </p>

    她舒了口气正要开口,杨龙飞穿过拥挤的人群走了过来,把赵智慧的身体扳了回去,凉凉道:“去去去,自己的事情要别人做,你好意思吗?”

    </p>

    魏福音心里甜甜的,杨龙飞虽然有时莽撞却又不失活泼可爱。

    </p>

    赵智慧有些恼火的说道:“帮我写一篇作文怎么啦。”,他看看魏福音又说道:“我俩从小学一年级就认识。”

    </p>

    “以前也帮我写过。”他又加了一句。

    </p>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杨龙飞硬生生的把他的话打断,抬头瞪了他一眼,赵智慧立马闭上嘴巴,喉结上下滚动,看到杨龙飞阴郁的脸色,大气都不敢喘了。

    </p>

    杨龙飞把赵智慧放在魏福音桌子上的作文本给他甩了回去,道:“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p>

    魏福音感觉气氛不对,赵智慧总的来说是个善良的人,她不喜欢把同学之间的关系闹僵,委婉的说:“赵智慧,我不是不帮你,只是这个忙我帮不上,我爸又不是石油工人,你还是自己写吧。”

    </p>

    赵智慧看她的态度回暖,道:“不是石油工人又怎么了,我爸是石油工人我不是照样写不出来吗,其实我每次写作文都是瞎编。”

    </p>

    “我也是瞎编的。”魏福音不好意思的笑笑。

    </p>

    赵智慧得寸进尺的哀求道:“你就帮帮我吧,我的文采要是有你的一半好,我就阿弥陀佛了。”

    </p>

    魏福音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这个夸奖很受用,得意洋洋道:“其实我没什么文采了,只是喜欢看书罢了,你要是读书读的多了,你的作文水平肯定能提高,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嘛!”

    </p>

    杨龙飞左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魏福音立马抱歉的对赵智慧说:“对不起,恐怕这个忙我帮不上。”

    </p>

    赵智慧的眼睛里充满失望。

    </p>

    杨龙飞“哼”了一声,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稍稍用力,道:“不答应又怎样,本来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不愿意做非要强迫别人,你自己笨写不出来怪谁,不帮你怎么还反倒欠了你。”

    </p>

    赵智慧略显尴尬的拍掉杨龙飞放在他肩上的手,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

    </p>

    魏福音心中充满感激,多亏杨龙飞替她解围,作为报答大方的说:“我欠你一个人情,你可以跟我提一个请求,只要我能办的到?”

    </p>

    若是以往,杨龙飞一定会提出奇奇怪怪的话,可是今天出奇的安静,摇摇头,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好。

    </p>

    自习课上,杨龙飞从后面踢了踢魏福音的椅子,道:“给我看看你写的作文。”

    </p>

    魏福音以为他要作为参考,毫不犹豫的把作文本递给了他,杨龙飞看了一眼皱着眉头,在心里默读起来,嘴里嘟囔到:“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哼,何必写的这么伟大。”

    </p>

    “本来就很伟大。”

    </p>

    “未必。”

    </p>

    魏福音满脸疑惑的看着他。

    </p>

    “本来就是他们该做的事情,非要说的跟伟人一样,老师教书,警察抓小偷,医生治病救人,天经地义。”

    </p>

    “可是他们工作很辛苦。”

    </p>

    “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哪个人不辛苦。”

    </p>

    魏福音一惊,杨龙飞很少说这样丧气的话,他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睛黯淡下来,周身的光泽也消失了,失去了往日里的活力,魏福音突然想起魏思过提起关于他家的事,温声问道:“你家没事了吧。”

    </p>

    杨龙飞知道她所指,一脸强忍的神情,故作潇洒道:“哪有这么容易,张老三逮到这次机会肯定要捞一笔,这个废物。”

    </p>

    魏福音重新坐好,看着杨龙飞失落的样子,自己却一点忙也帮不上,懊恼不已。

    </p>

    张老三原名张文涛,是大安的管理者,大安原来的居民搬走后荒废了许多年,几乎无人问津,后来有陆陆续续的外地人口搬进来,因为这里的房租不高,虽然设备不齐全,可是对很多外地人而言不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双邻里一个月的房租在这里可以抵半年的租金,因此得到许多外地人的青睐,大安聚集的人口多了不能缺乏管理,否则这些爱惹是生非的外地人又要给本来就人手不够用的警察找麻烦了,张文涛原本是一名油田职工,后来被派到大安管理外来人口。

    </p>

    开始,张文涛很抵触,好端端的被安排到这个破破烂烂,荒郊野外,鸟不拉屎的地方管理这些三教九流之人,他们这些亡命之徒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干不出来,心里有些窝火,可是后来他就慢慢的尝到了些甜头。

    </p>

    张文涛的薪水不多,灰色收入不少,每天晃晃悠悠的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来上班了,所谓上班,无非是搬把椅子躺在院子里喝喝茶,生活惬意,轻松自在。

    </p>

    只有一件事让他愁眉不展,四处寻找能够长高的偏方和灵丹妙药,天天看电视上的促销广告,说吃了他们的产品一个疗程能生长六公分,张文涛备受鼓舞深信不疑,不要说六公分,就是一公分也心满意足了,但凡能促进骨骼生长的产品就成罐成罐的买回家,当然不是他吃,他知道自己的个子是没希望长高了,只是看着自己的儿子跟同龄的孩子比矮了一大截,心中焦急难安,就督促张海洋把罐子里的东西吃完,吃完就长高了,张海洋小小年纪每天跟药罐子似的吃那些灰白色的粉末,吃了几年不见成效,肉眼可见的从一个小瘦子变成一个小胖子。

    </p>

    在外人眼里,大安偏僻荒凉,无人问津,在张文涛眼里却是一块风水宝地,他管理的这些年比他在油田工作挣的还多,大安空置的闲房永远也住不满,他把农村的亲戚都叫来,他家的那些亲戚来了以后把大安能利用的土地全用栅栏圈起来种庄稼了,连公路边都不放过,从水房接跟塑料管就把自来水引到菜园里,大安的居民敢怒不敢言,村长的亲戚不用交房租,横行霸道,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是这个道理吧。

    </p>

    魏福音对张文涛尊敬不起来,有些嫌恶,大安几乎成了他的天下,这里的房子永远住不满,外地人来了一拨又走一拨,张文涛老家的亲戚便狐假虎威,在大安横着走,他的侄子办了一个化工厂,化工厂的污水随意排放,工厂四周的土壤染的像彩虹一样。

    </p>

    也有人来大安办厂,因为负担不了高昂的电费和水费都搬走了,反而张文涛侄子的化工厂生意兴隆日进斗金。

    </p>

    汪凤梅在自家门前盖了一间不大的厂房,用来放置机器设备和原料的,盖之前是跟张文涛打过招呼的,他也口头答应了,可是厂房盖好后他就翻脸,说是违章建筑,说她私搭乱建,限期拆房,汪凤梅吃了哑巴亏,三万块盖好的厂房说拆就拆?

    </p>

    杨龙飞正为此事愁眉苦脸。

    </p>

    魏福音也只是偶尔听魏思过提了一下,她稍稍留意听了听,却不知事情的严重性。

    </p>

    下午放学,魏福音背着书包站在学校门口不停的在人群里观望,陆陆续续有同学从里面走出来。

    </p>

    孙婷婷看到了问:“你在等谁啊?”

    </p>

    魏福音笑笑说:“哈哈,等我妹。”

    </p>

    话音刚落,杨龙飞斜斜的挎着书包带和她擦肩而过。

    </p>

    “那我走了。”孙婷婷说。

    </p>

    她们不同路。

    </p>

    “嗯,再见。”魏福音朝孙婷婷挥挥手。

    </p>

    待她转过身来,回头一看,杨龙飞已经走远了,魏福音一咬牙,在他身后大喊:“喂,等等我!”

    </p>

    杨龙飞依然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p>

    “这个混蛋!”魏福音气的直跺脚,抓着书包带朝他跑去。

    </p>

    跑到杨龙飞跟前,她气喘吁吁的质问:“我叫你,你没听见吗!”

    </p>

    “你不是等你妹吗!”杨龙飞眨眨眼睛。

    </p>

    “你……”?魏福音都快憋出内伤了,她本来想了一肚子安慰他的话,现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p>

    杨龙飞又恢复了往常的神色,伸手把额前的碎发扒拉到后面,风度不减,魏福音反而是那个需要安慰的人了,她的嘴唇翕动了片刻,头也不回的往反方向走。

    </p>

    心想:我这是中邪了,好端端的干吗要去安慰他啊,你自作多情人家根本不领情,越想越气,脸颊热的发烫。

    </p>

    “喂,你走错了。”杨龙飞在她身后大喊,抓着书包追了上来。

    </p>

    魏福音没有理他,杨龙飞笑笑追了上去,还知道反击了。

    </p>

    “你干吗走这边啊。”

    </p>

    魏福音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冷冷道:“去买菜。”

    </p>

    杨龙飞“哦”了一声,问:“你刚才是在等我吗。”

    </p>

    魏福音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想安慰你的,看来不用了。”

    </p>

    “为什么不用了!”杨龙飞佯装心口痛的样子,道:“我伤心着呢。”

    </p>

    “没看出来。”

    </p>

    半晌,魏福音关切的问:“你家没事了吧。”

    </p>

    “还好,张老三说两天之内让我家把厂房拆了,说是违章建筑,可笑,他家亲戚在大安私搭乱盖的房子还少吗,怎么到我家就成了违章建筑了。”

    </p>

    “你爸妈怎么说。”

    </p>

    “放心,只要钱能解决的都是小事,拆房子倒是没什么,我只是气不过罢了。”

    </p>

    他说的云淡风轻,魏福音咬了咬嘴唇,没有说出来。

    </p>

    他们两个来到菜市场,彼此一言不发,魏福音很少来买菜,她不喜欢嘈杂的环境,有时候魏付海和李月华吵架她就会一个人跑出来,她发现父母之间的矛盾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化解的,杨龙飞把钱看的那么轻,他大概从来没有因为缺钱发愁过。

    </p>

    两个人来到一个卖菜的摊位前。

    </p>

    “要点什么。”

    </p>

    摊主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目光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来回打量。

    </p>

    “阿,阿姨,土豆多少钱一斤啊?”魏福音忐忑的问。

    </p>

    “八毛钱一斤。”摊主说到。

    </p>

    “好吧,我买四斤。”魏福音犹豫的说,“您能帮我挑几个好的吗?”

    </p>

    摊主十分热情的帮她把土豆挑好,装进塑料袋里,刚要放到秤上秤的时候塑料袋的一角裂开了,袋子里的土豆骨碌碌滚落了一地,杨龙飞手脚麻利的把散落的土豆捡起来,放回摊主手里。

    </p>

    摊主看着他,会心一笑,道:“这是谁家的小伙子,长的眉清目秀的。”

    </p>

    魏福音摇摇头,杨龙飞却很受用,拍手道:?“哈哈哈哈,老板娘,就凭你这句话,这些土豆我全要了。”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