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王妻 第六十八章死性不改
    我打开房门,门外两个婢女一人端着铜盆和布,一人则是端着粥和小菜。

    待她们将东西送进了屋内之后,俩人冲我和龙玄凌一俯身,便笑着出去了,我看了一眼乱糟糟的床铺,有些不好意思。

    “你啊,以后不许赖床,被人笑话了。”我说着,先将被褥给叠好。

    龙玄凌却扬起嘴角邪魅一笑,问道:“夫人知道何为赏心悦目么?”

    “什么?”我狐疑的回过头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何突然问这个。

    “本君生的风流倜傥,那些姑娘见本君便觉得赏心悦目,自然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龙玄凌仰着下巴,抬起他那修长的手指捋了捋自己的发丝,眼中透出无奈:“本君虽不喜世人独爱本君的容颜,但是,这也是没有法子的。”

    他的话音刚落,我就指着龙玄凌脸上的半截面具道:“你把面具摘下来。”

    “为何?”他立刻往后一躲,倒起了茶水。

    “我是要看看,你是否发烧了,你的脸,她们都看不清,如何赏心悦目?”说罢,我拧了干净的布,递给龙玄凌:“洗洗脸吧。”

    “嗯。”龙玄凌垂下头,却并不露出那半截脸。

    “你我都是夫妻了,就连我也不能看么?”我见他有意躲闪,忍不住开口询问。

    “本君的脸上,有本君自己不愿看到的烙印,本君不想?”他的话还未说完,木门却突然被人从外头推了进来。

    下一刻,我就看到了蕴禾走进了我们的屋子,她的身后,还跟着一脸苍白的明月。

    想必,明月因昨夜受到惊吓,到现在还未缓过神来。

    “怎么了?”我见她们突然闯入,想起了昨夜她说过让我去找她,可我因为周夫人的事儿耽搁了。

    “这些,都给你!”蕴禾说着,从衣袖之中取出了一个匣子,递给了我。

    我狐疑的接过那匣子,打开一看,便更是疑惑,匣子里头装着的是一些首饰,应该是周老爷给蕴禾添置的。

    “这个?”我疑惑的看向蕴禾。

    “这些,也值一两百大洋吧?拿着快走吧,我想清楚了,我要留下来。”蕴禾看着我认真的说道。

    我听完之后,心中咯噔了一下,想着自己在蕴禾的心里头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哼!死性不改。”龙玄凌冷哼一声,将那匣子拿过,直接朝着门外一丢,只听“啪嗒”一声,那木匣子被摔成了两半,里头的首饰也散落一地。

    “这已经是我如今能给的全部了,你们别贪得无厌!”蕴禾说罢出去蹲在地上捡起了她的珠宝。

    明月也过去帮忙,龙玄凌直接将房门给关上了,任凭蕴禾怎么敲门也不开。

    “洛安之!你看清楚了,你没有妹妹,有的只是一只喂不熟的白眼狼!”龙玄凌沉着一张脸,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垂下眸子,转身洗漱,心中却不似从前那般难过,比起第一次被蕴禾背叛,这些好像也算不得什么了。

    若不是我答应了要采血三日,我想此刻龙玄凌会带着我立即离开这。

    “洛安之,别人如何都不要紧,本君会一直都在。”龙玄凌从身后一把将我拥住,抱的很紧很紧。

    他的身上很凉,但我却感觉到一股暖流,淌入我的心间。

    我转过身,也回以拥抱:“我也会永远陪着你。”

    龙玄凌点了点头,在我的额上便是深情一吻。

    一整日,我与龙玄凌只是在屋内歇着,他盘腿运气休养生息,我则是拿着妖闻录继续看着。

    一晃眼就入了夜,白日里除了婢女来送饭菜之外,周颂斋并未来过,而入夜之后,周颂斋便拿着铜剪端着青铜碗来了。

    我一看那两样东西就知道,他是准备采血,也不犹豫,直接伸出了手,依旧是龙玄凌替我采的。

    周颂斋端着血千恩万谢的离开,我都没有来得及问一句,他的妻子如何了。

    就这么连着三日,周颂斋都是夜里来,白日不见踪影,第四日夜里,周颂斋又来了,依旧端着青铜碗,龙玄凌顿时怒了。

    “之前说过,就只是三日罢了,你如今这又是做什么?”龙玄凌凝眉盯着周颂斋。

    “二位,玉儿那还不见动静,过两日就是中元节了?”周颂斋很是焦急。

    其实,这一点我们也知道,否则也不会继续留在这。

    帮人是要帮到底,血倒不是问题,只是龙玄凌告诉我,那苏金玉算是半个死人,而我的血却是能驱阴的,若是她过量服用,很有可能孩子没催下来,反而提前凉了肉身。

    “二位,求求你们了,再迟就来不及了。”周颂斋不明白其中缘由,估摸着,也没有问过他二叔,就直接过来求我们。

    龙玄凌只能把其中缘由说给他听,他听了之后,却一意孤行。

    他说自己必须冒险,否则,若生下一个命中带阴的孩子,会害了那孩子一生。

    龙玄凌听他说完这些,眸子闪过了一丝丝犹豫,不过也不等他说什么,就见明月跌跌撞撞的跑来了。

    “洛姑娘!”她还未进门就大喊了一声。

    见周颂斋也在,又连忙喊道:“老爷,不好了,夫人她一直在撞门!”

    “撞门?”周颂斋眉头一蹙,拿着青铜碗转身就朝着后院走。

    我和龙玄凌还有明月也跟了过去,走到大厅的门槛前时,就看到府里的那些婢女和仆人都站在门槛前头观望。

    来了这几日我也知道了,这个后院,就是他们的禁地,他们这些下人是不能进去的。

    周颂斋之所以将蕴禾与明月安置在后院,我想那是因为,打从一开始,周颂斋就想让她们给陆家人殉葬,简而言之,她们在周颂斋的眼中也就相当于是两个死人了。

    “嘭嘭嘭!嘭嘭嘭!”

    还未进后院,我就听到了一阵阵撞击的声音,这声音很大,蕴禾就站在院子中间,一脸恐慌的看着那苏金玉的房间。

    “站在这做什么?都散了!”周颂斋对着这些下人发了火。

    那些人立即散了,周颂斋急匆匆的走到苏金玉的屋门前,就拿出了一把钥匙,将门上的锁打开。

    自从上次苏金玉失控伤了蕴禾,周颂斋就已经将她反锁在了屋内,不再掉以轻心,只不过他这门还未打开,我就明显的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儿。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