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王妻 第一百六十八章超度
    徐老爷仰着头,看着我和龙玄凌。

    “那邪祟要是出现,你们有把握对付它么?”徐老爷被那被褥盖子,不敢动弹分毫。

    龙玄凌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是将鸡血也拎到了木柜里,我们躲好之后,就将木柜门给关上,留下了一条缝隙。

    这离子时实际上还有几个时辰,龙玄凌就让徐老爷在床上躺着,好似是故意在折腾他。

    “是不是早了些?”我压低了声音问龙玄凌。

    “这个人,并非什么好人,一会儿,那邪祟出来之后,让他好好的受个教训。”龙玄凌说罢,将我一拥,让我靠在他的肩上休息一会儿。

    这个木柜子很大,我们俩完全可以盘腿坐着。

    我靠在龙玄凌的身上,静坐了两个时辰之后,还真是迷迷糊糊的差点就睡着了。

    “你们给我盯紧些,若是,那脏东西出来,一定要护着我!”徐老爷见夜越来越深,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闭嘴!”龙玄凌冷冷的呵斥了一声。

    那徐老爷估摸着,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气,不过此刻也只能隐忍不发。

    “阴气变浓了。”我蹙眉,感觉到了这屋子里头,突然有一股子阴气,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在这屋内蔓延开来。

    龙玄凌冲我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此刻的他目光紧盯着木柜的缝隙。

    我也眯着眼,朝着木柜外看去。

    赫然就看到,那被褥居然鼓起了一大块,好似被窝之中又多了一个人。

    不对,不是好似,而是真的多了一个人。

    那人就趴在徐老爷的身上,而且,它那又黑又长的头发,已经落到了徐老爷的脸上了。

    此刻有白色的气息,正从徐老爷的口鼻处飘出,我知道那是人的精气,一个人若是被吸干了精气,那么便必死无疑。

    不过,看向龙玄凌,龙玄凌似乎并不着急出去。

    等那邪祟在吸了大半的精气之后,龙玄凌才突然抬手推开了木柜,并且,朝着那床上洒出了大半桶的公鸡血。

    “啊啊啊!”

    床上的邪祟,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一个躬身,准备躲进棉被里,不过龙玄凌眼疾手快,直接一把揪住那邪祟,将她给拽下了床。

    那邪祟抬起头,吃惊的看向龙玄凌。

    这个邪祟面目已经腐烂大半,看不出她本来的面目。

    此刻,因为被淋上了公鸡血,她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动弹不得。

    “快,快,除了它,快啊!”床上的徐老爷气息明显有些弱,不过,还是指着地上的邪祟,冲着我们嚷嚷着。

    龙玄凌看着那邪祟,此刻只要一挥缚妖鞭,她必定会被打的魂飞魄散,不过龙玄凌却并未这么做,而是双手一掐手诀,嘴里念念有词的读起了往生咒。

    他这是想要直接把这邪祟超度送走,可地上的邪祟,虽然痛苦异常,但就是不愿走。

    “你究竟有何怨气,非要流连人间?”龙玄凌看着那邪祟问道。

    那邪祟抬起头,望着龙玄凌,眼眸已经变成了猩红色。

    “我本是凤鸣楼卖艺不卖身的姑娘香柳,这徐大少看上了我,想要出高价买我,可我早就心有所属,并不愿意,但是,徐大少却出了一大笔钱,非要买我。”邪祟说着,落下了两行血泪。

    “你不从,他们便杀了你么?”我望着香柳问道。

    香柳摇头:“我本就是福薄命浅之人,死又有何惧?死了反倒是解脱了,不必再强颜欢笑的熬着。”

    “那你?”我看着那被芯上干涸的血迹,想着这姑娘死的时候应该是极为痛苦的。

    “那个混账东西。”香柳说着,泪眼莹莹。

    她告诉我们,她抵死不从,可是凤鸣楼的老板收了徐少爷的银两,就故意设下陷阱,把香柳给迷晕了,并且在凤鸣楼里玷污了香柳。

    这也就算了,为了报复香柳之前的“不开眼”,这个徐少爷居然还找了几个染了脏病的男人,故意把这脏病传给了香柳。

    香柳浑身长出红点,痛不欲生,在床榻上自尽了。

    那被褥上的血,就是香柳自尽的时候留下的。

    “简直畜生不如。”我看着香柳,脑海之中也出现了一幅幅的画面。

    她说,她的身体开始溃烂,痛苦的生不如死,她的冤魂留在这被褥里,就是为了折磨徐秋风,要让他也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感觉。

    “从他体虚阳弱的情况下来看,你折磨他也有两三年了吧?”龙玄凌看着香柳问道。

    香柳听了之后冷冷一笑:“我是折磨他近乎三年,但是,这种人活在世上,只会祸害更多的人,还不如将他给“带走”。”

    香柳说罢,那腐烂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他本就不是长命之人,你应该很清楚,何必拉着他一起下地狱?被他毁掉这一生,难道还要再毁掉下一世?入那畜生道?”龙玄凌盯着香柳反问道。

    香柳听了,眼中略有迟疑。

    “香柳姑娘,放下执念,此生你受尽苦楚,相信来世会得到弥补。”我开口安抚香柳。

    香柳淡淡一笑默默的点了点头,跪在了龙玄凌的面前:“感念先生度化我,香柳无以为报,就给先生磕头道谢。”

    “你若是真想谢我,那便告诉我,是谁在帮你,把这被褥弄到了这来?”龙玄凌看着香柳问道。

    香柳一愣,便立即摇头:“他(她)是香柳最重要的人,香柳不会说。”

    香柳的眼神很坚定,龙玄凌也并不勉强香柳,冲她点了点头之后,依旧念了往生咒将香柳给送走了。

    香柳的魂魄消失之后,那被褥上的血迹,也渐渐的消失了。

    徐老爷满头虚汗,挣扎着,扶着床沿坐了起来,视线朝着屋内环顾了一圈问道:“那邪祟呢?”

    “灰飞烟灭了!”我开口说道。

    想必,若是跟着徐老爷说,我们替邪祟超度了,徐老爷必定要发难。

    听到那邪祟灰飞烟灭,徐老爷那张苍白发青的脸上,依旧露出了一抹不满,愤慨的说道:“应当好好的折磨折磨它,就这么灰飞烟灭未免让她死的太痛快了。”

    我看向徐老爷,心中想着他们这一家子,都是蛇蝎心肠。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龙王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