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虐妻上瘾:陆总裁〕〔她来运转〕〔潇潇无情烟雨空〕〔致最初的温柔〕〔重生之御医〕〔娘子威武:丞相夫〕〔状元是我儿砸〕〔次元法典〕〔重生毒后,帝王不〕〔朕醉了〕〔重生青梅逆袭记〕〔智慧追寻者〕〔北不见南枝〕〔异界原始社会生存〕〔农女殊色〕〔拐个王爷来生娃〕〔神魂丹帝〕〔霸道总裁追爱记〕〔我的重生不一样啊〕〔我的人生重置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王妻 第二百一十六章活火祭
    客店老板说完这事儿之后,又面色一变,神神秘秘的凑到了我的耳畔来。

    “活火祭知道么?”

    我看着客店老板,一脸的茫然。

    那老板一看我这表情,就知道我没有听说过,于是便说,火祭,就是把火种引到被祭祀者的身上,把他的皮肤一寸一寸的烧掉,不过不能让他立即就死,必须要在皮肤全部烧毁之后,才能死去,否则这就称不上“活火祭”。

    不过,活火祭死去的人,却是极为痛苦的。

    “说那道爷是在水里被烧死的,我就立刻想到家中长辈说的这事儿了,估摸着,就是当年那些被烧死的怨魂作祟。”客店老板说着,不由的摇了摇头:“若真的是,那邪祟得多凶啊。”

    说完,他便望着我,眼中带着同情,似乎是想到我也会不得好死。

    他这么看着我,把我给看的浑身不舒服。

    “姑娘,或许这些都只是传闻而已,毕竟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人能证明,不过你还是得小心一些。”客店老板见我面色不对,以为我已经被他的这些话给吓坏了,赶忙出口安抚了我几句,然后便随意找了一个借口,转身离开了我的客房。

    他一走,我就眉头紧锁。

    如果真的如他所说的,有二十四对童男童女,那我一个人,如何给这么多被“活火祭”的厉鬼超度?

    今夜,我去了只怕也只是送死而已啊。

    想到这,我的心不由的就揪了起来。

    “安之,你没事吧?那老板跟你说了什么?”楚楚估摸着是听到了客店老板下楼的脚步声,于是就过来看我。

    见我一脸失魂落魄的表情,楚楚已经隐约察觉到这一次的事儿很棘手。

    “没事。”我说完之后,又看向了楚楚身后的青岑。

    之前,青岑做噩梦的时候好像也说过,“好多孩子”我觉得这已经不是巧合了,一次“火”一次“孩子”都说中了。

    “楚楚,你去楼下点一些吃食上来吧,我有些饿了。”我看了一眼楚楚,故意将她支开。

    楚楚一愣,被我这么一打岔,都忘了自己之前问了什么,冲我点了点头就下楼了。

    “你饿了?好,我这就去买吃的。”说完,她就转身下了楼。

    而青岑却立在房门前,不敢进来。

    她是一个极度敏感的孩子,我的眼神有丝毫的不对,她都能立刻觉察出来。

    所以,不等我问什么,青岑就拼命的摇头。

    “姐姐,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杀人。”青岑惊慌失措,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滚落。

    我连忙过去,将她给拉到了屋子里,将房门关上之后,便开始安抚青岑。

    “青岑,姐姐不是怀疑你杀人,姐姐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做那些梦?”我看着青岑。

    青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你梦到那些孩子的时候,还没去过码头对么?”我看着她仔细的询问。

    见青岑点头,我又问:“那你梦到那些孩子在什么地方?”

    “码头的水里。”她毫不犹豫的说着。

    “码头的水里?那你梦到的码头,和我们看到的一样么?”我依旧望着她。

    青岑又冲我点了点头:“一模一样。”

    听到青岑说的这句话,我搭在青岑肩膀上的手微微松开了。

    那些孩子,在清朝初期就已经死了,那就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根本就不可能是青岑杀的,可青岑为什么能够做这种梦呢?

    这个我实在是想不明白,青岑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立在一旁,眼中蓄满了泪水,也不敢哭出声来。

    “青岑,那道长的死肯定跟你无关,姐姐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做这种梦。”我蹙眉不明所以。

    如果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青岑梦到那老道是因为见过老道,还说的通,可是,青岑在梦见那些孩子之前没有去过码头啊?

    “画!”青岑,突然开了口。

    “什么画?”我狐疑的问她。

    “衙门口,停止售票的公告里,不是有码头的风景画么?”青岑怯生生的望着我,低低的说了一句。

    她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确实那里有一副画,不过我只是撇了一眼,没有看仔细。

    “姐姐,我看到那画,就觉得好可怕。”青岑说着,那小小的身体,还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我伸手拥住了青岑,心中想着,青岑这孩子该不会有预知死亡的能力吧?

    想到这,我又不禁摇头,她既然跟着我,我只想让她平平安安的,不想让她牵涉到这些事里。

    “姐姐,今晚你别去做法了。”青岑抬起头,已经是满脸泪痕了。

    “青岑别怕,姐姐不会有事儿的。”我抽出手帕,替青岑拭去脸颊上的泪水,假装轻松的说着。

    青岑却伸手揽住我,紧紧的依偎在我的身上:“我不想姐姐死,我想一直陪着姐姐。”

    青岑的这句话,让我眼眶一热,这话蕴禾小时候说过很多次。

    “青岑,放心,姐姐绝对不会有事,等明日一早,我们就会离开这里,去殡州好不好?”我正安慰着青岑,楚楚就端着吃食上来了。

    看到青岑哭了,楚楚便问了一句:“怎么了?”

    “她晚上想跟我一起去做法,我不同意。”我说完,就拉着青岑坐下:“来,吃点东西。”

    我试图用吃的分散楚楚和青岑的注意力,不过效果不佳,她们俩人都明显的忧心忡忡,只是我不想说,她们也就不再提这事儿。

    吃过了这午饭,我们三人就在屋内休息,很默契的都沉默不语。

    青岑和楚楚,就坐在一旁的床榻边上,看着我画符纸。

    我寻思着,此次的邪祟只怕比之前遇到的那只厉鬼还凶,这些符纸我必须事先准备好。

    就连金玲杵和缚妖鞭也都提前别在了腰侧边,脑子里却一直回想着那被烧的面目全非的老道长,心中难免有些心悸和担忧。

    不知道,自己的结局会不会跟那老道长一样。

    “安之,今晚我陪着你一起去。”楚楚在一旁看了许久,终于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就连坐在她身旁的青岑,也直勾勾的望着我,那眼神似乎也想跟着一起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龙王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头牌经纪人:你老〕〔明朝败家子〕〔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