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毒妃:邪王轻〕〔暖婚厚爱:陆先生〕〔神殿倾天之妖妃好〕〔今天三爷给夫人撑〕〔旺门佳媳〕〔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爱若黎光耀星辰〕〔大明辅君〕〔BOSS来袭:甜妻一〕〔骑遇〕〔透视神医在花都〕〔捡个王爷去种田〕〔快穿反派boss作死〕〔开海〕〔你欠我一个拥抱〕〔开个诊所来修仙〕〔追风之旅〕〔任女〕〔重生八零甜如蜜〕〔忆寒思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王妻 第二百九十三章自尽
    我闭上眸子,用力的朝着舌头上狠狠的一咬,一股子腥甜的气味儿,瞬间在嘴里蔓延开来。

    “啊啊啊,安姑娘流血了!”跟在后头的王彤惜,惊叫道。

    柳榆生立即转身,退到了我的身旁,抬起手就点了我的穴道,然后扼住我的下巴,血液流淌到了他的手背上。

    “你这又是何苦?那老家伙不会折磨你,毕竟,你们?”柳榆生说着摇了摇手中的扇子,没有继续说下去。

    而我的身体僵硬的不能动弹,只能如同木偶一般被吊着,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我抬出了金府,抬到了马车上。

    马车里,还有印真,柳榆生带着我坐上马车之后,印真便扬起嘴角冲着我微微一笑,问道:“哎呀,这嘴里怎么还淌血了呢?够惨烈的呀?你们是割了她的舌头了么?”

    柳榆生摇晃着手中的扇子,似乎并不想跟印真说话。

    印真却挪了挪身体朝着柳榆生靠了过去:“都说屠妖馆的柳师兄长相俊朗,温润如玉,今日一见果真是不凡。”

    我看着印真,那日,他对顾少霆也是动手动脚,看来他确实是有断袖之癖,并且只要长相俊朗的男人,他都喜欢。

    “手脚放干净些,否则,我现在就请你下去。”柳榆生阴沉着一张脸,也不给印真面子直接开口呵斥道。

    印真听了却抿着嘴,呵呵呵的笑了起来,他本就是个长相阴柔的主,这么抿嘴一笑,倒是更像女人了。

    而我看着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哎呀,你别生气啊,我如今可是你们的盟友,你将我赶下马车,小心你们师父要责罚你。”印真说着,还朝着柳榆生的身上靠。

    柳榆生索性抬起扇子,一挡住,挡住了印真凑到他面前的脸。

    “哎,还真是个无情冷漠的男人啊。”印真在柳榆生这没讨到便宜,视线便又看向了我。

    并且,眼珠子滴溜溜的朝着我的身上打量了数次。

    我很想挪动身体,避开他的目光,可无奈此刻自己根本就动弹不得。

    “你们打算怎么用她引出妖龙?”印真盯着我看了良久,开口问柳榆生。

    “找个木桩子吊在结界附近,逼妖龙现身。”柳榆生淡淡的回了一句。

    印真听了,脸上的表情明显是表现的有些失望。

    “只是吊起来,未免太乏味了些,不如,扒光了她的衣裳,将她倒掉在木桩上如何?”印真说着,眼中闪出了兴奋的光芒。

    我的心中,当即一股子怒火升上心头。

    柳榆生则是冷哼一声道:“你也是够歹毒的。”

    “呵呵呵,我歹毒?你是过谦了,外头都传,其实之前暗杀扈馆主的人是你,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敢做出“弑父”这种事,也敢说别人歹毒?”印真慢悠悠的说着。

    柳榆生听了,却也不恼,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那你呢?善弘究竟去哪儿了,想必,没有人比你更清楚。”

    “呵呵呵,那咱们也算是同道中人,应该惺惺相惜才对。”印真说着顺势要靠在柳榆生的肩膀上。

    柳榆生一个侧身,直接坐到了我的身旁。

    印真扑了个空,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马车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马车是以最快的速度朝前赶的,我时不时的瞟一眼马车外头,发现离灵府越来越近时心中顿时有些慌了。

    看来,他们是真的找到了结界的位置了。

    马车在路上颠簸了许久,终于停了下来,我被柳榆生从马车里抱了下来,看到的是之前,就见过的一大片帐篷。

    不同的是,如今这地方的帐篷又多了一些,并且,前方那一片湖厝林居然被夷为平地,那些枯树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顾少霆正带着许多弟子在那布阵,看到这一幕,我的心就揪了起来。

    柳榆生抱着我,俯身进了一个帐篷,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坐在帐篷之中,手中擦拭着柳榆生之前从他叔叔那拿回来的玄锏。

    “洛安之带到。”柳榆生对于扈洪天,也不“客道”了,并不称呼他为师父。

    想必是二人已经撕破了脸面,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扈洪天抬起眸子,看向了我,紧接着就对柳榆生说了一句:“把她放下,你出去吧。”

    “之前说好的,你何时兑现承诺?”柳榆生抱着我,立在原地,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放心吧,不过就是一具尸体,你还怕我不给你么?”扈洪天冷冷的说道。

    “扈洪天,我警告你,别耍花样!”柳榆生抛下这句话之后,就将我放在了一旁的木椅上,转身出了帐篷。

    扈洪天在柳榆生走了之后,依旧在仔细的擦拭着手中的玄锏。

    那玄锏被他擦的发亮了,他才满意的将手中的白布放下。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个东西,可比善弘手中的佩剑好使的多,一玄锏就能砍下那妖龙的头颅。”

    扈洪天说罢,就举起玄锏,朝着木桌上轻轻的一劈。

    结果“啪嗒”一声,那厚重的木桌,便四分五裂了,扈洪天满意的将玄锏挂在了自己的腰间,并且看向了我。

    见我嘴角上有血迹,他总算是“关心”的问了一句:“怎么?你为了那妖龙,想咬舌自尽?”

    我瞪着他,一言不发,不想说话,也说不了话。

    他看出了些许端倪,站起身朝着我这走了过来,伸出手,在我的胸膛口,点了几下,我顿时身体朝前一倾,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你若是好好听话,何至于此?”他看着我,摇了摇头。

    “你,你,你们要杀要剐,随便,别磨磨蹭蹭的。”我的舌头被自己咬伤了,所以说起话来,变得含糊不清,磕磕巴巴的。

    扈洪天听到我这么说,不由的露出了一抹狞笑。

    “你哪怕是到了现在,还不知道悔悟对吧?”他望着我,无比失望的摇了摇头:“本以为,你的身上,好歹也有我的血,内心深处,应该同我一样愤恨妖物,可结果你倒好,居然同妖物成了夫妻,索性还未诞下孽障,否则,我死后如何面对扈家的列祖列宗?”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龙王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