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卿离墨〕〔上门神医〕〔狂少归来〕〔都市医品仙尊〕〔权倾盛世〕〔首席继承人陈平〕〔战神医婿〕〔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244章:实验室和我,选一个*.
    !

    黎俏心虚地望着商郁,咳了两声,伸手拍了拍床铺,示意他坐,“衍爷怎么来了?”

    男人挺拔地身姿伫在原地,无形中让房间都显得逼仄窒闷起来。

    更别提他凛凛的气势,以及微寒的双眸,任谁看了都会明白,他现在极度不悦。

    商郁无视她拍床的举动,紧抿着薄唇,喉结滚动着盖住了眼帘。

    气氛凝滞了少许,黎俏瞥着他,默默地掀开被子,打算下地。

    但,男人却适时上前,走到床边侧身坐下,粗粝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颌,眸色很深,连嗓音都格外低沉,“为什么不接电话?”

    黎俏眨眨眼,扭着腰开始在枕头下摸手机,嘴里还振振有词,“我睡着了,没听到电话响”

    话说完,枕头下面也被她翻了个遍。

    手机没找到!

    黎俏捏着枕头,想了几秒,眸光闪烁地喟叹道:“手机落在了实验室。”

    下午她头疼的不行,隐约记得接完父亲的电话,就把手机丢桌上了。

    后来迷迷糊糊的回宿舍,好像忘了拿。

    黎俏偷觑了一眼商郁,抿了抿嘴角,“你给我打了很多电话?”

    此刻,男人侧首看着她,幽深的眸里满是复杂。

    他的唇线渐渐绷直,语气沙哑凛冽,“实验室和我,选一个。”

    黎俏蓦地抬眸,撞进男人浓墨的眼底,没反应过来,“什么?”

    “选!”商郁单字出口,暗沉的眸直视黎俏,幽光暗冽,没有半分玩笑之意。

    这是一道难题,黎俏陷入了沉默。

    她确实不太清楚今天都发生了什么,但从商郁进门后的表现来看,这位爷怕是动怒了。

    黎俏很清楚,他不是怪自己不接电话,应该是怒她生病却没告诉他。

    她觉得挺冤枉。

    黎俏的下巴再次被捏住,不得不和商郁对视,试图挽回一下局面,“衍爷,我”

    结果,她话还没说完,男人眉峰隆起,重复道:“给我答案。”

    黎俏长长叹了口气,敛去多余的表情,扭头缓缓将下巴从他的指尖收了回来。

    这个举动,似乎诠释了她的选择。

    商郁的瞳孔紧缩,喉结也猛地滚了滚。

    然后,黎俏伸手拨开腮边的发丝,余光突地被某个光芒蛰了一下。

    定睛一看,那枚她送的冷金色袖扣,正服帖地被他戴在了衣袖上。

    黎俏的心顿时软成一片,她瞥着商郁,单手抹了把脸,不急不缓地说:“你,我选你”

    反正从遇见商郁开始,她所有的底线和原则都会为他无条件打破。

    这道选择题的答案,永远也只有一个。

    许是黎俏的回答取悦了商郁,他紧绷的俊颜逐渐缓和了线条,抿着唇叹了口气。

    他什么都没说,伸手摸了摸黎俏的脸颊,随即起身弯腰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干嘛?”黎俏下意识地搂住他肩膀,斜睨着男人淡声问道。

    商郁抱着她便踱步往门外走,垂眸看她一眼,音色沉沉,“回家养病。”

    她大概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苍白,连嘴唇都干涩的起了皮,他看着十分碍眼。

    黎俏扯着嘴角闷在他肩头,也不说话,由他抱着自己离开了宿舍。

    身后的流云顺势关上了被踹坏的房门,黎俏扫了一眼挂在门板上摇摇欲坠的密码锁,面无表情地开口,“谁踹坏的,谁给我修好。”

    不会敲门吗?非要用踹的!

    望月跟在他们身后,默默地点头应声,“好的,黎小姐。”

    他后悔了,早知道刚才就应该让流云去踹门。

    走出宿舍楼,黎俏虎着脸窝在商郁怀里,也不吭声,小表情特别高冷。

    随着他们趋近前方的实验楼,黎俏刚想说话,男人已经偏头对身后的流云吩咐,“去拿手机。”

    “是。”流云脚下一转,匆匆往实验楼走去。

    黎俏半靠在男人肩头,露出一双小鹿眼定定地看着他的身影。

    只见,流云堂而皇之地走进了实验楼,非但没有被门口的保安阻拦,对方在看到他时,反而还特别礼貌地弯了弯腰。

    果然,实验楼附近所谓的保安,都是衍皇培养出来的保镖。

    黎俏撇撇嘴收回视线,抬眼看着商郁棱角分明的下颚,慢吞吞地咕哝:“光拿手机不够,我还有不少东西都在实验室,你让流云一起收拾了吧。”

    反正,她既然做出的选择,后果自己受着呗。

    话落,男人的步伐明显顿了顿,他薄唇微侧,垂眸看着黎俏,眼神中噙着几分无奈。

    商郁默了很久,才抿唇叹息,“给你请了三天假,总要养好了病,再让你回来继续拼命。”

    黎俏心尖一颤,先前的小情绪瞬间烟消云散。

    她回过神,忍俊不禁,又有点恼地用额头撞了下他的脸颊,“你怎么不早说!”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妥协了。

    商郁睨着她重新覆满神采的脸颊,心下无奈,只能箍紧她,低声警告:“身体没恢复之前,别想回来。”

    当晚,黎俏毫无意外地被商郁带回了南洋公馆。

    全程没走路,抱着上车,抱着下车,因为她没穿鞋。

    回到公馆客厅,男人拿着棉拖放在地上,回首对流云道:“让医生过来。”

    真拿她当病人了。

    黎俏屈膝坐在沙发上,从手机屏幕上抬了抬头,也没拒绝。

    一整个下午,她收到了很多消息。

    有商郁的,也有其他人的。

    这会她还在一个一个回复着消息。

    不一会,黎俏将手机锁屏,抬眸看向沉腰落座的男人,企图找个话题缓解气氛,“衍爷,南洋五巨头的内部会,你以前参加过么?”

    商郁还没应声,公馆的私人医生已经拎着药箱颠颠走进了客厅。

    对方看起来三十出头,长相周正,举止也彬彬有礼。

    他徐徐走到沙发前,对着商郁颔首,“衍爷。”

    “嗯,给她检查。”男人朝着黎俏偏了下头,尔后就起身走到不远处的窗口,无声点了支香烟。

    黎俏望着他黑色的背影,几乎要和外面的夜色融为一体,看起来有些萧索。

    她扯了下唇角,思忖着该怎么哄他,但思路还没理清楚,家庭医生就开始了他的检查。

    步骤很简单,没有西医的常见手法,反而是中医号脉。

    没一会,黎俏手腕一松,那名家庭医生已经缩回手站了起来。

    然后,对方走到商郁的身后,一板一眼地汇报:“衍爷,这位小姐应该是长时间熬夜,睡眠不足导致了气血两亏。

    问题倒不大,我建议食补气血,再修养半个月左右,应该能康复。”

    黎俏:“”

    康复?

    修养半个月?

    她就是缺觉而已,你怎么不说修养半年?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