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迷踪谍影〕〔神魂武尊〕〔我有三千大世界〕〔万古帝婿〕〔诅咒之龙〕〔太荒吞天诀〕〔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医路坦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251章:女朋友被人纠缠了&.
    !

    黎俏目光平静淡冷,睇着景瑞安欣喜若狂的表情,语调微懒,“你认错人了。”

    边境的事,她从没打算拿到人前来说。

    三年前那次暴乱,景瑞安居然是被救的群众之一,确实令人出乎意料。

    话落,黎俏错开一步,便打算离开喷泉池。

    偏偏景瑞安不肯死心,他情急之下企图伸手拉住黎俏的臂弯,语气急切的呼唤,“黎小姐”

    但,他的指尖还没碰到黎俏的衣袖,就被她动作灵活地躲开了拉扯。

    黎俏微微蹙眉,望着景瑞安,神色略显不耐。

    施救者从没想过挟恩求报,偏偏被救者总想感恩戴德。

    麻烦。

    景瑞安对黎俏有着长达三年的执念,哪怕她冷漠以对,也根本无法浇灭他内心的狂喜和亢奋。

    他胸膛起伏的频率有些快,双手攥拳,灼灼地看着黎俏淡漠却精致的脸颊,完全不懂收敛地问道:“黎小姐,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感谢你当年的救命之恩。

    我我找了你很久,做梦都希望能再遇见你。”也喜欢你很久了。

    最后一句话,景瑞安没敢直言出口,害怕唐突了恩人。

    这时,黎俏瞥他一眼,凉凉地开口:“不用。”

    有什么好感谢的,当年救人只是顺便,他们真正的目的是那群搅乱了边境风云的悍匪。

    说罢黎俏转身就走。

    闻此,景瑞安大喜过望,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黎小姐,你承认你就是边境的k”

    话未落,黎俏幽幽扭头看着他,眼神里的躁意翻涌,“你没完了?”

    见黎俏隐有动怒的迹象,景瑞安晃了晃神,连忙压低嗓音道:“黎小姐,你放心,边境的事我从来没和别人说过。所以,能不能赏脸让我请你吃个饭?”

    面对景瑞安这般纠缠不休,黎俏的耐心已然告罄,她一字一顿,“不、能。”

    “那那能不能把你的电话给我?”景瑞安还在喋喋不休。

    此刻,黎俏有点压不住火了。

    但凡知道他这么难缠,当年还不如不救他。

    “黎小姐。”恰在此时,流云沉稳的声线自两人身后传来。

    黎俏面无表情地回眸,一脸冷漠。

    流云肝颤了一下,加快步伐来到了两人跟前,并且很隐晦地挡住了景瑞安,“黎小姐,老大有请。”

    闻声,黎俏眉眼间的躁意收敛了几分,顺势看向前方的会议厅格栅窗,才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人了。

    黎俏没言语,淡淡地点头,朝着身前昂下巴,示意流云带路。

    景瑞安神情恍惚,捕捉到流云那满含警告的眼神,不由得心下一紧,愣住了。

    黎俏和流云走后,景瑞安杵在原地很久很久,直到肩头被人重重拍了拍,他才茫然地转过头。

    “瑞安,怎么样?我看你俩纠缠了一路,搞没搞定?”

    此时,权家少爷不怀好意地打趣,身后还站着相貌出众的季家大少。

    景瑞安不喜欢他的用词,皱眉摇头,失魂落魄地走了。

    而不远处的草坪附近,几个千金小姐也看到了这一幕,各个面带讥讽地说风凉话,“这个黎俏胃口还真是大,先是勾搭了衍爷,现在又对景老二欲拒还迎。难怪黎叔把她藏这么久,看来是尽心‘栽培’过吧。”

    这番酸溜溜的话,很不中听。

    “俏俏有没有受到过栽培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在人家背后说三道四,家教都让狗吃了?”

    这话,是唐弋婷隔空砸来的讽刺,她身边则站着面色阴沉的黎彦。

    他不过就是去挑了几幅画而已,怎么一回来就听见这么多人议论他妹妹?

    黎彦虽然穿着一身休闲装,但冷着脸的神态也同样让人发憷。

    此刻,他单手插兜,和唐弋婷徐步走来,途经那群千金小姐的身边,冷瞥一眼,连击质问:“我妹妹的身份,还需要对男人欲拒还迎?你们眼瞎?看不见是景瑞安纠缠她?

    什么叫栽培?你们这么了解,要不要给我讲讲?”

    这位靠倒卖名画立足于南洋的艺术巨商,口才绝不是盖的。

    几位千金被黎彦一顿数落,各个面如土色的不敢吭声。

    五巨头家族都知道,黎家的几个哥哥对唯一的妹妹那是无底线的纵容宠爱。

    确实是她们背后说闲话,面对黎彦的挖苦更是不敢再轻易触他霉头。

    唐弋婷虎着一张脸,轻蔑地嗤了一声,“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要是衍爷,我也选择俏俏,谁会选一堆逼逼赖赖的三姑六婆!”

    千金们想反驳唐弋婷,又碍于黎彦在场,也只能有口难言了。

    另一边,黎俏跟着流云走进古堡别墅,迈上台阶的刹那,她看了眼周围站岗的保镖,低头捻着指尖问道:“开完会了?”

    流云稍稍慢下脚步,颔首道:“还没有,临时休息茶歇。”

    会议还不到一个小时,这么快就安排了茶歇?

    黎俏懒懒地点了点头,很快就和流云来到了茶室。

    甘冽四溢的茶香从门缝溢出,黎俏徐步走进去,抬眸就看到了伫在明窗前的男人。

    二十多平米的茶室,只有他一个人。

    流云顺手关门,黎俏回眸看了一眼,扯着唇走向窗口,“怎么突然中场休息了?”

    商郁单手抄着裤袋背对着她,往窗台的烟灰缸里弹了下烟灰,含着烟的音色略显沙哑,“女朋友被人纠缠,男朋友总不能坐视不理。”

    黎俏步伐一顿,眨了眨眼,顿时失笑:“你看见了?”

    难怪会议中途停止,流云又在景瑞安紧追不舍之际恰好出现,原来都是他的手笔。

    此时,商郁眯了眯眸,偏头睨着黎俏走来的身影,高深地弯唇,“他想做什么?”

    黎俏双手环胸倚着窗台,有些怅然地叹了口气,“可能是想感谢救命之恩吧。”

    商郁深邃的眸底惊现玩味,侧身随意地交叠长腿,睇着黎俏,“什么时候救过他?”

    “三年前,边境。”黎俏烦闷地摸了摸眉梢,视线落在他手中忽明忽灭的烟头上,“当时人很多,场面又乱又杂,就是顺手施救而已,我也没想到他当真了。”

    商郁看着女孩略显焦躁的眉眼,食指抬起她弧形完美的下巴,唇边带笑:“需要男朋友帮你解决么?”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