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271章:云厉来了&.
    !

    黎俏剩余的话被阻在嘴边,根本没机会多问,江院士已然将电话挂了。

    她靠着桌角,神色淡淡地垂下眸。

    这时,隔壁会议室传来一阵脚步声,听起来似乎是投资人被领了进来。

    黎俏默叹,将手机塞回大褂,走出了办公室。

    傅律亭还在走廊等着,见她出来就问了句,“是老师的朋友?”

    黎俏双手插兜,看了眼磨砂玻璃的会议室,“可能吧,但老师回不来。”

    “那”傅律亭也顺势看过去,“你要去见吗?刚才他进门的时候我看见了,气势汹汹的,看着不太好接触。”

    气势汹汹?

    确定是来投资的?

    黎俏想了想,望着会议室方向,隐约间还能看到一个人影正坐在桌前,“嗯,我去看看。”

    傅律亭有点不放心,回想着对方一身煞气的模样,不禁向前一步,“我跟你一起吧。”

    黎俏本想拒绝,但转念便作罢,顺势点了点头,和傅律亭一同走向了会议室。

    同一时间,身在衍皇集团的流云,也收到了实验楼保镖的通报。

    他低头看着手机传回来的监控画面,目光落在那名戴着墨镜身穿灰色西装的男人身上,莫名有点眼熟。

    事关实验楼的安危,流云没敢擅自做主,捧着手机就去了董事长办公室,结果扑了个空。

    他站在门口愣了愣神,蓦地腿窝被踹了一脚,“你在这傻站着干嘛?祈福呢?”

    望月调侃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流云歪了下身子,回眸瞪他一眼,“老大呢?”

    “隔壁,开会。听说是追风那边出了点问题,老大和落雨正在跟他连线商讨解决方案。”望月说着就往旁边的多媒体室努了努嘴,转过头看着流云,又问:“怎么了?找老大有事?”

    流云面色严肃地点了点头,思考着要不要进去打扰。

    望月不解地看着他,“不管你有什么天大的事,我建议你别进去。帕玛那边的问题好像挺严重的,我听说追风受伤了。”

    闻此,流云神色一凝,“严重么?”

    “不知道,好像是车祸,严不严重还得等老大他们出来再看看结果。”

    经过望月的提醒,流云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

    但他总觉得对方眼熟,于是就打开手机里的视频,递给望月,“你看看这个人,有印象吗?”

    望月接过手机认真地看了几眼,摇头,“眼熟,但没什么印象。这谁啊?”

    “听说是个投资人,要给黎小姐的实验室投资。”流云一板一眼地解释。

    望月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将手机丢回给流云,“这有什么奇怪的,这年头土大款多了去了,说不定他在电视上露过脸,难怪觉得熟悉。”

    是这样吗?

    流云有点匪夷所思,心里总有些忐忑。

    这时,望月往前走了两步,见他没跟上来,不禁嘲笑道:“你琢磨啥呢?你看看外面,阴天,多云。那男的反而还戴了个墨镜,一看就是钱多装逼呢。”

    流云默默地把手机塞进了裤兜,不想和望月说话了。

    实验室,时间刚过下午两点。

    会议室的门口,傅律亭推开门,让黎俏先进去。

    待傅律亭转身将玻璃门关上,往会议桌的方向一看,不禁梗了下脖子。

    这投资人还挺神秘。

    十几平米的会议室,能容纳六人位的会议桌前,一个男人背对着他们坐在上首,桌上还放着一只墨镜。

    半高的椅背挡住了他的身影,只露出一个油光锃亮的大背头。

    傅律亭下意识看了眼黎俏,却发现她双手插兜,垂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情此景,傅律亭以为她紧张,不由得向前一步,客套地开口:“您好,请问您是”

    话未落,背对着他们的男人转动椅子,缓缓露出了真容。

    但傅律亭来不及过多打量,看到他手握的东西,倒吸一口冷气,不假思索地挡在了黎俏的面前,“你想干什么?”

    那人,手持一柄银黑色的左轮柯尔特,拇指还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滑轮。

    傅律亭脊背僵硬,脑门冒出了虚汗。

    法治社会,他真没见过这场面。

    傅律亭几乎将黎俏完整地挡在了身后,就算是拳馆世家,他也没见过有人敢堂而皇之地拿枪出来。

    就在气氛逐渐凝滞,他悄悄拿出手机打算报警之际,肩头被人拍了拍,“傅师兄,你先出去吧。”

    “不行,要走一起走。”

    黎俏:“”

    她低着头,从傅律亭的身后错开一步,抬眸看着对面的男人,扯唇胡诌:“他手里的是打火机。”

    傅律亭一愣,依旧满身戒备地盯着黑黢黢的枪口,“打火机?”

    黎俏‘嗯’了一声,走上前拉开会议室的大门,示意傅律亭,“放心,是熟人。”

    太熟了。

    她是真没想到云厉这么快就找上了门。

    傅律亭不想走,他越看越觉得对方手里的就是真枪。

    但碍于黎俏坚持,他慢吞吞地往门外挪步,煞有介事地睨着对方,并对黎俏叮咛道:“我就在门口,有事你随时喊我。”

    “嗯。”

    送走了傅律亭,黎俏单手扶着门把手,幽幽回身看向了对方。

    这人啊,几年没见,还是老样子。

    干着刀尖舔血的业务,偏偏生了张精致魅惑的脸。

    浓眉似画,挺鼻如峰,淡紫色的薄唇抿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看似内敛又处处张扬,五官清隽,却满身蜇人的煞气。

    云厉,二十九岁,国际会佣兵团首领。

    黎俏没说话,走上前拉开椅子,刚要入座,云厉低冽的声音溢出嘴角,“躲了这么久,终于舍得出现了?是你自己自裁,还是我来动手?”

    黎俏不冷不热地看着他,坐下后就对着他的枪口昂了昂下巴,“你动手吧。”

    空气安静了两秒,随即云厉把柯尔特往桌上一丢,舔了舔后槽牙,气笑了:“小崽子,明知道老子舍不得,还他妈气我是吧!”

    话落,云厉双手环胸,凤眸微眯,死死盯着黎俏,“走了三年多,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

    黎俏和他目光相撞,淡淡地勾唇,“不打算。”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