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272章:抱一下,老子想你了*.
    !

    闻声,云厉摸着自己的浓眉邪肆一笑,单手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

    他身高近一米九,站在不大的会议室里,愈显得体魄健硕,人高马大。

    云厉唇边挂着薄笑,三两步来到黎俏跟前,撑着桌角俯身,另一手则搭在她的椅背上,“真不打算跟我说说?”

    黎俏瞥着他的动作,“嗯”了一声。

    云厉无奈地抿唇,叹息着压下肩膀,往黎俏的面前欺身靠近,“那抱一下,老子想你了。”

    下一秒,一只手机顶在了胸口,也迫使他停下了压身的动作。

    云厉低头,就见黎俏以拿枪的手势用手机抵着他,稍稍用力一推,又不急不缓地问道:“怎么找到这的?”

    两人的距离拉开,云厉哼笑一声,没再强求,长腿踢开身侧碍事的椅子,直接沉腰半坐在桌角,眯了眯眸,“小看我?找你还不容易?”

    黎俏靠着椅背,往后滑了半米,微微仰头看着云厉。

    三年多都没找到,哪来的自信说这种话?

    于是,她扯唇,毫不客气地拆穿他,“云凌跟你说的吧。”

    标准的陈述句。

    云厉:“”

    不管过去多久,这小崽子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中听。

    云厉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打量着黎俏。

    依旧是那副冷淡如水散漫随意的模样,眉眼精致,不经意间就能让人颠倒神魂。

    只是她似乎比三年前内敛了许多,即便眼波流转间仍难掩不羁和张扬,但少了许多肆意。

    云厉又下意识地摸了摸眉毛,这是他思考时的标准动作。

    半晌,他俯下身,手指摩挲了两下,随即飞快地探出掌心,落在黎俏头顶就用力揉了两下,“嗯,不愧是我的小心肝,还是这么聪明。”

    夸她是假,揉她头才是真。

    云厉干燥的手掌很粗糙,常年训练外加握枪,指腹和掌中都有厚厚的茧子。

    而他这样放肆的举动,转眼就把黎俏工整的丸子头揉的一团乱。

    碎发乱飞,还起了静电。

    黎俏顶着一脑袋被揉乱的呆毛,余光瞅着桌子对面的柯尔特,有点想给他一枪的冲动。

    云厉看着她面无表情睨来的目光,扬唇笑了。

    这时,他梳在头顶的大背头,因他的动作导致一缕发丝垂了下来,配着那一脸邪笑,平白给这人增添了几分放浪和俊魅。

    云厉深深凝着黎俏,随后长腿一伸就踱回了先前的位置。

    他拾起桌上的墨镜和柯尔特,低头把玩了两下滑轮,猝不及防地扬手一丢,“送你的。”

    话音落定,他便望着黎俏,企图以此来试探她的身手和反应力。

    柯尔特的银色枪身在空中划出一道冷芒。

    就在他凝神之际,桌前的黎俏挑眉睐着他,甚至都没有抬头,目光就那么定在云厉脸上,然后慢吞吞地举起手,柯尔特也不偏不倚地被她当空攥住。

    挺嚣张的举动。

    云厉欣慰地拿着墨镜戴在脸上,也遮住了眼底的笑意,“柯尔特沃克左轮,喜欢吗?”

    黎俏从他身上收回视线,细长的手指打了下滑轮,“凑合。”

    云厉嘴角的笑凝了凝,跨步上前就要抢回来,“不送了,还给老子。”

    他花了一百万美金拍下来的沃克左轮,在她嘴里就成了凑合?

    殊不知,云厉的手还没抓到枪,黎俏已经转手塞在了大褂兜里,“谢了。”

    云厉哼了哼,手掌又不老实地往黎俏脑袋上搓了一把,“这还差不多。”

    稍顷,云厉拉开会议室的大门,刚迈出一步,差点和傅律亭撞个满怀。

    他沉着脸,墨镜后的眸子闪过凌厉的暗芒,“让开。”

    这才是真正的佣兵团首领。

    在外人面前,不苟言笑,且满身邪冷的煞气,让人望而却步。

    傅律亭虽然没有直视云厉的目光,但即便隔着墨镜,仍有一种被扼住喉咙的窒息感。

    这是对危险的本能反应。

    傅律亭还没说话,就见黎俏从云厉身后走来,并凉凉地斜了他一眼。

    说来也挺奇怪,那道眼神过后,云厉身上的气息转眼就收敛殆尽。

    “小黎”傅律亭音色紧绷,戒备的眼神时不时瞪着云厉,隐晦地寻找那支‘打火机’的踪迹。

    这时,黎俏拢着白大褂的外兜,侧着肩膀从云厉身旁走过,对傅律亭道:“傅师兄,没事了,你先去忙吧。”

    傅律亭扭头看着黎俏,顿时愣了一下。

    她怎么满脑袋碎发迎风飘荡,是不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

    傅律亭难免紧张地向前一小步,还没开口,云厉就蹙着浓眉,咂了下嘴角,不耐地催促,“速度点。”

    黎俏懒得理他,丢下一句‘在这等我’,就带着傅律亭回了研究室。

    研究台前,傅律亭连连扫视着黎俏的脑袋,小小声地在她跟前问道:“小黎,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黎俏平静地摇头,“没有,真的是熟人,傅师兄不用担心。”

    “那你的头发”傅律亭一言难尽地指了指她的头顶,有些话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没法直言。

    黎俏闪了闪神,双手在头顶拢了拢,脱下白大褂的时候,淡声解释,“没事,空气干燥,起静电了。”

    傅律亭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摩擦生电的原理,当他不懂?

    但,黎俏没给傅律亭追问的机会,拜托他帮忙照顾好九公,脱下白大褂转身之际,又从外兜里拿出了那支柯尔特,顺手塞在了后腰。

    然后,在傅律亭瞠目结舌的表情里,和云厉并肩离开了实验楼。

    他心想,那可能真是个打火机吧。

    楼下,云厉带着黎俏走出保安岗亭,此时辅路停着一辆水蓝色的敞篷法拉利。

    骚气又惹眼。

    黎俏嫌弃地扫了扫车身,而云厉已经走到副驾驶,为她拉开了车门,“这车怎么样?稀有湖水蓝限量版?”

    不怎么样。

    黎俏撇嘴没回答,云厉也不在意。

    两人上车后,他发动引擎,却没有开车,单手撑着方向盘,转头看着黎俏:“刚才那小子是不是对你有想法?”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