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277章:脱衣服,上药 //
    !

    云厉蹙眉,揉了揉酸胀的额角,听着云凌没头没尾的话,不耐地反问,“什么意思?说重点。”

    这时,电话那端传来了纸张翻页的声音。

    云凌激动地解释,“哥,你还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商少衍要攻击我们总部,所以才提前把三级以上的重要资料都转移到了训练营的地下室?”

    “你说什么?”云厉猛地掀开眼帘,望着窗外的残阳,心跳也越来越快。

    云凌以为信号不好,又大声重复了一遍,“我是说,我们所有重要的资料,全都在训练营地下室呢。哥,你好厉害。”

    他厉害个屁!

    云厉再三确认后,一脸茫然地挂了电话。

    怎么可能呢?

    佣兵总部所有的机密文件都在档案室。

    当时大楼被炸,没有任何征兆。

    甚至还有不少人员在里面被炸伤,索性只是受伤,没有人因此而丧命。

    但损失也是相当严重。

    在那般紧急的情况下,根本没时间去保护资料,大家只顾着救人了。

    谁会提前把重要资料全部转移到对面的训练营?

    那不是几本资料那么容易,三级以上的重要文件多达上千份,七个档案柜都装不下,竟然被早早转移了。

    云厉喝了酒,头脑有些发昏,他觉得自己可能是醉了,不然怎么会认为是商少衍做的。

    佣兵总部黎俏没去过,也不知道具体的位置。

    唯有商少衍有能力悄无声息地毁了他的大楼。

    是他?不是他?

    云厉的思绪越来越乱,甚至顾不得自己混沌的状态,扬手把啤酒罐丢在副驾驶的地面,驱车就打算折回水晶苑。

    他需要和商少衍当面问清楚,究竟和他有没有关系。

    然后,云厉飙车驶出路口,下一秒就被交警抓了个正着。

    酒驾外加超速,来,咱们去交警队喝杯茶吧。

    另一边,沧海阁包厢。

    黎俏斜靠着扶手,微昂着脸颊睨着商郁,“衍爷,说说呗,你们俩都聊什么了?”

    男人瞥了眼桌上的沙漠之鹰,意味深长地启唇,“聊怎么算账。”

    对于这个回答,黎俏心下了然。

    嗯,是云厉能做出来的事。

    她靠着椅子翘起二郎腿,晃了下腿,表情挺冷的,“所以,让他拿枪指着你,就是在算账?如果我没回来,你就不怕他开枪?”

    云厉可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

    他要是真动了杀念,很可能这会儿的商郁已经躺平了。

    黎俏不介意他俩私下解决纷争,但动刀动枪,过犹不及了。

    话音方落,她就听见男人从善如流地点头道:“看来,女朋友又救了我一命。”

    黎俏:“”

    这话怎么听都别扭。

    她一点都不相信商郁会任由别人在他面前放肆。

    云凌不过是接了单生意,他就把人家的总部给炸了,手段狠辣,且不留半分余地。

    黎俏暗忖,或许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所以他才对云厉格外宽容?

    而自始至终,她从没想过,云厉对她藏了别的心思。

    因为那段曾经过命的交情,在黎俏眼里是最纯粹的生死之交。

    一个小时后,黎俏和商郁吃完饭,俩人坐在桌前喝茶消食。

    云厉走了,开餐前流云就来汇报了这件事。

    黎俏当时什么也没说,给他打了电话,却没人接听。

    走的莫名其妙。

    这会儿,包厢门被人敲响。

    黎俏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就见落雨抱着一个崭新的医药箱走了进来。

    她诧异地挑眉,有些意外地看向了商郁。

    男人挑眉睨着她,薄唇微侧,“上药。”

    黎俏眨了眨眼,低头打量自己的衣服。

    她今天穿了件短款休闲外套,里面是圆领套头的白t恤。

    上药的话,得全脱。

    黎俏挠了下头发,她要是拒绝,肯定无效,也就只能一脸镇定地点点头,“啊,行。”

    落雨抱着药箱杵在她身后,黎俏便不紧不慢地开始脱外套。

    然后,她伸手拉着t恤下摆,要掀不掀的,一会儿挠挠头,一会儿拽拽耳朵,总之小动作特别多。

    这一幕,落雨有些忍俊不禁。

    而商郁则轻轻放下茶杯,沉眸里染着笑,对黎俏笑问,“怎么不脱了?”

    黎俏嗓尖有点痒,感觉身上的温度持续走高。

    面对商郁好整以暇的神色,她心一横就双手拉着下摆打算脱掉t恤。

    没事,反正里面还有一件,文胸。

    然而,衣服刚刚掀到腰侧的位置,男人唇中就溢出了浑厚的笑音。

    他按住黎俏的动作,随即站起身,挑起她的下颚在她唇上狠狠吮了吮,浓墨的眸噙满笑意,“车里等你,上完药送你回实验室。”

    话落,男人转身出了门。

    黎俏双手还保持着掀衣服的动作,怔了一秒,不禁摇了摇头。

    闹半天,逗她呢?

    这时,落雨把药箱放在桌上,睨着黎俏的眼神也暗藏促狭。

    “笑什么?”黎俏板着脸咕哝了一句,随即脱下t恤,雪白的肩膀也露了出来。

    只不过,左肩上有一片严重的青紫淤痕,她皮肤本就白皙,挂了伤愈显得触目惊心。

    不到十分钟,落雨便给黎俏擦了治疗外伤的药膏,又顺手给了她两个绿色葫芦药瓶,叮嘱她每天都要按时上药。

    黎俏慢条斯理地塞进了兜里,重新穿好衣服,神态也恢复了正常。

    离开包厢之前,她站在门口,扭头看着被子弹打坏的墙壁,对落雨说道:“你帮我问问经理,赔偿方案要怎么定。”

    闻声,落雨单手抱着药箱,为黎俏拉开门时,低语道:“这是老大的产业,黎小姐不用赔偿。”

    黎俏恍然地眨了眨眼,小小地啜了口气,边走边喃喃:“哦,这样啊”

    一位难求的水晶苑,原来也是他的。

    还真是意料之外。

    回到了停车场,黎俏闷头钻进车厢,抬眸对上男人沉邃的瞳,她顿了顿,自找话题,“水晶苑也是你的?”

    “嗯。”商郁低头抚平袖口的褶皱,挑着眼尾,声线低缓地开腔:“怎么?想赔偿?”

    黎俏坐稳后瞥他一眼,煞有介事地抿着嘴角,“嗯,确实是这么想的。”

    闻声,男人微微偏头,若有所思地看着黎俏,稍顷便舒展眉心,口吻耐人寻味:“先欠着吧,以后有机会一起还。”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