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282章:天打雷劈的边境黎三.
    !

    段淑华面色一慌,讪笑着企图粉饰太平,“小媛,倒也不用现在就找咱爸,他身体还没好利索”

    说到底,还是心虚。

    不到三分钟,段淑华和段元泓灰溜溜地走了。

    门外,俩人站在铁艺大门附近,回头看着黎家奢华气派的别墅,段淑华哼了哼,“这事儿,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段元泓摇头叹了口气,“其实小媛也没说错,这事本来就和俏俏关系不大。”

    “什么关系不大,大哥你也被她洗脑了?”段淑华看不惯段元泓左右摇摆的态度,冷瞥他一眼,转身就上了车。

    “诶,小华”段元泓在身后唤她,但段淑华冷着脸直接开车走了。

    不一会,黎家门前的两辆车相继离去,管家通过监控看到这一幕,便连忙回客厅禀报,“夫人,他们已经走了。”

    厅内,段淑媛对管家摆摆手,“知道了,你去忙吧。”

    管家离开后,她捏着眉心,转眸睇着黎俏,“俏俏,你大姨当时找你都说了什么?”

    黎俏放下腿,俯身从茶几上端过茶杯递给段淑媛,“让我去找外公,更改遗嘱。”

    “哼,想得美!”段淑媛冷笑,捧着茶杯的手指紧了紧,“这么大的人了,为了那么点钱,脸都不要了。”

    她扭身看着黎俏,眸里精光一闪:“俏俏,听妈的,不管你外公给你什么东西,你都安心收好,别有负担。其他的事,妈来解决。”

    黎俏弯唇,泰然地点头,“好。”

    原本她并不在意外公的遗嘱,但是段淑华二人的做法,反而让她改变了主意。

    段淑媛欣慰地揉了揉黎俏的脑袋,顺势拉着她的手腕,道:“走,不想这些破事了,妈前两天去时装周又给你买了几套衣服,都在你的衣帽间呢,妈带你去看看。”

    午后,黎俏坐在卧室的阳台,享受着近日来难得的平静。

    桌上的咖啡壶烧着咖啡,浓香飘荡着四周,舒适且安逸。

    她拿着手机打开邮箱,再次翻看起昨晚黎少权发给她的资料。

    恰在此时,一封邮件投递进来,不等她打开看内容,黎少权的电话如约而至。

    “我刚给你发了邮件,爸爸,还是你牛逼,那个奔驰车里的女人,真的是商琼英啊。”

    黎少权的惊呼声乍响在耳畔,还伴随着擤鼻涕的声音。

    黎俏还没说话,又听到黎少权一声哀嚎,听筒里隐约传来二伯怒骂的声音,“兔崽子,你叫谁爸爸呢?”

    黎少权边喊边跑,好不容易躲进洗手间,捧着电话又喊了两声,“喂喂,你在听吗?”

    “嗯。”黎俏语调懒散地回了一句。

    黎少权咳了咳,撇嘴道:“我跟你说,我调查商琼英资料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

    黎俏没应声,黎少权看了眼屏幕,又自顾自地说道:“这女人也是帕玛的,和那个商、商少衍来自同一个地方。

    这可是我在红客系统里偷偷查的资料,你可得保密啊。

    还有重点是,我昨晚又把路口监控全都看了一遍,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她那天撞完你的车,转道就去了科研所,你说奇不奇怪。”

    黎俏被科研所提前保录的事,黎少权是知道的。

    所以他才会觉得反常,撞完车不去修车,反而去了科研所。

    咋地啊,去科研所拿化学药剂修车?

    此时,黎俏抬眸,目光悠远地望着前方。

    有些事忽然间就明朗了起来。

    后来黎少权在电话里又絮叨了半天,大意无非是商琼英可能别有用心,让黎俏多加提防之类的叮嘱。

    挂了电话,黎俏打开邮件,一段新的监控视频显示,商琼英的奔驰车确实驶入了科研所的停车场。

    而商琼英的信息一栏,有个标红的字段:医学研究理事会副主席。

    黎俏玩味地眯起眸,没记错的话,科研所发起交流大会的事,就是在商琼英出现后的第二天。

    残阳西坠,黎俏和段淑媛道别,驱车返回了实验室。

    恰逢周六,实验楼里的显得空旷静谧。

    黎俏踱步走进研究室,抬眼就看到江院士和连桢正坐在一起整理着资料。

    两人听到脚步声,同时回眸,一看到她,江院士就笑了,“俏俏啊,大周末的好不容易给你放个假,你怎么又回来了。”

    黎俏走上前穿上白大褂,勾着椅子入座,“没什么事就回来看看。”

    闻声,江院士立马把手里的资料递给她,“那正好,一起弄吧,这些申请材料你再过一遍,要是没问题的话,下周我就给科研所递上去了。”

    黎俏接过材料翻了翻,状若无意地问道:“这次的交流大会,除了科研所还有别的机构参与么?”

    江院士抬了抬老花镜,笑呵呵地打趣,“你这小丫头的消息还挺灵通。”

    说着,他端起桌上的保温杯,喝了两口后,才对连桢示意,“你跟她说说。”

    连桢颔首,随即看着黎俏,嗓音温润地开腔:“是医学研究理事会。昨天我和老师在科研所那边打听到,这次的交流大会主办方就是他们,科研所只是牵头负责而已。”

    果然呢。

    黎俏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觑着连桢,“医学理事会好像从来没有举办过这种交流会,这次”

    “听说是想要招新,近几年理事会那边都没什么新人加入,可能是想通过这次的交流,招揽一批新的理事会委员。”

    黎俏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医学研究理事会凌驾在各类研究实验室之上,若打出招贤纳士的口号,确实会吸引到一大批医学人才。

    是殊荣,也是荣耀。

    就不知道商琼英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黎俏暗暗将交流大会的事记在心上,转瞬就和江院士二人共同整理申请材料。

    隔天,周日。

    早上九点黎俏才悠悠转醒。

    宿舍昏暗,两片窗帘之间的缝隙,透进来一丝不明亮的光线。

    黎俏躺在床上发呆,半晌才下地将窗帘拉开。

    天空阴沉,似乎要下雨了。

    她斜倚着墙角站在窗前看了一会,一阵若有似无的震动声也从枕头下传来。

    黎俏转身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不禁勾起嘴角。

    “喂”她的声线带着一丝睡醒后的温软,不似平时那般冷清,水雾般的眸子里也染了笑,“衍爷。”

    “起来了?”男人醇厚的嗓音稳重磁性,入耳皆动听。

    黎俏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嗯,刚醒。”

    随即,商郁语调慵懒地说道:“那下楼吧。”

    黎俏眉梢一扬,没多问,说了句这就来,便挂了电话。

    对于他每次都能精准地知道自己所有的琐事细节,黎俏也见怪不怪了。

    不到十分钟,她走出宿舍楼。

    果然在前方实验楼附近,看到了落雨等候她的身影。

    黎俏不紧不慢地走到她跟前,“等很久了?”

    落雨抿唇摇头,“不久。你的伤怎么样了?有没有按时上药?”

    黎俏:“”

    见面就给她来了个灵魂拷问,黎俏不经意地耸了下肩膀,早忘了上药这回事了。

    落雨要笑不笑地垂下眸,错身让开一步,“老大在车里。”

    “哦。”黎俏作势往前走,但身形蓦地顿了顿,睨着落雨问道:“这么早过来,是要去哪儿?”

    落雨落后她半步,也没隐瞒,“听说是秋少安排的饭局,我猜可能有事找你。”

    又有事?

    南洋机械控股的少东家,事儿还真多。

    不刻,黎俏来到实验楼前的辅路,抬眼就看到了那辆黑色的商务车。

    车门自动打开,率先露出了秋桓嬉皮笑脸的面孔,“嗨,妹子。”

    黎俏扯唇走上前,唤了声:“秋少”。

    秋桓狗腿地下车迎接她,“快上车,里面坐。”

    嗯,看来果然有事相求。

    车厢内,黎俏入座商郁的身边,秋桓也钻进了后座。

    车子刚驶出辅路,黎俏还没坐稳,男人就偏过头看她,鼻翼嗅了嗅,眼底藏着一丝不愉,“没擦药?”

    黎俏眨了眨眼,挑眉,“啊,忘了。”

    话音刚落,秋桓就俯身趴在了他们的椅背上,一本正经地问道:“妹子哪受伤了?严重么?我看看。”

    黎俏和商郁同时回眸,两人看着他的眼神里都充斥着一丝嫌弃。

    多事。

    秋桓摸了摸鼻梁,重新坐好不吭声了,但他的神情却隐泛着焦灼。

    不到二十分钟,一行人来到南洋海鲜馆,进了包厢,秋桓立马给黎俏倒茶,“妹子,听说你爱吃帝王蟹,今天哥给你准备了全蟹宴。”

    狗腿的不像话。

    黎俏打量着海鲜馆满墙的海景画,扭头看着商郁,狐疑地小声问:“秋少怎么了?”

    男人瞥了眼倒茶的秋桓,高深地弯唇,“你自己说。”

    秋桓倒茶的手一抖,放下茶壶,叹了口气,“那我可直说了啊,事情是这样的,上个星期吧”

    其实一句话能讲明白的事,秋桓抑扬顿挫地讲了五分钟。

    他说完,黎俏一言难尽地看着他,给了一句总结:“你的货,被我哥截了?”

    “对。”秋桓板着脸应声,想发怒又碍于黎俏和商郁的关系,只能冷哼道:“说你哥是土匪还真不为过。

    边境那条线上,谁的货他都没动,偏偏把我机械工厂的一批精密零件全给扣了。”

    天打雷劈的边境黎三。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