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战神医婿〕〔信息全知者〕〔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大英公务员〕〔极品废少〕〔一世巅峰林炎〕〔收集末日〕〔娱乐超级奶爸〕〔乡村桃运小神医〕〔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逍遥侯〕〔天王殿〕〔焚天路〕〔神话之龙族崛起〕〔都市之魔帝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暖婚蜜爱:天价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284章:腻腻歪歪的小动作*.
    !

    不多时,南盺让人把欧白送回去严加看管。

    尔后她又愁眉苦脸地回到床前,掐腰瞪着黎承,“老大,我跟你说实话吧,你要是再不醒的话,我可就投靠别人去了。”

    帐篷里,一片寂静。

    南盺咬了咬牙,再接再厉,“姓黎的,你真不怕我跟别人跑了?我很抢手的。”

    这些话,换作平时,南盺一句都不敢说。

    五分钟后,她一脸挫败地跌坐在椅子上,瞅着黎承昏迷不醒的脸颊,缓缓垂下了眼睫。

    她大概是膨胀了吧,竟企图用激将法把他唤醒。

    而那番话,全是和她相关的,或许黎承根本不在意。

    南盺滚了滚嗓子,视线游移到他粗粝的手指上。

    她犹豫再三,颤着指尖缠上他的食指,低声喃喃,“你要是真死了,那以后我受伤谁给我上药啊,还有宝贝也等着你回电话呢,早点醒过来,行不行”

    回应她的,依旧是满室的沉寂。

    南盺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想杀了欧白的念头不停在脑海中翻腾。

    突地,她灵光一闪,从兜里拿出手机,打开相册就飞快地翻找着什么。

    不一会,相册隐藏文件夹里,她找到了一个视频。

    那是几个月前,边境工厂拿下了国外某个组织的武器订单,所以大家很开心,当晚点了篝火在工厂附件庆祝。

    这条视频,她藏了很久,里面有黎承被手下打趣灌酒时的鲜活模样。

    南盺眼神越来越亮。

    稍顷,她再次走出帐篷,对手下耳语了几句话,并催促,“两个小时内,一定要找到。”

    “是,盺姐。”

    另一边,黎俏在走廊里等了一会,见手机没有动静,她便折回了包厢。

    听到开门声,正夹着烟吞云吐雾的秋桓立马坐直腰板,问道:“妹子,你给你哥打电话了吗?”

    黎俏捏着手机坐下,一脸镇定地摇头:“我只是去了趟洗手间。”

    秋桓:“”

    他咬着烟嘴,闹心巴拉的咧着嘴吐出一口白雾。

    而商郁微微侧目睇着黎俏,不动声色地挑了下眉梢。

    黎俏则无辜地看着他,趁秋桓不注意,对他眨了眨眼睛。

    两人这番小动作,秋桓压根没看见。

    他搓着脑门,唉声叹息地咕哝,“那批货是给合作方的,再晚几天,我这单生意怕是要毁啊,口碑也砸了。

    妹子,你说你哥怎么样才能给我放行,要多少钱,你让他开个价也行。”

    说出这句话,秋桓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千算万算也没料到,他的货会在边境出问题。

    偏偏那片鸟不拉屎的地方,是黎三的地盘。

    南洋的势力想渗透进去,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真他妈闹心。

    这时,黎俏垂眸呷了口茶,“黎三不缺钱。”

    秋桓抿唇,煞有介事地点头,心中却在腹诽:对,你哥不缺钱,他缺心眼。

    接下来这顿全蟹宴,秋桓吃在嘴里,味同嚼蜡。

    如此闹心的悲剧时刻,却还要忍受着对面俩人腻腻歪歪的小动作。

    比如这会,商郁从盘子里夹起一块新鲜的蟹腿,没有直接递给黎俏,反而多此一举地为她沾好了佐料才送到餐盘里。

    就跟黎俏没有手似的。

    再看看那小姑娘,慢条斯理地吃着,看到送来的蟹腿,鼓了鼓嘴角,蹙眉:“吃不下了。”

    秋桓又瞄着商郁,结果就见男人放下筷子,耐心十足地偏头哄她:“再吃一块。”

    去他妈的全蟹宴吧!

    秋桓“啪”的一声丢下筷子,起身就往门外走。

    老憋屈了。

    一直走到门口,他也没听见有人挽留。

    所以走出包厢的那一刻,秋桓自找了一个台阶,“我去洗手间。”

    包厢里的两个人,异口同声:“嗯。”

    秋桓转身就走。

    黎俏望着虚掩的门扉,等了片刻,听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这才放下筷子和商郁对视,语气有些悻然,“我哥出门没带电话,晚点我再问问情况。”

    闻声,商郁略微颔首,睨着黎俏,深邃的眸浓沉如墨,“嗯,别勉强。”

    “那倒不会。”黎俏压下心底道不明的情绪,总觉得事情有点反常。

    但也只能等黎三给她回电话再问问细节。

    安静了几秒之后,商郁音色沉沉地开腔,“去帕玛的时间安排了么?”

    黎俏懒懒地靠向椅背,“我打算周五参加完毕业典礼,再和江院士请假。”

    毕业典礼就一次,她不想错过。

    商郁应声,转眸看着黎俏白净的脸颊,以手背蹭了蹭,“安排好时间提前跟我说。”

    “嗯,知道。”

    黎俏嘴角轻扬,随即侧过身,以肩膀抵着椅背,望着商郁,满眼兴味地问道:“你说,我去帕玛的话,会不会遇见商琼英?”

    男人摩挲她脸颊的手指顿住,饶有兴致地挑眉,“怎么突然问起她?”

    黎俏忖了忖,眼里精光四溢:“就是有点好奇,医学研究理事会的副主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话落,商郁的眸中掀起一片凛冽的寒光,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放在指尖把玩,默了默,玩味地勾唇,“会遇见,两天前本家已经把她和商芙召回了帕玛。”

    黎俏瞥他一眼,眸底笑意渐深,有点期待了。

    不多时,秋桓去而复返。

    他似乎洗了脸,情绪也沉淀了不少。

    进门后,他拿起桌上的餐巾抹掉下巴上的水珠,刚要说话,黎俏的手机响了。

    她看到来电人,连招呼都没打,径直起身走出了包厢。

    秋桓目瞪口呆,有点上头,“是不是黎三?”

    商郁没理他,兀自点了烟,眸光高深地望着某处,若有所思。

    出了门,黎俏便接起了电话。

    “俏俏,怎么了?”

    黎俏举着手机蹙了蹙眉,听筒里风声呼啸,周遭特别嘈杂,甚至有些听不清黎三的声音。

    她凝眉,简单陈述了事情之后,电话那端又传来发动机引擎的轰鸣声,尔后对方才说:“我知道,这事你别管了,听话。”

    随之,电话挂断。

    一切看似符合常理,却又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不论是对方的态度还是口吻,听起来都和黎三没区别。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