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上门狂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285章:记住,你还有我 //
    !

    但有一个不合常理的地方,那便是黎三从不会让她‘听话’。

    黎俏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机屏幕,眼里暗影重重。

    她眯着眸,又给黎三回拨,却无人接听了。

    黎俏瞬间捏紧手机,没有迟疑,直接打了南盺的电话。

    很快,南盺笑吟吟地声音响起,“宝贝,他应该给你回电话了吧?”

    “回了。”黎俏声线低低的,听不出什么情绪,南盺不自觉地舒了一口气。

    黎俏敏锐地察觉到她松弛的语气,目光微凉,开门见山,“有一批精密零件,是不是被扣在了边境?”

    “精密零件?”南盺疑惑地重复了一句,随即拍了下脑门,“那几箱废铜烂铁是精密零件?欧白这傻逼怎么还开始倒卖零件了。”

    黎俏听着南盺讥诮的口吻,没多问,直接要求道:“欧白放不放随你们,但负责运送精密零件的车队赶紧放行,那不是欧白的货。”

    闻此,南盺怔了怔,“啊?不是他的?”

    “下午两点前,必须放。”说完这句,黎俏就结束了通话。

    她眉目清冷地回了包厢,撞上秋桓望眼欲穿的神色,不冷不热地说:“今天你的货会出来。”

    “我操,真的?”秋桓惊讶地瞠目

    见黎俏点头,他眼神里顿时噙满疯狂的崇拜,“妹子,你怎么这么牛逼啊。”

    他边说边拍桌,恨不得上去亲她两口,太招人稀罕了。

    本来没抱太大希望,没成想她一出手就给解决了。

    这时,黎俏神色淡淡地瞟他,“秋少还有别的事么?”

    秋桓忙不迭地摇头,拎起茶壶颠颠地给她续了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妹子,以茶代酒,你就是我秋桓这辈子的大恩人,以后你有事,随时招呼哥,我义不容辞。”

    黎俏客套地举杯喝了一口,转眼就看着商郁,“实验室有点事,我可能要先回去一趟。”

    男人颔首,掐了烟就顺势站起身,“走吧,送你。”

    见状,秋桓指了指桌上还没吃完的帝王蟹,“妹子,不再吃点了?”

    回应他的是黎俏和商郁消失在门口的背影。

    秋桓反应慢了半拍,等他出门追赶两人的时候,海鲜馆的门口,就剩下一辆商务车远走的后尾灯了。

    他笑骂一句,倒是没在意。

    拿着手机看了眼时间,还不到中午十二点半,也就是再有几个小时,他的货就能从边境继续上路了?

    正想着,手机来电话了。

    秋桓看到屏幕显示,‘我操’了一声,接通时,对方就大声禀报,“秋少,我们已经从边境出来了,对方没有为难我们,不仅如此,还派了直升机送我们去缅国”

    后来,对方又拍了一通彩虹屁,但秋桓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眸光沉沉地望着街头的方向,对黎俏的感觉突然变得有些恐怖。

    她在边境,是不是太有话语权了?

    前后不到十分钟,他被扣押的人和货就全被送出来了,还是直升机送出去的。

    要知道,他那批零件是一路空运到边境,然后再转陆运送往缅国的。

    只因缅国和南洋之间,有空中管制,无法直飞。

    所有货物只能走陆运,黎三在边境到底有多大的势力,竟然能用直升机越国送货?

    这他妈是什么待遇啊?

    与此同时,商务车上。

    黎俏一言不发地坐在窗边,漆黑的小鹿眼里如同泼了墨,没有一点色彩。

    陡地,温热袭来,黎俏垂下僵硬的眸子,就见商郁拉过她的手,轻轻掰开了她的掌心。

    男人抚平她的指尖,低头看着手掌被指甲戳出的青紫痕迹,清晰的轮廓逐渐冷峻,嗓音低冽,“怎么回事?”

    黎俏缓了缓神,深呼吸后,便舒展眉心,什么也没说,直接倒进了他怀里。

    商郁的臂弯绕过她头顶,搂着黎俏的肩膀往怀里拢了拢,语气透着危险,“是你自己说,还是我派人去查?”

    黎俏往他怀里钻了钻,闷声闷气地说:“你先抱紧点。”

    商郁压着唇角看着怀里的脑袋,无奈地收紧臂弯,待怀里的身躯逐渐放松时,他才单手挑起黎俏的下巴,迫使她仰头。

    两人目光交汇,他二话不说,直接攫住了她的红唇。

    小姑娘情绪不稳,需要转移一下注意力。

    前排开车的流云和副驾驶的落雨,目视前方,尽量忽略后面传来的接吻声。

    流云琢磨着,改天应该把车装修一下,这么高级的商务车,前后座没有挡板,这像话嘛?!

    一吻结束,黎俏闭着眼在他怀里喘气,手指倒是松开了,但却爬上他的衬衫,揪出了几片褶皱。

    男人以指腹擦拭着黎俏的嘴角,亲着她的额头,“说吧,边境怎么了?”

    黎俏抿了抿唇,轻放呼吸后,把脑门贴在了他脖颈处,声音恢复了一贯的冷静,“暂时还不知道,但我怀疑黎三有事瞒我,所以要回去查一查。”

    直觉,要么是边境出了事,要么就是黎三。

    商郁没有出声,却抬眸看向前方的后视镜,流云适时投来视线,瞧见他的目光,便心领神会地颔首示意。

    转眼,商务车停在了实验楼的街角。

    黎俏躬身下车,但还没踏出车门,手臂一紧,整个人就被商郁给拽了回去。

    惯性使然,她跌坐在男人的腿上。

    商郁拥着她的腰,单手搂着她的后颈,在她唇上啄了啄,尔后沙哑地嗓音洒在黎俏的耳畔,“记住,你还有我。”

    黎俏心尖一颤,密密麻麻的悸动从心坎传遍四肢。

    她轻笑着平视商郁,学着他的动作,拇指和食指捏住了他线条完美的下颚,“男朋友放心,需要你的时候,我绝不会客气。”

    话落,她凑上前吮了下他的唇,又抿着嘴擦掉男人薄唇边的水渍,红着脸下了车。

    商郁望着缓缓关阖的自动门,拇指摩挲着薄唇,盖住眼帘,眸中有笑。

    流云和落雨默默看着彼此,然后,流云从收纳盒里拿出两瓶水,丢给落雨一瓶,两人便动作一致地仰头灌水。

    这车厢,燥热难耐!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