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308章:老谋深算的商纵海.
    !

    同一时间,黎俏跟着管家以及落雨走在通往教堂的小路上。

    管家偶尔介绍几句风景,黎俏则漫不经心地回应着。

    前方棕墙黑瓦的哥特式建筑教堂缓缓映入眼帘。

    尖顶的钟塔上方,矗立着一枚火红的十字架。

    黎俏不露声色地递给落雨一道眼神,落雨微微颔首,便适时问道:“萧管家,教堂今日开放吗?”

    萧管家左顾右盼,一脸正色地点头,“开放开放,黎小姐要是想进去坐坐,我叫人来开门。”

    “嗯,那就麻烦您了。”

    萧管家对着她们弯了弯腰,说不麻烦,转身走到不远处开始打电话。

    教堂附近,黎俏环顾四周,状若看风景,嗓音却压的很低:“老宅里平时也会安排这么多人?”

    落雨用脚尖踢了下石板,谨慎地回答:“以前不会,但最近增派了不少人手,听说旁支有异动。”

    黎俏抬眸看向远方,唇瓣微动,“因为他回来了?”

    闻此,落雨闪了闪神,“嗯,确实有关系。”

    话到此处,萧管家也已经从前方折回,黎俏垂下眸,眼里浮现波澜。

    原来,果真和她想的一样,商郁在商氏一族确实腹背受敌。

    单单来自旁支的威胁,就能让老宅这般严防死守,若还有其他外部势力的渗透,这帕玛商氏当真没办法维持太平了。

    另一边,水苑钓鱼台。

    此刻,商郁听完商纵海的夸奖,眸深似海地与之对视,“您的意思,乐见其成?”

    这么多年,他甚少会看到父亲如此“通情达理”的一面。

    反常必有因。

    商纵海的眼底浮着笑,他重新看向钓鱼池? 拨弄了一下鱼竿,意味深长地说道:“假如我不同意,那你会放手吗?”

    “不会。”商郁不假思索地回答? 没有半点犹豫。

    商纵海笑意渐浓? 侧首睨他一眼? “那除了乐见其成,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话虽如此,但他明显打太极般回避了所有的问题。

    商郁目光深深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论城府? 只怕他也要自叹不如。

    稍顷,男人从兜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细支雪茄递给商纵海。

    香烟点燃? 一阵袅袅的白雾散在半空之中? 商纵海随手挥了挥? 看着手中的烟卷? 意有所指地打趣? “不错? 你现在的品味不错。”

    商郁眯眸抽着烟,神态倨傲地转移了话题,“您老打算什么时候把自传里的内容翻译出来?”

    商纵海弹了下烟灰,“急什么?生僻字太多,翻译完自然告诉你们。”

    商郁似笑非笑地看着钓鱼池? “是么?那古医书和自传相比? 哪个生僻字更多?”

    这是个文字陷阱。

    商纵海瞬间就听出来了。

    他老神在在地拿起钓鱼竿捋着鱼线? 嘴角咬着烟? 含糊地说:“真想知道的话,你可以和我一起研究。”

    话落,周围再次陷入了沉寂。

    没一会? 商纵海便提议道:“我让人在月斋堂准备了饭菜,你们吃个午饭再走吧。”

    他边说边往钓鱼池里洒了一把鱼食,默了默,又补充了一句:“五天后的宗族会,你考虑考虑,要不要带着小姑娘一起参加。”

    话音落地,流云和望月非常隐晦地对视一秒,随即又很快低下了头。

    在老家主的面前,他们不敢僭越,更不敢有多余的表情,生怕一不留神就被看出什么端倪。

    而他们之所以如此惊讶,是因为商氏宗族会每年都会举行,但大多安排在年底或新春开年。

    为何今年突然提前到年中举办?

    这时,商郁的薄唇溢出淡淡的烟雾,深邃的眸中风起云涌,但下一秒又归于平静。

    他垂着眼睑,神色难辨,良久才掐了烟,直视着商纵海,语气沉沉地叹道:“难为您老做了这么多准备,提前安排宗族会,不就是希望她参加?”

    商纵海不理会他的话,反而表情高深地看着钓鱼池,兀自嘀咕道:“这池子里的水混了,该让人换换了。”

    临近晌午,黎俏跟随管家来到月斋堂。

    古朴的环境让人有种置身皇院宫廷的错觉。

    月斋堂的隔壁便是生态园,绿意围绕,环境空幽静谧。

    黎俏坐在商郁的身畔,檀木四方桌前只有他们三人入座。

    说来也奇怪,从上午进门到现在,除了商纵海和管家以及隐匿在各处的保镖,这偌大的主宅里,她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相干的商家族人。

    不久,佣人便端来各类本土特色的菜品,商纵海接过热毛巾擦了擦手,面容和蔼地看着黎俏,“小丫头,这道鹰嘴豆泥配面包,你可要仔细尝尝,咱帕玛人从小就必吃的特色菜。”

    咱帕玛人

    放在往常,黎俏必定将这话当成一句客套的寒暄。

    但商纵海这位精明练达的老先生,一言一词,怕是都带着某种深意。

    黎俏看着鹰嘴豆泥和特色面包,礼貌地点了点头,“伯父都这么说了,那我一定要好好尝尝。”

    商纵海似乎很满意,看向她的目光愈发温和慈祥。

    饭后,佣人送来了清茶。

    黎俏端坐在商纵海的对面,神态平静,眉眼清澈,始终保持着小辈该有的礼仪。

    这时,商纵海抿着茶,随后对商郁说道:“丫头第一次来,这几天你把手头的事放一放,带她在帕玛多转转,隔壁海岛最近新起的度假屋不错,你们有空可以去放松放松。”

    商郁倾身靠着桌沿,应了一声,没多说。

    不到五分钟,商纵海便撑着椅子起身,“时间也差不多了,下午我还要去药堂,你们俩就先回吧。”

    黎俏二人和商纵海道别。

    直到走出门外,她身后那道如芒在背的视线才终于消失不见。

    黎俏抿了抿唇,紧绷的情绪放松后,隐隐舒了口气。

    商郁听到她的叹息声,侧目的同时拉住了她的手指,“累了?”

    女孩软乎乎的掌心有点潮湿,姿态也懒散了许多。

    黎俏低头看着两人纠缠的指尖,扯唇道:“你有没有觉得,伯父跟我说话,总是话里有话?”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