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战神医婿〕〔信息全知者〕〔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大英公务员〕〔极品废少〕〔一世巅峰林炎〕〔收集末日〕〔娱乐超级奶爸〕〔乡村桃运小神医〕〔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逍遥侯〕〔天王殿〕〔焚天路〕〔神话之龙族崛起〕〔都市之魔帝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暖婚蜜爱:天价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313章:车主信息&.
    !

    于是,黎俏在几道目光的凝视下,把手机打开了静音模式。

    世界安静了。

    但身畔的商郁则幽幽看着她,眸光若有似无地扫过她的电话,眉心微蹙。

    小姑娘身在帕玛,是谁如此疯狂地给她发消息?

    贺溪两指夹着烟吞吐,像个知心姐姐般为她解围道:“你不用在意我们,这么多条消息,说不定是有什么急事,你该回就回吧。”

    黎俏抬起头看向贺溪,刚想道一句不用,结果她就侧目睨着贺擎,“我正好认识一个六局的人,要是想知道他们来帕玛的原因,晚些时候我找他问问。”

    贺擎忖了忖,尔后点头,“嗯,问问吧,六局的人平时很少在帕玛活动,这次突然过来,我担心他们是想针对少衍。”

    闻此,贺溪的眼神隐晦地掠向黎俏,“也未必,不过等我问完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六局活跃于黑市,虽然游走在灰色地带,却有着极高的地位和评价。

    他们随心所欲,一则情报消息可以价值千金,也可以无偿提供,或者等物交换。

    最重要的是,六局出手,童叟无欺。

    上到国家首相,下到路边摊贩,你想要,就能给,只要满足他们的条件。

    没人知道六局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当众人发现的时候,黑市已经有了许多关于六局的传说。

    这时,黎俏并未注意到贺溪的眼神,因为手机屏幕不停闪烁? 一直不间断地往外弹出消息框。

    话痨吗?

    黎俏不耐地扯着嘴角,微一侧目,就撞进商郁沉深似海的瞳中。

    她手指点了点屏幕? 小声道:“你们先聊? 我去去就来。”

    “嗯。”男人沉沉地应声? 眼底深埋着玩味。

    黎俏站起来与贺家兄妹打了声招呼,尔后不紧不慢地离开了客厅。

    她走后,贺溪也掐掉烟? 脸上的笑容不在? 望着商郁,有些严肃,“少衍? 我怀疑六局的人突然出现在帕玛? 很可能与她有关。”

    闻声? 商郁眯起了眸? 修长的手指整理着衬衫袖口? “何以见得?”

    贺溪瞬也不瞬地看着男人? 那道背光而坐的身影隽秀惑人,微垂着眼睑,几分慵懒,几分随意。

    她看的入神,直到臂弯被贺擎撞了一下? 贺溪才回过神? 轻咳一声? 说道:“六局出没的地方? 一定是为了收集情报或者贩卖情报。

    少衍,我不是说她不好,而是你第一次带着女人回帕玛? 这会引起多少人的注意你肯定比我清楚。

    换句话说,在帕玛,动不了你的人,一定会在她身上下功夫。”

    贺溪的分析不无道理,贺擎也面露担忧地蹙了蹙眉,“这确实是个问题。少衍,你这小女朋友应该年纪不大,要是没做好准备的话,我建议你趁早把她送回去。

    商氏包藏祸心的人太多,一旦他们知道你有了女朋友,后果不堪设想。”

    这些年,商郁不在帕玛,本家又有商纵海坐镇,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地里的腌臜手段也是层出不穷。

    如今,想置他于死地又苦于没有机会的人,定会把黎俏当做目标。

    人之常情罢了。

    另一头,黎俏拿着手机走到厅外的花圃长椅坐下。

    她解锁屏幕的刹那,点开页面,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并回复了两个字:闭嘴。

    消息瞬间停了。

    紧接着,电话拨了过来,备注:[l]

    仍然是那位法家太子爷,安尧。

    黎俏叹息着翘起二郎腿,接起电话就冷酷无情地砸了一句话:“你是不是疯了?”

    听筒里,安尧默了默,撇着嘴咕哝:“这不是怕你没看见我的消息嘛!”

    黎俏回忆着刚才那一连串的八十多条信息,抹了把脸,转移话题,“查到了什么?”

    “都发到你的信箱里了。”说着,他又哼了一声,“你记得加一下我的微信,那么多资料消息,发短信麻烦死了。”

    黎俏应声,手指在膝盖上敲了敲,“那辆车的车主,是帕玛人?”

    安尧点动着鼠标,看着电脑屏幕,低声道:“应该是,我调取了所有法拉利恩佐经典系列的车主信息。

    你知道的,那款车型只发售了两年,全球限量349台,就算他把壳子掀了重新组装,那也是恩佐的外壳。

    目前为止,信息库里,我只发现了三辆恩佐近半年来没有做过任何保养维修的记录。

    一辆在美帝那边,车主我爸正好认识,肯定不是他,另一辆在总部精品车行展览。

    所以就只剩最后一辆,车主恰好就在帕玛,姓商,不过具体叫什么名字我没查到。

    事先说好,这不怪我啊。我的权限只能查看车主的基本信息,详细信息需要更高级别的权限,我级别不够。”

    他闷声解释了一句,有点怏怏不乐。

    好不容易这位祖宗重出江湖找他办事,结果却卡在了权限这里。

    尼玛,闹心。

    这时,黎俏不以为意地笑了,“不怪你,有基本信息就够了。”

    果然,车主姓商。

    安尧听着黎俏淡笑的口吻,下意识问道:“你认识车主?我操,那他到底要干嘛?恩佐可是法拉利最短命的一款经典系列。

    但是收藏价值特别高,他是不是疯了,居然用恩佐去组装车。

    我跟你说,所有恩佐的车主信息我全都比对过了。

    除了一部分返场销售的二手恩佐,其余车辆都能查到车载gps的行驶轨迹,只有帕玛的这辆车,定位系统没了!”

    “嗯,谢了。”

    黎俏说完作势要挂电话,安尧却在那端低吼:“你等下,加我微信,现在!立刻!马上!”

    待两人加了微信,安尧捧着手机傻乐,然后又喃喃自语般问道:“你以后不会再换电话了吧?三年多我找不见你人,我”

    “挂了。”黎俏冷酷地把电话挂断,懒得听他唠叨。

    她和安尧同样相识于边境。

    当时黎俏一次性购入了七辆法拉利,据说惊动了法拉利亚区总代理,安尧当时得知此事,便特意去了边境打算见见这位大客户。

    而他,正是亚区总代理的独子。

    一来二去,大家也就认识了。

    黎俏坐在长椅上打开了安尧发来的信息。

    是一张照片,记录着恩佐的车架号以及车主基本信息。

    商这个姓氏,尤为显眼。

    所以,这场事故,的确是旁支所为?

    黎俏看着屏幕,隐隐又觉得匪夷所思。

    整件事串联起来似乎没什么疑点,可问题在于耗费这么大的精力改装一辆经典恩佐,难道对方笃定能肇事成功?

    倘若不是,那么如此大手笔的改装和谋划,未免显得太多余了。

    而且,但凡对方用了法拉利的其他车型,那么调查起来一定不会这么容易。

    偏偏是限量版恩佐,像是欲盖弥彰又刻意留下线索的感觉。

    黎俏凝着文件,目光沉沉地看向了花圃。

    不多时,背后暗影罩下。

    黎俏还没回眸,男人身上特有的清冽气息就从腮边袭来。

    长椅后,商郁俯身靠近她的肩头,醇厚的嗓音夹着热气喷洒在她的耳畔,“还在忙?”

    黎俏缩了缩脖子,偏头看着他,顺势把手机递了过去,“恩佐的车主信息。”

    商郁沉眸微闪,睨着手机屏幕滑了两下,“查到了?”

    “嗯,有个朋友是法拉利的亚区总代理,他在系统里对比后查到的。”

    男人听着她淡声的解释,温热的指尖扣住她的下颚,轻轻摩挲了两下,煞有介事地调侃道:“女朋友为了我的事这么殚精竭虑,我该怎么感谢?”

    这话说的。

    黎俏斜他一眼,拍了下他的手背,“感谢倒是不用,衍爷好好保护我就行,毕竟”

    她顿了顿,目光穿过男人的肩头看向了门厅附近的贺家兄妹,“身为你的女朋友,很需要被保护呢。”

    黎俏在故意打趣贺溪之前那番意有所指的言辞。

    商郁臂弯撑着长椅的椅背,压下俊脸在她唇上吮了吮,“某些不知所谓的话,不必放在心上。”

    “嗯。”黎俏起身绕过长椅,站在男人的对面,努嘴问道:“他们要走了?”

    商郁拉着她的手往原路折回,“一起,有个聚会。”

    黎俏滚了滚嗓子,没同意也没拒绝。

    她很早就知道,来了帕玛势必会遇见商郁的朋友。

    霍茫是,贺家兄妹亦然。

    只不过每个人对她都或多或少带有试探和偏见,也许在他们的眼里,她黎俏“德不配位”。

    思及此,黎俏抬着眼皮看向商郁,唇角微动,“聚会地点在哪儿?”

    “伯爵私宴厅。”

    下午四点钟,一辆宾利和两辆崭新的劳斯从庄园大门缓缓驶出。

    此时,贺家兄妹坐在宾利后座,贺溪扭头看着窗外,狭长得眸子里暗淡的没有一丝光亮。

    贺擎瞥她一眼,口吻淡漠地提醒:“你今天太过了,黎俏就是个小女孩,你三番两次的针对她,其实没有必要。”

    “我针对她?”贺溪蹙眉反问,脸色很沉,“你是不是想多了?我顶多是试探了几句,根本谈不上针对。”

    贺擎转首和她对视,抿了抿薄唇,“没有最好。她到底是少衍的人,我不信你看不出来少衍对她的重视程度。”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