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322章:商纵海你可真是好手段*.
    !

    沈清野打开了黑市网站,果然在顶部的位置看到了一条新发的交易帖。

    他点开帖子,飞快地看完里面的内容,狐疑地反问,“女股神?”

    黎俏晃了晃腿,点头道:“嗯,以前听说过么?”

    沈清野若有所思地蹙起浓眉,斟酌了半晌,“没有,近几年股市低迷,根本没听说过女股神这类的人物。”

    “不是近几年的,最少二十年前。”黎俏淡声给出答案。

    沈清野瞥她一眼,边操作手机边回道:“难怪了。交易帖我封锁了,这笔交易六局不接。”

    黎俏:“”

    她幽幽看向沈清野,手指蜷缩,眸光微眯,“你是查不到还是想打架?”

    沈清野洋洋得意地笑了,“咱们边境小七崽想知道的事,不需要发帖交易。

    放心,我给你查。如果是二十年前的事,等我抽空问问我爸,说不定他知道。”

    黎俏侧目看着沈清野,唇角微动,欲言又止。

    良久,她撇开头,默叹一声,“谢了。”

    沈清野说不用谢,尔后两人就坐在长椅上,望着渐渐暗淡的天色,各怀心事地沉默着。

    隔天,早上八点,阳光晴好。

    沈清野和白鹭回正在庄园里散步。

    落后一步的白鹭回抬眸看着沈清野的侧脸,低语道:“昨天中午,派伯山路附近的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

    沈清野回眸看他一眼,“然后?”

    六局的消息,向来带有明确的指向性。

    身为行动队的负责人,白鹭回不会无缘无故提及车祸的事。

    这时,白鹭回抬头,神色透着不符合年龄的老成,“是一辆红色法拉利,当时意图撞击黎小姐和衍爷所乘坐的宾利车。”

    沈清野瞬间顿步? 眼里波涛汹涌,“主使者是谁?”

    显然,他对车祸的真实性丝毫不怀疑。

    白鹭回眯了眯眸? 表情略显古怪? “确实查到了一点线索? 但是”

    话音未落,两人身后传来一道脚步声。

    沈清野二人同时回眸,就见流云昂首阔步地走了过来? 站定? 颔首道:“小沈总,白先生,衍爷有请。”

    “嗯? 就来。”沈清野懒散地应了声? 并递给白鹭回一个眼神? 两人心照不宣地暂停了方才的话题。

    回到客厅? 商郁和黎俏正分别坐在单人沙发里。

    黎俏低头看着手机? 似乎是在发消息? 而男人的视线则停驻在女孩的身上,两人虽然没交流,但外人难以插足的氛围还是让沈清野嫌弃地撇了下嘴角。

    明明什么都没做,但他总觉得商少衍在随时随地的秀恩爱。

    沈清野信步走到沙发前入座,臂弯搭着扶手? 对着商郁昂了昂下巴? “衍爷? 有何吩咐?”

    “小沈总来帕玛? 可有别的安排?”商郁转眸看向沈清野,嗓音噙着他独有的沉稳磁性。

    沈清野一本正经地点头,“有啊? 找她。”

    他说着就朝黎俏的方向努了努嘴,仿佛天经地义一般。

    见状,商郁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两人目光相撞,隐隐有几分较量的意味。

    数秒后,沈清野败下阵来,他摸着眉毛,眼神飘忽,补充了一句:“也没什么大事,主要是散心。”

    难怪他爸叮嘱不要和商少衍为敌。

    这厮单单是一道眼神都能让他心生警惕,看来老头子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沈清野很闹心,余光瞥了眼一直不说话的黎俏,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看着手机很认真的样子。

    他有些好奇,伸着脖子往前一看,顿时无语了。

    沈清野顾不得商郁在场,用脚尖踢了下黎俏的鞋跟,“都几年了,还玩这破游戏呢?你能不能有点别的追求?”

    黎俏滑动着拇指,漫不经心地丢出一句,“不能。”

    她其实并没玩游戏,只是在沈清野看屏幕的瞬间,切换了页面而已。

    这时,商郁修长的手指在扶手上敲了两下,深邃的目光睃着沈清野,“如果没有别的安排,那就一同出门吧。”

    沈清野没什么形象地瘫在沙发上,满脸兴味,“去哪儿?需不需要带上人手?”

    “度假村。”

    上午十点,两架直升机从派伯山脚庄园起飞。

    沈清野和白鹭回所乘坐的飞机,舱门上还挂着三个弹孔,是黎俏的杰作。

    飞机上没有外人,两人带着降噪耳麦,透过麦克低声交谈着。

    沈清野懒洋洋地窝在椅子中,问道:“那场车祸你查到了什么?”

    白鹭回端端正正地坐在舱门附近,望着下方的城市街景,“是商家人所为。”

    沈清野不以为意地冷笑,“这很正常,商少衍是商氏宗族这一脉的顺位继承人,旁支所有人都盯着他,想他死的也不是一个两个。”

    话落,白鹭回却从窗外收回目光,转首抿了抿唇,“六局查到的线索,动手的人似乎不是旁支。”

    耷拉着眼角的沈清野猛地掀开眼帘,眸光犀利,“什么意思?”

    商氏宗族旁支无数,但不是他们的话,总不能是主家?

    半小时后,一架直升机率先降落在隔壁海岛的栖山世界度假屋。

    而沈清野所乘坐的直升机还未抵达,正在后方天空盘旋而来。

    海岛距离主城两百公里左右,整座岛屿全部被开发成度假村,各类主题公园也多不胜数。

    这里便是商纵海介绍的度假胜地,开张营业还不到一个月。

    岛上设置完善,各处的风景都充斥着浓郁的帕玛风情,也不乏某些全球标志性建筑物的微缩景观。

    黎俏和商郁走下了飞机,她站在四面环海的停机坪顾盼四周,对面不远处的港口停着几艘游艇,但岛上的游客不多,透着几分与世隔绝的宁静。

    恰在此时,前方有两道身影徐徐走来。

    许久不见的商芙,以及另一个气场雍容的中年女人。

    商琼英。

    黎俏的脑海中瞬间就想起了这个名字。

    转眼,对面的两人来到停机坪附近。

    商芙那双眼睛掠过黎俏,下一秒便瞬也不瞬地凝望着商郁。

    而她身边的妇人则单手拎着爱马仕鳄鱼皮的手包,梳着盘发,穿着长及脚踝的暗棕色旗袍,仪态绰约地站在了几步之外。

    商芙一身干练的黑色连体装,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小姑,看来我们今天来的不是时候啊。”

    这话别有深意,黎俏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商琼英,随即便眺望着远方,假意观景。

    闻声,商琼英目不斜视地看着商郁,微微含胸,不乏谦卑,“大少爷。”

    这是身为宗族旁支家主遇见本家继承人必有的礼仪。

    商郁单手插兜,体魄挺阔地立在商琼英面前,他压着眼睑冷淡地回应,“嗯。”

    商琼英往旁边让了一步,重新抬起头,笑容淡淡,“既然今天大少爷有事,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自始至终,商琼英的目光都没有看过黎俏一眼。

    说完这句话,她便带着商芙绕过停机坪,走向了隔壁的港口。

    黎俏若有所思地望着她们二人的身影,眼中波澜四起。

    这不算交锋,却让她清楚地感知到了商琼英的城府。

    一位旁支代家主,恪守礼仪,举止周到,她谦卑自持,没有任何逾矩,也愈发令人捉摸不透。

    这个女人大概完美诠释了一句话,面如平湖,心有雷霆。

    此刻,商郁带着黎俏往度假屋走去,而远处的花园小径,商芙蹙起眉头,脸色不悦,“小姑,你刚才怎么对商少衍那么客气?

    我们今天来这里谈生意,偏偏景区为他临时关闭,分明是在打我们得脸。”

    明明合作方已经从帕玛海岸乘坐游艇出了海,结果却因为度假村临时关闭游览,所有人不得不中途折返。

    商琼英踩着高跟鞋,不紧不慢地往前踱步。

    听到商芙不忿的语气,她身形一顿,目光平静幽深地望着她,“不对他客气,你是想本家给我安一个尊卑不分的名头?”

    商芙垂眸,盖住了眼底的讽刺,“小姑,我只是气不过”

    “气不过?”商琼英哂笑,眼里满是讥诮,“这就是主家和旁支的区别,你气不过又能如何?

    商芙,把你那点小心思趁早收起来,这是帕玛,不是南洋。

    下次见到商少衍,你最好也给我尊称他一句‘大少爷’。

    不然,主家对你发难的话,你别怪我不保你。”

    这番警告,瞬间让商芙骇然地白了脸颊。

    她呼吸有些急促,猛地抬眸看着商琼英,困惑又不解,“小姑,至于吗?就算我们是旁支,伦理上你也是他的长辈,凭什么”

    “你住口!”商琼英厉声打断她的话,沉静了几秒后,她抬手摸了下发髻,目光悠远地看向了海岸线,“今天这次碰面,你真以为是偶然?”

    “小姑,这”

    商琼英眼含轻蔑地打量着商芙,尔后高深地弯起了唇,“是有人故意要我们见上这一面。”

    商芙还想追问,但商琼英已然继续迈步向前,直到趋近港口,她轻嘲般喃喃,“局中人,局中局,商纵海你可真是好手段。”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