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迷踪谍影〕〔神魂武尊〕〔我有三千大世界〕〔万古帝婿〕〔诅咒之龙〕〔太荒吞天诀〕〔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医路坦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323章:商纵海的试探 //
    !

    二十分钟后,黎俏和商郁坐在度假村中央的vip休息区。

    流云和望月以及落雨并肩站在不远处。

    景区专属管家毕恭毕敬地为他们送来茶点和果汁,放下托盘上的东西后,就对着商郁弯腰道:“衍爷,景区四周已经按您的吩咐布置好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您随时吩咐我。”

    商郁垂眸,摆了下手,“嗯,下去吧。”

    专属管家应声离开,言行举止中满满的敬畏。

    黎俏仰身靠着沙发软垫,端起桌上的果汁抿了一口,目光不期然地望向了对面,“这次来帕玛,你是不是把暗堂的人也带来了?”

    她边问边放下杯子,指尖捻起杯沿装饰的薄荷叶,轻轻转了转。

    闻声,男人双手的臂弯搁在扶手上,手指在身前交叉,慵懒地翘起腿,眸光温和,“什么时候发现的?”

    黎俏压了下嘴角,看着手里的薄荷叶,浅笑:“昨天。本来没注意,但是伯爵酒店观景台上出现的那些保镖,看着有点眼熟,后来才想起,之前在南洋山见过。”

    那些人虽然穿着正统的黑色西装,但气势凛凛,和南洋山出事那晚的黑衣人,应该是同一批。

    商郁交叉的手指贴在身前的衬衫上,勾起的薄唇隐着笑,“的确是他们。”

    黎俏扬了扬眉梢,眼底透出一丝玩味。

    临时把暗堂的人带来了帕玛,他似乎做了万全的准备。

    昨天那场车祸还让人记忆犹新,但诡异的是车祸发生的瞬间,暗堂似乎并没有出手。

    不多时,沈清野和白鹭回从停机坪的方向驱步走来。

    两人的表情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但沈清野的目光略显凝重,表情也藏着心事重重的恍惚。

    沈清野在休息区坐下,白鹭回则走到流云身边? 跟着他们一起‘罚站’。

    一杯温热的清茶被黎俏从桌上推到沈清野的面前,“有事?”

    沈清野‘啊’了一声,面露不解? “有什么事?”

    “哦? 没什么。”黎俏淡淡地应了一句? 瞥着沈清野的脸色,总觉得他有点奇怪。

    大概是察觉到自己的情绪外露,沈清野借着喝茶稳了稳心态。

    转眼? 他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神情? 放下茶杯举目四望,“这么大个风景区,你可别说你包场了。”

    说罢他就看向商郁? 表情也透着几分不可思议。

    度假村没有外人? 那叫度假吗?和逛自家后花园有什么区别。

    商郁懒懒地往后仰了仰头? 微垂着眼睑睨向沈清野? “有问题?”

    沈清野嗓尖一梗? 舔了舔后槽牙? “没问题吗?要不那边聊聊?”

    他有意和商郁单独沟通,便以抽烟的借口朝着不远处的吸烟区示意。

    商郁锐利的目光凝着沈清野,薄唇微抿,顺势站起身。

    黎俏坐在椅子中看着他们这般隐晦的交流,笑笑没说话。

    自打来了帕玛之后? 好像很多事都变得微妙起来。

    直觉? 来时的路上?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才会让沈清野变得这般心神恍惚。

    就算他隐藏的很好,也没能逃过黎俏敏锐的洞察力。

    有意思了。

    吸烟区,沈清野掏出一支烟递给商郁? 香烟点燃,一阵薄雾氤氲在两人的四周。

    沈清野扭头吐出烟气,口吻郑重地问道:“昨天的车祸,你知道六局查到了什么线索吗?”

    此刻,商郁单手夹着烟,另一手顺势插在了裤兜里。

    他转身看着海岸线的方向,嗓音低沉而缓慢,“本家所为。”

    沈清野神色大骇,手指一颤,烟掉了,“你知道?”

    商郁慢条斯理地抿了口烟,眯起暗眸,偏头对上了沈清野的视线,“嗯,六局什么时候查到的?”

    沈清野敛了敛神,捡起地上的烟头直接丢进了灭烟柱里。

    他又重新点了根烟,轻咳一声,“不久前。所以,你什么都知道,还选择按兵不动?”

    沈清野和白鹭回在直升机上彻底搞明白了一件事。

    昨天那场车祸,是商氏本家的手笔。

    但具体是谁,他心里有了揣测。

    本家这一脉人丁稀少,就只有两个儿子,以及商纵海。

    不是商郁,不是商纵海,那么就只剩下商陆。

    而六局的信息显示,黎俏和商陆曾有过婚约。

    但现在黎俏却和商郁在一起,说不定是商陆怀恨在心,所以做出了这样报复性的行为。

    沈清野有理由怀疑,商少衍可能想包庇他弟弟。

    此时,商郁眸色深深地看着沈清野,数秒后他点了点烟灰,俊颜轮廓被海岛日光照射的无比清晰。

    他说:“因为动手的人,不是你想的那位。”

    沈清野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是你弟还能”

    话未落,他目光凝滞,兀自沉默了。

    操啊。

    难道是商纵海?!

    沈清野出身六局,见惯了稀奇古怪的大事小事。

    但本家家主商纵海策划街头事故,这种匪夷所思的做法他是真没见过。

    沈清野紧紧皱着眉头,余光看了眼还坐在休息区的黎俏,“他这么做,是因为”不喜欢黎俏?

    “试探。”

    不待沈清野说完话,商郁就捏着手中的烟头丢出了两个字。

    沈清野抿了抿唇,手指夹紧了烟头,“试探?这么大手笔的试探,他真不怕你们出事?”

    商郁目光平静地对上沈清野,泰然且稳重地沉声道:“不至于,当时现场,全是他的心腹。况且,我也不会让她出事。”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甚至连语调都平波不惊。

    偏生带着一诺千金的分量,令人无法置喙。

    沈清野呼吸微凝,想反驳又找不到任何破绽。

    确实,黎俏和他在一起,目前来看,最危险也是最安全。

    商少衍的背景和势力到底有多大,即便是六局最精锐的情报组,也一直没能调查清楚。

    他一直觉得,商少衍就是标准的狡兔三窟。

    势力大,权利大,却又让人摸不透底细。

    这个男人运筹帷幄的手腕,绝对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只是没料到,旁支还没动手,本家的商纵海却提前开始试探。

    本以为商少衍也被蒙在鼓里,结果他对一切都了如指掌。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儿呢!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