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326章:下次记得拉窗帘*.
    !

    黎俏说的没错,就算她想安稳地坐在泳池边看热闹,这群打手也不会如她所愿。

    商郁体魄修长的身影站定在原地,薄唇扬起弧度,沉声叮嘱,“别受伤。”

    话落,两人便加入了战斗。

    这些打手确实比普通保镖的身手更利索,挥舞着手里的砍刀,一拳一脚也都带着强劲的力道。

    隐约间有血光挥洒,似乎是望月受了伤。

    黎俏眯了眯眸,弯腰躲避着对方的攻击,并飞快地把手里的刀丢向了望月。

    “谢谢黎小姐!”

    望月扬手握住刀柄,冷笑着随手一挥,开了刃的长刀直接划破了对方的肚皮。

    战况不算特别激烈,但打手们似乎变换了攻势。

    前三后三地相继往前冲,类似车轮战的打法。

    黎俏撂倒了一人之后,转眸开始寻找商郁的身影。

    不刻,她看到这样的一幕。

    一名身穿训练服的黑衣人被他反捏着手腕,剧烈的疼痛迫使对方膝盖一软,生生跪在了商郁的面前。

    男人脸上眉梢眼角挂着邪冷的锐利,俯身看着那名跪在脚下的黑衣人,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下一秒他松开那人的手腕,扶着他的头顶,含笑屈腿,膝盖狠狠地顶在了对方的喉结上。

    一击毙命。

    他却依然在笑。

    黎俏滚了滚嗓子,清楚地捕捉到商郁眼中的轻蔑和火光。

    人命于他而言,堪比蝼蚁。

    黎俏还在看,似乎走神了。

    直到一个枪口顶在了她的太阳穴上,一道沙哑又得意的笑声传入众人耳畔。

    “都住手,你们想她死吗?”

    所有人瞬间停下了动作。

    三十几名打手,此时只剩下五六人还在苟延残喘,其余的都躺在地上或晕或死。

    商郁站在人群之中,幽暗到望不见底的深眸掀起了狂风巨浪。

    流云和望月等人也是气喘吁吁焦急不已。

    该死的,黎小姐怎么被挟持了?

    他低头摩挲着手指上的血迹,尔后抬起眼皮睇着黎俏,语气沉深又有些无奈,“怎么这么不小心?”

    黎俏撇撇嘴,无视太阳穴的枪口,昂头叹了口气,“诱敌出洞呗。”

    伴随着她的感慨? 那名持枪的黑衣人都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眼神一晃,手腕一疼? 枪没了。

    定睛一看? 哦? 在他自己脑门上。

    这人在暗处藏了太久,黎俏在打斗过程中就觉得不对劲。

    打手们出现就动手,过程里也是一言不发? 见人就砍。

    这种情形? 大抵早就演练过无数遍,但下命令的人却一直没出现。

    围攻打手不带枪,反而持刀而来? 今晚的混战? 显然不是为了要他们的命。

    此时? 黎俏举枪对着那人的眉心? 偏头瞅着他? “终于舍得出来了?”

    对方不说话? 警惕地盯着黎俏的食指,生怕她突然扣下扳机。

    商郁踱步走来,站定在黎俏的跟前,带血的手掌直接扣着她的腰拉入怀里,另一手拿过那柄枪? 什么都没 海边已然响起了枪声。

    那人? 倒了? 眉心有个洞。

    紧接着,多道枪声响起,商郁单手搂着黎俏? 沉眸将她锁在视线范围内,长臂对着斜后方看都不看就连击数枪,还站在原地的几名打手,应声而倒。

    他可以陪对方玩玩,但他们万不该打了黎俏的主意。

    从没想过在她面前收割人命的商郁,今晚破例了。

    他丢下手中的枪,搂着黎俏往不远处的海景房走去,无视一地负伤的打手,只是幽冷凛冽地吩咐,“处理干净。”

    有人应声,黎俏转眸一看,竟是不知何时出现在海岛上的左轩,他身后还跟着不少人。

    嗯?暗堂还是来了?!

    怎么一点迹象都没有。

    转眼,两人的身影就消失在海景别墅的观海门附近。

    而相隔不远处的另一幢别墅,沈清野也粗喘着拉开落地窗,往外走了两步,伸出大拇指对着自己的背后比划了两下,“这屋里还有十个。”

    操,累死他了。

    流云等人往沈清野背后的客厅看去,就见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一堆黑衣人。

    而白鹭回正蹲在这群人的身边,在他们身上翻找着什么。

    流云不禁有点汗颜,还以为六局小沈总怕死,所以一直躲在里面不出声。

    原来他那边的战况也挺激烈了。

    别墅客厅,黎俏一路被商郁牵着走进去,还没站稳,整个人就直接被压在了沙发上。

    天旋地转之后,就是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深吻。

    黎俏:“”

    大意了。

    热吻结束,黎俏睁开迷蒙的双眼,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感觉自己缺氧了。

    男人似乎动了怒,手肘撑在她的脑侧,虎口钳着她的下巴,清冽的呼吸洒入鼻端,“用自己当诱饵?”

    黎俏有点晕,推着他的胸口,啜着气,“唔,也不算吧,他们今晚明显没下死手”

    话没说完,话又被堵住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黎俏缺氧晕过去的前一秒,商郁放开了她,并沙哑地在她颈边低喃:“别再有下次。”

    稍顷,男人平复了呼吸,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转身走向了洗手间。

    黎俏单腿屈在身侧,感觉身上有点凉。

    低头一看,衣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卷到了上面。

    她抹了把脸,默默地整理好衣服,端坐在沙发上,缓了缓神,等着商郁出来。

    不到半分钟,男人去而复返。

    他手里多了一条热毛巾,走到黎俏的跟前,紧抿薄唇一言不发地坐下,然后拉过她的手腕开始轻轻擦拭。

    黎俏凝神一看,才发现自己白皙的手腕上有血迹。

    不是她的。

    大概是商郁动手后留下的痕迹,又染在了她得手上。

    男人给她擦完手,把热毛巾丢到茶几上,叠起腿靠着沙发,神色阴沉。

    黎俏扣着自己的手腕摩挲两下,觑着男人深邃分明的脸廓,扯了下嘴角,“今晚这是哪一家干的?”

    直觉,他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

    不然不会那么轻易就解决掉带头的黑衣人,连问都不问。

    商郁眯起冷眸,还未回答,旁边的落地窗被人从外面敲了两下。

    沈清野一手扶着腰,一手对着窗户点了点,“你们俩,下次记得拉窗帘!”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