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一世龙皇〕〔史上最强小神医〕〔第一兵王〕〔都市无敌神医〕〔万相之王〕〔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328章:乖,换掉.
    !

    闻声,沈清野嗤笑,“那外国佬是不是对你有想法?女股神全家都死于非命,你怎么可能像她。”

    死于非命这几个字,听起来有点惊悚。

    黎俏挑了下眉梢,漫不经心地反问,“女股神是帕玛的人?”

    沈清野狐疑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猜的。”黎俏淡声回应,沈清野却若有所思地眯起眸,“有能耐你再给我猜一猜,她是怎么死的?”

    黎俏:“”

    见她冷眼瞥着自己,沈清野得意地扬眉笑道:“说不出来了吧。其实女股神的事我爸和我说得不多。

    他只说女股神当年在国际上风头无两,股市上更是所向披靡。

    只要跟在她身后买股票,稳赚不赔,听说不少人都赚的盆满钵满,所以给她封了个女股神的名号。”

    “那是怎么死于非命的?”黎俏目光悠远地看向草坪前方,眼里多了些微妙的情绪。

    沈清野点烟嘬了一口,另一只手无意识地在胸前画圈圈,“听说是家族被夺权,上上下下全族的人都被弄死了,但怎么死的不清楚。

    反正听说现场非常惨烈,男女老少,没有一人存活。

    而出事之后,帕玛就没了他们家族的音信。”

    黎俏听着沈清野的解释,不由得想到了商纵海。

    二十几年前的故事,对方家族又是帕玛的,那么商纵海一定知道些什么。

    沈清野抽了半支烟,这才发现自己的左手又开始在胸前做缠线圈的动作,他暗暗啐了一口,来忙放下手,对黎俏说:“大概的过程我爸就跟我说了这么多。

    其他的细节我已经让六局的人去档案库查资料了。

    不过你也别太着急,毕竟过了这么久,查起来也需要时间。”

    另一边,衍皇国际私立医院。

    晌午刚过,黎承头上包着纱布,穿着一身病号服,正在楼下后花园散步。

    南盺穿着一身惹火的紧身运动服陪着他晃悠。

    私立医院的花园景致很好,但黎三却煞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往前走。

    偶尔有路过的病人迎面走来,乍一看到他的神色,纷纷低头让路。

    这哥们虽然头顶包着纱布? 可是一身煞气却丝毫不懂收敛。

    估计是被仇家给揍了。

    南盺一手端着保温杯,一手拿着手机飞快地打字。

    她想问问黎俏,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这宝贝再回不来? 她感觉黎三要大开杀戒了。

    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 他的情绪越来越反常? 喝水嫌烫,吃饭嫌淡,阴晴不定像个炮筒? 随时随地的发脾气。

    这时? 黎三脸廓紧绷地踱步,眼角余光却斜斜地落在南盺的手机屏幕上。

    两人刚绕过后花园的拐角,南盺一时不查? 腿窝撞到了花圃的矮栏杆。

    她惊呼一声? 趔趄着就往花圃里倒去。

    由于两个手都拿着东西? 南盺没办法稳住身形? 眼看着那道曼妙的身影要栽进杂草丛? 黎承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用力一带,温香软玉入怀了。

    她身上真香!

    南盺手里紧紧攥着保温杯和手机,撞进黎承的怀里,鼻尖也磕在了他的胸口。

    他身上真硬!

    “唔”

    南盺撞到了鼻子闷哼一声,眼眶发酸地蓄起了一汪水。

    她的手机屏幕还停留在聊天页面? 由于受到了惊吓? 手指乱按的瞬间? 巧合地按住了语音消息。

    然后? 身在帕玛的黎俏,坐在客厅沙发上,点开这条长达五十九秒的语音消息? 就听到了一段非常引人遐想的对话。

    南盺闷哼着嘀咕,“你身上怎么那么硬?”

    她三哥说:“废话,男人不硬是男人吗?”

    语气有点冲,甚至还带着火药味。

    南盺默了几秒,又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哪个意思?听不懂,解释解释。”黎三的口吻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过后,南盺支吾道:“你、你先放开我。”

    “过河拆桥?”黎三冷笑,手臂却再次落搂紧了南盺,“没有我你早摔趴了,谢谢都不会说?”

    反正后面两个人又嘀嘀咕咕了好半天,最后一句话是,“老大,你轻点,腰要断了。”

    黎俏听完语音消息,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眼里充斥着浓浓的兴味。

    老三和南盺?

    听起来好像关系不太正常了。

    这几天两人在病房里共处一室,没准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思及此,黎俏摇头失笑,她是不是要有嫂子了。

    然后,一声轻咳从客厅入口处传来。

    黎俏敛眉回眸,就见不远处沈清野和商郁以及白鹭回流云等人站在原地望着她。

    咳嗽声来自沈清野。

    他抿着唇,煞有介事地看着黎俏,“你这是听现场直播呢?”

    黎俏:“”

    流云和白鹭回等人低着头,想笑又不敢放肆。

    黎俏顺手把屏幕熄灭,小鹿眼幽幽对上了商郁噙着玩味的冷眸,她一把丢下手机,搓了搓脑门,挺闹心的。

    二十分钟后,黎俏回房换衣服。

    明天就是商氏的宗族会,今晚商纵海在老宅里举办了家宴,邀请他们一同前往。

    黎俏换了身得体的香槟色裙装,一字肩的连体过膝裙,不会太明艳,又不会显得随意,中规中矩。

    她整理好裙摆,走出房门余光一闪,就见商郁身穿崭新的黑色衬衫靠着门边的墙壁,笔直的长腿屈在身侧,幽深的眸不偏不倚地落在了黎俏的肩头。

    “怎么了?”黎俏扯了下裙摆,随着她的动作,肩头锁骨的形状愈发好看显眼。

    商郁眯眸,手指在她白皙的肩头点了点,“换一件。”

    黎俏缩了下肩膀,挑眉,“不好看?”

    “嗯。”男人说着就拉过她的手腕,转身往房间里折回,“不是带了套装?”

    黎俏往窗外看了一眼,帕玛气候湿热,就算是傍晚温度也在二十七八度,让她穿套装?

    两人回到房间,黎俏顿步,往后拽了一下,“穿套装会热。”

    话音方落,商郁干燥的掌心落在她肩头,扣紧,拉入怀里,低头在她耳边诱哄:“老宅有空调,乖,换掉。”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