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娱乐超级奶爸〕〔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妖女哪里逃〕〔近战狂兵〕〔重生之狂暴火法〕〔慕少的千亿狂妻〕〔快穿之大佬又疯了〕〔萧天爱燕王〕〔最初进化〕〔影帝偏要住我家〕〔神兽召唤师〕〔白卿言萧容衍〕〔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时空之头号玩家〕〔诸天最强大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336章:你这么废物还来寻仇?.
    !

    商郁的出现,大概在情理之中。

    温时跪在地上,虽狼狈不堪,但那双猩红的眸子里却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盘旋的直升机刮起漫天黄沙,烟尘四起的朦胧之中,视野里那对相拥的男女成了此处唯一的风景。

    一道脚步声由远及近,云厉仍旧穿着灰色的衬衫和西裤,身高腿长,气质出众。

    他大步流星地越过那群不敢轻举妄动的黑衣人,眯眼看了看头顶的直升机,抬手抚着额前的碎发,没好气地开口:“商少衍,赶紧让飞机升空,我他妈眼睛都睁不开了。”

    云厉的声音被头顶螺旋桨刮起的冽风吹得很淡,不过黎俏和商郁都听见了。

    不仅如此,就连唐弋婷也闻声费力地扭过头,望着拥吻的两个人,眼神瞬间亮了,尼玛,大八卦啊。

    俏俏果然和大佬在一起了!

    此时,商郁终于放开了黎俏的红唇,掌心扣着她的后脑按在了自己的胸前。

    他喉结几经滑动,平复心情后,臂弯微抬在半空打了个手势,直升机驾驶员立马拉升飞机高度。

    风歇,沙散。

    探照灯的光幕之中还能看到细微的颗粒在漂浮。

    解除了直升机的影响,云厉抹了把脸,目光落在黎俏的身上,顿时笑了。

    她也穿得灰色套装,和自己堪称情侣装。

    商郁垂首,薄唇在黎俏的头顶亲了亲,放开她之后,就把人藏在了自己的背后。

    黎俏侧身站在男人的斜后方,小声啜着气,摸了摸唇,受了伤的嘴角好像更疼了。

    云厉弹了弹衬衫肩头,挑眉斜睨着商郁,“这怎么回事?”

    刚开车过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这里的情况不对劲。

    那个被捆绑在滑轮椅上的人又是谁?

    随着云厉的询问,商郁的冷眸睥睨地看向了地上的温时。

    他头顶的碎发遮在眉梢眼角处,也落了一片暗影。

    商郁一言不发,在云厉不解的视线了? 他骤然抬起长腿,坚硬的鞋跟毫不留情地踹在了温时的下巴上。

    力道很大,温时被踹倒在地? 嘴角流血的同时? 也吐出了两颗牙。

    云厉瞧见这一幕? 眼神精锐地闪了闪,“他对黎俏动手了?”

    “嗯。”商郁沉沉地应声,居高临下地看着温时? 淡漠地开腔:“胆子不小。”

    温时吐了一口血沫子? 双手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来,但胯下的疼痛在加剧,动一下都撕心裂肺。

    他踉跄地站起来? 用手背蹭掉嘴角的鲜血? 目光凶狠? “商少衍? 当年害死我全家? 你是不是没想到我还活着?”

    云厉单手叉腰? 屈膝在身前抖了抖腿,“你这么废物还来寻仇?”

    闻此,温时呼吸急促地瞪着云厉,猩红的眼底遮住了某些小心思。

    他缓缓盖住眼帘,不怒反笑? “为什么不能?我的家人? 我喜欢的姑娘? 都被商少衍夺走了? 就算豁出这条命,我也不怕。”

    商郁的俊颜肉眼可见地阴沉了,许是因为他的那句‘我喜欢的姑娘’。

    温时咽了咽嗓子? 口中全是血腥味,他再次望着商郁,神情得意,“商少衍,你一定不知道黎俏最喜欢喝我调的ojito吧,我想你也一定不知道她最爱”

    话未落,黎俏嘴角红肿地从商郁的身后走出来,冷淡地瞥了眼温时,转首对着商郁和云厉说:“小把戏,别上当。我去拆炸弹。”

    流云和落雨同时向前一步,“黎小姐,我来吧。”

    黎俏顿了顿步,望着他们淡淡地摇头,“不用。”

    唐弋婷是因为她才受到了绑架牵连。

    所以,拆弹这种事,也必须她亲自动手。

    若假手于人,黎俏其实也不太放心。

    云厉:“?”

    他顺势看去,才发现那个被捆绑的女孩手里,有一个倒计时:两分零一秒。

    操!

    云厉刚要踱步,但身边一道黑影却更快地走向了黎俏。

    他又慢了。

    商郁来到黎俏的身边,并在途中吩咐流云,“看住他。”

    “是,老大。”

    至于那些杵在唐弋婷身边的黑衣人,瞧见黎俏走来,纷纷开始后退。

    硬碰硬,他们不怕。

    再说他们也没有枪啊。

    几秒后,黎俏来到唐弋婷的跟前,看着她泪眼汪汪的样子,抚了抚她的头,“别怕。”

    唐弋婷忙不迭地点头,眼里充满了对黎俏的崇拜。

    她家俏老板太帅了,要弯了。

    黎俏俯下身,轻轻撕下她嘴上的胶带,又擦了下唐弋婷的眼角,“有没有受伤?”

    唐弋婷怔忪地望着黎俏,抿着嘴摇头。

    见此,黎俏弯唇笑了,手指在她脸颊点了点,“不会说话了?”

    “啊?”唐弋婷猛地回神,张嘴吸了一口气,然后就开始呜咽:“呜呜呜俏俏”

    这一路她都要吓死了,本来以为小命要交待在这里,还好有黎俏。

    唐弋婷有好多话想说,却也知道现在不是叙旧的最佳时机。

    她憋着气,流着泪,往自己背后努嘴,喑哑地说:“我、我没事,你别担心,拆吧。”

    俏俏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这种自信来自于对黎俏无条件的信任。

    黎俏搓了搓她冰凉的脸颊,语气噙着少有的温和,“如果害怕就闭上眼睛,完事后我告诉你。”

    唐弋婷故作坚强,扯出一抹略显僵硬的笑,“没事,我不怕。”

    云厉站在滑轮椅后方,望着唐弋婷被捆住却仍然打颤的双腿,煞有介事地抿起了薄唇。

    够坚强。

    别说她一个女孩子,就算是大老爷们遇见这种情况,也未必有她的魄力。

    此时,黎俏蹲在椅子后面,倒计时数字还剩下一分二十秒。

    她仔细观察,目前处于定时阶段,起.爆器也属于短路状态,只需要找到正确的导线剪断即可。

    黎俏撇撇嘴,这似乎是个很简易的装置,虽然威力大,但拆除并不难。

    “能不能行?要不我来。”这话是云厉说的。

    而商郁则站在她背后半米的位置,温热的掌心落在她头顶,嗓音低醇地问道:“需要帮忙么?”

    黎俏在他掌心下晃了晃脑袋,仰头一笑:“不用,我可以。”

    话落,她又对着云厉摊开掌心,“工具包。”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