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392章:我来找贺先生做个交易.
    !

    见黎俏没说话,贺琛蓦地伸手想要挑起她的下巴。

    但指尖还没碰到那瓷白般的肌肤,手腕就被捏住了。

    贺琛不动声色地看着黎俏,眼里的兴致颇浓,手指灵活一转,眨眼就挣脱了黎俏的钳制,“宝贝,你是来找我打架的?那可不行,我不打女人。”

    黎俏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哪儿来的自信能打过她?

    此时,贺琛的眼神依旧带着笑,但是眸底逐渐幽深,慵懒中透着轻佻,偏生又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高深。

    黎俏不想和他浪费时间,也深知贺琛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她抿了抿唇,开门见山,“我来找贺先生做个交易。”

    “交易?”贺琛缓缓直起腰板,掏出烟盒往嘴里丢了根烟,舌尖把烟头顶到嘴角咬着,也没点燃,视线上上下下地扫着黎俏,“什么交易?就你这小身板,够我折腾的吗?”

    黎俏目光一凝,对于贺琛这番调戏的流氓话,表情逐渐转冷。

    贺琛见她俏脸寒霜,咬着烟卷晃了一下,“这就生气了?啧,那你先说说什么交易,我看看我需要折腾你几个晚上。”

    黎俏没说话,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宝贝,来我地盘上做交易的女人,要么横着出去,要么死着出去。”贺琛不紧不慢地点了根烟,扭头吹出烟雾,顺势倚在了旁边的沙发上,“你选吧。”

    然后,一柄金色沙漠之鹰以迅雷之势顶在了贺琛的脑门上,“要么跟我做交易,要么我送你两枪,贺先生选吧。”

    其实贺琛看见黎俏掏枪了,但也没在意,还是那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倚着沙发。

    他挑眉往上看了看,抬手又嘬了口烟,“嗯?金色沙漠之鹰,谁给你的?”

    这枪他记得少衍有一支。

    第一次,黎俏内心升起了一丝丝的挫败感。

    来自于贺琛的无厘头和油盐不进。

    她只要扣下扳机,就能一枪毙命,但他好像一点也不在意。

    这时,贺琛又瞄了眼头顶的枪口,撇了撇嘴角,“宝贝,看来你还真是不够了解我。”

    话落的刹那,黎俏已经心生防备。

    贺琛出手的速度极快,拇指不偏不倚地穿过扳机,很巧妙挡住了黎俏扣动扳机的手指。

    他嘴里依旧叼着烟,本想从黎俏的手里夺枪,但似乎也低估了她的身手。

    黎俏脚下一旋,用巧劲儿避开了贺琛的手,下一秒飞快地出拳,堪堪擦过了他的眼尾。

    贺琛被迫放手,眸子一眯,泄露了几分隐藏的杀气。

    他咬着烟吸了一口,含糊地赞扬:“小宝贝,你还挺带劲儿。”

    黎俏被他左一句宝贝右一句宝贝恶心的够呛,重新举枪的刹那,贺琛蓦地动了。

    比之前更快,长腿一跨,单手按着枪头,手指一动,眨眼间就巧妙地卸下了弹夹。

    于是,两人一个举着枪,一个拿着弹夹,谁也伤不了谁。

    黎俏眉间清冷,直接甩了手里的枪,语调不温不火地说道:“贺先生看来是不想和我做交易了。”

    “你这是做交易的态度?”贺琛低头看了眼弹夹,心里骂了句操,还他妈真有子弹!

    他缓了口气,随手把弹夹丢在了沙发上,“来,跟老子说说,到底什么交易?”

    在他地盘上动枪,看来是没被男人教育过。

    黎俏面色冷淡地望着贺琛,勾了勾嘴角,“我要白鹭回,条件随你开。”

    白鹭回,哦,那个小白脸。

    贺琛半垂着眼睑,唇边笑意渐浓,但眼神却非常冷,“原来为了别的男人来的?”

    说着,他走到沙发前入座,大腿根不小心被弹夹硌了一下,歪着身子把弹夹从腿边拿出来,扬手就扔了。

    贺琛咬着烟吐出浓雾,又拍了下自己的大腿,“来,坐这儿说。”

    黎俏看了眼被他丢远的弹夹,思索着要不要去捡起来给他补一枪。

    她就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

    同为南洋地下势力的掌控者,她以为贺琛和屠安良相差无几。

    现在看来,他比屠安良不要脸的多。

    正想着,贺琛又不怕死的说了一句,“你要白鹭回,我可以给你。但我要你,成交?”

    黎俏不怒反笑,慢吞吞地挪到贺琛面前,嘴角扬起,黑白分明的眸子深不见底。

    见状,贺琛还自作多情地把长腿往前伸了伸,努嘴示意让她坐。

    就当两人距离缩短的瞬间,贺琛也打开怀抱准备迎接她的小身板时,一个右勾拳狠狠砸在了他的嘴角上。

    多少年了,他终于又挨揍了。

    贺琛始料未及,或者说他没想到有求于人的竟然比被求者还他妈牛逼。

    你以为你是第二个商少衍?!

    贺琛被砸了一拳,俊脸偏到了另一侧,很疼,但他体内的暴戾因子也彻底被唤醒。

    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眼神里充满了浓稠的邪肆阴森,耳边又不合时宜地飘来了贺敖的助威声。

    蠢货!

    打架不行,当啦啦队倒是挺合格。

    贺琛人高马大,哪怕浑身肌肉的张力几乎要崩开衬衫,他的嘴角仍然挂着轻佻的笑。

    一呼一吸间,两人打在了一起。

    论身手,黎俏有自信。

    同样她也有所保留,毕竟要带出白鹭回,有求于人,所以她没有下死手。

    但是,面对贺琛不按套路出牌的咸猪手,她怒火攻心,出手也难以控制地愈发凌厉狠绝。

    贺琛这个男人,你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定义。

    因为他说过不打女人,但他没说过不占女人便宜。

    比如和黎俏近身肉搏,你以为他要挥拳,其实他是趁机摸了下黎俏的脸蛋。

    再比如,你以为他要抬腿攻击的时候,其实他身形一歪,凑到黎俏的跟前猛嗅了一下,嘴里还在念叨:“真香。”

    他很少会遇到对手,更没遇见过敢和他直接动手的女人。

    一个为了白鹭回而来的漂亮姑娘,身手还不错,这太让人兴奋了。

    几番过招,黎俏趁其不备捏住他的手指。

    就在她施力想要掰断的那一刻,贺琛特别不要脸地倾身勾住了她的腰,眼里光芒大盛,“宝贝,你要是把我的手掰断,我就剁了白鹭回的胳膊。”

    黎俏维持着掰他手指的动作,漆黑的眼里流淌过一丝邪冷的光,“你剁下来,我也能给他接回去。但你敢伤他,我平了你三十二处地下赌场。”

    这一刻,贺琛轻佻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居然知道他有三十二处地下赌场?

    电光火石间,他眼底掠过朦胧的杀意,巨大的力道瞬间勒紧了黎俏的腰,“这么牛逼?那你平一个给老子看看。”

    然后,休息厅虚掩的大门再次被人踹开,危险而低冽的嗓音砸了过来,“贺琛,你是想死?”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