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浑道章〕〔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395章:女人也有占有欲 //
    !

    这名手下不是之前的阿勇,也并不知晓发生过什么。

    他困惑地挠了挠头,“琛哥,楼下就只有她的赌台空着,所以我就叫上来了。”

    贺琛的薄唇边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眼神觑着黎俏,又看了看商郁,随即对着荷官招手,“进来发牌,记得把眼珠子放好。”

    清纯荷官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堪,却又畏惧贺琛的手段和势力,小心谨慎地钻进赌台,但目光仍旧不受控制地瞟了眼商郁。

    黎俏敏锐地嗅到了某些异样的信息,看向荷官时,恰好就捕捉到她偷觑商郁的眼神。

    爱慕,仰慕,含羞带怯。

    嗯,看着挺刺眼的。

    黎俏神色淡淡地弯起唇角,不温不火地说道:“贺先生的手下,似乎不怎么听话。”

    女人也有占有欲。

    这和心胸无关,仅仅是讨厌别人用那种眼神盯着自己的男人看。

    贺琛从桌上摸了张牌,咬着烟含糊地说:“听见了么?那是人家的男人,把你那点龌龊的心思给老子收起来。”

    这话明显是告诫荷官的,听起来也顺耳多了。

    黎俏睨了眼贺琛,懒洋洋地接过清纯荷官发来的纸牌,耳边又传来他欠揍的话,“不过,你要是觉得你那张清汤寡水的脸能让那位爷相中的话,那你就继续看。”

    荷官瞬间低下头,紧咬着自己的唇角,敢怒不敢言。

    原来在楼下坏了规矩的女人和那位穿着黑衬衫的尊贵男人是一对?

    她不信,说不定只是女伴

    一场小风波过后,桌上的赌局也开始了。

    玩法是德州扑克。

    落雨和望月已经捧着筹码送到了黎俏的面前,商郁没参与,是黎俏和贺琛对赌。

    两人面前都有两张底牌,桌上放着五张公共牌。

    贺琛先叫了大盲注,黎俏直接跟注。

    荷官又继续发了三张牌,两人依旧在跟注和加注,始终没有盖牌放弃。

    发到第五张牌,黎俏选择了加注。

    最后两牌阶段,贺琛看了眼奖金池,三千万了,这才第一局。

    他把衣袖往胳膊上方拽了一下,轻挑地咂舌,“玩这么大?”

    说完,他有望着商郁,“你出钱?”

    黎俏有没有钱他不知道,但如果是少衍出钱的话,那今晚上他就奔着十个亿努力了。

    说什么也得让他放点血。

    商郁压着下嘴角,臂弯搭着黎俏身后的椅背,还没开腔,女孩就波澜不惊地反问:“三千万也叫大?”

    贺琛摸了摸鼻子,有一种被鄙视的错觉。

    他呵呵一笑,什么都没说,直接亮牌。

    看到牌型,贺琛隐在烟雾后面的俊脸笑得张狂,“弟妹,不好意思了,皇家同花顺。”

    最大的牌面。

    黎俏没什么表情地掀开了自己的牌,同花顺,比贺琛的牌面小。

    她细白的指尖在赌台绒布上摩挲了两下,挑着眉梢看了眼低着头的清纯荷官,但什么都没说,扔了牌便示意开第二局。

    私人赌台虽然就三个人,但气氛却格外紧张,尤其是周围还站满了保镖。

    商郁依旧没有加入开牌,融了灯色的眸子始终落在黎俏身上,尊贵又英俊的男人,偏生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给了黎俏。

    很快,第二局开局,黎俏叫了大盲注。

    贺琛跟注。

    两人依旧坚持到了最后一圈,奖金池金额已经七千万了。

    黎俏加注的金额越来越高,贺琛嘴角邪肆的笑也越来越浓稠。

    或许真的是运气不好,第二局黎俏依然输了。

    贺琛看着自己面前堆砌成山的筹码,心里那叫一个畅快。

    同时还不忘幸灾乐祸般调侃黎俏:“弟妹,你这手气太臭了。”

    “是吗?”黎俏似苦恼地看了看自己的掌心,然后虚握成拳,直接送到了商郁的唇边,“给我吹吹,说不定下一把运气就好了。”

    贺琛、荷官:“”

    男人薄唇噙着笑,看着黎俏送过来的小拳头,骨节匀称的手指包住她的手腕,低头在她虎口的位置亲了一下。

    贺琛看不过眼,嫌弃地直皱眉,“你他妈差不多得了。”

    第三局开始,黎俏依旧漫不经心的样子,只是那双眸子幽幽落在了荷官发牌的手上,嘴角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叫牌的最后一圈,黎俏直接把筹码全部推到了桌上,“all in。”

    贺琛一看,也撇着嘴把筹码推了出去,“跟。”

    这时,奖金池的金额已经四个亿。

    也就意味着,这一局的赢家,可以拿走所有的筹码。

    转眼,开始亮牌。

    贺琛吊儿郎当地把牌翻开,笑得愈发灿烂,“啧,又赢了,同花顺。”

    四个亿到手了。

    黎俏不紧不慢地一张一张掀开牌,声线平缓地说道:“是吗?那皇家同花顺怎么样?”

    贺琛:“!!!”

    牌局上出现两次皇家同花顺的概率太低了。

    贺琛紧盯着黎俏手里的牌,直到她翻开最后一张,嘴角才僵硬地抽搐了两下。

    还真是皇家同花顺。

    相比黎俏的淡然,那名荷官的脸色已经白了。

    怎么可能呢?她明明

    黎俏叠着双腿,单手搭着桌沿,昂了昂下巴,“如果这位荷官小姐刚才不把下面的牌换到上面,我还真赢不了。谢了。”

    三场赌局,荷官一直在偷偷换牌,哪怕她以为自己的动作足够迅速,但也没能逃过黎俏的眼睛。

    闻此,贺琛气笑了,他倾身靠着赌台的边缘,下颚线条微微绷紧,捞起桌上的扑克牌就砸在了荷官的脸上,“我让你动手脚了?”

    荷官闭着眼睛感受着纸牌砸在脸上的刺痛,愣是没敢闪躲。

    她惊慌地睁开眼,又怒又恨地瞪了眼黎俏,立马跟贺琛求饶,“琛哥,我没有,她在污蔑我,刚才在楼下也是她污蔑我的。”

    “污蔑你?”贺琛瞅了眼黎俏,语出惊人,“污蔑你怎么了?在老子的牌局上动手脚,你给谁丢人现眼呢?”

    黎俏没想到贺琛会说出这番话,有些清奇地扫他一眼,越看越像个精神分裂。

    这时,一阵熟悉的乌木香袭来,身侧的商郁已经圈着她的肩膀护在身侧,尔后淡漠高深的眼神睇着贺琛,“你的手下,该治理了。”

    贺琛吸了口气,把烟头戳进烟灰缸里,招手叫来了保镖,指着荷官吩咐,“把她给老子拎出去废了。”

    荷官惊恐地开始求饶,甚至想跪下,但现场的三个人皆是一副充耳不闻的神态。

    冷漠又冷血。

    她以为那个女孩仅仅是尊贵客人的女伴,直到此刻她才恍然惊觉,哪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会对女伴有那么宠溺温柔的眼神?

    就连赌城老大贺琛都明着调侃暗里纵容,那女孩在楼下坏了规矩还能成为座上宾,她到底是谁?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